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,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!


潘韶底气很足,似乎背后有人指点,给她撑腰。


司慕这等身份背景,女人哪怕是做姨太太,也是极好的前途。


现在世道不同了,姨太太虽然是妾,也算是家中一份子,不是“奴”。混得好的姨太太,可以单劈别院,过起“太太”的日子。


这种事,在岳城等地,屡见不鲜。


潘韶说她有个条件,却迟迟不肯开口。等她沉默够了,开腔依旧是东拉西扯。


“我是读过书的,一旦做了姨太太,就是自认为妾,我凭什么呢?”潘韶道。


说着,她眼中浮动一层泪光。


顾轻舟眉宇安静,眼帘微垂,透过那纤浓羽睫,看着手里的茶杯,没有出声,等着潘韶的下文。


等唱念做打没了观众,潘韶有点演不下去了。


整了整心绪,潘韶又道:“况且整个丁家的人都看到了,是少帅欺负了我。”


她希望顾轻舟能说句话。


顾轻舟抬眸,眼底有盈盈碎芒,从她脸上掠过。


她依旧等潘韶说完。


潘韶咬咬牙,最终说了自己的要求:“我要一个大的婚礼,请了亲戚朋友,我算是和少帅正式结婚。”


结婚,只有正室才可以。


顾轻舟唇角微动,她笑了起来。


“不行。”顾轻舟的笑容明媚,比春华还要温暖秾丽。


此言一出,潘韶和潘太太都微愣。


她们看顾轻舟神态温柔,自然当她好说话的。


不成想,她如此干脆就拒绝了。


潘韶铺垫了那么多,在顾轻舟眼里什么也不算。


“姨太太就是姨太太,少帅如果有空,请了他的朋友们过来吃桌酒席。我会给你一些聘礼,送你一套衣裳,你嫁过来就是司家的人。除此之外,没有任何特殊。”顾轻舟道。


她依旧是笑着,眉宇间还是那般宁静娴雅。


潘韶的威胁,她半个字都不曾放在心上。


怔愣之后,潘韶哭了:“那好,我去告少帅强,暴我,请其他人来评评理。”


年初,聂芸的案子震动了整个江南。


潘韶知道,只要闹大了,她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。


她漂亮有学识,自负才华和智谋,而且她这些要求不是跟司慕提的,而是跟顾轻舟。


潘韶很清楚的抓住了重点:她没有为难司慕,所以司慕应该不会恨她。


“你去告吧。”顾轻舟将那只捧在掌心的骨瓷茶盏,不轻不重的放下了。


骨瓷落在玻璃茶几上,清脆一声响,宛如敲在了潘韶的心头。


“你有人证吗?丁振可是军政府的副将,丁家到时候是帮你作证,还是帮少帅作证?


你有物证吗?破了那层东西,到底是谁弄破的,你如何自证清楚?


一旦事情闹大,军政府为了声誉,咬死不承认,你用什么来扳回一局?寻死吗?到时候天下皆知,你还有前途吗?”顾轻舟问。


她一字一句,问得轻柔。


“你死后,谁给你做主?你的父亲吗?若是他有本事为你做主,你还要妄想攀附军政府吗?”顾轻舟又问。


潘韶倏然就泄气。


她可以看得出,威胁对顾轻舟无用,对方比她更清楚局势。


非要闹起来,失去了司慕的欢心,哪怕以后进门了,日子也不好过。


再者,潘韶一直记得,那晚司慕吻着她,用力在她身上驰骋,口中可是一直喊着“轻舟”,喊得那么真切。


岳城谁不知道,少夫人的名讳叫顾轻舟?


从这点可以看出,他们夫妻俩感情很好。


潘韶利用司慕,是钻了个空子。


司慕那边没有谈判的余地,顾轻舟这边又是洞察一切,潘韶不敢再生心思了。


潘韶哭起来:“你总不能让我就这样嫁进来,我可是好人家的女儿!”


顾轻舟一直温柔的神色,到了这会儿才收敛。


她认真看着潘韶,道:“好人家的女儿?好人家的女儿,不会设计将自己送到男人的床上去!能让你进门,已经是我法外施恩了。”


说罢,顾轻舟站起来,“来人,送客!”


潘太太急忙道:“少夫人,您不能这样欺负人!”


“欺负你?”顾轻舟笑了笑,“那好,我不欺负你,潘小姐也别想进门了。”


说罢,顾轻舟继续让人送客。


潘韶吃惊,潘太太也一头雾水。


她们母女俩稀里糊涂被赶出去。


顾轻舟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,心想:“原来潘韶手里没有牌。”


她之所以见潘韶,是想摸清楚潘韶的底细。


还以为潘韶是有备而来。


没想到,潘韶的武器居然只有她的贞洁和眼泪。既然那么看重贞洁,为何要设计司慕?


明明是她自己丢掉了贞洁啊!


顾轻舟对这个女孩子,真是哭笑不得。


怕家里的电话响,司行霈再次骚扰,顾轻舟去了颜公馆。


颜洛水的大婚在即,颜家很忙碌。


颜家的二哥带着妻儿,已经回到了岳城。


听说大哥和三姐这次就不回来了,毕竟远隔重洋,只是给颜洛水送了大礼。


“我那边也有一桩喜事。”顾轻舟对颜太太等人道。


颜家众人忙问何事。


顾轻舟笑道:“少帅要娶姨太太了。”


说罢,她就将此事简单讲述了一遍。


尽管顾轻舟语气平和,颜太太和颜洛水还是听得生气。


“干嘛要娶?明明是她自己设计的,让她自食恶果。”颜洛水怒道。


温柔的颜洛水,一向喜怒无形,难得她如此恼怒,说明是气狠了。


顾轻舟沉默了,在考虑如何解释。


实话不太好说。


颜太太也道:“轻舟,这种事可别委屈求全!别说如今的世道,女人怎么也有前景,就算是以前,我也不主张女人如此虐待自己!”


顾轻舟抬眸。


颜新侬就没有小妾。


颜太太看似温柔,实则和颜洛水一样手段高超,她有能力维护好自己的婚姻。


她不像其他长辈,劝顾轻舟体谅男人,接纳现实。


顾轻舟心中暖融融的。


这份感情的包围中,顾轻舟选择说了实话:“之前我遇到一个算命的,他说司慕可能不长寿。我跟司慕至今还没有同房,他有权利享受鱼水之情,也有权力留下后代.......”


颜太太和颜洛水震惊看着她。


她们惊讶的,不是顾轻舟说她跟司慕未同房,颜家众人都知道顾轻舟和司慕只是协议的婚姻。


她们吃惊的,是顾轻舟如此聪明的女子,居然相信算命!


“你信一个算命的胡说八道?”颜洛水感觉匪夷所思。


顾轻舟道:“我是宁可信其有。万一是真的,司慕有了个三长两短,我既不跟他睡,没有给他留后,又不容许他纳妾,那时候我难道要余生活在悔恨里吗?况且,我们俩协议里,他可以纳姨太太,我不能先毁了协议。”


颜太太和颜洛水面面相觑。


她们不支持顾轻舟的做法,却选择去理解她和包容她。


家人就是相互扶持。


“那行,我们准备一份贺礼。”颜太太笑道,“轻舟,你以后后悔了,心里难过都要跟我说。”


“好。”顾轻舟依偎在颜太太身边。


她真感激,当年救了颜太太的命。


颜家给予她一个后盾,一个最温暖又踏实的港湾,他们不需要顾轻舟的帮衬,不给顾轻舟添累赘。


说清楚了,顾轻舟就道:“不过,此事还有点棘手,我担心蔡长亭搞鬼。”


那个蔡长亭!


经过蔡公馆宴席那惊险的一幕,颜家众人对蔡长亭都格外警惕。


那可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。


“你怀疑潘韶是蔡长亭的人?”颜洛水问,“那天晚上,二哥是偶然去做客的,蔡长亭没本事安排人去接近二哥吧?”


“哪怕不是他的人,他也会嗅到蛛丝马迹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我想请五哥帮个忙。”


颜洛水和颜太太都失笑。


特别是颜洛水,毫不留情道:“你请他帮忙?他一脑子白开水,半分用处也顶不上的,只会给你惹祸。”


正巧颜一源跟霍拢静进门。


“洛水,你又在背后骂我!”颜一源恼怒道,“你讲不讲江湖道义?我可从来不再背后说你的坏话!”


“谁知道呢?”颜洛水温柔,云淡风轻道。


颜一源就被她气得跳脚。


他们姐弟俩,一直都是彼此嫌弃的。


顾轻舟在旁边笑,心情好转了很多。


“轻舟,还是你最乖,知道你五哥的雄才大略!”颜一源转脸笑嘻嘻问顾轻舟,“要我帮什么忙?”


顾轻舟见没有佣人在跟前,她的话不会泄露机密,故而小声把自己的打算,告诉了颜一源和众人。


颜洛水道:“轻舟,其实这也是个不错的方法,甚至可以直接解决掉潘韶,根本没必要让她进门!”


她还是不支持司慕纳妾。


顾轻舟则道:“我不反对潘韶进门啊,我只是想让她知道自己的命运多么弱小,以后别想搞鬼.......”


对郭半仙的话,顾轻舟仍是保持七分的信任。况且,他们的协议上,司慕可以纳妾,顾轻舟没有立场去阻拦。


她更加不想阻拦。


颜一源想了半天,没觉得这个主意有多好。


但是顾轻舟吩咐了,他就照办:“你放心吧轻舟,我很快就可以帮你办妥!”


颜太太叹了口气。


等顾轻舟走后,颜一源对众人道:“这主意不算好,对吧?”


霍拢静点点头:“简直是糟糕。”


他们觉得这个主意糟糕,是觉得顾轻舟在多此一举。他们甚至想过,既然顾轻舟和司慕结婚了,那么能否真的把日子过下去?


姨太太进门,这个可能性就会被扼杀,他们有点可惜。


颜一源欣慰道:“可见我还是有点鉴赏力的。”


众人笑起来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