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众人看着谢舜民。


谢舜民啼笑皆非。


看到娇妻的笑脸一下子就沉了,他解释道:“我们书局呢,打算请一位歌星做销售广告,有人向我引见了歌星蝶飞,我看她还不错啊,很中意她。”


颜洛水这才笑起来。


颜一源道:“姐夫,你话说一半留一半的,吓死人!”


“你吓什么,又不是跟你抢歌星。”颜洛水道。


颜一源没想到他姐姐这么护短,闹了个里外不是人。


霍拢静在旁边笑。


顾轻舟亦忍俊不禁。


气氛好了起来,顾轻舟让佣人准备了宵夜。


他们吃了宵夜,已经是凌晨三点了,就全部住在顾轻舟这里。


“明天不用早起,睡到下午,起来之后吃了东西就去舞厅玩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瞧着不少通宵打牌的贵太太们,都是这样。”


众人生活颇有规律,难得放纵一次,纷纷表示此计甚好。


顾轻舟准备了客房。


颜一源问:“阿静住哪一间?我要住阿静隔壁。”


霍拢静却不想单独住,她今天的情绪实在太糟糕了。


顾轻舟看在眼里,笑道:“阿静跟我睡。”


颜一源一听这话,就非要闹着一起:“我在轻舟房间里打地铺!”


“像什么样子?”颜洛水忍无可忍,出声斥责。


顾轻舟却道:“我不介意啊。我的房间,佣人从来不上去的,副官嘴巴牢靠,不会有什么闲言碎语的。”


颜一源找到了靠山,立马道:“是啊,轻舟都不介意,你计较什么?”


颜洛水气得要打人。


顾轻舟就叫副官准备了地铺。


她和霍拢静睡在床上,颜一源打地铺,睡在霍拢静那一边的地上。


顾轻舟的床很软,被褥凉丝丝的,很舒服。霍拢静的心,前所未有的放松,她很喜欢这样的气氛,唇角微翘,有了个淡淡弧度。


晚夕,霍拢静一直没睡。


她听着左边是顾轻舟的呼吸,右边地下是颜一源的呼吸,阳台上还有两匹狼,她的心中,慢慢沁入了温暖。


七夕当天,顾轻舟早上八点还是醒了。


她下楼,吩咐佣人准备好了饭菜,又令人备好了汽车。


颜洛水他们,中午就醒了过来。


“下午打麻将,好不好?”顾轻舟道,“我实在不想打网球了,累得一身汗。”


他们的娱乐活动不多。


“好吧。”颜洛水道。


谢舜民则去了趟自己公司。


黄昏的时候,谢舜民从公司回来了,顾轻舟跟着他们去了百乐门舞厅。


“其实呢,舞厅最昂贵的座位票,不是咱们二楼这些雅间,而是一楼前排的座位。”颜一源很娴熟跟他们介绍。


一楼前排的座位,可以近距离靠近歌星,而且歌星唱完之后要敬酒,那才是非富即贵的地位。


普通人,哪怕再有钱,也享受不了那等座位。


颜一源倒是可以,只是他去了之后,经理只怕会找他帮忙。


玩归玩,颜一源非常有分寸,不给他父亲添麻烦,故而他每次都拒绝。


“今天的前排座位,早在两个月前就订完了。”颜一源又道。


顾轻舟看了几眼,有了点兴趣。


岳城除了军政府,几乎没什么大的势力。


旁人眼里有钱有势的,全是军政府下属高官人家。


在这个扛枪就是强权的时代里,自古文官高于武官的定律被扭转,市政厅的人,全部没了文官的傲气,依附于军政府。


“最有面子的是谁?”顾轻舟问颜一源。


“司宇。”颜一源笑道,“他很喜欢这些热闹,更是百乐门的常客。”


司宇是二房的堂弟,只比司慕小一岁。


顾轻舟失笑。


司宇和司骏是亲兄弟,性格却是南辕北辙。一个酷爱玩乐,一个努力上进,完全不像一个娘生的。


“轻舟,你可别摆军政府少夫人的架子吓唬司宇。”颜一源道,“出来玩嘛,不能扫兴。”


“我摆架子干嘛?”顾轻舟笑。


别说只是堂弟了,就是司慕亲自出来赶这样的热闹,顾轻舟都不会翻脸。


娱乐和正事,顾轻舟分得很清楚,她不是那种不知所谓的人。


他们说着话,时间慢慢就到了晚上八点。


一直到了八点,整个二楼雅间和一楼大厅全部坐满了,第一排最重要的贵宾席,才陆陆续续有人坐进来。


顾轻舟看到了几个洋人,同时也看到了几名认识的权贵。


最后,她才看到众星捧月出场的司宇,跟在他身边的,还有一位年轻贵公子。


“司宇在外头还满气派的。”顾轻舟想。


同时,她的视线落在司宇身边的那位贵公子身上。


那位贵公子非常漂亮,只比倾国倾城的蔡长亭略逊二成,也是难得一见的。


“会不会是”顾轻舟猜测他的身份。


虽然她没见过,可从对方的容貌上,能推断出他的身份。


“看到没,司宇总是最气派的。”颜一源道,“要是我敢这样,我阿爸非要打断我的腿。”


顾轻舟笑,问他:“你想这样吗?”


颜一源摇摇头:“我对歌舞没什么兴趣,假如是跑马场的贵宾席,我就一定要弄到。”


霍拢静在旁边笑。


颜一源空担了纨绔子的虚名,在女色这方面经验不多,而且兴趣不高。他就是喜欢追求女孩子,目的是请她做自己的女朋友,而不是为了睡她。


至于女朋友能做什么,大概就是充面子吧。


顾轻舟指了指司宇旁边的那位漂亮男士,问颜一源:“他是不是魏市长的儿子?”


颜一源颔首:“他叫魏清寒,是魏市长的小儿子。”


顾轻舟认得出这个人,是因为他和魏清嘉长得很像,顾轻舟断定他是魏清嘉的胞弟了。


“蛮像魏清嘉的。”颜洛水也道,“可见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
颜洛水对魏清嘉的敌意很深。


顾轻舟笑了笑:“生得真漂亮。”


说起男孩子漂亮,颜洛水等人都觉得,没人比曾经的蔡龙头蔡长亭更漂亮了。倒是这位魏清寒少爷,可以跟蔡长亭相媲一二了。


“漂亮有什么用?像他姐姐,心肠全是黑的。”颜洛水道。


颜洛水特别讨厌魏清嘉。


哪怕是到了今天,还是会有人把顾轻舟和魏清嘉放在一起比较。


一比较,就会觉得顾轻舟不如魏清嘉分毫,司慕太亏了,他跟魏清嘉才是金玉良缘!


可颜洛水很清楚,顾轻舟多次力挽狂澜救司慕。


漂亮有什么用?


顾轻舟虽没有魏清嘉那等姿色和才华,可她更有智慧啊。


凭什么不如魏清嘉?


颜洛水为顾轻舟感到不平。


“脸是挺像他姐姐的,心肠就未知了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
众人都被逗乐。


他们这边正说着,司宇的随从说了句什么,司宇诧异往二楼看过来。


他瞧见了颜一源。


司宇起身,跟身边人低语几句,就往顾轻舟他们这边来了。


颜一源道:“哎呀,谁这么多嘴?”


正说着,司宇进来了。


略带尴尬,司宇笑着对顾轻舟道:“二嫂,你也来捧场啊?”


顾轻舟一派柔婉,笑容恬静道:“是啊。”


又对司宇道,“我们随便看看,你快下去吧,要开始了。”


司宇忙道:“哪敢啊?二嫂来了,我怎么好意思下去?”


说着,他就看了眼,这雅间还有席位。


顾轻舟道:“不必客套,大家都要消遣的,你既然订了贵宾席,缺席也是对歌星们的轻待,快去吧。”


司宇这才下去了。


颜一源就觉得,顾轻舟真是越发有了上位者的威严。哪怕是柔声细语的说话,亦透出不容置喙,叫人臣服。


丝毫不像那个温柔可爱的小轻舟了。


司宇下去之后,他身边坐着的魏清寒,却也往雅间这边看了眼。


顾轻舟正巧坐到了窗边。


魏清寒不知是否看到了她,弯起眼睛微笑,笑容酷似魏清嘉。


魏家那么多孩子,好似就这位小少爷和魏清嘉最像了。


“那孩子真不招人喜欢。”颜洛水也看到了,微微蹙眉。


顾轻舟笑道:“没必要和一个孩子较劲。”


颜洛水想起顾轻舟说过,魏清嘉说是去了南洋,其实已经死了,心中更加不忿。


死去的仇人才是最堵心的,因为你再也没有机会和她一较高下,再也没机会赢过她,她永远留着最高的华采在世人心里,你无法越过。


顾轻舟不爱司慕,她不在乎,颜洛水却常替顾轻舟不值。


一直含笑沉默的谢舜民,这时候亦开口了:“我也觉得没必要计较,轻舟喜欢的人,和喜欢轻舟的人,都知道轻舟的好。”


颜洛水这才静下心来。


舞台上,帷幕缓缓拉开,鲜花铺就的舞台,灯光绚丽。


第一位出场的歌女,就是百乐门的当家台柱,叫微月。


微月一出场,众人都没什么反应,谢舜民却吃惊站了起来。


顾轻舟先看到了,诧异看了眼谢舜民。


颜洛水旋即也瞧见了。


“怎么了?”颜洛水问,眼底却闪过几分不易察觉的担忧,甚至暗淡。


怎么回事?


谢舜民不留恋风月场所,而且为人老成稳重,他这样失态,是认识那位微月吧?


颜洛水的心,一下子就沉入深渊,手有点发寒。


顾轻舟也看着谢舜民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