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霍拢静很害怕,霍钺看在眼里。


这样的害怕,会让霍拢静方寸大乱,霍钺觉得,她应该要克服这点心魔,毕竟过去那么多年了。


正巧锡九出门,迎接霍钺:“老爷,今晚有艘船”


霍钺就对身后的人道:“送大小姐回房吧。”


霍拢静神色骤变。


那男人倒是没什么反应,依旧冷若冰霜,道了句是。


霍钺和锡九一边说正事一边往书房去。


霍拢静站在大门口。


她知道,她哥哥不希望她活在恐惧里。越是恐惧的人,越要去接近他、了解他,才能无所畏惧。


霍拢静抬脚往里走。


路灯下,身后有影子投过来,寸步不离跟着她。


“你很怕我?”身后的人,突然问。


霍拢静脚步微顿。


她转过身,想要扬起脸告诉他,她什么也不怕。


若不是霍家庇护,若不是霍拢静带人去周旋,他现在已经死了,是霍家救了他,霍钺帮助了他。


他的自由身,是霍家帮他争取的。


现在,霍钺让他在身边做保镖,亦是一种器重。


他是霍家的家奴,凭什么怕他?


霍拢静扬起脸,看着他。


看到他的眼睛,那么深邃阴寒,他脸上的线条都是冰冷的,他像个杀人机器一样残忍,霍拢静的大话都咽了下去。


“滚开!”她终于道,然后拔腿就跑,气场全无。


她害怕这个人!


霍拢静不知道这个人的姓名,当然她以后也不想知道。


霍钺的父亲跟舞女一夜风流,有了霍拢静。


她一生下来,霍家就不肯认她。


父亲病逝,生母拿她换钱。


她从三岁开始就被卖,一开始是被卖在戏班里。从一个戏班被卖到另一个戏班,辗转到了很多地方。


她八岁那年,被另一个戏班买了去,却不是教他们唱戏。


他们把买来的三十几个小孩子,全是七八岁大的,放在雪地里冻。


冻死了的喂狗,活下来的才给饭吃。


霍拢静活了下来。


后来在无数的日子里,霍拢静都宁愿那天晚上被冻死。


她开始接受训练。


从八岁到十四岁,她一直接受很严格残酷的训练。


霍拢静其实比颜洛水和顾轻舟都要大三四岁,这点她自己没说过,她也知道她的一源和朋友们不在乎。


那个男人,是她的教头。


他们是一对一的教。


霍拢静浑身的骨头,被他打断过无数次。


有一次,她实在累了。那天正好是用刀护搏。能坚持一个小时,才可以活下去。


一个小时之前失败,都可以直接被教头杀死。


霍拢静求死,五分钟就放弃了抵抗。


依照规矩,她会被处死。


结果那男人一刀扎下去,却刺偏了,没有刺中要害。


霍拢静包扎之后,两个小时就下地了。


她听到了场地里有牛皮鞭打在肉上的声音,就站在窗口看。


她看到了这个人。


这个人正在挨打,因为他有意放水,故意刺偏霍拢静,训练失去了他的专业,他被打了三十鞭,鞭鞭见血,皮开肉绽。


霍拢静却感觉痛快。


原来,他也要挨打。


她做得不好,他会打她;可如果他犯错了,上面的人也会打他。


那天,她高高兴兴养伤,半夜的时候,却有人偷偷从门缝里塞了一个牛皮带给她。


是温热的牛乳。


牛乳是他们难得一见的滋补品。


霍拢静愣在那里。


“喝下去!”他说,声音冰凉。


又过了半年,他突然问霍拢静:“你想走吗?”


霍拢静大惊,不知何意。


他却说:“我听到消息,有人在找一个女孩子,应该就是你。你若是想走,我可以帮你。”


霍拢静觉得他在试探。


可最终,他还是帮助她,离开了那个魔鬼一样的地方。


霍拢静逃走了,他因为身手了得,算是最厉害的杀手,他还有利用价值,没有被处死,只是被折磨了半个月,生不如死。


他的左手,坑坑洼洼的看上去很可怕狰狞,那是因为当初活活被一块块削去了肉。


霍拢静以前一直在想,他这种冰冷残酷毫无人性的东西,为什么会帮助她逃走?


现在她知道了,因为他也想逃。


他知道霍拢静的哥哥是霍钺,将来能帮助他,他在卖人情给霍钺。


霍拢静一看到他,就会情不自禁想起那些噩梦一样的日子。她想要杀了他,一刀毙命。


可她打不过他。


而且,哪怕他目的不单纯,他的确是救了她,他是她的恩人。


在训练的时候,她见过无数个求死的同伴,真的死在教头手下。她也有过数次求死的心,却每次都被他放过。


当然,换来的结果就是他被狠打一顿。


说起来,不管是训练中刻意的放水,还是后来帮助她出逃,他都救过霍拢静的命,霍拢静下不了手。


霍钺救了他,将他放在身边时,霍拢静整个人都要崩溃。


“为什么要把他放在身边?”霍拢静对霍钺道,“让他走,我不想看到他!”


霍钺却只是道:“别怕阿静,每个人都有心中的魔障。你的魔障不除,迟早要被人利用。”


“没有他,我就没了魔障!”霍拢静痛苦道,“阿哥,你杀了他吧,他没有感情的,他也许就是故意出逃蛰伏在你身边。你对他再好都没用,他是尸体一样的,他只会杀人。”


霍钺安静看了眼妹妹。


霍拢静额角有细汗:“阿哥,你别以为可以收服他,你做不到的。他从三岁就被卖到那个鬼地方,他的思想是麻木的,他跟畜生一样,不会被你感动的!”


霍钺问:“你怎么知道他三岁就被卖到那里?”


“他自己告诉我的。”


“他为什么会告诉你这个?”霍钺又问。


霍拢静一愣。


为什么呢?


她脑子有点乱。


她好像记不起了。


半个月下来,霍拢静心情慢慢平复了,只是不能看到他,一瞧见他,她就不受控制想要杀人。


霍拢静急匆匆跑回了自己的院子,给颜一源打电话。


“怎么了?”颜一源笑问,“是不是饿了?我们去吃宵夜好不好?”


霍拢静忙不迭点头:“好!”


“我去接你啊!”颜一源高兴极了,“你等我啊,阿静。”


霍拢静深吸几口气,让情绪平复下来,这才出门。


出门的时候,看到那个人还站在树荫之下,霍拢静吓了一跳。


“大小姐。”他这样称呼她,声音冰凉,“我送您出去。”


“不用。”霍拢静道。


他却亦步亦趋跟着。


霍拢静强迫自己脚步镇定,可还是一路小跑,到了大门口。


“告诉我阿哥,我有事出去了。”霍拢静道,“回去吧。”


那人却没动。


“你敢阻拦我吗?”霍拢静倏然发怒,转身厉喝。


那人高大如山,稳稳站在那里,表情也没动一下,道:“不敢。”


霍拢静找不到对手,一口气全憋在心口。


颜一源的汽车,一个小时后才到霍公馆门口。


霍拢静迫不及待上了车。


颜一源哈哈笑:“阿静,你看上去好饿啊。”


霍拢静心中,就似被照进来阳光,温暖而明媚。


就连颜一源这傻乎乎的不谙世事,霍拢静都觉得真好,他每一样都好。


“真的好饿。”她道。


从后视镜里,霍拢静还能看到那像山一样高壮的男人,站在阴影里,像个魔鬼。


颜一源去吃了宵夜,还叫人送一份给他姐姐姐夫,以及顾轻舟。


顾轻舟接到外头送过来的宵夜,哭笑不得:“一定是五哥。”


那个时候,她正在听副官回禀这几天的情况。


“是这个人。”副官道。


顾轻舟拿到了一张照片:女人的照片。


照片上的女人,穿着银红色绣牡丹花的旗袍,秾艳俏丽。


“这是谁啊?”顾轻舟舀了一勺颜一源叫人送过来的乌鸡汤,慢悠悠喝了,问副官。


这些副官是负责情报的,也是司行霈那边的人,很干练。


他低声告诉顾轻舟。


这个女人的姓名、年纪,家庭情况,一一告诉了顾轻舟。


顾轻舟听完之后,恍然大悟:“我没有见过她,却听说过她的,原来她这般漂亮!”


又问,“这几天,她一直派人跟着我?”


“是。”副官道。


顾轻舟颔首。


就在这时,客厅的电话再次响起,是司行霈打过来的。


顾轻舟接了起来。


司行霈问她如何了。


顾轻舟就把今天查到的消息,告诉了他。


“怎样?我就说了,我的女人怎么会有心理障碍?若是有,早就该有了。”司行霈笑道。


顾轻舟没有答应,亦没有反驳,她沉默了下。


司行霈又问她:“打算怎么办?”


“自然是要以牙还牙了。”顾轻舟的声音很轻,宛如这六月的夜风,凉丝丝的却沁人心脾。


司行霈道:“真乖!”


顿了顿,又道,“你是不是在吃东西?”


顾轻舟嗯了声。


司行霈问她吃什么。


就宵夜这个问题,他跟顾轻舟扯了半天。


东拉西说,就是不肯挂断电话,为的是多听听顾轻舟的声音。


顾轻舟心中软了大半。


后面司行霈问她,想他了吗?她原本要说没有的,后来却顺从了自己的心意,低声说了句:“嗯”。


司行霈大笑,说她:“真小气,半点亏也不肯吃。”


“下次再聊。”顾轻舟略微尴尬,先挂断了电话。


挂了之后,惆怅了片刻。


她拿起那张照片,强迫自己把思路给转回来,不要再想司行霈了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