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司行霈问起了魏清嘉,顾轻舟就很简单把事情解释了一遍。

  魏清嘉算计司慕和司家,都跟司夫人谈拢了条件,要做司慕的二太太。

  “.......事情失败了,司夫人亲自上邮轮,捅死了魏清嘉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说到这里,她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。

  她跟了司行霈两年,现在对死人麻木不仁。

  “当时我也在场,魏清嘉大概以为我会救她。”顾轻舟又道,“我没有救,我就是那么眼睁睁看着。”

  司行霈伸手,摸了下她的脑袋:“轻舟长大了。”

  顾轻舟沉默。

  司行霈又道:“你倒是为司慕做了不少事嘛。”

  这话听着就不对劲,满是酸溜溜的醋味。

  再看司行霈,他微微眯起了眼睛,打量着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不以为意:“嗯,他是我丈夫。”

  “前夫!”司行霈咬牙切齿,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。

  照片上不是人物和风景,而是那张离婚书。

  用司慕的口吻写的,模仿了司慕的笔迹,简直是一模一样。最后,盖上了司慕的私章,以及南京政府的公章。

  “这就是离婚书啊?”顾轻舟看了片刻,唇角有了抹冷笑。

  司行霈就觉得她的冷笑不怀好意。

  “怎么,你还能找到破绽?”司行霈问。

  顾轻舟把照片还给了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看着她那稍纵即逝的意味深长笑容,心中微动。

  同时,他也好奇,他的女人能在他手下翻出什么大浪来?

  “有问题吗?”司行霈问顾轻舟。

  他根本不知道顾轻舟笑什么。

  顾轻舟却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  “那他就是你前夫了,记住了吧?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道:“我不承认。”

  司行霈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颌。

  手指轻轻从她的唇瓣摩挲,他阴测测问:“不承认?真好意思!顾轻舟,你要是真有出息,你就把自己给他!你能做到吗?”

  顾轻舟大怒,张口就咬住了他的手指。

  然后,两个人都愣住。

  司行霈最先回神。他大笑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:什么时候,这女人不止有了猫儿的矜贵,还像只小奶狗?

  她咬住他手指的动作,那么自然。

  “汪!轻舟,来,汪几声给我听听!”司行霈笑不可抑。

  顾轻舟用力咬了下。

  司行霈还是乐不可支,丝毫不觉得疼,顾轻舟松了口。

  她沉脸不说话。

  脑抽了吗,为什么要咬住他的手?直接扇他一耳光,不是更好吗?

  “轻舟,你真可爱!”司行霈大笑,用力将她往怀里一揽,就吻住了她。

  顾轻舟在其他人面前故作老成,大概只有到了他跟前,才会下意识做出那么可爱的小动作。

  “轻舟,我不是激你。”松开了唇,司行霈笑道,“你这婚姻多荒唐你自己清楚,没必要这样。我答应不随便掳走你,我给你走向我的时间,这样还不行?”

  顾轻舟不说话。

  司行霈又道:“我给你两个月的时间,把这件事处理完毕。若两个月之后,你还是他的妻子,那么你就等着做吧!”

  顾轻舟怒目而视。

  她想要抓起地上的石子砸他。

  可为什么这行为还是很幼稚?

  顾轻舟觉得会适得其反,就停住了,沉着脸不说话。

  司行霈凑到了她身边,低声道:“把自己留给我!给我的时候有什么意外,我就剁了司慕,知道吗?”

  顾轻舟的唇色,一瞬间雪白。

  她想起骑自行车那件事来。

  她心念急转,却眸光一动看着司行霈:“怎么,有什么意外,你就不想要吗?”

  “要!”司行霈认真道,“你这辈子不管用什么法子,都逃不掉。你以为今晚回去就跟司慕睡了,然后我就能放过你?不要这样想,你只是会害死司慕而已。”

  顾轻舟眉宇冷然。

  她看着他,一瞬间脑子清醒了很多,心也慢慢沉了下去。

  她望着远处的湖面,已经是黄昏了,落入的余晖似火似金,洒在河面上,金波荡起一阵阵的涟漪。

  顾轻舟望着,心中想着,终于拿定了主意。

  她似乎从迷茫中走出来,她知道自己要什么了。

  司行霈给鱼翻身。

  烤得喷香的鱼,揭去了外皮的乌黑,递到顾轻舟手里。

  顾轻舟接过来,轻轻咬了一口。

  鱼肉很嫩,有点甘甜的嫩。

  “轻舟,你知道修建铁路要筹建了,平城军政府也在收编李文柱的军队,我真的很忙。下次来找你,可能是半个月之后。”司行霈道,“我哪怕再忙,也会半个月来看你一次。”

  顿了顿,司行霈道,“下次我开了邮轮过来,我带你去远海玩几天。”

  顾轻舟没言语。

  她既没有答应,也没有拒绝。

  司行霈掏出帕子,轻轻为她擦了擦唇角,小心翼翼。

  在她唇上轻啄了几分,司行霈有点不舍:“真想天天看到你。”

  顾轻舟想说:假如你不作死,也许现在我们就结婚了,天天看到我根本不是梦想。read_middle();

  这话,在她心中闪过,最终什么也没说。

  离别之际,顾轻舟不死心问司行霈:“我的乳娘.......”

  司行霈吻她,答非所问:“轻舟,想着我,知道吗?”

  还是不肯说。

  跟着他们的副官根本没找过来。

  司行霈亲自上了汽车,捣鼓了没到一分钟,汽车稳稳从坑里爬了出来。

  顾轻舟目瞪口呆看着。

  “你骗我!”顾轻舟道,“这车子根本没坏!”

  “谁骗你的,我这不是刚刚修好吗?”司行霈丝毫不脸红,认真撒谎道。

  顾轻舟沉默,决定回去要学开车。

  她从前觉得很重要,她也喜欢打,却忘记了她不仅会进攻,也需要逃亡。

  她逃亡的时候,汽车就是保命符。

  顾轻舟打着算盘,司行霈打开了车门,请顾轻舟上车,她却执意要坐到后面去。

  司行霈笑笑,对她很溺,这次就随着她。

  回到城里,他们的副官等在城门口。

  司行霈对顾轻舟道:“放心,那个唐平我已经叫人收拾好了,他不敢乱说话。”

  顾轻舟依旧没言语。

  她下车的时候,看了眼唐平。

  唐平脸上没有伤。

  顾轻舟放心,知道司行霈的副官们并没有真的打唐副官。

  上车之后,顾轻舟阖眼打盹。

  唐平也不敢吱声。

  回到了新宅,顾轻舟问门口的副官们:“少帅回来了吗?”

  回答是:“没有。”

  她就径直回到了主楼。

  顾轻舟梳洗完毕,司慕才回来。听副官说少夫人找他,司慕在楼下的书房给顾轻舟打了电话。

  “怎么了?”司慕问。

  顾轻舟道:“你的私章,平日里放在哪里的?”

  司慕道:“一直随身带着。”

  “有没有遗失过?”顾轻舟问。

  司慕道:“没有。”

  “确定吗?”

  司慕想了想,道:“有次不见了,我急忙回军政府去找,没有找到。然后派了人把会议厅翻了一遍,才从柜子脚找到。”

  那个找到司慕私章的副官,就是司行霈的人。

  只是,整个岳城军政府,到处都是司行霈的眼线,防不胜防。

  顾轻舟了然颔首。

  “怎么了?”司慕问。

  顾轻舟想着,就编了个借口,道:“我想开个中医学校,想开在你的名下,聘请你做校长。毕竟我是女人,女人没什么说服力。”

  司慕蹙眉。

  他不是很愿意,道:“改日再说吧。”

  说罢,他挂了电话。

  这天精神很好,司慕心也闲了下来,望着空荡荡的楼顶,他沉默了片刻,起身叫佣人开了拱门,他去后花园找潘姨太了。

  他走的时候,顾轻舟是知道的,也没有多想。

  顾轻舟把司行霈给她的那张离婚书的照片,反复看了几次。

  她也想了当初和司慕结婚的原因。

  很多事还没有做完。

  况且,她和司行霈的前路还有挡路石。

  顾轻舟打开了保险柜,拿出了当初骑自行车之后去医院开的诊断书。

  “这张纸,还有用吗?”顾轻舟想。

  从她和司慕结婚之后,这张纸就完全没了说服力。

  她想撕了,可下意识又不舍。

  顾轻舟从骨子里,还是个老派的女人,她没有时髦女郎那么开化。

  她又塞了回去。

  “离婚的事,怎么跟阿爸说?”顾轻舟想。

  阿爸现在对司行霈忌惮,对司慕不放心,自己又分身乏术。顾轻舟再撂担子,司督军只怕会很为难。

  一番心思,顾轻舟辗转难以成眠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楼下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。

  是一个年轻女孩子的声音,似潘姨太那边近身照顾的女佣:“少帅让请少夫人的。”

  “姑娘您说笑呢吧?”顾轻舟这边的女佣听了瞠目结舌,“少帅歇在姨太太那边,半夜把少夫人叫去?当少夫人是什么?

  这事传出去,我们少夫人还有体面吗?少帅年纪轻不懂事,他若是再胡闹,我就要打电话去告诉老太太了。”

  顾轻舟才想起来,这位女佣是老太太介绍过来的。

  只是.......

  顾轻舟怎么都感觉女佣想多了。

  司慕半夜叫顾轻舟过去,肯定不是为了添加乐趣的。

  说不定是受伤了。

  顾轻舟老成是不假,可这种事.......怎么想,她都觉得有点尴尬?

  犹豫了下,顾轻舟下楼了。

  潘姨太那边的女佣急哭了:“少夫人,少帅让您现在就过去一趟。”

  “这叫什么话!”顾轻舟这边的中年女佣提高了声音,坚决不能容许他们如此淫糜不堪。

  “少帅不是这种人。”顾轻舟安抚道,“我去看看。”

  佣人不放心,也要跟着去。

  反正,少帅想贪图两女服侍的乐趣,去外头找,可不许他拿自己的正妻作贱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