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司行霈吻顾轻舟,甚至用牙轻咬她的唇。

  他格外的用力,一把将她抱过来坐到了自己腿上。

  顾轻舟这时候才想起,上次他在自己别馆里吻她,却是那么轻柔。

  司行霈是什么性格,顾轻舟最清楚,他没有道德、没有底线。他这边答应了司慕不羞辱他,那边就干脆帮他们离婚了。

  然而他之前小心翼翼吻顾轻舟,说明他在考虑顾轻舟的感受。

  在前几年,顾轻舟在他面前一次次说过,他们是不道德的。

  他的轻舟在意,他就不得不在意。

  如今,顾轻舟身上“司慕妻子”的外衣被他剥去,他的思念喷薄而出。思念是苦涩又炙热的,能化为灼热的岩浆,将他们全部吞没。

  他用力,他知道自己吻在她唇上的每一下都是理所当然,故而格外使劲。

  她仍是他的,终究是他的!

  “轻舟!”他的手,早已沿着她的衣襟滑了进去。

  他吻到了她的眼泪。

  眼泪咸苦,却是他吻过最多的。从前吻她,她哪一次高兴?每次都要哭很久。

  司行霈甚至变态得觉得,这才是她,才是熟悉的滋味。

  他丝毫没有放松,而是步步紧逼,想要把她逼到无路可退的地步。

  忘情之际,司行霈脑袋中懵了下。

  他的手逐渐无力。

  顾轻舟在他的脖子里,插了两根银针,将他放倒了。

  她知道司行霈的警惕,她甚至在等待和寻找。

  第一次!

  自从师父和乳娘出事以来,她第一次找到了司行霈最放松的时刻,很顺利将他弄倒。

  手边有,又有银针,想要他被打成筛子死得惨烈,还是想要他被银针入体死得悄无声息?

  都可以!

  顾轻舟的眼泪,却再次涌了上来,视线中模糊了。

  在那模糊的视线中,司行霈已经坐了起来。

  “.......还是舍不得?”司行霈问她。

  其实,他的晕眩只有短短几秒钟,却愣是装了一分钟。

  这一分钟里,他看到顾轻舟连尝试都没有,只是默默掉眼泪。

  他的心全软了!

  她真可怜,如今只剩下他了,他却要逼迫她!

  司行霈再次俯身,将她抱过来搂在怀里,却没有亲吻她,只是用布满薄茧的手轻轻为她擦眼泪。

  “轻舟。”司行霈把脸贴着她的面颊,“我托人办的离婚书。离婚书是真的,但是备案文件被我抽了出来,没人会知道。”

  顾轻舟低垂着眼帘,羽睫已经被泪水打湿。

  情绪太多,她已然是无法区分自己在想什么。

  她在想,为什么下不去手?司行霈杀她的家人时,可没有手软。

  她也在想,离婚了怎么跟司督军交代?似乎也没这个必要,她帮过司慕很多,没有占督军府多大的便宜,离婚了也是她的自由。

  司行霈的胳膊,箍住着她。

  顾轻舟还是听明白了一件事。

  离婚书和备案文件都在司行霈手里,在这个法律形同虚设的年代,南京政府律法的漏洞实在太多了。

  她需要拿到手。

  “离婚书和备案文件都交给我。”顾轻舟道,声音嗡嗡的。

  “给你的话,你撕毁了怎么办?”司行霈低声轻喃,“轻舟,别挣扎了,今天就跟我走吧。”read_middle();

  师父和乳娘的惨死还没有半年。

  半年啊,顾轻舟这颗灼热复仇的心就冷却了。

  她是如此自私、无能、不孝!

  “好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反而微愣。

  这么痛快答应了,就不是顾轻舟了。

  司行霈看着她。

  顾轻舟亦看他:“告诉我实情!司行霈,我哪怕冒着不忠不孝,也从未相信你会害我!告诉我,我师父和乳娘是谁,告诉我他们必死的原因。

  我曾经跟你说过:只要你解释,我就愿意相信,这话至今有效。你告诉我。现在告诉我,我今天就是你司少帅的人!”

  司行霈眸光中有点迟疑。

  不是他不肯说,而是不能说。

  司行霈害怕顾轻舟的好奇心驱使她,走上一条无法回头的路。她若是个才智平庸之辈,司行霈倒也不怕,可他的轻舟算无遗策,她若是为祸,会留下万古骂名不说,还会让天下惨遭横祸。

  司行霈不怕什么,他只是不想顾轻舟的人生那么复杂。

  越是复杂,越是辛苦。

  于是司行霈想编织一个锦绣蓝图给顾轻舟,让她做他的小女人。

  既然顾轻舟能退到这一步,那么再逼逼她,她还能更多退一步。

  “给我生个儿子!”司行霈轻轻咬她的耳垂,“生了儿子,我什么都告诉你!”

  顾轻舟的气血,几乎翻涌上来。

  她反手过来,想要扇司行霈一耳光,手却被司行霈捉住了。

  他轻轻吻她的掌心。

  顾轻舟挣扎,他就顺势吻住了她的唇,将她压在靠椅之间。

  “陪我一整天!你陪着我的话,我可以把离婚书给你看看,让你知道真伪。”司行霈最终妥协。

  “我不是要看,我需要文件!”顾轻舟狠狠甩手。

  司行霈不肯。

  “不行,万一你撕毁了,我岂不是白忙一场?”司行霈耍赖道。

  “那你滚!”顾轻舟眉宇冷冽。只是哭过的眼皮微微浮肿,有点委屈的凛冽,竟是那么秾艳妩媚,毫无威慑力,反而勾魂夺魄。

  司行霈看着她,就想将她带在身上。从前也时常分开半个月,却没现在这样难熬。

  大概是因为,那时候她是他的。

  司行霈徐徐诱导她:“真不看看?万一我骗你呢?”

  顾轻舟心思缜密,她回去之后,静下来就会明白,离婚书是她自己猜出来的,也许她猜错了?

  所以,司行霈要让她看看东西,将她的猜测证实,免得她心存侥幸。

  一定是要看的!

  顾轻舟望着他。

  若是他能拿出来,我可以抢过来吗?

  虽然很难抢,可顾轻舟还是做了决定。然而,决定只是一瞬,又被她自己给否定了。

  抢——她是孩子吗?

  为何所有的伶俐,到了他跟前就全没了?固然是他这个人没脸没皮,顾轻舟拿不到他的错处,何尝又不是顾轻舟觉得在他面前,撒撒娇就可以成事?

  人都有趋利避害的天性,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做成某件事,为何非要动脑子去搞复杂?

  可她顾轻舟,又有什么资格在他面前撒娇?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