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军医院里乱成了一团糟。

  上次是少帅进军医院,脸上一个大巴掌印子,人昏迷不醒;这次是少夫人,脸上同样一个大巴掌印子,腹部中。

  这两口子!

  胡院长第一件事,就是吩咐军医院最好的外科军医进手术室,同时吩咐所有人:“立马封锁消息,谁敢泄露半个字,就地毙!”

  胡院长很少这样发怒的。

  上次少帅挨打、昏迷,也没见胡院长如此紧张。

  这次是怎么了?

  “是!”众人立马道。

  司慕呆呆坐在长椅上。

  胡军医喊了他两遍,他都没有听到,他呆若木鸡,只是反问:“她会不会有事?”

  “我们在尽力,少帅。”胡军医道。

  见他这样,胡军医知晓他靠不住,立马给颜新侬打了个电话。

  颜新侬正好在军政府。

  这次司慕回来,他也回来了。

  闻言,颜新侬立马清楚胡军医的意思,于是赶紧带着人去了趟顾轻舟和司慕的新宅,把所有人全部扣住。

  处理好了之后,颜新侬这才赶去了军医院。

  “真是冤孽。”颜新侬心急如焚。

  顾轻舟和司慕的新宅里,那么多副官和佣人,肯定有司行霈的眼线。

  出事的时候,正院只有几个亲信副官,其他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  一旦传开,传到了司行霈耳朵里,依着司行霈的个性,他只怕要把司慕千刀万剐。

  司慕自然也不会束手就擒。

  两下打起来的话,伤及无辜百姓,岳城要动乱,顾轻舟也要背负骂名。

  颜新侬最担心的,是司行霈知道了此事闹腾了之后,顾轻舟如何自处。

  他只担心顾轻舟和岳城。

  当初可是司行霈死死纠缠顾轻舟的,这点颜新侬最清楚不过了。

  “处理好了,少夫人如何?”颜新侬到了医院,就问胡军医。

  胡军医算是司行霈的亲信,前年顾轻舟受伤,他还去过司行霈的别馆救治。要不然,胡军医也不会打电话给颜新侬了。

  “还在手术。”胡军医声音很低,“可能打中了脾。”

  颜新侬一瞬间手脚冰凉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开车过来的副官唐平,突然走上前对颜新侬和胡军医道:“少夫人认识一位从英国回来的外科医生,也许可以去请了他来。”

  胡军医一愣。

  颜新侬也看着唐平。

  唐平见状,低下了头。

  “我去请。”颜新侬道,“唐副官,你可知道地方?”

  唐平道:“知道,就在平安东街,叫宋氏诊所。”

  颜新侬颔首。

  他立马去了。

  宋一恒今天休息,手术都做完了,没有新的病人住入,他准备进行手术设备的清点。

  不成想,颜新侬进来了。

  “宋医生,请您跟我走一趟。”颜新直接道。

  颜新侬上了年纪,看上去颇有威严,而且带着数名副官。

  宋医生懵了,不知什么情况。

  颜新侬就上前,小声说了几句话。

  宋医生立马变了脸:“好好,我这就去。”

  他回屋拿起了自己的行医箱,又放了一些他常用的手术器械进去,这才跟着颜新侬走了。

  “如何?”他问颜新侬。

  “听说很危急。”颜新侬道,“有可能伤及了脾。”

  宋医生的心,猛然沉了。

  他没问顾轻舟是如何受伤的。

  宋医生的猜测,大概是军政府的少夫人遇到了刺杀吧。

  到了医院,胡院长亲自接待了宋医生。

  宋医生进了手术室。

  他知道军医们处理外伤也很娴熟,就站在旁边。

  后来,发现的位置,可能会引发大出血,军医们踌躇了起来。

  “我来吧,不能耽误。”宋医生道,“这点伤我也处理过好几回。”

  众人看着他。

  胡院长却道:“让宋医生接手吧。”

  经过宋一恒六个小时的手术,很顺利取出了顾轻舟体内的。

  万幸的是,没有真正伤及脾脏。

  顾轻舟却陷入昏迷里。

  她手术之后一直高烧不退,情况很危急。

  宋一恒和军医们不眠不休。

  司慕也坐在旁边。

  消息封锁得很牢固,除了军医之外,几乎没人知道顾轻舟中。

  颜新侬和司慕两个人蹲在军医院,军中其实也有流言蜚语:“是谁受伤了?”

  “是不是少夫人?”

  “不可能吧,少夫人怎么会受伤?不会是督军吧。”

  “督军在南京。”

  总之,各有猜测,却没人敢来问。

  四十八小时之后,顾轻舟的情况才算稳定。

  宋一恒很肯定道:“渡过了最危险的情况,接下来就靠天意了。”

  颜新侬要送他回去。

  宋一恒摇摇头:“少夫人是我的恩人,她救过我儿子的命。我要守在这里,至少等她彻底醒过来。”

  颜新侬看了眼宋一恒。

  随便聊了几句,颜新侬也了解了宋一恒。

  司慕一直没说话。

  颜新侬也没理会他,只顾跟医生们说起顾轻舟的情况。

  “看看今晚能否苏醒。”军医道。read_middle();

  司慕的脸色苍白,这两天他都没有吃饭,只是喝过两次水。

  颜新侬还是没跟他说什么。

  实在不知该说什么。顾轻舟没醒,说什么都毫无意义。

  顾轻舟是这天下午黄昏的时候睁开眼睛的。

  她看到了边站着一个人。

  其实,她这两天做了很多的梦。

  梦里她走过很多的地方,路过很多的崎岖,危险次次都在威胁她。

  可是她没有看到司行霈。

  她知道,他一定在找她,于是顾轻舟拖着疲倦的身子,强烈的求生**让她不停的前行。

  她没有停下脚步,她累到了极致,却还是坚持在走。

  她从黑暗中走到了阳光底下,她看到了他。

  他身上有雪茄的清冽。

  她猛然伸出手。

  对方一愣,紧紧握住了她的手。

  顾轻舟终于安心了,她可以睡个踏实觉了。

  于是,军医们都看到,少夫人醒过来短暂数秒,拉住了少帅的手,重新陷入昏迷。

  “这是很好的情况!”宋一恒道,“她能醒过来一次,体内也没有水肿,再次醒过来是迟早的。”

  这话一说,悬在众人头顶的剑落地了,他们全部松了口气。

  “总参谋,您也去休息休息,吃点东西吧。”胡军医劝颜新侬。

  颜新侬看着紧握住手的顾轻舟和司慕,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出去了。

  顾轻舟这一睡,凌晨就醒了过来。

  这次苏醒的顾轻舟,眼前逐渐清晰。

  她看到了司慕。

  司慕一动不动坐着,不知想什么。

  “司慕.......”顾轻舟开口,声音低沉而沙哑。

  司慕大惊,回过神来,喊道:“快,来人!”

  他的声音比顾轻舟的声音还要嘶哑。一开腔,嗓子里火辣辣的疼。

  司慕这三天,几乎是不吃不喝不睡,眼睁睁等着。

  顾轻舟在鬼门关走了一遭,司慕也似乎在地狱里走了个来回。

  军医立马进来了。

  司慕却走了出去。

  他的脚步有点虚浮,不知是累的还是饿的。

  “少夫人,能听到我说话吗?”军医问。

  顾轻舟嗯了声。

  她的意识没那么明显。

  “轻舟,能认识我吗?”有人问。

  顾轻舟仔细去看,半晌才把眼前的人脸和记忆中的人重叠起来,叫了声:“义父。”

  颜新侬高兴极了:“轻舟,是我,你别害怕。”

  然后问军医,“这种情况,算是怎样的?”

  “算是非常好的!”军医也高兴,“少夫人基本上没有大危险了。”

  颜新侬重重点头:“好!好!”

  他眼睛有点涩。

  顾轻舟却问他:“义父,司慕呢?”

  她想要问很多,可声音很沉,嗓子里也难受,气息没那么稳。

  颜新侬道:“他在外面。”

  说罢,看了眼军医。

  军医去把司慕叫进来。

  司慕走到了顾轻舟边。

  顾轻舟握住了他的手。她有很多的话想告诉司慕,可她没那么多力气。

  她只是拉住他的手。

  “别告诉他。”她对司慕和颜新侬道,“别说,别说!”

  司慕和颜新侬都明白。

  顾轻舟害怕司行霈知道。

  一旦司行霈知道了,他会杀回岳城,必然也要杀死司慕。

  顾轻舟不想要这样的结果。

  “嗯。”司慕点头。

  颜新侬也道:“没有人告诉他,轻舟你放心吧。”

  顾轻舟又看了眼司慕:“我有话说。”

  司慕道:“慢慢说。”

  颜新侬就退了出去。

  顾轻舟眼睛很疲倦,又阖上了眼睛。这次她无梦,睡到了翌日上午。

 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顾轻舟的思维就很清晰了,说话也很利索。

  司慕趴在她边睡着了。

  颜新侬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也是托腮打盹。

  所有人都累了。

  屋子里还有两名军医,他们发现顾轻舟睁开了眼睛,就上前道:“少夫人。”

  司慕和颜新侬被惊醒。

  “.......我没事。”顾轻舟说话流畅了些,还是没什么力气,“就是很疼。”

  军医们做了检查。

  检查之后,他们才出去,颜新侬和司慕围在边。

  “义父,您先回去吧,别叫姆妈和洛水知道了,白跟着担心。”顾轻舟道,“反正我已经好了。”

  颜新侬点点头。

  他忍不住伸手,摸了下顾轻舟的额头:“好孩子,已经没事了。”

  顾轻舟的眼眶发热。

  颜新侬道:“你已经没事了,军医院的确不方便,等你出院之后,我再告诉你姆妈。”

  顾轻舟点头:“这样最好了。”

  说罢,她看了眼司慕,似乎还是有很多话想跟司慕说。

  颜新侬会意:“我先出去了。”

  他走后,病房里就顾轻舟和司慕二人,气氛一下子就凝固了起来。

  “你不是有很多话要说吗?”司慕道,“你说吧。”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