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第478章烫伤

  慕三娘是非常传统的女性,平日里很少出门。

  不管有什么急事,都是何微姊妹或者何梦德派了小伙计来通知顾轻舟。

  现在,药铺扩大了店面,小伙计多招了好几个人。这种情况下,慕三娘更是绝不会亲自来。

  如今她来了!

  看着她还是穿了件家常衣裳,衣裳外头沾染了药味,头发也有点零散。

  顾轻舟慌了:这是出了大事!

  “微微烫伤了腿,被同学送到了医院,医生却不让我们进去看她!”慕三娘哭道,“轻舟,我听说那些洋医生动不动就把人的腿给锯了!不让我们看,这是什么道理?他们想要锯了微微的腿吗?轻舟,只是烫伤啊,你是军政府的人,你去说句话啊,姑姑求你了!”

  顾轻舟的心,也提了起来。

  烫伤,这就可大可小了。

  她安慰慕三娘:“姑姑,医生做手术时,外人在场会打扰到,而且有病菌感染,对微微不好。你先放心,不是要锯腿!”

  慕三娘的日子虽然过得清贫,家人却一直很安稳,丈夫和儿女们没啥大问题。

  何梦德就是开药铺的,只是何微是在同学家被烫伤,同学家中怕担责任,直接送到了教会医院。

  慕三娘想着,烫伤而已,为何家属不能进去看?

  因为看不见何微,慕三娘就在心中勾勒了各种危急的情况,越想越是坐不住,索性来找顾轻舟了。

  军政府的少夫人,轻舟是可以进去的吧?

  慕三娘现在就想看一眼何微。她当时求了医生和护士,对方态度恶劣。慕三娘实在忍受不了,她一定要见到何微。

  等着也是白浪费时间,她就匆匆来找顾轻舟了。

  华夏的老百姓,对西医的治疗不太了解,也就不太放心。

  不给看,这点普通人接受不了。然而顾轻舟所了解的西医,在病房手术的时候,家属是不能进去的。

  顾轻舟一边安慰慕三娘,一边思索何微的事,心想烫伤而已,应该不碍事的吧?

  “姑姑,咱们这就去医院。”顾轻舟拉开了汽车后座的车门。

  同时,顾轻舟回头看了眼张太太。

  张太太也是吃惊看着慕三娘。

  不是因为其他,而是因为慕三娘非要去手术室看女儿,让张太太深感西医的艰难。

  了解西医的人都知道,家属没有消毒进去,会带进去细菌,影响手术。

  张太太有心告诉慕三娘,这是医院的规矩,并不是她女儿病重,不用担心。可看着慕三娘哭成这样,估计是什么话也听不进去了,张太太就忍住了。

  顾轻舟想说什么。

  张太太心领神会:“轻舟,你不用客套,先去忙吧,我们自己走了。”

  这时候起风了,可能要下雨,张太太也不想耽误,“你们快去吧,别赶上了下雨。”

  张辛眉却上前,抱了下顾轻舟。

  “我下次再来看你。”张辛眉道。

  顾轻舟莫名想起了司行霈。

  这孩子的顽劣,也总让顾轻舟觉得,他像极了小时候的司行霈,虽然顾轻舟不知道司行霈小时候的模样。

  “好。”顾轻舟摸了摸他的脑袋。

  任由张太太母子自便,顾轻舟转身搀扶慕三娘上了汽车。

  司慕坐到了副驾驶座位上。

  顾轻舟问了医院的地址,慕三娘说了,司机就快速开车。

  路上,慕三娘的手一个劲在发颤。

  众多儿女里,慕三娘最心疼何微了。何微是长女,一直都在减轻他们的负担,周末就去做家教,平日里也帮慕三娘照顾弟弟妹妹们。

  好好的孩子,假如没了一条腿

  慕三娘自然不嫌弃何微,只是想着努力上进的何微变成残疾,何微自己一定接受不了。

  想到这里,慕三娘的眼眶又湿了。

  顾轻舟再三跟她解释:“姑姑,不让你们进去看,并不意味着要锯了腿。西医讲究卫生,这是好事!”

  慕三娘还是不信。

  反正她一定要看到何微。

  她宁愿让顾轻舟去治。

  慕三娘还记得,当初顾轻舟治好了一个死去多时的孩子,这等医术出神入化,比那些洋大夫强多了。

  “轻舟,你出面跟医院说,我们要把微微接回去,咱们自己治!”慕三娘道,“我不放心,那个医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我不能任由他们害死了微微!”

  顾轻舟叹了口气,握住了慕三娘的手,知道她现在心急如焚,就顺从道:“姑姑放心。”

  慕三娘哪里真的能放心?

  司慕回过头,对慕三娘道:“姑姑,有我在这里,您想让何微住院就住院,不想让她住院我们就回家,不用担心。”

  他第一次喊慕三娘叫姑姑。从前,他都是称呼“老板娘”。

  这声称呼,顺口就说了出来,居然这般流畅和自然。

  他看了眼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略微颔首,眼底有了点淡淡笑意。read_middle();

  很快,车子就到了教会医院。

  护士将他们领到了二楼。

  何微已经从手术室出来,推到了病房里。

  “你去了哪里?”何梦德焦虑,既担心女儿,又担心离开的妻子,整个人都变得烦躁不安,声音也大了。

  慕三娘嗫喻了声,就去看何微。

  在场的,还有何微的同学以及她的父母。

  顾轻舟也上前,叫了声姑父,同样去看何微。

  何微睡着了。

  医生是个美国人,清末就到华夏传教,已经三十多年了,一口很流利的。他是烫伤科的主治医生,医术精湛。

  他为了让华夏老百姓相信他,更好的完成传教人物,取了自己姓氏中的第一个字母音译,弄了个的姓名,叫艾查理。

  医院的人称呼他为艾医生,他的本名叫什么,已经没多少人知道了。

  顾轻舟和司慕走上前,表明了自己的身份。

  “少帅,少夫人。”艾医生是传教的,对华夏文化和政治都很了解,知道顾轻舟和司慕的身份。

  “艾医生,我想了解下何微的伤情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艾医生就把顾轻舟和司慕请到了他的办公室。

  “送病人到医院的先生和太太解释说,她们女孩子在家里油炸红烧狮子头。炸完之后热油盛出来,病人端起来想把油碗挪个地方,不小心碗被高温烫开,全部泼在身上。”艾医生道。

  艾医生比划了何微的伤情。

  何微是左边腿受伤,从大腿到小腿,全部被热油灼伤,情况非常危险。

  顾轻舟的呼吸一错,有口气透不出来。

  一定很疼!

  “这种情况很危急,我们的设备和药都不多。若是今晚烫伤面不大出血,不渗黄水,高烧不超过四十度,就能救,否则”艾医生叹气。

  顾轻舟的呼吸也紧紧敛住。

  司慕看着顾轻舟,轻声道:“别太担心。”

  “少夫人,我会竭尽所能救治病人,请您劝说家属,相信我的医疗方案。”艾医生道。

  顾轻舟颔首:“好,我相信您,您放心大胆给她治疗吧!”

  艾医生又对顾轻舟道:“少夫人,您也要劝病人想开点,能保住命才是最要紧的。”

  顾轻舟知道他说什么。被烫伤了那条腿,以后伤痕累累,只怕会留下病根和伤疤了。

  何微还年轻,她心里的坎儿能过地去吗?

  “我会开导她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从艾医生的办公室出来,顾轻舟突然依靠着墙壁不走了。

  司慕搀扶了她:“没事吧?”

  顾轻舟有点透彻心肺的凉。

  她不是担心治不好,也不是害怕。哪怕艾医生治不了,顾轻舟自己也行。

  中医治疗烫伤,很有办法。现在还不是盛夏,天气没那么热,顾轻舟有时间救治何微。

  只是

  不知道为何,她的心就是蜷缩在一起的疼。

  她心疼何微。

  “我还好!”顾轻舟一连吸了好几口的气,医院的气里全是消毒液的味道,顾轻舟的脑袋慢慢清明。

  她站直了身子。

  司慕看着她,略有感叹道:“很少见你这样害怕,你跟何微感情果然很好。”

  顾轻舟笑了笑:“一直以来,只有何微需要我。她总是想要我的保护,我的支持。她让我感觉,我的存在对其他人很有用,所以我很喜欢她。”

  司慕微愣。

  是这样吗?

  何微不能帮助她,仅仅是需要她,反而让她更有安全感吗?

  司慕想:“我也需要你”

  只是这种话,到了嘴边就咽了下去,最终不可能说出来。

  两个人静默站了片刻,重新到了病房。

  何微还在睡。

  屋子里的人,都退到了旁边的走廊上。

  一个和何微年纪相仿的少女,正哭得眼皮浮肿。

  顾轻舟看着他们。

  这女孩子叫白莎,跟何微一样考中了留学名额。她不是公费,只不过她父亲做生意,家中富饶,也不在乎这点留学费用。

  何微很喜欢白莎,两个人准备出国的事,常来常往,就很熟悉。

  顾轻舟知道白莎不会故意害何微。

  哪怕何微不能去留学,她的公费也转移不到白莎头上,她们不是竞争关系。

  再说了,白莎一个人去异国他乡,会非常害怕,她更需要何微的陪伴,两个人有个依仗。

  “少夫人,都是我们的错,我们会负担微微的医药费。”白太太也哭得厉害,上前对顾轻舟道。

  他们都知道顾轻舟的身份。

  顾轻舟想要说点什么,走廊那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  一个长衫男子挺拔的身影,急匆匆赶了过来。

  顾轻舟微愣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