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,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!


司公馆岂是来去自如的地方?


顾轻舟安静站着,怀里抱着一动不动的黑猫,眼波幽幽,眉宇间的秾艳化不开,全部凝聚内敛,让顾轻舟看上去面无表情。


“你敢拦老子?”闫琦是没了理智的,转身就要往外冲。


他刚下台阶,就听到了枪声,吓得他后退数步。


他面前不远处的地面上,被子弹打出一个深坑。


司慕的副官冷漠道:“退出去,否则下次就打在你的额头上!”


闫琦这么一吓,人也清醒不少,万般无奈之下退回屋子里。


七姨太一直抱着孩子,哄孩子把红宝石耳坠交给她。


顾轻舟走到了她身边,低声道:“你别总是引起他的注意力,你越是说,他越是想咬。一旦咬破........”


七姨太额头的冷汗如雨。


她一脸的汗,又一脸的泪水,漂亮精致的小脸,此刻狼狈不堪。


闫琦回了屋子,上前想要抢孩子,再次问清楚时,七姨太死死护住了峰峰。她的举动,说明她担心闫琦会伤害峰峰,也从侧面证实了峰峰并非闫琦的儿子。


黄彪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总感觉自己也被人算计了。


要不然,他怎么会如此巧遇到了峰峰?


无缘无故蹚浑水的黄彪,满心郁结,还是要忍住,上前对顾轻舟和司慕道:“少帅,少夫人,闫堂主他鲁莽,我代他向您二位赔个不是。此事,我们还是要回上海去请龙头做主。”


顾轻舟流沔眸子横掠,淡淡道:“黄副龙头,你也别谦虚了。此事,你完全可以做主的。”


就是不肯放人。


黄彪还想说什么,那边闫琦已经在怒喝,踢了七姨太两脚:“说啊,你给老子说清楚,这到底是谁的儿子!”


顾轻舟恰如其时道:“闫堂主,不是喊蔡龙头叫爹哋吗?应该就是蔡龙头的儿子吧?”


蔡长亭脸上没了笑容,也没出声反驳。


他知道顾轻舟在这里等着他,他说什么都在顾轻舟的算计之中。


于是,蔡长亭就保持沉默,沉默能让他的心静下来,更加理智。


“说啊,你倒是说啊!”闫琦又狠狠拽了七姨太的头发,不理会顾轻舟。


顾轻舟看着这般情景,笑着对黄彪道:“副龙头,洪门的堂主打女人,您就这么袖手旁观?你若是不管,我可就要插手了。”


黄彪是副龙头,他应该处理帮中事务。


若是在上海,此事他当然可以出面。可现在被困在司家,司家的少帅和少夫人摆明了想要看热闹,黄彪什么也不想说。


只是,闫琦越闹越过分,今天这丑是遮掩不了了,再不管,更加不能收场。


他不能叫外人看了洪门的笑话去!


“别急,有话慢慢说。”黄彪上前,拽住了闫琦的胳膊。黄彪个子高大,手上用力,闫琦的胳膊酸痛难当,就身不由己松开了。


“你说啊!”闫琦仍在咆哮,指着躲到了旁边的七姨太。


黄彪也看着七姨太。


峰峰吓坏了,手里还拿着红宝石耳坠。


顾轻舟见状,也看向七姨太:“是啊七姨太,到底是谁的儿子啊?我怎么看糊涂了呢?”


七姨太猛然转眸,盯着顾轻舟。


顾轻舟的眼神在这个瞬间,有寒芒缕缕。


七姨太打了个寒战。


事到如今,七姨太觉得自己没有退路了。


原本,是七姨太算计顾轻舟的。


上次闫琦挖蔡可可的坟,被顾轻舟和司慕给抓了,他就很记恨顾轻舟,时常念叨要杀了顾轻舟夫妻。


顾轻舟到了上海,听说是去治病,然后再置办别馆小住,带着张太太去了趟贝霞路,还拜访了戏子金晓阐。


那个金晓阐,就是七姨太的青梅竹马相好的。


当初七姨太的父亲重病,金晓阐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拿出来给她救命。可惜,七姨太在放学途中被闫堂主的汽车给撞了,从此就认识了闫堂主。


闫堂主有权有势,办事利落,让一辈子受苦的七姨太感受到了金钱和权势的滋味。这滋味会上瘾,再也戒不掉。


她违背了当初跟金晓阐的约定,嫁给了闫琦做姨太太。


只是,后来她总是不满意,嫌弃闫琦年纪太大,又有新的八姨太,不甘心的七姨太,跟金晓阐藕断丝连。


怀上峰峰,实在是个意外。


最近几年,峰峰越来越大,家里的人常说,峰峰不太像闫琦,也不像七姨太。


七姨太越看这孩子,也越发觉得他像金晓阐。


金晓阐后来也暗中加入青帮了,成了洪门的对头。


他多次鼓动七姨太跟他走:“一旦事发,你和峰峰都活不成。不仅如此,还有你姆妈和弟弟们!”


七姨太不肯依,她还是舍不得闫家的锦衣玉食。


金晓阐是个戏子,地位低下。他加入青帮时间不长,还是小喽啰,跟着他以后也要担惊受怕。


而金晓阐则存了不少的钱,准备带他们母子,以及七姨太的母亲和两个未成年的弟弟逃走。


真正促成七姨太下定决心要走的,是因为七姨太和金晓阐的幽会,被家中二姨太撞破。


二姨太保证不会说什么,七姨太还是将她活活掐死,和金晓阐一起把二姨太给埋了。


当时二姨太不停的求饶:“别杀我,看在五小姐的份上别杀我,孩子不能没有娘啊。”


二姨太有个女儿,今年十三岁,是个天生的哑巴,闫琦很讨厌那个女儿。若二姨太死了,五小姐以后会更加可怜,二姨太不停的哭。


七姨太却没有手软,


家里突然少了个人,太太不停的派人去找,闫琦也很生气。


居然还真的被人找到了二姨太。


因为二姨太被埋的荒郊,今年被人买下来打算种果树了。


闫琦大怒。


死了人,一看就是被害死的,闫琦会请洪门帮忙查,七姨太觉得迟早要查到自己,一定要逃走。


于是,她就开始筹划了。


不成想,顾轻舟正好在七姨太筹划逃离的时候,到了上海。


而且,顾轻舟很高调,置办别馆,又是让姨太太去显摆。


七姨太知道顾轻舟和闫琦有点过节,鼓动闫琦去找不快,结果司家的那位潘姨太不顶用,很快就跟闫琦起了矛盾。


更顺利的是,少夫人还带着人去找麻烦。


七姨太是希望少夫人借助张家的势力,狠狠收拾闫琦一顿的,不成想这位少夫人认怂了。


闫琦更高兴了,只是和司家的仇怨越解越深。


“一切都很顺利。”七姨太去找到金晓阐,“等司少夫人走后三个小时,你就带着我姆妈和弟弟,以及峰峰,离开上海。我支开老闫,到时候从岳城逃离,跟你们在香港汇合。”


杀了二姨太是死罪,偷人也是死罪,她的情郎金晓阐还是青帮的人,更是出卖了洪门,极重的死罪!


只有逃走,七姨太和峰峰才有活路。


一切都很顺利的,可峰峰被黄彪送到了岳城。


峰峰出现,七姨太脸色就白了,她知道计划失败了。


人家能弄过来峰峰,说明金晓阐、七姨太的家里人,全部都在对方手里。


七姨太不知道下手的人是谁,还在观望,直到峰峰喊蔡长亭为爹哋。


“爹哋”是七姨太教峰峰喊金晓阐的。


金晓阐也是白面斯文,峰峰才四岁,只怕是糊涂了,居然错将蔡长亭认为是金晓阐。


峰峰口中喊着有毒的红宝石耳坠,那是顾轻舟上次说落在闫家的,闫家的佣人和太太们都知道。


这个时候,七姨太就明白了:这是岳城军政府想要扳倒蔡长亭!


这是顾轻舟的局!


七姨太在利用顾轻舟,转移自己的家人情人和孩子,不成想反而被顾轻舟利用了。


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原来司少夫人才是那只黄雀!”七姨太绝望的想。


峰峰口中的红宝石耳坠,似乎是有毒的,然而他现在如论如何也不肯松口,估计只有顾轻舟有办法让他吐出来。


亦或者,毒已经慢慢在孩子的身体里渗透,只有顾轻舟知道是什么毒,如何解。


顾轻舟手里的那只猫,不就是死了吗?


她在威胁七姨太。


七姨太很明白,顾轻舟想要七姨太做个选择:她帮顾轻舟咬定蔡长亭才是奸夫,然后她死,让蔡长亭死无对证;亦或者她说出实情,顾轻舟杀了金晓阐和她的母亲弟弟,洪门的人再次杀了峰峰这个野种!


“承认是蔡长亭的孩子,峰峰就是洪门的人,哪怕老闫想要杀他,洪门也会想办法折中处理;若是说实话,孩子就是青帮的,必死无疑!”七姨太眼珠子急转。


她一辈子自私,此刻却需要她做一个决定了。


七姨太沉思间,下定了决心,噗通给黄彪跪下:“副龙头,是我错了,我不该被蔡龙头迷惑,我罪该万死!”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