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暮色四合,清澈琼华从窗棂照入,地上似凝了层薄霜,添了夜的清凉。


窗帘摇曳,徐风丝丝缕缕,撩拨着餐桌上的亚麻色桌布。


顾轻舟还在沉思,电话就响起了。


司行霈的声音,透过电话线传过来,似乎不那么清晰。


“这么热的天,吃得下饭吗?”他问顾轻舟。


这么远打电话,就是问如此琐事?


顾轻舟嗯了声,心思还在白天的宴会上,并未回神。


她情绪低落。


“吃了什么?”司行霈又问。


顾轻舟道:“你可有事?”


“我没事。听你这口气,你倒是有事。”司行霈声音低醇,“告诉我,你怎么了?”


顾轻舟沉吟了下,就说了实话。


她说“我没事”等敷衍的话,会让司行霈更担心。


他有正事,顾轻舟也有,没必要让他再次赶回来,给彼此添麻烦。


她跟司行霈说起了李家的宴会。李明居家的宴请,岳城很多的巨贾名流都去了,全是岳城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
顾轻舟平日里交际乏乏,认识的人屈指可数。


她得罪的人不少,记恨军政府因此而记恨她的人也有,只是都藏在心里。


她实在找不到那个明面上记恨她的人。


“今天没有看到董夫人,肯定不是她了。”顾轻舟道,“其他人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
沉默了下,顾轻舟叹气,“我太多心了。上次去见宋医生,宋医生说,英国的医界有种说法:枪伤之后人容易出现一种应激障碍,就是会无端夸大自己遇到的危险。


司行霈,我之前很相信自己的判断,一有危险就极其警觉。可今天我让洛水去瞧,她什么也没看到,我担心是我多心了。我可能生病了,病在心里。”


她如此说,司行霈会担心。


其他人也会担心。


可顾轻舟想说一说,她憋在心中会更难受。


上次宋医生就说,让她小心应激障碍,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。一旦出现了,需要跟宋医生聊聊,宋医生会教她一些简单的处理策略。


电话那头沉默了。


“轻舟,我受过很多次枪伤,我从来没有出现过幻觉。”司行霈道,“你整天提心吊胆吗?”


“不啊,我很正常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就生活在这房子里,司慕就是在这里开枪的,可我并没有恐慌,心里很平静。”


司行霈嗯了声:“那就是有危险了,而不是你的心中魔障。轻舟,哪怕你不相信自己,也要相信我。我说你没事,你就是没事!”


顾轻舟倏然心情微微放松了。


司行霈的话,似乎给了她极大的安慰。


顾轻舟的摇摆不定,其实没那么强烈,所以有个人扶她一把,她就能站稳了。


她还是相信自己的预感。


宋医生也说了,并非每个人都有这种心里障碍,随着司慕的离开,顾轻舟没有恐慌,她应该没有。


她笑了笑。


“好点了吗?”司行霈在电话那头问。


顾轻舟眉头舒展,轻轻舒了口气:“好了很多。”


“乖!”司行霈也欣慰,然后低声喊她,“轻舟?”


“怎么?”


“很想你。”他道,声音更加低了,似乎疲倦阖眼,想象依靠着她的样子。


顾轻舟的心,微微缩了下。


“可想我?”半晌,见电话这头沉默了,他问。


顾轻舟道:“不知道。”


司行霈气笑了:“顾轻舟,你又讨打了!”


最会放狠话的就是他,最疼她的也是他了。


顾轻舟道:“我要休息了,再会。”


她挂了电话。


夜这么长,真说出什么来,只怕彻夜难眠的思念他吧?


她手按在话筒上,久久没有挪开。


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,顾轻舟接下来三天,都去找颜洛水和颜一源玩。


除了谢舜民要忙事业,他们四个人都很闲,故而四下里闲逛。


他们去打网球,去看电影,去骑马又去看赌马,还去了趟邮轮上吃特色晚餐;晚上则是各大舞厅。


这些纨绔公子的吃喝玩乐,颜一源门清,带着她们三个女子,很娴熟赶各种场子。


“阿静,你姆妈的坟修好了?”顾轻舟问。


霍拢静道:“早修好了。”


又道,“我这次回去,阿哥顺便让我负责修了旧院。要不,你们跟我去乡下避暑吧?”


“不要不要,苏北的夏天也热,还不如岳城!”颜一源拒绝。


他主要是嫌弃乡下没什么玩乐的。


霍拢静就捏他的脸,顾轻舟和颜洛水看得乐不可支。


和上次相比,霍拢静的情绪已经完全好转。


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她回乡那段时间,到底是去做了什么,顾轻舟等人全不知道,霍拢静也不肯说。


看得她笑靥如花,顾轻舟明白:“阿静的事情解决了。看着她松口气的样子,估计是彻底解决了。”


顾轻舟如此想着,也替阿静高兴。


这天回家,吃了晚饭,顾轻舟和霍拢静出门。


霍拢静没有上车,而是陪着顾轻舟走到她的新宅。


“你这两天,天天往外跑,不太像你的性格,你没事吧?”霍拢静问。


她很敏锐。


顾轻舟道:“我在求证一件事。”


“什么事?”


“我感觉有人在跟踪我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想知道是谁,为什么找我。”


霍拢静神色微凛,停住了脚步。


“没事。”顾轻舟笑,拉着她往前走。


霍拢静唇舌不由自主发干,她声音也沉:“要当心,别被人打了黑枪。你是军政府的少夫人,少帅又出去学习了,如今你是当家做主的,肯定有枪口对准了你,你不应该出门。”


顾轻舟想了想,觉得没那么复杂。


那天在场的,多半是女眷。


想对付她的,也应该是个女人。


顾轻舟笑了笑:“阿静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!”


霍拢静握紧了她的手。


她这个动作,让顾轻舟有点诧异。这个瞬间,顾轻舟感觉霍拢静在向她承诺:不管发生什么,她都会帮助顾轻舟的。


顾轻舟回神,笑了笑,也握紧了她的。


“轻舟,我也挨过枪。”霍拢静道,“不止是挨枪,也挨过很多打。可是我一点也不怕,我哥哥在我后面呢。你也别怕,我在你后面呢。”


顾轻舟眼眶微热。


“嗯,我不怕!”顾轻舟道。


她站在门口,目送霍拢静离开。


路灯的光,把霍拢静的背影拉得修长。她高挑的个子,随着岁月的暗换,已经脱去了青涩,有了婀娜的曲线。


行走间,女子的风姿绰约。


临上车时,霍拢静回眸,冲顾轻舟微笑点头。


笑容灼目。


顾轻舟惊叹:“阿静这样漂亮!”


她记得从前别人评价霍拢静,总只是给个普通的印象。


可能是她那时候常愁眉苦脸吧?


霍拢静和顾轻舟告辞,回到了霍公馆。


在门口的时候,她遇到了霍钺。


“阿哥”声音戛然而止,因为他看到她哥哥身后的男人了。


那个人很高,孔武粗壮,脸上没有半分表情,似冰雕的一样。他的胳膊非常有力,将人轮起来往地上摔,挨摔的人浑身骨头都散架。


霍拢静的唇微微发白。


霍钺留意到了,却装作若无其事,笑道:“回来了?”


“嗯。”霍拢静道。


她站稳了脚步,后背挺得笔直,整个人有种凌厉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