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顾轻舟一大清早,就接到了电话。


“少夫人,我家姓丁,丁振是我丈夫。”女人温柔的声音里,带着几分焦虑,“您快到我家里来一趟。”


然后,丁太太叽里呱啦,把事情告诉了顾轻舟。


顾轻舟头疼欲裂。


挂了电话,顾轻舟阖上眼睛独坐两分钟。


屋子里的光线很刺眼,骄阳早已透过阳台,落入金灿的光线,铺满了顾轻舟房间的地板。


她眼睛疼得厉害。


阖眼养神,顾轻舟也在考虑自己听到的内容。


她起床去了洗手间。


镜子里的自己,眼睛肿得厉害,看上去很狼狈。


她摇铃。


女佣上楼,顾轻舟吩咐道:“去弄些冰块给我。”


这个时节,还没有到用冰的时候,想要冰块需得去外头买,有专门藏冰的作坊。


佣人道是。


顾轻舟下楼吃早饭。


吃了饭,佣人才回来。


顾轻舟用冰块敷眼睛,冰凉的冰块放在眼睛上半个小时。


半个小时之后,她上楼梳洗,仍是不能遮掩自己的狼狈。


换了见月白色旗袍,淡红色英伦式的小格子风衣,又戴了顶英伦淑女帽,帽子的边沿上缀了黑色半截的面网。


顾轻舟下楼,去了趟丁家。


丁太太亲自在门口迎接。


一看到顾轻舟,丁太太几乎要落泪:“少夫人,您可来了!”


从接到电话开始,顾轻舟就在愣神、敷眼睛,故而拖延了两个小时。


丁家还以为她不来了,正着急上火,要怎么办。


总不能去南京找司夫人吧?


若是真的去了南京找司夫人,这就彻底得罪了顾轻舟,好似丁家嫌弃顾轻舟无能,越过她去找她婆婆一样,顾轻舟能高兴吗?


“人在哪里?”顾轻舟问,她的声音有点暗哑。


丁太太精明极了,透过顾轻舟那薄薄的面网,早已看出她眼睛微肿,绝对是哭了很久的。


再想到司慕昨晚的态度,一切都了然:这两口子吵架了。


“您跟我来。”丁太太叹气道。


顾轻舟随着这位太太,上了丁家的二楼。


二楼的客房里,有个女子正端坐着,看到门开了,她立马站起身来。


这女人生得白净,一张小巧的瓜子脸,十分娇媚漂亮。


她穿着一件月白色的旗袍,一头浓郁乌黑的长发从肩头倾泻,披散在胸前。在黑发的映衬之下,越发觉得脸莹白如玉。


顾轻舟第一眼看到她,心想:“好漂亮干净的女孩子。”


然后又想:“跟我差不多的脸型,和我一样的长发,身段也有点相似”


这姑娘挺像顾轻舟的。


想到这里,顾轻舟就有点难过。她努力想把这点情绪敛去,它却不合时宜蹦出来。


“潘小姐,少夫人来了。”丁太太声音温柔,似乎怕惊扰了这位小姐。


潘小姐叫潘韶,她父亲是市政厅的一个小处长。


“少夫人”潘韶一见顾轻舟,眼泪就滚落,哽咽难以成声。


顾轻舟掏出帕子,递给了她。


见丁太太还在,顾轻舟笑了下:“丁太太,我能否单独跟潘小姐说句话?”


丁太太巴不得,她才不想蹚浑水,当即道:“是是。”转身利落的走了。


顾轻舟关上了房门。


潘韶捂住唇,低声哭了出来。


顾轻舟叹了口气,坐到了她旁边的沙发上。


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顾轻舟问,“是我给你一笔钱,算作补偿,你以后另谋生路;还是你到军政府来做姨太太?”


昨晚司慕到丁振家里,正好丁家办宴会。


满桌的酒水,司慕心情郁结中,喝了将近两瓶威士忌。


丁振给新宅打了电话,副官说:“知道了,你安排少帅住下吧,少夫人已经歇了。”


因为顾轻舟睡着了,副官不敢打扰她,更不敢上楼,只是告诉了佣人,若是少夫人夜里问起,就说少帅在丁家喝醉了,可能不回来。


顾轻舟早起接到电话,才知道司慕彻夜未归。


司慕就住到了丁家。


不成想,凌晨四点多,军政府来了电话,新宅的副官急匆匆来丁家找人,推开客房的门,不见了司慕。


后来,他们看到另一个客房门口,落下一只拖鞋,好像是丁家给司慕准备的。


这间房门被反锁,丁太太开了门,果然找到了司慕,还看到司慕怀里搂着一个女子。


满地的衣裳,狼藉不堪。


床上两个人,未着寸缕。


司慕被开门的声音惊醒,愣了愣。


丁振也吃惊。


丁太太则惊慌失色啊了声。


然后,司慕对丁振道:“让你太太去请少夫人,她会处理。”


说罢,司慕就带着丁振和副官,去了军政府。


丁太太接到这个烫手的山芋,整个人都要疯了。


她也不敢太早打电话,只是安抚从宿醉中醒过来的潘小姐,又等天亮了才敢给顾轻舟来信。


顾轻舟那时候才知道,她丈夫昨晚醉酒时,把潘韶给睡了。


“我不要钱,我又不是卖的!”潘韶哭了,声音哽咽着带着愤怒,“少夫人,这根本不是丁太太给少帅安排的客房,他这算他这算”


是司慕摸到了潘韶的房间里。


所以,潘韶觉得司慕这算强了她,不算酒后失德!


“他是不是常这样?”潘韶哭得更厉害,“年初的时候,虽然后来澄清”


她是说聂芸的案子。


顾轻舟沉了脸:“不是,那是有人陷害他!”


说罢,她审视般看着潘韶。


潘韶声音猛然提起:“我没有害他!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,为何要如此作贱自己?你们军政府,就高人一等吗?”


顾轻舟脑壳有点疼。


她问潘韶: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
“我要他亲自来说,而不是你这样随意打发我!”潘韶疾言厉色,“是他欺负了我。”


顾轻舟就站起身:“好,我打电话给他。”


说罢,顾轻舟下楼了。


潘韶微愣。


顾轻舟亲自去了趟军政府,才知道司慕去了驻地。


苏州的驻军全部投降了司行霈,此事军政府刚刚得知消息。


司行霈不废一兵一卒,就得到了司督军辖内最重要的城市,司督军大怒,连夜亲自赶回了岳城,正在考虑是否要攻打司行霈。


父子兄弟,即将兵戎相见!


“督军回来了?”顾轻舟问。


副官道:“是,早上七点多到的,也去了驻地。”


顾轻舟想,这是连夜回来的。


她心中沉甸甸的,似乎想要说什么,却全堵在心口。


她沉默坐了片刻,对副官道:“开车,我们去驻地!”


副官道是。


驻地在城外的一处小镇,镇子上没什么百姓,全是驻军,以及为驻军服务的简单设施。


在镇子西头的指挥所里,顾轻舟见到了司慕和司督军。


满屋子的将领。


司慕站出来,低声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“我听说阿爸回来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
司慕就指了指旁边:“你先去坐,这边还没有忙完。”


顾轻舟正要说什么,司督军道:“轻舟,你进来吧。”


司督军让儿媳妇旁听,众将领中,只有少数几个人露出惊讶。


很多人知道,督军离开岳城之后,把所有的钥匙都交给了顾轻舟。


众人重新开始议事。


顾轻舟听了几句,发现他们分成了两派,一派觉得应该攻打司行霈,夺回苏州;一半觉得应该议和,让司行霈做军长,他和他的地盘仍属于军政府。


听到这里,顾轻舟低声对司慕道:“现在不要同意议和,先出军再议和。”


司慕诧异看了眼顾轻舟。


顾轻舟道:“司行霈不会在自己的地盘上兴战火。派军压境,他会把苏州还回来的。”


司慕愕然。


他眼底的惊愕,慢慢浮动,既有苦涩,也有震惊。


她如此了解司行霈!


她觉得司行霈爱民如子,不会让辖内的百姓饱受战火。


虽然顾轻舟是给司慕出主意,司慕却心中透着凉意,凉得刺骨。


最终,司慕站出来,表明了他的态度:“派军攻打苏州吧,这是岳城的辖区,若是不争取,以后军心不稳!”


有人要反驳。


司慕又道:“他现在腹背受敌,未必就敢应战!况且,起了战火,大家两败俱伤,他也要掂量掂量!”


司督军看了眼司慕。


众将领也沉思了片刻。


最终,司督军站在了司慕这边,道:“立马派出两万人马,集结在苏州城外,劝那逆子投降!”


众人领命。


所有人退出去,司督军让点燃了一根烟,满腹郁结。


这个司行霈!


“阿爸,您别担心,不会真的打起来的。”顾轻舟道。


司督军略微颔首。


对着顾轻舟,他露出几分笑容,问:“你最近如何?”


“我挺好的。”顾轻舟道,情绪却莫名其妙有点低落。


“听说,你治好了张庚儿子的病?”司督军笑道。


顾轻舟点点头:“运气而已,我跟张太太很投缘,她相信我。”


“别谦虚,你的医术精湛!”司督军道,“改日到南京去玩。”


那边,又有将领来回禀事,顾轻舟就和司慕退到了旁边的小厢房里。


司慕问她:“你怎么来了?这里是军营,以后少来”


顾轻舟却看了眼他。


“我是因为潘韶的事来的,就是昨晚你睡过的那个女孩。”顾轻舟道。


司慕抽出来的烟,不由自主掉在了地上。


沉吟一瞬,司慕道:“让她做姨太太吧!”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