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有个人,高高大大站在阴影里。


他化成灰,顾轻舟也认得:是司行霈。


她的心毫无预兆一缩,像是被什么捏住了,呼吸屏住。


他又回来了!


这次回来,不知道又要怎样折腾顾轻舟和她的生活。


“这么晚”顾轻舟想着。


最近照顾何微,顾轻舟忙得脚不沾地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下意识觉得上次被他掳走是昨天的事。


又来了!


顾轻舟的脸微落。


司行霈则是一脸的笑,笑容倜傥英俊,走到了顾轻舟跟前:“怎么,看到我不高兴?”


顾轻舟阴沉着脸,道:“你不用天天来催,我们说好的两个月!”


有种被索命鬼缠上的感觉。


司行霈笑,轻轻捏她的脸:“小东西,你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枪?”


这么轻易接受,就不是顾轻舟了。


司行霈总感觉她会出手。


只是他的轻舟聪明过人,司行霈猜不到她想要做什么。


这次千里迢迢回岳城,却不是专门看顾轻舟的,而是有其他事。


当然,若不是为了见顾轻舟一面,司行霈也不会专门回来。说到底,还是为了她。


这些日子,总是梦到她。


“过来!”他用力一拽,把顾轻舟拽到了树下,避开了路灯的光。


两个人站在树后面的阴影里,哪怕有人路过,看不清他们的脸,也不会传出什么闲言碎语。


站在路灯下,天又这么晚,更加不恰当了。


这是司行霈的用意,他知道顾轻舟在乎这些的。


顾轻舟的木兰和暮山,也被拽了过来。


木兰使劲咬司行霈的裤腿。


顾轻舟蹲下来,轻轻摸木兰的脑袋,安抚它。


“我这次回来,是有点小事。”司行霈道。


顾轻舟沉默。


小事?


只怕你的事,没一件能小得了。


她依旧沉默着。


“军政府的监牢里,有一名囚犯是我当年关进去的,现在想提出来,你开份手谕给我。”司行霈道。


“什么囚犯?”顾轻舟问。


“是情报探子,具体是哪里的人我还没有审问出来,他骨头硬,要不然我也不会一直关着他,早就毙了。”司行霈道,“叫李胜,关在第四号监牢。”


顾轻舟蹙眉。


她知道军政府的监牢都有序列号。


从一号到九号,全是单独监牢,关押的是重犯。


“你想要审问他,自己去提审就是了。”顾轻舟道,“告诉司慕一声,免得他又发火。”


司行霈一把将顾轻舟按在树干上,低声凑在她耳边。


“我不是要提审,我要带走他,开份手谕给我。”司行霈的唇,凑在顾轻舟的唇瓣,轻轻摩挲着,似乎想吻上去,却又没有凑上。


顾轻舟用力推他,神色已经骤变:“这是外面!”


司行霈最终还是吻了下。


不占便宜就不是他司少帅的作风。


轻啄了下顾轻舟的唇,司行霈才往后一步半,声音也轻:“回去写份手谕,让副官送到监牢,我要用。”


顾轻舟自然不会答应这种无理要求。


她道:“你去跟司慕说清楚,让他开好手谕!”


“章不是都在你身上吗?”司行霈不以为意,“轻舟,你这样是不是舍不得我走?”


这种激将法,对顾轻舟毫无作用。


假如顾轻舟真的开给了司行霈,司慕回头肯定会知道。


越过司慕,让他颜面扫地,只怕他又要发疯了。


和司慕相处的日子长不了,顾轻舟不想司慕总是气鼓鼓的,他难受,顾轻舟也难受。


“我最后说一遍,你记住了:军政府现在当家做主的人是司慕,你去问过司慕!”顾轻舟冷漠,说罢转身就要走。


司行霈想要拉她,结果木兰就冲了上去,几乎要把司行霈扑倒。


他后退两步:“轻舟别闹。”


顾轻舟喊回了木兰,脚步匆忙回家了。


她刚刚回到正院,副官随后进来,对顾轻舟道:“少夫人,大少帅回来了,说有急事见您和二少帅。”


顾轻舟的拳头微微攥紧。


这是紧跟着他过来的。


副官又去敲司慕书房的门。


司慕刚回来不久,正在处理一件文件。


闻言,司慕脸上严霜轻覆,用力打开了书房的门,气冲冲走出去,却又不知道该冲谁发火。


他正想说:“让他滚,有什么事明天白日再来!”


却听到了脚步声。


司行霈带着两名副官,直接闯了司慕家的内宅。


司慕眼底的冷意更重。


有什么事,非要夜里拜访?


司行霈却道:“阿慕,我今天不是来找茬的,是阿骏出事了。”


阿骏,就是二叔的小儿子司骏,今年才十五岁。


老太太跟二房一起生活,论起感情的生疏,长房除了司行霈,其他人都比不过二房的孩子。


司骏若是出事,非要了老太太的命不可。


只是,司骏乖巧成绩又好,他怎么会出事呢?


司慕蹙眉:“他怎么了?”


“他写了封信离家出走,下落不明。二叔打电话给我,让我去找他。我一路查下去,却找到了一个叫王卿的女人。”司行霈道。


司慕和顾轻舟面面相觑。


然后呢?


“这个王卿,曾经是李胜的女朋友,也就是搭档,我抓到了她,言行拷问司骏的下落,她骨头也特别硬,就是不说。”司行霈道。


司慕和顾轻舟听完,各有不同的感触。


顾轻舟想:“司骏还活着。对方想要用他来要挟司家,自然不会伤害他,不用着急的。”


死人没有做筹码的资本,只能是活人。还有价值,就会有命在。


司行霈大张旗鼓找司骏,也是为了告诉对方这个信息,让他们留住司骏的命。


想到这里,顾轻舟的情绪平复,心中也格外冷静。


而司慕则想:“二叔和我同住在岳城,却千里迢迢去向司行霈求助!”


司慕不至于和亲叔叔生气,心中却也是无尽的苦涩和失落。


二叔这么明显的扇他耳光,告诉他,他根本比不上司行霈半分。


这点情绪,在顾轻舟和司慕之间缓缓流淌。


司行霈只能猜到顾轻舟的心思,却不知道司慕的打算,故而他开口催促:“拖延一分钟,阿骏就多一分危险,赶紧把李胜交给我。”


顾轻舟看司慕。


司慕有心为难,可堂弟安危在即,这时候刁难司行霈,越发彰显了司慕不重视亲情,无能上还要加个无义。


一顶帽子要扣下来,司慕也不想,就道:“你可以审问李胜,却不能带走他。”


“王卿在平城。”司行霈道。


不带走李胜,王卿什么也不肯说。


“那你怎么不把王卿带到岳城来?”司慕问。


司行霈眯眼,静静看着他。


问完了,司慕也感觉自己问了句傻话:王卿是联系司骏唯一的线索,若是路上遇到同伙劫持或者灭口,这条线索就断了。


所以,王卿是绝不能动的,免得出意外,只得司行霈亲自来接李胜。


司慕问这种话,他的不专业和不成熟,一览无遗。


司行霈的眼神有点深。


“阿慕,你写了手谕给他吧。”顾轻舟插话,“这大半夜的,我们也要休息了。”


这话说到了司慕心坎里。


假如顾轻舟说,“到底也是我们堂弟”,司慕会很愤怒;而她现在逐客的态度,虽然没有把堂弟的安危放在嘴上,却从侧面加快了拯救堂弟的步伐。


“你稍等。”司慕道,转身回书房。


顾轻舟也上楼,去拿印章。


司行霈就百无聊赖坐在沙发里,把腿搭在他们家的茶几上,慵懒躺下来休息,似乎想看看沙发上可有顾轻舟的味道。


没有!


这个家里,从客厅到顾轻舟的房间,都昂贵而单调,没有个人特色,顾轻舟从来不肯布置这个地方。


这里,不是顾轻舟的家。


每次看到这房子,司行霈的心中就肯定了一层:他的轻舟只是寻个地方落脚,她在等他接她回家。


很快,司慕就写好了。


顾轻舟也拿了印章下楼。


盖好了章,司行霈问他们:“你们可要同行去看看?”


司慕颔首:“好。”


现在不去,将来传到老太太和二叔耳朵里,只怕会觉得他对司骏冷漠。况且,司慕也担心司行霈搞鬼,不去他不放心。


“轻舟,你要不要去?”司行霈笑道,“也许,你可以在旁边帮我们出出主意。”


司行霈是这么说的,却做了个拿照片的动作。


他在暗示顾轻舟,若顾轻舟不肯去,他就把顾轻舟和司慕已经离婚的离婚书照片给司慕看,甚至公开。


他马上就要走了,这次没空你侬我侬的,他想要抓住任何一点看到顾轻舟的机会。


天天和顾轻舟见面的人,大概无法理解司行霈的相思之苦。


“堂弟出事了,我们应该尽力。”顾轻舟却只是看司慕,“可要我去?等会儿一起回来,也能作伴。”


她说话很有技巧,对司慕进行了顺毛安抚。


司慕就服服帖帖的,这次没有炸毛。


“一起吧。”司慕道,“阿骏出事了,祖母会很担心的,她老人家那么疼你”


三个人相互欺骗着自己又欺骗着对方,一起出发了。


顾轻舟和司慕上了同一辆汽车。


司行霈站在他们身后看着,情绪莫名。他想起了一件事,心情顿时又大好。


顾轻舟不知司行霈的情绪,只是和司慕独坐。


司慕不说话,顾轻舟也不开口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