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司行霈在平城的官邸,似一座极大的花园。


从前门到正院,汽车就开了十分钟,非常夸张。


顾轻舟道:“你把院子盖这么大做什么?”


司行霈握紧她的手:“从前这是我的一片农庄,土质不好,不适合种水稻,我就全部种上了树木。


后来我在这里建官邸,是想带着你过来的。房子大,一来是好建防卫,二来孩子们有个玩耍的地方。”


他从那时候开始,就在考虑和顾轻舟结婚。


他一直不许诺,因为房子还没有建好,地盘还没有打下来,他也不知道能否给顾轻舟一个盛大的婚礼。


顾轻舟却误会他在玩弄她。


司行霈在背后做的,往往比顾轻舟所知道的要多。


“那时候,是打算跟你结婚用的。”司行霈笑道,“轻舟,我遇到你之后,想过结婚,却没有想过娶你之外的女人。”


顾轻舟沉默。


司行霈打量她低垂的眉眼,悄声道:“若是感动,就吻我一下。”


顾轻舟推他:“不知所谓!”


司行霈捏她的面颊,触手柔软,他爱不释手:“嘴硬的小东西!”


停车之后,顾轻舟看到了朱嫂,以及一个结实拘谨的男人。


这个男人,就是阿潇的丈夫玉川。


“顾小姐!”朱嫂看到顾轻舟,高兴至极,眼角眉梢全是笑。从皱纹里释放出来的笑容,似层层叠叠的花。


“可把你盼来了!”朱嫂握住了顾轻舟的手。


她的手绵软温暖,像顾轻舟的乳娘。


顾轻舟眼眶微热,叫了声:“朱嫂。”


“快进来,我都做了你爱吃的,就等着你呢。”朱嫂笑道,携了顾轻舟就往屋子里走。


司行霈长腿阔步,两三步就跨到了顾轻舟身边。


一进门,顾轻舟才坐下,朱嫂就对女婿道:“玉川,顾小姐可是你的送子观音。快,给顾小姐磕头。若是没有顾小姐,哪有你抱儿子的好事?”


玉川道是,眼瞧着就要跪。


顾轻舟大惊,忙阻止:“别别别!”


司行霈顺势扶住了玉川,又对朱嫂道:“一家人,别折煞了我的轻舟!受玉川这一跪,岂不是损轻舟的寿?”


朱嫂瞥他:“又胡说了。”


像个母亲。


顾轻舟忍不住笑起来。


司行霈看着她,心情大好。看她笑得开心,他的心路顿时明媚,像雨后初晴的天,澄澈而干净。


顾轻舟也回过头,很认真对玉川道:“不用谢,举手之劳。”


玉川很老实。他支吾了半晌,也说不出一句客气话。


朱嫂请顾轻舟坐下,顾轻舟却想先去看阿潇。


“洗了手再去吧,等会儿要抱孩子。”顾轻舟道。


见朱嫂和司行霈一脸费解,顾轻舟自己也笑了笑。


“我最近常跟西医来往,他们教我的,要常洗手。”顾轻舟解释道。


司行霈揽了她的肩膀:“学什么奇技淫巧?”


顾轻舟道:“不是的,还是要洗。”


司行霈就带着她,先去洗手。


然后,他们绕过了正院,走了约莫十来分钟,又到了一处院落,朱嫂跟着阿潇和玉川现在就住在这里。


顾轻舟也见到了阿潇的儿子。


“顾小姐。”阿潇产后精神还不错,也知道顾轻舟要来,正等着她。


顾轻舟问了她:“感觉如何?”


“很顺利就生了,挺好的。”阿潇笑道。


顾轻舟就从她怀中抱过了熟睡的孩子。


孩子刚出生第二天,还是有点红皱,小而柔。


顾轻舟的心中某个角落,顿时就软成了一团。她小心翼翼接过来,抱在怀中,神色专注看着他。


司行霈则看着顾轻舟。


顾轻舟温柔恬静,抱着孩子,他就忍不住上前,用修长的胳膊将顾轻舟和孩子都圈在自己的臂弯里。


他想过很多次,将来他们一家人会是什么模样。


顾轻舟抱小孩子的模样,一下子就把司行霈的想象给具体化了。


他就想要这样的家,这样的女人,这样的未来。


“很可爱,是不是?”顾轻舟怕吵醒孩子,声音温柔似春风般,轻轻拂过。


司行霈点点头。


他忍不住动情,低头吻了下孩子的小手,又吻了下顾轻舟的额头:“是啊。”


倏然,背后传来一声啜泣。


顾轻舟和司行霈惊醒,回眸瞧见朱嫂已是泪盈于睫。


朱嫂自知失态,道:“我看少帅和顾小姐这样,就盼你们俩成个家。”


他们俩如此相依,让朱嫂感动不已,眼泪就下来了。


顾轻舟微愣,继而低垂了头。


这天晚上,司行霈请顾轻舟参观房间,然后把他的主卧介绍给顾轻舟。


“朱嫂特意打扫的,也换了干净的被褥,今晚你住在这里。”司行霈道。


顾轻舟蹙眉。


“我住客房。”司行霈又道,“我把主卧给你。”


顾轻舟看着他,嘴唇嘟起,有点恼怒又无奈看着他:“掩耳盗铃,这样好玩么?”


司行霈哈哈大笑。


他用力,将顾轻舟扑倒在床上。


“睡我的床,以后就是我的人。”司行霈低声,“轻舟,今晚圆房可好?”


顾轻舟神色微凛。


她想起了骑自行车的事。


“还是等新婚。”司行霈自己又改变了主意,笑道,“等多久,我都愿意。新婚是很重要的,我们一辈子呢,得吉利。”


顾轻舟垂眸。


司行霈吻她。


唇是炙热的,他的气息亦是。


“轻舟,我们下个月就结婚吧,先给我生个儿子。”司行霈的情绪激动起来,有点无法自控。


他的手,早已沿着她柔软的臀肉滑了下去。


顾轻舟道:“我说过了,你何时告诉我真话,我就何时跟你结婚。”


这是她的要求。


她唯一的要求。


司行霈的手微顿。


他停在她挺翘的柔软上,缓缓抚摸揉捏,却再也没说结婚的话。


顾轻舟师父和乳娘的死,仍是司行霈的秘密,他不能告诉顾轻舟。


“轻舟,你喜欢孩子吗?”司行霈问。


顾轻舟点点头。


她从前感触不深。


今天,她抱着阿潇的儿子,司行霈抱着她,她险些落泪。她想,她要的生活就是这样的。


嫁给司行霈,和他生儿育女。未来的路是布满了荆棘,还是鲜花着锦,顾轻舟都不在乎。


她能走好!


她不需要司行霈的扶持,她只需要他给她爱情和家庭!


“那我们先结婚。”司行霈哄诱她,“生了孩子,我什么都告诉你。”


顾轻舟摇摇头。


司行霈轻咬她的锁骨:“固执的小东西!”


两个人厮闹了片刻,顾轻舟要去洗澡,司行霈打开衣柜。


他的衣柜里,果然有半柜子崭新的衣裳,全是顾轻舟的尺寸。


有居家的斜襟衫,也有旗袍,还有晚礼服,甚至有睡衣。


衣裳全部洗得干干净净,顾轻舟来了就可以穿。


“衣柜里没有你的东西,我就住不下去。”司行霈道,“不像家。”


顾轻舟的心,再次软成了一团。


她回身,紧紧拥抱住了司行霈。


司行霈笑:“这样才感动啊?到底是喜欢我,还是喜欢新衣裳?”


顾轻舟不言语,搂得更紧了。


第二天,司行霈凌晨四点就起来了,他要去趟驻地,把军务交代下去,然后回家陪顾轻舟。


其实他非常忙,只是忙里偷闲来找顾轻舟。


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早上八点了,顾轻舟居然还在睡梦里。


她躺在青棕色的薄被里,青丝铺陈在她身后,玉藕一样的细胳膊斜搭着。


司行霈上前,轻轻吻她的肩头。


顾轻舟醒过来。


“不想起来?”司行霈问。


顾轻舟沉默。


起来了,就要回岳城去了。这种浓郁的离别之痛,缠绕着她。


她不想走。


“快点,朱嫂煮了好吃的。”司行霈笑道,“乖,快起来。”


他把顾轻舟抱到了浴室去洗漱。


然后,他沾了牙粉,要给顾轻舟刷牙。


顾轻舟微讶,自己先笑了:“我又不是孩子!”


“这么懒,不是孩子是什么?”司行霈怜惜摸了摸她的脸,“好瘦,又不长肉了。”


顾轻舟躲开了,结果浴室很滑,她差点摔了一跤,整个人就栽到了司行霈的怀里。


司行霈稳稳接住了她,低头封住了她的唇:“我就喜欢你这样投怀送抱的!”


“没、没刷牙!”顾轻舟推他。


“我喜欢。”司行霈道。


最终闹了一番,顾轻舟才顺利梳洗,下楼去了。


吃了早饭,朱嫂给阿潇的孩子进行了很简单的洗三礼,没有请亲戚朋友,只有顾轻舟和司行霈,以及阿潇的弟弟妹妹们。


“我我实在不会取名字。”顾轻舟为难。


朱嫂和阿潇夫妻俩坚持要顾轻舟赐名。


最后,还是司行霈为她解围。


“叫玉森好了。”司行霈道,“我请人给他算命,说五行缺木。”


他早已准备妥当了。


他把阿潇当妹妹一样,很用心,并非口头空话。


“挺好的。”顾轻舟忙道,“这个好。”


玉川和阿潇也同意了,朱嫂也很喜欢,于是就定了。


吃了午饭,顾轻舟看了眼手表。


时间不早了,她应该回去。


司行霈却拉着她出门。


“我有件事,很早就想带你去做!”司行霈笑道,“没事的,时间还来得及,回头我再送你回去。”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