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,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!


蔡长亭格外的平静。


顾轻舟对七姨太那无声的威胁,蔡长亭看在眼里。


这场局,顾轻舟精心布置了很久,而且她是去上海布局的,让蔡长亭分身乏术,没有留意到她。


她抓住了时机,她利用了矛盾,将蔡长亭推到了万劫不复的边缘。


洪门的帮规三十六誓,排在首位的就是:“自入洪门之后,尔父母即我之父母,尔兄弟姊妹即我之兄弟姊妹,尔妻我之嫂,尔子我之侄,如有违背,五雷诛灭!”


所以说,染指同门兄弟的妻妾,是洪门大忌,是写在第一条帮规中的大忌!


蔡长亭现在不仅睡了闫琦的小妾,还玷辱了闫琦的血统,依照帮规,他必须死在万刀之下!


顾轻舟好狠!


她不会亲自杀蔡长亭,因为洪门会找她报仇,后患无穷。她要逼得洪门自己动手,替她处理。


帮规大于天!


这就是为什么峰峰被黄彪送过来。


黄彪是副龙头,哪怕顾轻舟不追究,闫琦能忍下这口气吗?


他们必定自相残杀!


蔡长亭看着顾轻舟,他谲滟的眸子微动,唇角有了个淡淡笑意。


这个女人真厉害,他欣赏这种势均力敌的对决。


顾轻舟的毒计,让蔡长亭感觉自己没有被辱没,好像只有这等毒计,才配得上用来对付他。


蔡长亭那边云淡风轻,闫琦那边眼珠子都要瞪出眼眶。


他想要死死打死七姨太和蔡长亭,甚至在一旁吓傻了的孩子。


“弟妹,你说话可要讲究根据!”黄彪也恼了。


这叫什么事!


一旦坐实,洪门就会成为大笑柄,蔡长亭到底是怎么想的?


“.......峰峰都四岁了,五年前蔡龙头身在何方,你知道吗?”黄彪怒喝,“你不要信口雌黄胡乱攀咬,你要认真说清楚,到底是谁的孩子!”


七姨太只顾落泪:“黄副龙头,既然你怀疑我,我只得以死谢罪,求您做主善待我的儿子!”


她是下了必死的决心。


司家的茶几上,放着一把水果刀,七姨太抓起来,将刀架在脖子上。


这刀也是顾轻舟准备好的。


副官们立马将枪举起来。


“别动,都别动!”黄副龙头大喊,然后又站起来对七姨太道:“你别冲动,你儿子还在这里呢!”


七姨太泪如雨下。


顾轻舟一把将猫儿放在沙发上,抱起了峰峰。


她捂住了峰峰的眼睛,让峰峰趴在自己的肩头。


峰峰是个见人就亲热的孩子,并不会特意挑剔。


七姨太看着这架势,又瞧见了沙发上的猫,再看到顾轻舟怀里的峰峰,手里始终把玩着那只耳坠。


那是顾轻舟丢在闫家的耳坠,被峰峰捡到了,闫家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。


哪怕毒死了峰峰,顾轻舟也没有任何责任。


“原来,她从那么早就开始算计了。”七姨太越想越后怕,她的水果刀放在脖子上,割出血痕。


顾轻舟真是个可怕的人!


七姨太觉得,顾轻舟是不会心慈手软的,她今天要把自己的决定做完,不能半途而废。


“你这个贱人,枉我这么疼你,你居然敢做这种下作的事!”闫琦看到七姨太用刀了,心中早已有了主意。


这女人不死,闫琦这绿帽子就摘不了!既然七姨太动刀了,那么闫琦就可以趁机杀了她!


以后的事,以后再说!


“别冲动,都别冲动!”黄彪在中间维持稳定,再次重复这句话,“弟妹,你先放下刀!”


顾轻舟有一下没一下的,拍着峰峰的后背。


峰峰大概很喜欢温柔的女人,格外听话靠着顾轻舟。


七姨太已经没有回头路了。


“.......老爷,是我对不起您,我贪恋蔡龙头的美貌,忘记了自己的身份!”七姨太哭道,“我那时候也是在蔡家见过他,他对我稍加温柔,我就昏头了老爷!”


蔡长亭从来没回过蔡家。


可他是蔡家的儿子,这话说出来根本不可信。


闫琦曾经是岳城分舵的堂主,蔡家什么宴会他都会带着心爱的小妾参加。七姨太得宠的时候,肯定去过蔡家无数次。


“是我陷害少夫人,想要调虎离山,偷偷把峰峰送走!”七姨太继续哭道,“对不起老爷!”


黄彪脑子里嗡了。


七姨太认了。


峰峰亲口喊蔡长亭叫“爹哋”了。


此事,还有什么转还的余地吗?蔡长亭偷人小妾这种事,搁在洪门就是死罪一条,任何功劳都抵抗不了。


“长亭,你没话说?”黄彪总感觉事情诡异,看着七姨太声泪俱下,看着峰峰依靠着顾轻舟,看着蔡长亭气定神闲,总感觉哪里不对劲。


“我不认识七姨太,更没有儿子。”蔡长亭笑了笑。


七姨太想到:身为戏子的金晓阐若是偷了洪门堂主的女人,他死无葬身之地,峰峰也活不成。


只能拼了!


她死了,护住了峰峰和金晓阐。况且她当初杀二姨太的时候,就应该知道她可能要偿命。


如今,就当给二姨太偿命吧!


“蔡龙头,我用死证明清白!”七姨太大呼,手上用力。


蔡长亭却突然拔出枪,冲七姨太的胳膊开了一枪。


枪声一响,闫琦的随从立马朝蔡长亭开枪;司慕也拔出了枪。


顾轻舟抱着峰峰,动作迅捷往沙发后面一躲,猫身藏起来。


一共开了九枪。


“全部住手!”司慕厉喝,军靴声响彻屋子,亲侍们将众人团团围住,长枪对准了所有人。


这场混乱,是蔡长亭引起的。


蔡长亭很清楚,顾轻舟在逼迫七姨太自尽。


七姨太当然不是为了清白,恰恰是为了死无对证。


只要活着,洪门的人就有机会撬开七姨太的口,七姨太也知道自己可能受不了酷刑,到时候孩子和情人都保不住,索性求个痛快。


这件事到了今天,七姨太已经半分回转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
蔡长亭不知道这些,他只是敏感觉得七姨太一死,他这屎盆子就摘不掉。


他没想到,他开枪的同时,闫琦也开枪了。


“快看看!”司慕对副官们道,“看看谁受伤了。”


顾轻舟则按住了峰峰的脑袋。


她看到佣人胡嫂从侧门伸头,就招了招手,让胡嫂把峰峰抱走。


峰峰被顾轻舟捏中了后颈的穴道,现在昏昏欲睡,任由佣人抱离了现场。


顾轻舟咳了咳。


副官们让出一条路。


顾轻舟走进去,看到满地狼藉。


蔡长亭的左边肩膀中枪,闫琦的两条腿各中一枪,而旁边的七姨太,额头正中了一枚子弹。


这是闫琦亲自打的。


“蔡长亭急了。”顾轻舟看到这里,就知道蔡长亭在急促中,办了件糊涂事,不免看了他一眼。


原来没有人是神仙,每个人都有失态而糊涂的时候。


蔡长亭也有。


虽然明知道后果,蔡长亭还是做了。


蔡长亭开枪了,给了闫琦杀人的机会,现在七姨太死了。


黄彪高大粗壮,稳稳站起来看着这一幕幕,道:“司少帅,借您的人一用,将这几位全部押解到上海,我们龙头会感激您的!”


司慕颔首:“可以!”


说罢,他冲亲侍们使了个眼色。


亲侍就冲上来,把蔡长亭、闫琦全部压住,又派人去请了军医,给他们取出子弹,然后将七姨太的尸体用军中的裹尸袋包了,抬上了回上海的专列。


同时,黄彪亲自抱走了峰峰。


临走的时候,蔡长亭看了眼顾轻舟,他转眸微笑了下。


“顾轻舟,你很好。”蔡长亭道。


司慕微怒,往前站了一步,挡在顾轻舟面前。


蔡长亭继续道:“你以为这样就能扳倒我?”


“蔡龙头,但愿你能逢凶化吉!”顾轻舟微笑。


帮规摆在那里,黄副龙头是人证和峰峰是人证,七姨太已死,蔡长亭再也没有活路了。


他淫人小妾,这是受万刀诛灭的。


军政府的人,亲自押送。


顾轻舟站在门口,目送他们离开。


司慕和她一起站在茫茫夜色里。


“怎么了?”司慕问她。


顾轻舟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,蔡长亭这样镇定,也许这次还是白忙一场.......”


“镇定?”司慕嗤之以鼻,“他镇定就不会开枪了,我看他是装腔作势。”


顾轻舟想到,蔡长亭一次次对军政府出手,也从来没有抱过必胜的信念,他每次也是顾轻舟今天设下这样狠毒的局,然而失败之后,他从不气馁。


所以,顾轻舟告诉自己:“哪怕让他翻身了,也没必要气馁。那可是蔡长亭,我的敌人又不全是草包。”


假如要翻身的话,蔡长亭会怎么翻身呢?


七姨太的情人金晓阐和母亲弟弟全在顾轻舟手里,蔡长亭是绝对找不到他们的。


顾轻舟略有所思,站了良久,直到汽车消失在视线里,这才转身回去。


回去之后,顾轻舟就给那只猫针灸。


良久,黑猫慢悠悠醒过来。


其实,顾轻舟根本没有给猫吃宝石耳坠。她虚晃了下,耳坠子就被她藏到了袖底,猫儿是被她弄晕的。


“这猫真可爱,我可以养它吗?”顾轻舟问司慕。


司慕道:“这是堂妹的,你若是想养的话,只怕要重新去买,这只不行。”


顾轻舟略微失望。


她很喜欢这只温顺的黑猫。


司慕在旁边道:“白猫更可爱,我看到过眼睛是宝蓝色的白猫。”


顾轻舟却摇摇头。


“我乳娘说,从前宫里的妃子们都喜欢养黑猫,因为黑猫就是玄猫,玄猫辟邪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
“你乳娘怎么知道?”司慕不以为然,她觉得顾轻舟的乳娘乱说。


顾轻舟道:“我也不知道,她听人说的吧。”


提到乳娘,顾轻舟情绪微落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