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司宇的话,很不恰当,众人没感觉到好笑,只是觉得司宇不知所谓。

  雅间里稍微沉默。

  顾轻舟的神色不变,笑容还是那么柔婉可人:“像蝶飞那等歌喉,不需要捧,哪怕是散票也能取胜的。”

  丝毫不接招。

  司宇回味过来,也觉得自己言语只适合男人之间的吹捧抬举,却不适合跟女人说,自己说了个自以为好笑的拙劣玩笑话。

  “二嫂说得是,我也这么觉得。二嫂,要不要我去告诉经理,让蝶飞过来敬杯酒?”司宇忙献殷勤。

  他觉得顾轻舟应该很喜欢蝶飞。

  顾轻舟却笑道:“下次吧,她现在赢了,正要庆祝呢,别扫兴了。”

  司宇略微尴尬。

  魏清寒一双漂亮得眸子,酷似魏清嘉,眼波流转间竟有风情。

  他若不是魏市长的公子,家中位高权重,这等风流姿态,大概会沦为好南风的权贵的玩物吧?

  “少夫人,我跟蝶飞有点私交,改日约您喝茶,还望少夫人赏脸。”魏清寒在旁道。

  顾轻舟笑了笑:“再说吧。”

  亦算是拒绝了。

  魏清寒笑容不变。

  寒暄了几句,顾轻舟对司宇道:“阿宇,你们去玩吧,别拘束了你们。”

  司宇道是。

  出去的时候,司宇始终不高兴。

  魏清寒问他:“怎么了?”

  “这个小丫头,拿捏嫂子的架子还挺大的!”司宇低声,“她才嫁到司家多长时间?”

  魏清寒漂亮的眼波里,闪过几抹痕迹,他道:“听说督军很信任她。二少帅出去留学,她如今执掌督军府呢。”

  “她?”司宇不屑摇摇头,“哪里的事?分明是颜新侬当家,她只不过是认了颜新侬做义父。”

  顿了下,司宇又道,“若是.......”

  若是魏清嘉还在,哪有顾轻舟的份?

  司宇恭维巴结一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女孩子,心中总有那么点不痛快。

  他始终觉得,自己才是司家的人,而顾轻舟是外人。

  如今,一个外人进入司家,就骑到了他们头上,他能喜欢吗?

  若是魏清嘉做了他的二嫂,他倒是心服口服。

  “对了,你大姐现在有消息吗?”司宇转移了话题,问魏清寒。

  外人都以为魏清嘉去了南洋。

  就连魏家的人也如此猜测。

  可魏清寒很清楚,他姐姐已经死了。他们之间有约定的安好,大姐一直没消息传回来,她已经惨遭不幸了。

  “还没有。”魏清寒压抑着内心的一阵剧痛,轻描淡写对司宇道。

  同时,他抬眸看了眼楼上的雅间。

  顾轻舟!

  害他大姐的人,一定是顾轻舟。

  魏清寒眼底的厉芒,再也藏匿不住。

  乞巧节的夜晚,过得也算顺利热闹,假如没有出现谢舜民的失态,以及魏清寒,就更好了。

  散场之前,蝶飞好像听闻了军政府的少夫人来了,特意赶过来敬酒。

  “谢少夫人捧场。”蝶飞笑容温柔,绝艳的面容只有略施薄粉,素雅到了极致,反而生出烈烈风情。

  “你唱得非常好,叫人陶醉。”顾轻舟恭维她。

  她向来不吝啬赞美之词。

  众人都对蝶飞很有好感,纷纷出声询问寒暄。

  就连颜一源,也笑问她可唱堂会。

  “.......一般人家的堂会,我是不去的,假如是颜公馆的,那就是我的荣幸了。”蝶飞笑道。

  很会拍马屁。

  顾轻舟微笑,挺欣赏这位歌星的。

  谢舜民也说了几句,顺便问她可有意向接印刷厂的推销。

  蝶飞微讶:“一般广告推销,都是高档的胭脂水粉,如今书局也要?”

  “任何的生意,都怕巷子深嘛。”谢舜民道。

  谢舜民很有生意头脑。

  蝶飞笑道:“您看得起我,我自然乐意效劳。”

  很顺利解决了此事。

  谢舜民微笑了下。

  蝶飞看了眼谢舜民的妻子颜洛水,发现她始终很友善,没有多心,就完全放心了。

  散场之后,众人各自回家。

  霍拢静的心情,也好转了很多。

  顾轻舟问她:“要不要跟我回去,多住几天?”

  霍拢静摇摇头:“不了。总不回家,我阿哥也要担心了。”

  这是决定自己去面对。

  顾轻舟欣慰颔首:“阿静,你上次说,你站在我身后保护我。我也是,我站在你身后呢,别怕。”

  霍拢静眼眶微热。

  “好。”她低喃,轻轻拥抱了顾轻舟。

  颜洛水那边,谢舜民不知说了什么,她对歌星微月的坏情绪,完全好转了,小鸟依人看着谢舜民。

  顾轻舟看着颜洛水,就觉得她很幸福。

  颜洛水愿意相信谢舜民,依靠谢舜民。那么聪明精明的颜洛水,收起了她所有的戒心,做个温顺的小绵羊。

  顾轻舟触景伤怀。

  “为什么我不能像洛水这样?”她想。

  可惜,她始终做不到。

  论起聪明精明,颜洛水是不输给顾轻舟的,可颜洛水从小有父母疼爱,一直生活得无忧无虑,让颜洛水懂得如何去依靠。read_middle();

  顾轻舟却不敢。

  回到家中,顾轻舟吩咐副官:“去查查微月的底细。”

  虽然不搅合谢舜民和颜洛水,顾轻舟还是想做个心中有数的人。

  就像司行霈对阿潇夫妻,平日里什么也不管,可真要他说话的时候,他能把一切都处理得当。

  顾轻舟要知道内情。

  若是颜洛水需要她,她就可以立马去帮助她;假如颜洛水不需要,她就可以装傻。

  “.......还有,去查查司宇这些年,都在外面做了些什么,二老爷那边可知道,老太太知道不知道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副官道是。

  顾轻舟准备去洗澡,电话却响了。

  是专线电话。

  这时候已经凌晨一点了。

  司行霈是特意等着打这个电话?

  副官跟着顾轻舟,肯定向司行霈汇报了她的行踪,故而司行霈知道她现在才回来。

  司行霈的声音,在电话里始终有点失真,不如当面那么清晰。

  “今天过得如何?”司行霈笑问,“女儿节,去乞巧了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顾轻舟就把今天的事,捡了司宇那段,说给司行霈听。

  她又问司行霈,“你知道吗?”

  “知道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微讶。

  既然知道,司宇这般纨绔风流,家里人不管吗?

  司行霈似乎知道了她的想法,笑道:“咱们这样的人家,小小舞厅坐个头席,你有什么可吃惊的?”

  顾轻舟一愣。

  她没想到司行霈是这种态度。

  司行霈继续道:“吃喝玩乐,总好过他们想到军中或者进政府机关吧?没有异心,就是我的好兄弟。其他的,都是他身为司氏子弟应得的。”

  顾轻舟这时候才回神。

  其实,司督军和司行霈,是愿意看着二房的孩子不成器的。

  太成器了,万一生出其他心思,妄想争夺兵权或者政权,就太麻烦了,还不如纨绔些。

  再说了,整个岳城都是司家的,司宇横着走都是应该的,这是司家的威严。

  他们可不需要小心翼翼的过日子。

  打下这片江山,不就是为了孩子们能过上好日子吗?

  岳城将来又不需要二房的人来守护。

  “.......轻舟,你要分得清轻重。”司行霈笑道,“军政府有我和司慕,就完全足够了。二房的孩子,督军对他们都溺爱,从来不督促他们上进。

  别说是咱们家,就是颜家,不也是这样教育孩子的吗?你义父有三个儿子,老大和老二成器,足以支撑门庭,你看过他管小五吗?

  家庭就是这样,有强有弱,才能更加团结稳定。全部都好胜要强,会打得头破血流;全部都纨绔,会败了家业。有一两个领头的能上进,就完全足够了。”

  顾轻舟又是微愣。

  她忍不住笑了笑。

  “怎么了?”司行霈问。

  顾轻舟道:“没想到,我居然这么糊涂。”

  “哪有糊涂?”司行霈道,“你是一片慈爱之心。”

  顾轻舟脸微热。

  司行霈又道:“我叫人送了礼物给你,收到了吗?”

  顾轻舟摇摇头:“我刚回来。”

  又看了眼墙上的钟,“你早点睡吧,已经很晚了。”

  司行霈道:“我今天睡不成了,还有军务。”

  顾轻舟微微抿唇。

  “注意身体。”她道。

  司行霈立马道:“我身体不知道多结实!轻舟,你要不要试试?”

  顾轻舟张口结舌。

  为什么要关心他?

  “再会!”她气得不轻,想要挂了电话。

  “轻舟,我想你了。”司行霈抓紧时间在电话里道。

  顾轻舟已经把电话给挂了。

  洗了澡躺在床上,想起司行霈的话,特别是他说教育孩子那几句,顾轻舟越想越觉得有道理。

  司督军能给自己弟弟和侄儿的,大概只有钱和虚名,督促他们上进有什么意义?

  一个人越是努力,要的就越多。要求侄儿们成器,难道将来要他们和自己的儿子争夺兵权吗?

  “就连司慕,司督军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。”顾轻舟突然想到了这一点。

  不是不爱,就是因为深爱,才希望他的能力更小一点,野心更小一点,活得更安全一点。

  “对于长子司行霈,将来他是要支撑门庭的,所以司督军格外的严苛,严苛到了看似薄情的地步。”顾轻舟又想。

  她突然醍醐灌顶般,感觉司督军真是个睿智的人。

  这么想着,顾轻舟就不再担心司宇闯祸了。

  副官们去查微月和司宇,也很快有了结果。

  司宇行事算是纨绔,有时候也嚣张,可至今没有闹出大事,他很懂得分寸,亦或者说他敬畏司行霈和司督军,不敢太胡来。

  “好了,以后就不要再管他了。”顾轻舟对副官道。

  又问微月,“她的呢?”

  副官就把微月的资料,递给了顾轻舟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