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顾轻舟问谁的车,其实是多此一问。

  能恰好有辆车出去的,肯定是魏清寒“安排”的车。

  能听从魏清寒安排的,除了司宇还有谁?

  果然,胡副将告诉顾轻舟:“是三少的车子。”

  顾轻舟眸光微凝。

  胡副将脸色也没好转,对顾轻舟道:“少夫人,已经去追了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胡副将和魏市长的脸色并没有好转。

  追不到的。

  魏清寒逃出去的方法,肯定是藏匿在司宇的汽车底下。

  前后有十分钟的空闲,司宇的汽车能开出好远。

  只要出了监牢,外头就是无边无垠的田地和原野。

  天又黑了。

  魏清寒放了手,在汽车底下滚落,往旁边的田地里藏,这会子都不知藏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。

  他既然想逃,肯定就把一切都算准了的。

  现在,距离魏清寒逃走,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。想要追回他,更是千难万难了。

  胡副将正要说什么,狱警在门口禀告道:“少夫人,请回了三少爷。”

  司宇被推搡了进来。

  他一脸愤怒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司宇的汽车开得很快,监牢派人去追他,愣是追到了城门口,才追上。

  再折回来,就跟顾轻舟错过了。

  “二嫂,你是不是没完没了?”司宇怒道,“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  顾轻舟的表情收敛,温柔恬静的眸子里,噙了浓浓的霜色:“司少爷,是军政府的监牢请你回来问话。”

  司宇微愣。

  “为什么?”他继而又怒,“这么晚了,你们搞什么鬼?”

  胡副将就站了起来,对司宇道:“三少爷,魏清寒不见了。”

  司宇错愕。

  不见了?

  在一个多小时之前,他不是还见过了魏清寒吗?

  司宇还承诺明天再来看他,带他喜欢吃的蛋糕过来。

  怎么.......

  “怎么会不见了?”司宇担忧,“他去哪里了?”

  “他逃走了。他逃走的时间里,只有您的车子出去过。”胡副将道。

  司宇大怒:“怎么,你们怀疑我带走了他?”

  “来人!”顾轻舟表情淡淡的,声音也是四平八稳,却叫人不敢置喙,“把司宇抓起来,仔细审问。私自放走军政府的囚犯,这是枪毙的死罪。”

  司宇道:“你敢?”

  可狱警不会听他的,只会听顾轻舟的,当即将司宇反绑了起来。

  她当然敢!

  顾轻舟对魏市长道:“您暂时也不能离开,得罪了。”

  魏市长不想走,一旦他走了,他也说不清了,只怕他的命也到头了。

  “全听少夫人吩咐。”魏市长恭敬道。

  顾轻舟就站起身。

  她去看人审司宇。

  狱警公事公办,把司宇当成普通人,问他:“怎么跟魏清寒串通的?”

  司宇一开始还发火。

  他态度不好,胡副将立马叫人给他上刑。

  司宇当时疼得昏死过去。

  到了这一步,司宇才知道,没人跟他过家家,他这回是闯了大祸。

  他倨傲的态度,也转变了。

  “.......如果你说不清楚,或者我们找不到他,依照军纪,你会被判枪毙。”胡副将告诉他。

  司宇此刻全明白了。

  没人跟他开玩笑,更不是恐吓他。

  军政府虽然是司家的,可军纪不是家法。一旦他犯了军纪,他就要被处死。

  打在司宇身上的鞭子,一下下都是结结实实的,让司宇彻底明白了这一点。

  “我没有,我没有!”司宇的表情,从倨傲变成了惊恐,“二嫂,二嫂你救救我!”

  顾轻舟恍若不闻。

  胡副将厉声提醒他:“司宇,这是军政府的少夫人,你少攀扯!”

  司宇倏然就明白了一个道理:自己犯事了,犯到了顾轻舟手里。

  “继续审吧。丢了一个囚犯,若是找不到,督军只怕也要毙了我。”顾轻舟道,“给他三天时间,若是他什么都交代不出来,就照规矩处理吧。”

  照规矩处理?

  怎么处理?

  司宇再也没了之前骂顾轻舟时的盛气凌人,大哭了起来:“二嫂,你别走啊二嫂,你救救我,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  顾轻舟道:“我不能救你。唯一能救你的,只有你自己。你考虑清楚了,老老实实配合调查,军政府自然不会草菅人命。”

  “我、我配合,我配合!”司宇惊惶。

  于是,接下来的审讯变得容易多了。

  司宇很配合,把魏清寒叫他做的事,一点一滴全部告诉了狱警。

  他是贪恋魏清寒的姿色,从前就有这样的心思。只是那时候试探了几次,魏清寒当场翻脸,司宇也就没怎么敢。

  司宇其实并不怎么喜欢男孩子,除非遇到特别漂亮的。

  若是遇到了极其漂亮的,他自然也不会放过。

  这也不算什么秘密,很多人会这样做。read_middle();

  魏清寒像极了魏清嘉,他是个极其漂亮的男孩子。

  “是他叫我来的。”司宇如实道,“他说,若是我天天来,他可能会早点被释放。他还说,他当初一直很爱慕我。”

  魏清寒对司宇用了“美人计”。

  这一招,叫司宇鬼迷心窍了,连顾轻舟都敢顶撞。

  经过了一晚上的反复审问,确定司宇是做了魏清寒的帮凶。

  司宇和魏市长,都留在了军政府的监牢。

  两个人的处境差不多。

  顾轻舟则回家了。

  她安稳睡了一觉,第二天早起,吃过了早饭,才去了趟司公馆的老宅。

  她去见了二叔。

  司宇放走魏清寒的事,顾轻舟也告诉了二叔。

  “怪不得他昨天彻夜未归。”二叔大急,“轻舟,现在要怎么办?”

  顾轻舟为难看了眼二叔。

  二叔的心,就跳到了嗓子眼。

  这次,只怕司宇是很难脱身吧?这不再是家务事了,而是军务。

  二叔额头布满了细汗:“那、那阿宇他.......”

  “如果能找到魏清寒,自然就没事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这话等于没说。

  如果找不到,就要司宇偿命了吧?

  二叔的唇色惨白:“轻舟!”

  “您放心吧,我会尽可能找到魏清寒的。二叔,您可要去看看阿宇?”顾轻舟问。

  二叔点头,有点狼藉:“好好。”

  于是,顾轻舟把二叔带到了军政府的监牢。

  在审问间里,司宇看到自己的父亲,大声呼救:“阿爸,我错了阿爸!”

  两次的事,让司宇彻底认清楚,他被魏清寒耍得团团转了。

  魏清寒随时可能要了他的命。

  “你放心,军政府会秉公处理的。”二叔道。

  司宇的心,一个劲往下沉。

  秉公处理?

  就是说,这次不再法外开恩了吗?

  “阿爸,您去给大伯打个电话吧,让大伯回来救我啊!二嫂这是恩将仇报!”司宇急哭了。

  “蠢货,你大伯回来,你才真是死路一条!”二叔脑子比较清晰。

  司宇被他父亲这么一骂,顿时醍醐灌顶。

  大伯什么性格,他是知道的。

  他这次犯的,真不是小事。

  这么大的错误,放在大伯跟前,大伯非要亲手枪毙了他不可!

  二嫂既要顾及司家,而且是女人,面软心柔,她才可能救司宇。

  “阿爸,我要给二嫂磕头,求二嫂饶命!”司宇哭道,“我错了阿爸,这次真的知道错了。二嫂睿智,我不该轻视她,不该不听她的话。”

  说罢,他呜呜哭起来,像个无助的孩子。

  二叔的心,也跟针扎一样难受。

  这叫他怎么办啊!

  “你二嫂没空,她还要去找人。”二叔道。

  于是,军政府抓紧时间审查。

  肯定的是,魏清寒利用了魏市长和司宇,逃走了。

  魏市长还好,他是被利用,还没做什么,司宇却无意中成了“帮凶”。

  这个罪名定了下来,司宇整个人都吓懵了。

  他死活要见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去见了他,对他道:“只要能找到魏清寒,就能免去你的罪过。”

  司宇哭道:“我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啊!”

  “我会派人去找,你放心吧。哪怕给你定罪了,也不会一时半刻行刑,怎么也要缓个三五天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三五天.......行刑?

  不不不,司宇不想死!

  “二嫂,救命啊二嫂!”司宇哭道,“我错了,我第一次就不该将魏清寒带走;我第二次更不该被魏清寒蛊惑。二嫂,你说得对,他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!”

  第一次,是顾轻舟差点出事,当时司宇感触不深。

  虽然被打了一顿,让司宇很不高兴,可好了伤疤忘了疼,他对魏清寒始终有点念头消不下去。

  如今,他亲自被魏清寒利用,这下子彻底清醒了。

  顾轻舟利用这件事,好好给司宇上了一课!

  而从司宇的态度和言语中,顾轻舟能分辨得出来,他是真的知道错了。

  吃一堑长一智,顾轻舟觉得差不多了。

  “你能想明白,这很好。”顾轻舟道,“没事了,别哭,我们会找到魏清寒的。只要找到他,你就没事。”

  司宇还是呜呜的哭,丝毫不顾忌形象:“二嫂,你救了我这次的话,我一辈子当你是恩人!”

  顾轻舟笑了笑。

  难得,能说出这句话。

  顾轻舟道:“好了,别担心了,我还要去找人了。”

  她当然不会轻易找到人。

  一旦她找到了,司宇和魏林还以为她办这件事很容易似的。

  故而,顾轻舟愣是拖了四天。

  这四天里,二叔、司宇、魏市长,全部彻夜难免。

  他们的命运,掌控在魏清寒的手里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