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顾轻舟的话,宋医生和太太其实是听不懂的。


只知道顾轻舟说什么气机。


气机什么鬼?


“无妨,今晚喝了药,这病就能根除。”顾轻舟继续道。


宋医生和宋太太都愕然。


宋太太的话脱口而出:“就这么简单?”


“对症下药嘛。药用对了,很简单的药就见效。我说过了,小孩子不是病变,只是气机被寒邪阻碍了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
宋太太的记忆中,每次家里人生病请医生,都是一大堆的药,迟迟好不了。


如今这位少夫人,简单说一剂药就可以痊愈,她不是说笑吧?


“多谢少夫人。”宋医生接话。不管信不信,人家出手了,都应该感谢。


顾轻舟颔首。


“你们照顾他一会儿,我去开了药方,叫人煎药来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给你们拿回去煎也行,我怕你们家没药炉子,新买的药炉也要喂养,不能拿起来就用。”


这点体贴,倒是很有医德。


宋医生点点头:“麻烦少夫人了。”


顾轻舟起身出去了。


宋太太摸着儿子的头发。


孩子在顾轻舟针灸的作用下,好像不那么疼了,昏昏欲睡。


“唉!”宋太太低声,声音已经哽咽了,“阿楠千万不能有事,否则”


“不会的。”宋医生安慰妻子。


孩子说疼,也不是一两天了。


每次问他,他说不清楚;给他做了检查,又没什么大问题,宋医生也是费解,就下意识误会孩子在玩闹。


直到今天早晨,小孩子突然倒地,面如金纸,冷汗直下。


宋医生和太太瞎懵了,两个人抱着孩子去了医院。


儿科的医生做了各种检查,跟宋医生的诊断一样:孩子没有问题。


“他这个情况,倒像是中邪了。”儿科的医生也是华人。


华人再怎么学西方的科学,都改不了骨子里的文化沉淀。


医生这话,把宋一恒两口子吓得够呛。


上前去问孩子,他到底哪里疼,小孩子却说不清楚,只知道是整个肚子都疼。反而,再三检查,还是没有任何疾病。


“要不,你们转到肠胃科去瞧瞧?”儿科这边无能为力。


宋医生抱着孩子,转了肠胃科。


一系列的检查,时间就到了下午四点,还是一样的结论。


医生看不出小孩子哪里病变。


宋太太当时就哭了:“难道真的是中邪?”


肠胃科的医生瞧了瞧,道:“从前我们乡下,有人走夜路中邪了,还真是这模样!”


恐惧轻覆,将宋一恒夫妻俩淹没。


不,他们已经夭折了一个孩子,上苍不会收走他们的第二个孩子的!


宋太太不能接受,当场昏倒。


护士们忙搀扶起宋太太。


后来,是艾诺德医生到肠胃科借东西,看到了宋一恒。


“艾医生!”宋一恒病急乱投医,把他儿子的病情,说给了一个烧伤科的医生听了。


艾医生其实涉猎过西医的每一科。


闻言,他又看了各种检查结果,才对宋一恒道:“器官上没有任何疾病,我也束手无策。你们中医说,人体除了器官血液等,还有气和经络。


这两种东西,仪器是检测不出来的,西医也看不明白。你们说的中邪,也许就是气或者经络上的问题,何不去看看中医?”


然后,艾医生又说起了顾轻舟。


“司少夫人的医术,很精湛!”艾医生道。


救子心切的宋一恒和宋太太,连忙把孩子抱到了何氏百草堂。


他们还是懂人情世故的。


若是直接把孩子抱到军政府去,只怕副官会把他们打出来,少夫人又不知坐镇的大夫;可是抱到何氏百草堂,就是很正常的求诊了。


到时候,何掌柜治不了,自然会打电话给少夫人。


不成想,少夫人居然在何家。


宋医生就觉得自己的儿子有运气。


只是,他也没把握顾轻舟真的能治好自己的儿子。


宋医生和太太都有这样的考虑:“到底行不行?”


不过,不行也没办法了。


直到疼晕,小孩子也说不清到底是如何痛、哪里痛的。


“和乡下的神婆相比,中医稍微靠谱点。况且,艾医生和反对中医的王起都信任她,我们就给她一点信心吧。”宋一恒对他太太说,其实也是说给自己听。


两口子心中还在打鼓。


这种煎熬是痛苦不堪的。


一个小时之后,顾轻舟的药才熬好。


宋一恒又想:“熬药真是一件费劲的事,西药就无需这样麻烦,增加病人痛苦的时间。”


他不敢说什么,抱起孩子,哄着他喝药。


药很苦,小孩子闹腾着不肯喝。


最后,是药铺的伙计们,熟练按住了孩子,把药硬灌了下去。


顾轻舟对宋医生和太太道:“你们可以带孩子回去养病,反正离得这么近,有什么突发情况立马过来就是了。”


宋医生点点头。


他还是觉得中医诊所的床单不够卫生,怕小孩子病上添病。


于是,他们两口子把孩子抱回去了。


回去之后,小孩子就睡着了。


宋一恒两口子却毫无睡意,两人在旁边嘀咕。


“真的有用吗?”宋太太问,“万一不行的话,我们赶紧把阿楠送回英国。”


“有用!”宋一恒道,这话不知是安慰自己,还是安慰妻子。


宋一恒听到了艾诺德医生喊顾轻舟叫“老师”,这种震撼,宋一恒只怕一辈子也忘不了。


既然艾诺德如此推崇顾轻舟,顾轻舟又说无碍,宋一恒决定抱以希望。


宋太太却不敢,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:“还是要再做准备。如果不行,就送孩子去香港”


说着,就哭了。


宋太太想起了长女。


孩子那么可爱,一床车祸就香消玉殒,生命竟是这般脆弱。


他们夫妻饱受痛苦折磨,远离了曾经生活的地方,回到了祖国。


若是再夭折一个孩子,让他们还躲到哪里去?


天大地大,哪里才是他们的家?


“不会的,你别多想了。”宋医生安慰妻子,却也想起了爱女,眼泪控制不住。


两个人彻夜未眠。


孩子倒是睡得香甜。


凌晨五点时,小孩子醒过来了,揉了揉眼睛,嘀咕道:“上厕所。”


宋医生一下子惊醒,问他:“阿楠,还疼吗?”


小孩子茫然,问:“爹哋,什么疼?”


宋医生大喜。


不知道什么疼,说明不疼了吧?


不成想,小孩子又道,“肚子疼!”


宋医生的心,一下子跌入谷底,心想:“中医果然是没用的。”


他抱着儿子去了厕所。


小孩子有点拉肚子。


拉完之后,回去倒头又睡。


宋医生和宋太太见孩子睡得香甜,在梦中很安稳,心也慢慢落下,两个人依靠着睡着了。


睁开眼时,小孩子不见了。


“阿楠呢?”宋太太大惊。


急忙出去问了护士,护士指了指后院的大槐树:“那儿呢。”


原来,阿楠又跟他哥哥爬树去了。


宋太太又惊又喜,扬起脸问:“阿楠,你还疼不疼啊?”


小孩子爬得老高,像只猴儿似的,道:“不疼!”


声音响亮而肯定。


想到昨天他冷汗直下,又见他今天活泼如猴,宋太太捂住唇,呜呜哭了。


这是喜极而泣。


“他没事了!”她转身对晚一步出来的宋医生道,“阿楠好了,少夫人治好了他!”


宋医生也愣在那里。


凌晨的时候阿楠腹泻,把寒邪清泄出去了,睡饱了的孩子精神抖擞。


他那活泼的劲头,洪亮的声音,像极了在英国的时候,而不是回国之后发病的那段日子。


阿楠真的好了!


“怪不得艾诺德喊少夫人叫老师了!”宋医生感叹,“我也要去叫声老师!”


宋太太则道:“准备重礼,赶紧去谢谢人家!”


两口子把阿楠从树上哄了下来。


仔细看他,的确是痊愈了。


西医院检查不出来,少夫人说是小病,居然真的只是小病!


“我看看。”宋太太瞧着孩子,又按了按他的小腹和胸腔,“还疼不疼?”


以前,小孩子不知道哪里疼,按了之后他不知道,要么不回答,要么乱点头。


这次,他咯咯笑,被宋太太按得有点痒,大声道:“不疼!”


宋太太的眼眶又红了。


他们夫妻俩准备了礼物,去了趟何氏百草堂,正好顾轻舟也在。


她今天是特意过来,给宋家的小孩子复诊的。


“少夫人,多谢您!”宋一恒看着顾轻舟,感觉全变了。


他心中对中医的认知,也彻底被颠覆。


他知道,华夏文化里存在千年的医术,它是合理的。


中医哪怕在遭遇抨击,它是千年传统,它有自己的沉淀,有自身的精华。


这位少夫人,将中医的精华全部发挥了出来,让它闪闪发光。


学了一辈子西医的宋一恒,心服口服了。


“不必客气,救死扶伤而已。”顾轻舟笑道,然后看了眼旁边的何梦德。


何梦德也笑。


宋医生这时候才想起来,自己曾经言语很刻薄,然而何梦德在他求诊的时候,半句刁难也没有,把病人放在首位。


他们和他一样,有医术,有医德,他们也是合格的医者。


从前自己对他们的羞辱,成了件没有道德的事。


“何掌柜,多谢了!”宋医生站直了身子,再深深弯腰给何梦德鞠躬。


何梦德一愣。


行医挨骂是正常,被西医瞧不起也是正常的。


突然之间,那倨傲的人居然弯腰行礼,何梦德眼眶一热,差点落泪。


他感受到了尊重。


这是顾轻舟给他的,这是医术带来的!


“无妨无妨,快别这样!”何梦德去搀扶宋医生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