+ - 阅读记录
张辛眉痊愈了。

  张龙头第一件事就是想起了留在岳城亲戚家的太太,满怀愧疚。

  “来人,快去接太太回来,就说少爷的病全好了。”张庚吩咐道。

  管事道是。

  去了岳城,上午出发的,黄昏的时候折回,管事对张庚道:“龙头,太太不肯回来,她让我问您,还记不记得她的话?”

  老太太那边,也是目瞪口呆。

  好了!

  孩子居然好了!

  一连十天,张辛眉没有再发病。

  折腾了孩子一年的腹痛,就这样根治了。

  老太太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这.......”老太太想起儿媳妇被自己打伤、想起儿媳妇那席话,竟是满脸通红。

  “这医术,也未免太好了吧?”老太太感叹,难以置信。

  拖了一年的病,就这样被顾轻舟治好了!

  想到自己对顾轻舟的刻薄,老太太脸上也尴尬。

  “哎呀,谁知道呢?”老太太自言自语,“真是的,那么好的医术,她干嘛不辩驳几句?我老了,还不能发发牢骚?”

  老太太这厢,既是高兴极了,自己孙儿终于痊愈;同时又有点臊得慌,不知该怎么面对儿媳妇。

  张庚看着老太太,欲言又止。

  “......打电话给她了吗?”老太太理亏,问道。

  张庚道:“打了,她不接。”

  “不接?”老太太心知不好,这次轻易打发不过去的。

  “姆妈.......”张庚沉吟良久。

  老太太摆摆手:“知道了,我亲自去接她!”

  “不是的姆妈,您给她打个电话吧。这么远的路,别折腾坏了您。”张庚言不对心。

  他很清楚,这次老太太不出面,他媳妇的怨气是消不了的。

  况且,这次的确是老太太错了。

  正如张太太所言,中医西医各有长处,出了事的结果,不是应该导致偏激,而是应该更理智。

  任何的医学,都是为了救命。

  张庚越发觉得太太很睿智。

  “你去安排吧,我亲自去接她。况且,我也要去给军政府的那个小丫头道谢。”老太太道,“我这个人虽然老糊涂了,却不是不知恩的。她救了我孙子,我得感谢她!”

  张庚微笑。

  车子准备妥当,张庚想着,自己跟去的话,她们婆媳反而会生疑,就派了可靠的管事,跟着老太太去。

  张辛眉这几天,终于学会了一支手枪的所有原理,能拆能装,甚至能造,兴趣没了,就想起了他姆妈和顾轻舟来。

  “我什么时候回来的,我姆妈呢?”张辛眉问。

  老太太尴尬咳了咳。

  “你姆妈还在岳城,我们去接她。”老太太道。

  张辛眉道:“我也去!”

  老太太只得带上了他。

  祖孙俩早晨出发,中午才到岳城,直接去了宝森路九号。

  张太太正在教表兄家的小女儿弹钢琴,听到了汽车的声音,才慢腾腾走出来。

  老太太一辈子没在媳妇跟前低头,这还是头一次,笑着叫了张太太的闺名:“泗清,姆妈来接你回家了。”

  张太太全知道,她女儿每天都给她打电话。

  见老太太如此,张太太微笑,不动声色。

  老太太索性把头低到底:“姆妈是个偏激的人,也是粗鲁过头了,打伤了你,是姆妈对不起你,给你赔不是了!”

  说罢,老太太就要矮下身子给张太太行礼。

  张太太的表兄和表嫂,前几天还在嘀咕,以为张太太被婆家给赶出来了,对她态度隐约有点不太好。

  瞧见这一幕,表兄和表嫂两个人瞪大了眼睛,震惊看着张太太。

  “泗清在婆家这么有面子啊!”表兄和表嫂都想。

  那边,张太太也不好真让婆婆给她下跪,当即上前几步,搀扶住了婆婆:“姆妈哪里的话?当时我是口不择言,您也是担心辛眉嘛。”

  婆媳俩搀扶着,进了屋子。

  老太太看着张太太额头的伤疤,还没有痊愈,那么明显,感觉态度还是要再低几分。

  “还是你有远见。”老太太道。

  老太太叫人送了重礼给张太太的表兄夫妻,感谢他们照顾张太太。

  这两口子就知道,张太太在婆家地位显赫,只是她自己闹脾气而已。

  “儿媳妇闹脾气,婆婆亲自来接,这面子真够大的!”表嫂惊叹。

  老太太甚至跟张太太保证:“还是你更有智慧,以后辛眉的教育,你说了算!我再也不插手了!”

  张太太一直以来的难题,终于解决了。

  这次顾轻舟帮她,不仅让她的儿子病愈,更是让她在婆家地位大大提升,甚至她一直头疼儿子教育的问题,也终于有了结果。

  看着嚣张跋扈的婆婆露出笑意,看到逢高踩低的表亲震惊和崇敬,张太太心中从未有过的爽快!

  她快乐极了,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一刻这般的快乐!

  “我要好好感谢少夫人!”张太太心想。read_middle();

  是顾轻舟,帮她解决了这一系列的难题。

  “......咱们去拜会少夫人吧,还要多谢她妙手仁心。”张太太道。

  于是,婆媳俩带着张辛眉,去了顾轻舟家的新宅。

  一见面,老太太一改之前的嚣张,笑盈盈跟顾轻舟道谢:“少夫人,多谢您救了辛眉!”

  张太太也道谢。

  张辛眉就高高兴兴跳到了顾轻舟身边,对她道:“我改日送你一支手枪,好不好?”

  顾轻舟含笑:“好,多谢辛眉。”

  趁着张辛眉握住自己的手,顾轻舟给张辛眉把脉。

  脉象已经恢复了正常。

  顾轻舟告诉张太太和老太太:“无需再担心了,辛眉这病不会再发。这孩子肠胃不是很好,以后要多吃些瓜果蔬菜。”

  张家婆媳连连点头。

  顾轻舟留饭。

  老太太也给顾轻舟准备了重礼,送了顾轻舟一整套的钻石首饰:有项链、手链、戒指、耳环等。

  这一套钻石的,至少值一根大黄鱼。

  顾轻舟就收下了:“多谢老太太慷慨!”

  老太太觉得,顾轻舟算是很有良心的。

  “你改变了我对中医的看法。”老太太突然道,“我媳妇说得对,我这个老太婆稀里糊涂活了一辈子,实在太偏激了。”

  张太太却笑道:“姆妈,其实那是少夫人的话。”

  老太太微愣。

  继而老太太大喜,目露赞许对顾轻舟道:“你这个孩子,活得通透,医术也好!张家永远牢记你的恩情。”

  午饭时,张太太去洗手间补妆,出来跟顾轻舟在偏厅说话。

  “少夫人,我真要感谢你!我这一辈子的委屈和操心,你全替我解决了。”张太太笑道,“我也牢记你的恩情!”

  顾轻舟只是笑。

  送走张家众人时,张辛眉不肯走,非要带走顾轻舟,是被他母亲厉喝,这才不情不愿离开了。

  顾轻舟瞧见,张太太呵斥孩子的时候,老太太想要帮腔,又生生忍住了,她不免失笑。

  中午一点,司慕回来拿文件,顾轻舟把此事告诉了他。

  “我真没想到,这么轻易就卖了个人情给张家!若不是董中非要掐死张辛眉,我也没机会得到张太太的信任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从此,顾轻舟就是洪门张家的恩人了。

  “......你说,蔡长亭这会儿是不是要气死了?”顾轻舟笑道,“他以后再想要对付我,估计就要掂量掂量了吧?”

  司慕看着她眉飞色舞,不免唇角含笑。

  原来,她治好了一个病人,心情会这样好。

  “是啊,以后蔡长亭就要掣肘了。”司慕笑道。

  就在他们俩说话的时候,有副官急匆匆进来。

  “少帅.......”

  看到顾轻舟,副官打住了话头。

  顾轻舟起身:“我先上楼了。”

  司慕却道:“没事,你也听听吧。”又问副官,“怎么了?”

  “平城和淮阳开战了。”副官道。

  司慕震惊,慌忙站起身。

  平城在苏州以南,淮阳是李文柱的军政府所在地。

  谁在攻打李文柱?

  司慕不得不敏感,因为平城正好位于岳城和淮阳中间的位置。

  能攻打淮阳,反过身来就能攻打岳城。

  顾轻舟则是唇色发白,她急促问副官:“是司行霈?”

  “是!”副官道,“前天还听说大少帅在云南,一转眼昨晚他就攻打了淮阳。少帅,还有件事.......”

  顾轻舟猛然站起来。

  副官继续道:“有东西在天上,往淮阳投炸弹,炸毁了李文柱的军火库和西北的守军驻地。”

  飞机!

  司慕和顾轻舟一样,脸上全无血色。

  司行霈回来了。

  他们到处找司行霈即将要建立军政府的地方,原来是在平城。那里离苏州很近,怪不得司行霈的军火基地设在苏州。

  他的军火基地设了五六年,说明从那时候开始,他就想着自立门户了。

  司慕疾步出去了:“召集众将领开会!”

  司行霈收拾完李文柱,立马就会打到岳城来。

  他要抢走司慕的一切:司慕的军队、司慕的家当、司慕的妻子,以及他的尊严,司慕必须要反抗。

  顾轻舟也浑身冰凉。

  司慕出去了,她只感觉周身的血液都在凝固。

  她枯坐了很久。

  午后的阳光,慢慢西移,变成了金红色的夕阳。

  正在这个时候,后窗一声轻响。

  顾轻舟还以为是窗户被风刮开,下意识扭头去瞧,却看到一个男人,高高大大站在窗口里面。

  他穿着一件铁灰色的军装,衣裳有点脏乱,头发零散着,一缕半垂,给他俊朗至极的面容添了邪魅,他站在夕阳里冲顾轻舟微笑:“轻舟,我回来了!”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