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顾轻舟看了眼这个女人。

  她生得美丽,自有一股子风情,可她旗袍的上臂处微微紧蹙,胳膊修长匀亭,线条感很美,看得出她身负武艺。

  况且,她眉心紧攥,一看就是处,子之身。

  她是司行霈的谍报人员,却把心思错付在司行霈身上了。

  “嗯。”顾轻舟淡淡道。

  嗯?

  什么嗯?

  “嗯什么?”九陌问。

  “我相信他会守身如玉。”顾轻舟抬眸,看着九陌疑惑的眉眼,安静说道。

  九陌怔住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顾轻舟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。

  九陌立马出了屋子。

  司行霈正疾奔回来,满身的尘土。

  看到九陌,就像看到副官一样,都是装饰物,他直奔屋子里。

  顾轻舟刚放下碗筷,就被他抱紧了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他修长有力的胳膊,箍紧了顾轻舟,低头就轻轻吻她的耳朵,在她耳边悄声问,“想我了?”

  顾轻舟推他:“你一身的脏!”

  来的路上,她也想过用什么借口。

  想来想去,她没有找到,就只能咬定自己是路过,并非故意来看他的。

  当然,这样的谎言很容易就被戳破。

  司行霈放开了她。

  他想要去更衣梳洗,再过来陪她,却愣是舍不得。

  他顺势吻住了她的唇。

  顾轻舟没有动,任由他的辗转缠绵。

  好半晌,司行霈这才罢休了,拍了拍顾轻舟的后背:“吃饱了吗?”

  “还没。”

  “再吃一点,我去换身衣裳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他的确是满身的泥土。

  他换好了衣裳之后,带着顾轻舟回到了平城。

  他亲自开车,路上和顾轻舟闲聊。

  “说说吧,你不可能无缘无故来的,出事了吗?”司行霈问她,“谁让你受委屈了?”

  “哪有什么委屈?”顾轻舟道,“我就是路过。”

  “扯谎!”司行霈捏了捏她的小脸,“又不乖了,在我面前也能撒谎!”

  顾轻舟打开了他的手。

  为了转移话题,她把岳城最近发生的事,告诉了司行霈。

  关于魏清寒和司宇,她也着重说了。

  “不像话!”司行霈的眼眸微沉,“阿宇那小子欠打,被二叔二婶养得不知轻重!他是幸好我不在岳城,否则非要打他一顿。”

  “他也没做什么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抿唇。

  片刻之后,他又问顾轻舟:“为什么来平城找我?”

  话题重新转了回来。

  顾轻舟叹气。

  “轻舟,说句你想我了,真的很难吗?”司行霈问,唇角却有狡黠的笑意。

  他笃定她是想念他了。

  顾轻舟低垂羽睫。

  司行霈腾出一只手,握紧了她的手:“你这个人呢,胆子那么大,心思也细腻,怎么就在我跟前忸怩?”

  复而他又想到,只有顾轻舟真正在乎的人,她才会有这等小女儿的娇憨。

  想到此处,心花摇曳。

  司行霈抓过她的手,放在唇边亲吻了下:“轻舟,我也想你!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顾轻舟的声音很轻。

  回到了官邸,朱嫂已经睡下了,司行霈没有惊动她。

  他把顾轻舟抱上了楼。

  两个人温存良久,他听到顾轻舟的肚子饿得咕咕叫,才想起她方才没有吃饱。

  司行霈道:“我去给你煮宵夜。”

  顾轻舟嗯了声。

  她站在旁边看。

  炉火跳跃,司行霈的眼睛里有火焰,顾轻舟的心,一个劲的收缩。

  她猛然上前,抱住了司行霈的腰。

  司行霈微愣:“怎么了?”

  他很意外,顾轻舟并不粘人的,这次的表现实在透着奇怪。

  “没事。”她紧贴着他宽大结实的后背,埋头低声。声音嗡嗡的,有了一些疲倦和惧意。

  后来,她还是告诉了司行霈,为什么她急忙到平城来。

  她在梦里吓坏了。

  “梦都是反过来的,轻舟。”司行霈低声,轻轻摸着她的面颊,“别怕!”

  顾轻舟颔首。

  司行霈就觉得她真乖。

  他唇角微翘:“现在终于知道心疼我了,我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吧?”

  顾轻舟又不言语了。

  司行霈顺势拉住了她的手:“善后的事做好了吗?如果做好了,就把你和司慕的事都告诉督军吧。”

  顾轻舟立马摇头:“还没。”

  司行霈的眉头微蹙,下颌线微微收紧,不悦就透了出来。

  “我没有敷衍你,我正在做。”顾轻舟低声。

  司行霈又不忍心。

  这一刻的气氛极好,她千里迢迢赶过来,而且目的很单纯,就是为了他,司行霈心满意足。

  原来,他这样容易被打发。

  吃了宵夜,两个人都没什么睡意,顾轻舟就跟司行霈说起那个女孩子。read_middle();

  “她啊?”司行霈道,“她是九陌。”

  “她说,她是你的女人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失笑。

  “你相信了?”司行霈问她。

  他不用去看,都知道顾轻舟是什么表情。果然,他听到顾轻舟道:“没有,这等谎言太过于拙劣。她一看就是谍报人员。既然是你的下属,就绝不可能是你的情人。你虽然不讲究,可公私还是分明的。”

  “我不讲究?”司行霈佯怒,把她压在身下,“让你看看什么是不讲究!”

  这一番折腾,就是午夜了,顾轻舟精疲力竭。

  她很疲倦。

  他们俩,始终没有真正的融入彼此的身体,故而就需要更加辛苦来满足他。

  顾轻舟洗了之后,就沉沉睡了。

  凌晨三点的时候,电话响起,司行霈去接了电话。

  他上楼推醒了顾轻舟:“轻舟,雍阳镇那边出现了偷袭,我的人受伤了,我要去一趟。”

  顾轻舟的心又是一缩。

  “要当心!”她道。

  司行霈颔首,一个吻落在她的眉心。

  顾轻舟继续道:“若是起火了,千万别往火源走,要知道避开。”

  司行霈被她逗笑。

  “傻丫头!”他摸了摸顾轻舟的脑袋,急匆匆出门了。

  走到门口,他又折回来:“不许走,等我回来送你。”

  不等顾轻舟回答,他下楼去了。

  他离开之后,顾轻舟再也睡不着了。

  望着空荡荡的屋顶,顾轻舟陷入沉思里。

  “那个梦,为什么会做那个梦呢?”顾轻舟问自己。

  偏偏雍阳镇那边还真的失火了。

  如此凑巧!

  她很不安心,心中莫名其妙的情绪,一点点在冒泡。

  顾轻舟睁大了眼睛,等着天亮。

  五点的时候,她就起床了。

  朱嫂也过来,看到了顾轻舟,惊喜不已。

  “走,去阿潇那边。”朱嫂高兴领着顾轻舟,去看阿潇的孩子。

  阿潇两口子也很欢喜。

  顾轻舟抱过孩子,看着他粉雕玉琢的小脸,心情慢慢好转。

  在阿潇这里磨蹭了半天,朱嫂带着她回去了正院。

  “中午,午饭就顾小姐你自己吃。”朱嫂笑道,“阿潇不跟我们同桌的,她是单独的。”

  顾轻舟道:“一切都听您的安排。”

  她的心思,还在司行霈那边。

  她时刻留心那边的动静。

  故而,她喊了副官,让他去驻地看看,师座何时从雍阳镇回来。

  “雍阳镇那边的线路不通,还不知道情况。不过,师座从来没吃过亏,顾小姐放心。”副官道。

  马有失前蹄啊。

  哪怕不吃亏,也会有意外吧?

  顾轻舟可是记得,司行霈之前遇到过意外的。

  她默默交叠着双手,不停的握紧。

  心中汩汩成了一团,不知哪些东西在流淌,顾轻舟非常担心。

  最终,她还是坐不住。

  她想去驻地看看。

  副官诧异看着顾轻舟:“顾小姐,现在都不到半天,师座那边只怕架势才刚拉开,您太着急了。”

  顾轻舟是关心则乱。

  她坐在司行霈的官邸,还是无法控制的眼皮跳。

  “顾小姐啊,少帅他能照顾好自己。”朱嫂也笑着安抚她,“少帅有太太在天之灵保佑呢,每次都能逢凶化吉。”

  顾轻舟含混点了点头。

  她中午有午睡的习惯,却又被莫名其妙的梦魇给镇住了。

  醒过来之后,她反而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梦,只知道梦中的一切都很可怕。

  “雍阳镇有消息吗?”顾轻舟又问副官。

  副官道:“这是军事机密,要问参谋。”

  顾轻舟道:“那你打个电话,问问参谋,师座那边情况如何了。”

  副官道是。

  很快,副官过来回话:“顾小姐,总参谋说,师座已经和李文柱的余孽交火了,估计傍晚就能解决战斗。”

  开战了!

  顾轻舟的脸,微微阴沉了下去。

  她静坐良久,始终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傍晚的时候,朱嫂进来喊她吃饭,她也没听到。

  “顾小姐,吃饭吧?”朱嫂笑道,“您怎么了,少帅从前也打仗的啊。家常便饭的事,您为何这样忧心忡忡?”

  顾轻舟勉强露出了笑容。

  她不想朱嫂跟着她一块儿担惊受怕的。

  “没事,我就是爱胡思乱想。”

  晚饭,顾轻舟是吃不下的,她的心思一直在司行霈那边。

  她总派副官去问,也不好,毕竟这些都是军机,顾轻舟实在太僭越了。

  一坐到了晚上十点,顾轻舟还是睡不着,也没办法静下心做事,故而对副官道:“再起驻地,打听打听师座的情况,问问雍阳镇的叛乱解决没有。”

  副官道是。

  结果,这次副官却很久没回来通禀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