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顾轻舟问何微的伤情。


霍钺指了指何微那条腿,道:“用了你的药膏之后,她的高烧褪了一度,现在是三十九度。”


三十九度,也是高烧了。


“我弄好了药,我来喂她。”顾轻舟道。


何梦德和慕三娘过来帮忙。


霍钺退到了旁边。


何微半睡半醒间,痴痴说着梦话,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
顾轻舟给她喂下了半颗安宫牛黄丸,又喂了半碗药。


“等三个小时之后,再看看情况。”顾轻舟道。


霍钺看了眼顾轻舟。


顾轻舟身上湿漉漉的,不知是汗还是雨水,人很狼狈。何梦德和慕三娘两口子看到顾轻舟,情不自禁露出了几分轻松。


他们知道,顾轻舟出手了,何微就有救。


霍钺心想:“能像轻舟这样给人希望,真的很好。”


他想着顾轻舟,可心思像流沙,根本困不住,片刻的功夫又飘到了何微身上去。


“能不能退烧?”霍钺一直想,“别烧坏了脑子才好。”


正在这个时候,叫王起的医生来查房了。


闻到了中药的味道,王起立马大怒:“谁让你们乱给病人用药的?”


然后又对护士道,“赶紧把病人送出去,若是死在我们医院,我们医院还要担恶名。”


听到他说死不死的,慕三娘和何梦德的脸色很难看。


顾轻舟站了起来,眉宇狠戾道:“你给我闭嘴,再嚣张我一枪毙了你!”


说罢,她果真掏出了枪。


王起吓得腿发软。


这是什么女人?


虽然说是军政府的少夫人,难道就不应该顾及端庄雍容的影响吗?


王起身不由己后退数步。


顾轻舟这才收了枪,对他道:“不要再来了,这个病人我负责。等明早你的老师来查房,让他过来,你没资格。”


这医生动不动就说病人要死了,顾轻舟担心何微,不免情绪暴躁。


王起气哼哼转身就走了。


霍钺看着顾轻舟,不禁微笑了起来。


“怎么了?”顾轻舟见他神色奇怪,不免问道。


“你真像司行霈”霍钺的话,脱口而出。


说罢,他们俩都愣了下,气氛一瞬间僵住。


霍钺很少说错话。


只是顾轻舟那个时候的神态,真跟司行霈如出一辙。


她很像他,她身上有司行霈的痕迹。


霍钺顿时心灰意冷,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。


情绪太多,都堵在心口,反而没什么表情。


顾轻舟的感触,并不比霍钺少。


“你脸上有字。”顾轻舟时常会想起司行霈这句话。


那时候的玩笑话,如今想起句句刺心。


顾轻舟深吸一口气,把情绪敛住,才对霍钺微笑:“我也觉得太凶了点。只是,那王医生说话泄气,我怕姑姑和姑父听了更难过。等何微好了,我去给他们赔罪就是了。”


霍钺也笑了笑。


半夜三点的时候,何微醒过来了。


顾轻舟请护士给她量了体温。


护士很高兴,对顾轻舟道:“降了半度,真是好事!”


何微的体温,从三十九度降到了三十八度半。


这半度的下降,预告着何微自身的免疫系统开始工作了,她的病情稳定就很有希望。


顾轻舟也高兴。


可是何微好疼。


“姐。”何微拉着顾轻舟的手,说每句话都很费力气。


顾轻舟紧握了她的:“没事,我在这里呢。”


何微道:“我好疼。”


“我知道,我知道!”顾轻舟心疼不已。


“我不应该说的,我知道你们也没办法,说了你们更难受。可是我好疼。”何微哭道。


只要醒过来,那火烧火燎的疼,就会一寸寸吞噬她的耐性。


这次,她没有再好运的睡过去,而是活生生疼了四个小时,才有了点睡意。


凌晨五点的时候,顾轻舟再次给她喂了药和安宫牛黄丸。


何微七点半才睡。


早上八点,休息得很充分的艾医生,终于到了医院。


不是艾医生想偷懒,而是他年纪大了,一旦他睡眠不足,一整天都可能精神不济。他精神不济,才是对病人的不负责。


故而,艾医生张弛有度。


他一进医院,就听说了两件事。


第一,因为缺药,楼下有个脾裂的患者没办法手术,凌晨两点已经吐血身亡。这种外伤,中医能做的不多,大半需要手术。


第二,何微的家属给何微的患处涂抹了药膏。


这次告状的是王起。


王起痛心疾首:“他们用猪油,涂抹在患者的伤面上。我说了,伤口要卫生、要透气,他们非不听!”


艾医生也蹙眉。


“我去看了一次,那位少夫人拿枪对着我,真是好心没好报,我就再也没去了。这会儿,病患肯定高烧不止,救不了了老师,您得想办法让他们出去!”


外头的风雨已经停了,到处有被暴风挂断的树枝。


虽然满地狼藉,人还是可以出院的。


王起现在只想立刻赶走他们。他知道,昨晚何微就高烧到四十度了,这样的高烧快要把她脑子烧坏。


“伤口被覆盖感染,又没有盘尼西林,现在的高烧肯定突破到四十一度了,不可能降低的,那女孩子没得救了。”王起心中下了判断。


他是医生,他非常清楚中医的愚昧。


“去看看吧。”艾医生也叹气。


那位少夫人,让她去找西药。看来,她西药没有弄到,反而是弄了一大堆中药过来,还用在了伤者的伤患处。


这很危险。


叹了口气,艾医生上了二楼。


王起紧跟着。


一上楼,艾医生先去了护士那边,要昨晚何微的病情记录。


“艾医生,病人很稳定。”护士将记录给了艾医生。


艾医生接过来看。


王起也伸了脑袋,凑在旁边看。


突然,王起一把夺过了记录本:“这是什么?”


他这样极其不礼貌。


艾医生蹙眉,因为他还没有看完。


护士伸头,看了眼王起指着的记录,道:“这是今早六点查房记录的体温,已经三十八度了。”


王起不敢置信,满腹震惊。


退烧了?


明明烧到了四十度,又进行了中药的药膏覆盖,不可能不感染的。没有盘尼西林,不可能有好转的,怎么会降?


怎么会!


王起的心,被震得回不过来神。


艾医生同样吃惊:“没有药,这种程度的烫伤,是不可能降温的。”


说罢,他又把何微的病情记录看了一遍。


的确是降温了。


何微昨晚渡过了最危险的情况,体温下降到了可以救治和等待的程度,从鬼门关回来了。


“不,这不可能!”王起声音尖锐,“老师,这根本不可能!他们一定是偷偷用了西药!”


“没有,他们昨晚没有喊我注射。”护士摇摇头。


王起再次道:“这不可能!他们对患处进行覆盖了,这不可能!”


艾医生拍了拍学生的肩膀:“我早就说过了,中医是很神奇的,你为何这么不相信你们老祖宗的东西?”


王起的唇色发白。


他们一起进了病房。


何微疼了四个多小时之后睡去,现在还没有醒。


其他家属也没有离开。


顾轻舟的面容是有点苍白的,她无力坐在旁边。


彻夜未眠,她也提不起精神来。


“再量个体温。”艾医生拿着体温计对顾轻舟道。


顾轻舟点点头。


艾医生就上前,给何微量体温。


王起站在身后,不停的盯着何微,甚至伸手摸何微的脑袋,想要把何微看个仔细。


医生的手感是很敏锐的,何微真的不像四十度的人。


她真的降温了。


“不可能!”王起还在震惊。


“什么不可能?”顾轻舟听到了他的低喃,问道,“退烧了,你觉得不可能?”


王起的脸发红。


他想起昨天阻止他们用药膏,又说他们要害死何微等。


现在何微退烧了。


“你偷偷用了西药!”王起道。虽然,他也觉得不太像。


“没有。”顾轻舟道。


艾医生已经量好了体温,三十八度,没有再升高。


而患者受伤的皮肤处,出现了收敛,没有浮肿腐烂,更没有渗出黄水。


艾医生瞠目结舌。


知道中医厉害,却是头一回知道中医这么厉害!


这位洋老头,突然就很想学中医。只是,他知道中医都是家传,不可能传给外人,念头又打消了。


艾医生在中国多年,对华夏的文化很了解。


“少夫人,您到底是如何做到的?”艾医生问。


顾轻舟解释道:“我给何微用了猪油煮柳树皮膏,这是中药从后晋传下来的药方,一直没有失传,说明它简单有效;第二,我用了安宫牛黄丸!”


艾医生震惊看着她:“你找到了安宫牛黄丸?”


“是。”顾轻舟道。


艾医生见过多次安宫牛黄丸,知道它的效用,这时候才明白何微降温的原因。


中医里的降温药,一共有三种,安宫牛黄丸是最好用、最昂贵的那一种。


“好好,病情很稳定,伤口也很稳定。今天风浪停了,最迟晚上八点,船就能到码头。”艾医生道。


何微有救了。


艾医生也很慎重对何微的父母道:“不用担心,何小姐目前很好。”


何梦德和慕三娘几乎喜极而泣。


太好了。


五成活命的机会,愣是被顾轻舟挽救成了六成。


惊心动魄的第一夜,终于过去了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