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顾轻舟是有很多话要说的。

  “司慕,我终于不再欠你什么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慕身子晃了下。

  “.......我们由家长从小订下婚姻,可是我没有答应你什么,你却始终觉得我应该遵守承诺。”顾轻舟慢慢道。

  司慕没有言语。

  “你发现我和司行霈在一起,你觉得我背信弃义。我虽然嘴巴上不承认,心中始终有个疙瘩,对面你没有底气。”她又道。

  这一点,顾轻舟也说不明白为什么。

  她从骨子里受乳娘的影响,有点传统。哪怕不是她亲口承诺的婚姻,她始终也有负罪感。

  这种负罪感一直跟着她。

  她常跟司行霈说他们是奸,夫,淫,妇,八成是故意刺激司行霈,二成是她真的这样认为。

  “我治好了你的病,这算是我还了你一样;我帮你和军政府渡过了两次危机,这也算我还给你了;如今,我挨了你一巴掌和一。”顾轻舟说话气力不足。

  她说得更加慢了,声音也轻,“这五样加起来,还我的背信弃义,够吗?”

  司慕喉咙嘶哑:“你没有背信弃义,我一直明白!我只是用这样的话来约束你,你从未背叛过我。”

  他知道的,指腹为婚的婚约,是一场滑稽,她没有错。

  他们俩,并不是她亲口答应做司慕的未婚妻再去跟司行霈,而是她从未见过司慕,又和司夫人协商一定会退亲时遇到了司行霈。

  司慕心中非常清楚,她没有错。

  只是,一旦她没错,司慕就没有把握得到她。

  “你救了我,你治好了我的病,对我有恩。我击你,对你有愧。”司慕道,“你想要什么,都可以。”

  他似乎知道她想要什么。

  走到这一步,司慕对前路也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他什么都知道了。

  “离婚吧。”顾轻舟道,“这次,离婚的协议由我来写。”

  司慕沉默。

  沉默了半晌,他抬眸。

  “好。”司慕道,声音却哑了,潮潮的,潮湿得像能滴下来水。

  他看着虚弱的她,问,“是现在写,还是等你出院了再写?”

  “现在。”顾轻舟道。她一刻也等不得了。

  经历过生死,顾轻舟似乎看明白了很多。

  她再也不想陷入这样的婚姻里。

  司慕还是点点头。

  他出去要了纸和笔,拿到了顾轻舟前。

  顾轻舟在司慕小心翼翼的搀扶之下,她的头部微微垫高了几分。

  这么轻微的挪动,顾轻舟一阵阵钻心痉挛的疼。

  “我说,你写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慕颔首。

  顾轻舟受了重伤,说话很慢,思路却清晰极了。

  这说明,她早已想过要离婚的。

  司慕一直安静,只是握笔的手有点发抖,字写得工整,却失去了平日里的美观,笔锋收得不好看。

  顾轻舟这一说,就说了将近一个小时。

  她很疲倦,还是坚持把自己想要说的,都告诉了司慕。

  说完了之后,她让司慕签字:“你用左手和右手一起签,签上你的名字。”

  司慕点点头。

  他重新看了眼条款。

  看完了,心中一片冰凉。

  “笔给我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慕递给了她。

  她就在协议书上,写了自己的名字。司慕从护士那边借来红泥,他和顾轻舟都按了手印。

  “拿好,安心养病吧。”司慕将协议书叠放起来,然后又把自己的私章送给顾轻舟,这才转身离开。

  他这次走了之后,就是到第二天黄昏的时候再来。

  他到的时候,颜太太和颜洛水也来了。

  看到他,颜洛水脸色微落。

  司慕略微问了几句,知道顾轻舟恢复得比昨天好多了,司慕转身就要走。

  颜洛水追了出来。

  “二哥,你等一等!”颜洛水有种说不出的冰冷。

  司慕停下了脚步。

  “二哥,你为什么要开打轻舟?”颜洛水问,“你就这么想要让轻舟死?”

  为什么?

  那个瞬间,他是真的气昏头了吧!

  手指扣动扳机,完全是出于本能。可扣下没一秒钟,他就后悔得肠子都青了,可惜出膛速度极快,根本没有反悔的余地。

  “我不想她死。”司慕道。read_middle();

  他脸色不变,沉默而冷清,薄唇微微抿了下,有了点淡淡冷傲。

  “.......只是意外。”司慕道。

  颜洛水还要说什么,司慕已经抬脚,离开了医院。

  回到家,司慕就开始收拾东西。

  这是顾轻舟要求的。

  司慕也答应了。

  他的东西不多,能带的更少。墙角的藤皮箱找出来,司慕装了一大箱子,就把自己必要的东西装满了。

  他盖上了箱子。

  找一样文件的时候,司慕到处翻抽屉,却突然从最下面抽屉的角落里,寻到了一帧照片。

  那是聂芸案子,顾轻舟救了司慕,司慕高兴极了,吻了她的额头,被记者拍到。

  照片角度特别好,两张极其好看的侧颜,吻得缠绵却又温柔,似相爱的两个人。

  司慕看完了之后,让人去找记者要了底片,他洗出来一张,放在自己的书房。

  后来常跟顾轻舟怄气,这照片也被司慕收了起来。

  再次拿出来看。

  司慕沉吟着,决定把这张照片带走。

  东西都收拾妥当了,司慕才发了封电报出去。

  随后的几天,他天天去医院看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也一日日康复。

  她住院的事,至今还没有任何人透露给司行霈。

  家里的佣人全部被控制了起来。

  “少夫人,若是您不喜欢军医院这药水味,可以回家静养。”军医笑着告诉顾轻舟,“家中环境更好。”

  这就说明,顾轻舟的伤,已经没什么大碍,接下来耐心修养即可。

  “太好了,终于可以出院了!”颜洛水和颜太太道。

  霍拢静也在,却是沉默的时候多。

  顾轻舟也迫不及待想要回家。

  “.......去告诉少帅一声,让他来接我吧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颜太太、颜洛水夫妻,霍拢静和颜一源都不说话了。

  顾轻舟看着他们,不由笑了笑:“没事的,都过去了。让司慕来接我回家吧,我有事跟他说。”

  颜洛水和颜一源拼命给颜太太使眼色。

  颜太太就表明了她的态度:“还是住到颜公馆去,这件事,督军和夫人还不知道,说清楚了,再接你回去吧。”

  顾轻舟立马拉住了颜太太的手。

  “姆妈,别这样!”顾轻舟声音微提,“您一直很疼我,让我自己做主吧,我能处理好。”

  颜太太不同意。

  他们的态度,好像顾轻舟是被家暴的妇人,如今正需要娘家人撑腰。

  顾轻舟却是哭笑不得。

  幸而颜新侬来了。

  颜新侬很信任顾轻舟,他对这次的事还是保留了意见。

  故而,顾轻舟想要回新宅时,颜新侬给司慕打了电话。

  司慕很快就来了。

  他要抱顾轻舟下地,顾轻舟却坚持要走。

  “走吧。”顾轻舟扶住了司慕的胳膊,走得缓慢。

  颜家众人送顾轻舟和司慕回到了新宅。

  回来之后,将顾轻舟安置好,颜太太再三肯定没事,才肯回去。

  等他们一走,顾轻舟就让司慕去拿纸笔,写了离婚书。

  顾轻舟也亲自写了手谕,盖了军政府的印章,交给副官:“去趟民政部门,拿了公章给我。”

  她之所以等回来才办此事,是因为公章都在家里。

  副官道是,很快就拿了回来。

  顾轻舟在她和司慕的离婚书上,签了自己的名字,盖上了岳城军政府的印章、市政厅民政部门的印章,以及司慕的私章。

  他们原本就是岳城办得结婚书,现在又办了离婚书。

  “把公章拿回去,就说我有份文件,过些日子再送过去,让他们留白。”顾轻舟对副官道。

  副官道是。

  一切办妥,司慕把离婚书收好,协议也折起来。

  一人一份,假婚姻维持了七个月,终于走到了尽头。

  “我走了。”司慕道,“你的伤,应该不会恶化。”

  顾轻舟没言语。

  “我到了之后,会给你发电报。”司慕又道。

  顾轻舟再次颔首。

  直到司慕出门,顾轻舟才在背后补充了一句“再见”。

  司慕下楼,拿着自己的藤皮箱,当天晚上就乘坐邮轮,离开了岳城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