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司芳菲的突然到来,顾轻舟同样想了很久。


“她这次来,好像没什么恶意,也没有去祭拜董铭。”顾轻舟沉思,“到底为什么呢?”


她问过司芳菲了,司芳菲一直在支吾,顾轻舟也不能强迫,只得自己猜测。


没猜出头绪。


既然猜不到,顾轻舟就准备去做自己的正事了。


顾轻舟要亲自去趟上海,布一个小局,请蔡长亭入瓮。


“我这次去,可能要耽误几天。我要设一个局,让蔡长亭万劫不复。”顾轻舟对司慕道,“不一定能成功。”


“不管能否成功,你都要小心点。”司慕冷漠中,也有三分温度,“蔡长亭很狡猾,别被他反算计了。”


“蔡长亭从来没打算一次就击倒我们,所以我也不敢做这样的奢望。能反击他,给他一记重创就行。”顾轻舟道。


她已经把计划都想好了。


而且,她也打算用到张龙头的人脉。


她周一早上出发。


让副官买下早晨火车的三个包厢,顾轻舟收拾简单的行李,准备出门,又叫人把潘姨太从娘家接了回来。


潘姨太听说是乘坐普通火车去,顿时道:“怎么不开专列?”


“专列是有军衔的军官才能用。”顾轻舟淡淡道。


潘姨太撇撇嘴,又道:“那怎么不自己开汽车去?”


自己开车到上海,也不过几个小时吧?一整排的汽车开出去,多气派体面啊!


潘姨太觉得顾轻舟不会摆排场!


要是她做了少夫人,她一定会用专列的,这样到了上海地界也没人敢轻瞧啊,怎么顾轻舟不知道利用呢?


潘姨太有点怕顾轻舟了,话也不敢说全面。


顾轻舟则笑笑:“官道不好走,很颠簸不说,路上还有劫道的土匪层出不穷。土匪最喜欢开豪车的,他们抢完了往山里一躲,军政府都找不到他们。”


这个是实情。


各地官道上的土匪很多。岳城这一带有很崎岖的山路,匪患如毒瘤,根本拔不掉。每次派兵进山围剿,都要被放黑枪,损失惨重,所以各地军政府对土匪都是睁只眼闭只眼。


只要土匪不破坏铁路,各地军政府也就懒得费钱费力去围剿。


“少夫人,您这也太谨慎了!”潘姨太不以为意。


顾轻舟道:“要不这样,我安排两辆汽车,你乘坐汽车去,到时候咱们在上海的饭店碰头?”


潘姨太听顾轻舟分析了这么多,哪里还敢单独坐汽车?


“我还是跟着您吧。”潘姨太笑道。


早起的时候,下起了绵绵薄雨。


四月的天气已经很温暖了,细雨迷蒙,雨丝蹁跹萦绕。


顾轻舟穿着一件月白色繁绣白牡丹的旗袍,用了翠玉雕刻成花骨朵的扣子,外头套了件短身小皮草。


雨丝细微,落在她的皮草上,宛如缀在花瓣上的露珠,泛出淡淡清辉,映衬着她柔婉的眸子,呈现出光彩照人的娇媚。


潘姨太就觉得顾轻舟很媚。


“她真的”潘姨太不知该如何形容顾轻舟,只感觉她的华采把自己逼得黯然失色。


顾轻舟在家的时候,态度总是很温柔,平易近人。可她准备出门了,脸上不由自主有了几分傲气,她看上去略显年轻的小脸,顿时显得尊贵。


这份气度,一看就是正室太太。


潘姨太在顾轻舟面前,身不由己露怯。


两个人上了火车,顾轻舟也让副官给张公馆打了电话,就说:“我中午到上海,先在饭店下榻,明天再去拜会张太太。”


等顾轻舟真的到了上海,远远就瞧见张辛眉一副土霸王的模样,对身边的人道:“都要给爷恭恭敬敬的。”


他梳着小分头,穿着背带裤,咖啡色的条纹小西装,皮鞋锃亮,完全是个时髦派的小花花公子。


看到顾轻舟,他脸上先是一阵惊喜,然后故作矜持,慢悠悠走过来,拉住顾轻舟的手,给她行吻手礼:“你怎么这么快才来?爷等了你很久!”


他的言行和做派,都刻意装成大人,还带着时髦风,顾轻舟哭笑不得:“你姆妈呢?”


“在外头。”张辛眉道,不由分说拉起顾轻舟,“走,爷请你吃咖啡去!”


潘姨太看到这么漂亮又粉雕玉琢的小孩子,忍不住喜欢,在旁边笑道:“这是谁家的孩子啊?”


张辛眉立马怒目圆瞪:“掌嘴!爷是九爷,不是孩子!”


潘姨太尴尬。


旁边的随从也尴尬。


谁敢上来打呢,这可是司少夫人带过来的人!


“别胡闹了,她不知道你的忌讳。”顾轻舟脸故意微沉,“再胡闹,我就不理你了。”


张辛眉冷哼:“那好,你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。”


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倨傲。


顾轻舟再次忍不住笑出声。


她捏了下张辛眉的小脸:“小屁孩子!”


张辛眉欲大怒,又想爷不能跟自己的女人生气,活生生把这口怒气就给忍住了,一张小脸憋得发红。


出了火车站,果然见张太太立在出口处的屋檐下等着。她穿着湖蓝色的风衣,身材纤匀,含笑走了过来。


“老太太说了,让我接了少夫人去家中小住,哪有到了上海地界让您住饭店的?”张太太真诚道。


顾轻舟假如真的想住饭店,就不会让副官给张太太打电话了。


既然通知了张太太,顾轻舟就是想住到张家去。


为了客气,顾轻舟婉拒了下:“怎么能打扰贵府?饭店很方便的,我已经订好了房间。”


张太太挽住了她的胳膊:“你这么说,就是见外了!难道要老太太亲自去饭店接?”


顾轻舟笑。


“走吧。”张太太接过侍从递过来的伞,亲自为顾轻舟撑伞。


张辛眉就挤在顾轻舟和张太太中间。


伞实在撑不下三个人,张辛眉既不敢让他姆妈出去,也不想让顾轻舟出去,只得自己落后几步,淋了一脑袋的雨。


随从立马递伞,这才解了张九少爷的落汤鸡之困。


上车的时候,张辛眉就非要挤上顾轻舟和张太太那辆车。


张太太问顾轻舟:“这次到上海来,是专程来玩,还是有其他事务?”


顾轻舟笑道:“您瞧见跟着我来的那位姨太太了吧?”


张太太颔首。


“她最近心情不太好,我带着她出门散散心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
张太太蹙眉,不解看着顾轻舟。


顾轻舟这般聪明能干,怎么还要顾虑姨太太的感受?


“只怕这位姨太太是托儿,司少夫人到上海有不能对人言的秘密吧?”张太太快速下了判断。


有了这样的判断,其他话张太太都不问了,笑着对顾轻舟道:“开春的宴会多,好玩的地方也多,散散心挺好的。”


顾轻舟微笑。


张辛眉悄悄握住了顾轻舟的手。


一到了张公馆,老太太也迎接出来了,笑盈盈道:“好些日子不见,少夫人越发漂亮了。”


也没多久,不到两个月。


“老太太,您也越发健朗了。”顾轻舟笑。


寒暄之后,张公馆安排宴席招待顾轻舟。


知道张家的背景,姨太太潘韶从头到尾都敛声屏息,大气也不敢出。


“要不,你先去饭店休息吧。”顾轻舟回头对潘姨太道。


潘姨太巴不得,起身要走。


张太太欲挽留,顾轻舟则道:“我们家姨太太认生,让她去饭店,她反而自在些,况且还有副官跟在呢。”


一个姨太太,张家对她态度轻了或者重了,都不是很好。让她去饭店,反而是最妥善的。


“也好。”张太太微笑,让随从领着姨太太和副官去。


顾轻舟没有一到火车站就先让姨太太走,主要是先让姨太太进一趟张公馆的门。


看着姨太太离开,顾轻舟微笑回神,与张太太寒暄。


饭后,顾轻舟准备去饭店,亲自安置好姨太太,不成想张辛眉却使劲拉住她不放:“到我房间里来,我有好东西给你!”


张太太和张老太太忍住笑。


张少爷好些日子之前就给顾轻舟准备了礼物,那还是张龙头送给张太太的,硬是被张九少爷抢走了。


“好。”顾轻舟见状,没有扫兴,跟着张辛眉去了。


张太太也陪同着。


三个人到了张辛眉的院子里,张辛眉声音威严对佣人道:“去,把爷放在抽屉里的盒子拿出来。”


佣人很快捧了个黑漆绒布的匣子给张辛眉。


张辛眉打开,递给了顾轻舟。


顾轻舟一瞧,居然是一对鸽血宝石耳坠,颜色鲜艳欲滴。


顾轻舟吃惊:“这么贵重?”


张太太在旁边笑。


张辛眉道:“我阿爸说了,宝物赠给佳人,才有用处。”


说罢,就要帮顾轻舟戴上。


顾轻舟摘下耳坠,很配合。


张辛眉的手指很软,身上也有小孩子特有的乳香,真是个奶娃娃。顾轻舟突然想:她什么时候也能生个这样可爱的孩子吗?


看张辛眉的调皮,顾轻舟觉得她的孩子将来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
她走神的时候,张辛眉吧唧一声,在她脸上亲了下。


顾轻舟回神。


张太太再也忍不住,抿唇笑起来。


顾轻舟也笑。


张辛眉难得不好意思:“有什么可笑的,阿爸也亲姆妈?”


张太太更是笑不可抑。


顾轻舟也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
笑完了,摸了摸耳朵上的鸽血宝石耳坠,顾轻舟心中有了个更完美的计划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