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顾轻舟和司慕各自喝了一瓶威士忌。


两个人醉得东倒西歪。


佣人把顾轻舟搀扶到了司慕的房间休息。


顾轻舟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睡在司慕房间的地毯上,身上只盖着薄被;而司慕自己,正稳稳占据了他的大床。


“额!”顾轻舟坐起来,发现自己浑身都疼。


宿醉之后的头疼,以及睡地板姿势不对导致的脖子疼。


她手脚都有点发僵。


“司慕!”顾轻舟喊床上的人。


司慕没有理会,而是拉过被子蒙住了脑袋。


顾轻舟就起身,腿脚僵硬,她一拐一拐的上楼去了。


等她离开之后,司慕才慢慢睁开眼。


宿醉很难受,司慕既想吐又头疼。床头柜子上有一杯凉水,是他一个小时之前起来倒的。


他五点多的时候醒了。


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和顾轻舟睡在同一张床上,顾轻舟甚至缩在他的怀里,像只温顺的猫。


他身上有雪茄的味道,是司行霈一样的味道,让顾轻舟贪恋。


晨曦熹微,顾轻舟的长发落在司慕的胳膊上,凉软顺滑。


司慕沉吟片刻,做出了决定。


他不想弄得自己和顾轻舟都狼狈,特别是昨晚顾轻舟那番话之后,司慕更想对她敬而远之。


他把顾轻舟抱到了地上,又给她盖了床被子。


司慕不需要顾轻舟的可怜。


顾轻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倒了一杯子水慢慢喝。


头疼欲裂中,她想起:“司行霈昨天已经回平城了吧?”


从平城到岳城,至少有八个多小时的车程,说起了也算是很远的。当然,如果铁路通了,交通会方便很多。


“修建铁路不是为了经济,而是为了运兵。”顾轻舟想,“一旦有事,司行霈就能通过铁路,很快把军队运到岳城甚至南京。”


顾轻舟又想,“阿爸同意,说明他也想司行霈成为他的后盾。”


司行霈和司督军再闹腾,感情都斩不断,因为他们不仅是父子,更是盟友。有了司行霈的扶持,司督军后方更稳固;有了司督军的支持,司行霈的阻力也小很多。


顾轻舟心中胡乱想着这些,头疼得更厉害。


放下水杯,她继续睡觉。


这一觉就睡到了中午。


电话响起,把顾轻舟惊醒。


原来,打电话的是颜太太。


“轻舟,你昨天没有过来吃饭,没事吧?”颜太太担心问。


昨天是颜洛水的三朝回门,顾轻舟和司慕却缺席了。


打电话过来,副官说少帅跟少夫人出去了,颜太太就觉得,肯定是要紧事。


“是司行霈,他过来盖章,说请我们吃饭,我们就去了,不成想有人刺杀司行霈。”顾轻舟道。


颜太太大惊:“你没事吧?”


顾轻舟想,若不是司慕那一枪又快又准,抢先在刺客之前下手,现在顾轻舟肯定被一枪打中后脑勺,说不定当场毙命。


“我没事啊,没人受伤。”顾轻舟回神,对颜太太笑道。


颜太太松了口气:“过来吃午饭,洛水他们两口子也来了。”


顾轻舟之前还很担心颜洛水的婚姻,如今知道他们俩那么甜蜜,自然也高兴去沾点喜气。


“好,我马上起床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
梳洗了一番,顾轻舟去了颜公馆。


她到的时候,颜太太正在说:“这样会不会太损阴德了?到底是亲戚,做得太过分了,旁人说咱们不仁厚。”


顾轻舟进来,话题就打断了。


颜太太、颜洛水和谢舜民都关心问:昨天没事吧,吓到了没有,去哪里喝酒的。


顾轻舟一一告诉了他们,又问:“是在说安家的事吗?”


安澜和她的父兄,至今关在颜家的地下室里,如今也该处理了。


颜太太道:“是啊。”


顾轻舟对此事也挺好奇,就问:“打算怎么办?”


谢舜民道:“绑架是大罪,也分轻重缓急。我建议把安池投入军政府的大牢,关上三年;安澜和姑父打三十军棍,放回去。”


颜太太面露难色。


顾轻舟见状,又问谢舜民:“姐夫,你父亲怎么说?”


谢舜民沉默。


颜太太道:“亲家老爷的意思是,已经关了这么多天,放他们回去吧,就当积德了。”


一个要重罚,一个要轻罚。


顾轻舟想了想,笑道:“若是真的下了大牢,只怕洛水以后在你们家亲戚中名声不好听。”


颜太太颔首。


颜洛水一直不说话。她也是左右为难。支持丈夫吧,公婆那边以后难走动;支持公婆吧,丈夫这边又怕冷了他的心,他也是为了洛水出气。


顾轻舟来了,她的身份最适合给一个折中的建议,故而颜洛水使劲冲顾轻舟使眼色。


顾轻舟会意,不免笑了。


“亲戚都看到了,对错他们很清楚,安池的确是主谋绑架。”谢舜民道。


顾轻舟道:“何不请他出面,指认背后的人?”


安池的背后,还有蔡长亭在搞鬼。


当然,想要判蔡长亭的罪,也是千难万难。


蔡长亭肯定没有留下任何把柄。安池的供词,只会让蔡长亭倒打一耙,说谢家和颜家联合军政府陷害他。


“揪不出真凶也没有关系,留下一点流言蜚语就行。”顾轻舟道。


流言蜚语可以慢慢发酵,到了关键时刻,可以给蔡长亭致命一击。


谢舜民犹豫再三。


顾轻舟又道:“若是安池愿意指证蔡长亭,那么打他三十军棍,安澜和安老爷各自十军棍,就放他们回去,否则照姐夫说得办。”


谢舜民看了眼顾轻舟。


谢舜民是个绝顶聪明的家伙,而且十分毒舌。


顾轻舟的意思,他已经明白了。


如此处理,倒是最妥善的。


“也好,就这么办吧。”谢舜民道。


颜太太和颜洛水全部松了一口气,特别是颜洛水,感激看了眼顾轻舟。


吃饭之前,颜太太叫人做了醒酒汤给顾轻舟,让顾轻舟去去宿醉。


颜洛水过来跟顾轻舟说话。


顾轻舟笑她:“你好像挺害怕姐夫的啊?”


颜洛水瞪眼:“什么叫害怕?这是尊重好不好!自家老爷们,不能驳了他的尊严,就要顺着他。”


正好从洗手间出来的谢舜民听到了这句话。


唇角微扬,谢舜民走到了颜洛水身后:“太太会疼人!”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