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顾轻舟接过微月的资料,翻看了几个字,眉头就轻轻蹙起。

  良久之后,她合上资料,没有再说话了。

  “这件事,谢舜民应该可以搞定的吧?”顾轻舟想。

  同时,顾轻舟觉得,谢舜民最近可能要回南京了。

  她决定先观望。

  她吩咐副官:“留心微月那边,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要告诉我。”

  副官道是。

  就在顾轻舟陷入沉思的时候,副官进来禀告道:“少夫人,三少爷来了。”

  三少爷,就是司宇了。

  顾轻舟还在想不管他的事,不成想他却登门了。

  “.......不止是三少爷,他还带着魏少。”副官又道。

  魏清寒!

  顾轻舟的眼眸,沉了一瞬,半晌才道:“请他们进来吧。”

  很快,司宇就跟魏清寒,到了正院。

  “二嫂,送给您。”司宇带了一束花进来,很亲热的样子。

  他并不是很服气这位比他还年轻的嫂子,可司家有尊卑的,他也不敢轻待顾轻舟。

  “多谢。”顾轻舟接过来,笑容很轻盈,就像长辈对孩子,“今天没出去玩?”

  “说起这件事,我就是特意来找二嫂的。”司宇笑道,“二嫂,有点事想麻烦您。”

  顾轻舟问:“何事?”

  司宇来找顾轻舟,自然是有事相求了。

  “二嫂,初十晚上,还是在百乐门舞厅,蝶飞小姐还要登台,我想请您去捧场。”司宇道。

  顾轻舟蹙眉不解。

  司宇忙解释:“不是比赛,是她得到了冠军,酬谢捧场的客人。蝶飞小姐很想邀请您,只是她自惭形秽,不好登您的门,特意请了我来做牵线。”

  蝶飞想要让顾轻舟去,抬高她的身价,顺便也震慑其他蠢蠢欲动的人。

  她是第一歌女,艳名四起,多少人慕名而来,她需要一个靠山,才能避免自己沦为权贵的玩物。

  司宇是不够分量的,军政府的主人才行。

  只可惜,如今的军政府男主人全部外出,司督军在南京,司慕去了日本,司行霈远在平城驻守,顾轻舟反而成了唯一的主人。

  蝶飞是女人中的杰出者,她不仅擅长笼络男人,更擅长揣摩女人的心思。

  那天在雅间,她看到司少夫人以及她的两位密友,对蝶飞都有善意。

  所以,她拜托司宇来请顾轻舟了。

  司宇跟魏清寒关系匪浅,两个人一起过来,看上去没什么问题。

  “我最近疲乏,想清净些,你们去吧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她的拒绝,司宇似乎也想到了。

  “.......二嫂,我还请了妹妹们,还有阿骏。上次二嫂你找回了阿骏,阿骏一直很感激你。”司宇道,“二嫂,咱们家兄弟姊妹几个,还没有一块儿出去玩呢。”

  他帮顾轻舟找到了借口。

  顾轻舟笑道:“那好吧,你都说了这么多,我不能辜负你的好意。”

  司宇高兴起来。

  顾轻舟看了眼旁边的魏清寒。

  魏清寒笑容恰到好处,看上去很温柔斯文。

  “.......阿寒是我的好朋友,假如二嫂觉得不便的话,阿寒可以避嫌的。”司宇又道。

  顾轻舟微笑:“人多才热闹,没事的。”

  魏清寒就跟顾轻舟寒暄。

  “方才进来的时候,看到门口的花坛种了两株极好的茶花,少夫人也爱茶花?”魏清寒问。

  那是司慕送给顾轻舟的。

  吵架之后,司慕主动跟顾轻舟求和,送了两盆花。顾轻舟放在自己的房间,可花看上去有点发蔫,顾轻舟很担心。

  负责打理花草的佣人说,茶花应该养在花坛里,这样盆栽也可以,只是需要更多的精力去打理。

  顾轻舟没有更多的精力,就把擅长,就把茶花交给了佣人,住在门口的大花坛里,如今果然生得枝繁叶茂。

  “我倒也不是特别爱,那是少帅送的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魏清寒笑道:“从前我姐姐很爱茶花,我家里有好几株名贵的,少夫人若是喜欢,我叫人送您几株吧。”

  姐姐?

  魏清嘉吗?

  顾轻舟抬眸,看了眼魏清寒。

  魏清寒明眸里有淡淡笑意。他的眼睛像魏清嘉,黑白分明,那眼波就格外的清湛,仿佛能渗透人的魂魄。

  “既然是令姐之爱,我岂能夺人所好?”顾轻舟笑了笑,态度很和蔼。

  司宇突然很紧张看了眼顾轻舟。

  夺人所好?

  二嫂你的确是夺了他姐姐的所好——司慕。

  顾轻舟的眼神微睐,淡淡看了回去。

  司宇微怔,回过神来,将自己的情绪遮掩好。

  “我姐姐远行去了,白放着可惜。”魏清寒道。

  顾轻舟再次拒绝:“种一棵树也不容易,就让它留在原本的地方吧。”

  魏清寒也不尴尬,笑笑道:“少夫人说的是。”

  如此就算约定了。read_middle();

  越好顾轻舟之后,司宇还去请了颜洛水夫妻,以及颜一源。

  “一源,记得带你女朋友啊。”司宇还调侃颜一源。

  颜一源稀里糊涂。

  司宇可从来没带他玩过。

  他们虽然同是军政府的子弟,关系却不那么亲密,他们各自有自己的狐朋狗友。

  司宇这般热情,还是头一回。

  “......他要干嘛啊?”颜洛水打电话问顾轻舟。

  “他不会干嘛的,就是联络和我的感情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这是真的。

  顾轻舟相信,司宇对自己绝对没有恶意的,他还指望顾轻舟放水,让他活得更加逍遥快活。

  他得罪顾轻舟,那是吃力不讨好。

  至于邀请颜洛水夫妻和颜一源,是怕顾轻舟临时再反悔。

  “肯定是蝶飞承诺了什么,阿宇才这么迫不及待。”顾轻舟想。

  看司宇的态度,应该是很喜欢蝶飞的。

  顾轻舟在电话里问颜洛水:“你和舜民去吗?上次都没怎么跳舞。”

  “去啊。”颜洛水道,“舜民不是想请蝶飞做广告吗?”

  顾轻舟颔首。

  到了七月初十,司宇亲自来接顾轻舟。

  这次,他的跟屁虫魏清寒却没有来,同来的另一位堂妹。

  顾轻舟和堂妹坐在后座,司宇坐在副驾驶座。

  不成想,顾轻舟却越过了副驾驶座位,和司宇闲聊。

  “你跟魏少关系挺好的,不过他看上去比你小啊,是什么时候认识的?”顾轻舟问。

  司宇没想到开门见山问这个,当即如实道:“他是比我小三岁,我跟他的确不是从小的朋友,是今年二月份才认识的。”

  二月份.......

  那时候魏清嘉被司夫人杀死,却做成她远走南洋的假象。

  别说世人,就是魏家都没人怀疑。

  而魏清嘉的弟弟,却不声不响的勾搭上了司宇。

  “花了他不少钱吧?”顾轻舟闲闲,声音听上去就有几分慵懒。

  司宇心中一惊,忙道:“没有没有!”

  急忙否认,就是有了。

  顾轻舟心中澄澈,如明镜一般的清晰,似乎知道了什么。

  她不动声色。

  车子到了百乐门舞厅的门口,颜一源先到了,正在帮霍拢静整理她披肩的流苏,态度认真。

  顾轻舟上前,跟霍拢静低语了几句。

  霍拢静神色骤变,一下子就握紧了顾轻舟的手:“不行!轻舟,你这是以身涉险!”

  顾轻舟笑笑:“这些都是我的猜测,也许我多心了。”

  霍拢静仍是非常不安。

  顾轻舟道:“没事,进去吧。”

  等颜一源他们进去,顾轻舟又跟副官耳语。

  副官颔首道是。

  顾轻舟把一切都安顿好,这才慢慢进了舞厅。

  这次,司宇帮他们安排了一楼靠近最前排的座位,四个人一桌。

  顾轻舟和司宇两个人坐了。

  “等会儿阿寒要来,二嫂您不介意吧?”司宇笑问。

  顾轻舟道:“为何要介意呢?”

  正说着,魏清寒就来了。

  魏清寒是斜梳了头发,露出光洁额头,一双美丽澄澈的眼睛,在他漂亮的容貌上起了最重要的点缀。

  他气度华贵倜傥,女人看到他这样的,多半会心生爱慕之情。

  魏清寒一笑,坐到了司宇旁边,又给顾轻舟打招呼:“少夫人,今天的梳篦很漂亮。”

  他留意到了顾轻舟的穿着打扮,甚至配饰。

  顾轻舟微笑:“多谢。”

  旁边的桌子上,也坐满了人,都是锦衣华服的贵人。

  这家舞厅的宾客区,可以摆放十二张桌子,地势稍微高几分,也宽敞。

  顾轻舟的余光,瞥见一个人影。

  明明是很普通的侍者,顾轻舟却愣是看了他几眼。

  同时,她给自己的副官递了个眼色。

  副官上前。

  顾轻舟吩咐他:“去帮我取一瓶白葡萄酒。”

  她如此吩咐,听上去没什么异样。

  司宇就笑道:“二嫂,让侍者去拿就可以了,这里什么酒都有。”

  “我还是喜欢自己带过来的白葡萄酒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宇就觉得她很少出来玩,不懂规矩,魏清寒则莫名心头一紧。

  不过,很快顾轻舟的副官,就拿了一瓶白葡萄酒进来,让魏清寒知道自己多想了,顾轻舟什么也不会知道的。

  “尝尝我带过来的酒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她想要去倒酒时,魏清寒就起身:“少夫人,我来。”

  顾轻舟犹豫了下,把醒酒器递给了他。

  气氛一时间很融洽。

  顾轻舟的唇角,始终有淡淡笑容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