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司宇在牢里,顾轻舟依旧每天做她自己的事。

  她去了药铺。

  此事,她似乎完全不放在心上,也没告诉司督军。

  倒是司行霈打电话给她时,她跟司行霈八卦了几句。

  “.......阿宇这回心服口服了。”司行霈在电话那头笑道,“也好,让他担心担心,长些见识也无妨。”

  顾轻舟嗯了声。

  别说司宇,二叔也吓坏了。

  “不止是阿宇要长点见识,二叔也是。”顾轻舟道,“二叔总是心存侥幸的。”

  司行霈深以为然。

  终于,到了最后一天,司宇即将要被枪毙,魏林也要移交南京的时候,顾轻舟出去了一趟。

  她去了城郊一处尼姑庵。

  她不是自己去的,而是带着不少的侍从。

  侍从是暗处的,顾轻舟是在明处。

  她一进门,就直接对小尼姑道:“你们家师太呢?我来添点香油钱。”

  这尼姑庵一年到头没什么香客,小尼姑很高兴,急急忙忙去了后头,把师太请了出来。

  顾轻舟捐了香油钱。

  她一共捐了三十块,让师太瞪大了眼睛,惊喜不已。

  “施主,请到厢房喝杯茶。”师太热情道。

  顾轻舟就去了。

  她和师太讲起了经文,去倒茶的小尼姑,却半晌不来。

  师太心中诧异,支吾了一声,对顾轻舟道:“施主稍等,老尼去催催茶水。”

  她刚要出去,却见两名侍从走进来,低声道:“少夫人,找到了。”

  师太微讶:“怎么.......”

  怎么回事呢?

  顾轻舟对师太道:“您先去煮茶吧,我一会儿回来喝。”

  说罢,顾轻舟出去了。

  师太更诧异了。

  幽淡的厢房里,顾轻舟看到一位漂亮的女尼,正在诵经。

  她一动不动。

  顾轻舟进来,坐到了她旁边的蒲团上,笑看着她光亮的脑袋。

  “我以前就觉得,你若是装成女子,肯定比很多人好看,而且不易被察觉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魏清寒猛然转过脸。

  他剃了头,却比整个院子里的女尼都漂亮。

  他伪装了身份,捏着嗓子,欺骗了这个尼姑庵的师太,让他暂时落脚。

  魏清寒很有智谋,他知道现在逃跑,肯定会被抓住。

  于是,他打算在这个尼姑庵住上半年。

  而且,人往往都会灯下黑,没人会想到,他敢藏在离军政府监牢这么近的庵堂里。

  最危险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

  “.......这身尼姑袍,也蛮适合你。”顾轻舟继续道,“你生得如此好看,男女莫辩,真真可惜了。”

  魏清寒自知无路可退。

  他手里的木鱼,捏得很紧。

  “你怎么找到了我?”他问。

  他其实不是捏着嗓子骗人,而是装哑巴。

  他进尼姑庵之前,扒光了自己的头发。师太见他落魄,又是光头,只当他也是尼姑,自愿收留了他。

  于是,他躲在这里。

  有人来搜查过两次,每次都只是找房子里可有藏人,却不会仔细看这些尼姑,免得浪费时间。

  魏清寒还以为,他成功了。

  “.......自从阿宇天天往监牢跑,我就开始布局了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监牢从来没有错过探视时间就可有申请一次的规矩,是我临时叫人加的。”

  就是说,魏清寒自以为绝妙的主意,其实是顾轻舟布置的陷阱。

  “你一听说还有这样的规矩,就立马拒绝了魏市长的探视,故而我就知道了你的打算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阿宇的车子出门,我的人一直在跟着,你从哪里滚下车,从哪里离开,如何到了这庵堂,我全部知道。”

  甚至这庵堂里,有个瘦弱的女尼,还是顾轻舟的眼线。

  防止魏清寒逃走,虽然她知道魏清寒艺高人胆大,暂时不会逃。

  顾轻舟还是一步步设防。

  魏清寒利用魏市长、司宇等,这些计谋的背后,都是顾轻舟故意诱惑他上当的。

  顾轻舟知道他不安分。

  从他天天勾着司宇开始,顾轻舟就知道。

  若是顾轻舟不设个陷阱,魏清寒可能会害死司宇。

  顾轻舟先发制人。

  “......那天,阿宇的车子就停在放风场子的外头,你就没觉得那么巧吗?”顾轻舟又问。

  那也是顾轻舟故意叫人在放风场拦下的。

  魏清寒所谓的逃离,不过是顾轻舟眼皮子底下的一场玩闹。

  这场玩闹,她让司宇认清楚了现实,解决了司家内部的一个大隐患,同时让魏清寒的野心提早暴露。

  “你!”魏清寒猛然转过脸,看着顾轻舟。

  他眼中,居然有些诡异的光芒闪动。

  这个瞬间,他是欣赏顾轻舟的,他第二次为这个女人感动。

  第一次,是她说不许那些囚犯侵犯他,让魏清寒惊叹她的见识;这一次,让魏清寒惊赞她的睿智。read_middle();

  为何大姐会失败?

  因为大姐的对手,是个更厉害的女人。

  魏清寒一直很仰慕他大姐,因为他觉得她是世上最聪明的女人。

  结果,这个“最聪明”的女人,被顾轻舟打败了。

  魏清寒恨极了她,却也遗憾。

  遗憾不能和她相处更久一点,更了解她的本事。

  “顾轻舟,你果然厉害!”魏清寒冷笑,“我输了。”

  他输得心服口服。

  这次,是在精心策划良久的逃狱计划,结果在顾轻舟面前不值一提,他才知道自己和顾轻舟的差距。

  他不得不服!

  “过奖了,魏少爷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侍从进来,把魏清寒抓了起来。

  魏清寒眼中有了不甘心。

  他真不甘心被抓回去,更不甘心失去了领教她本事的机会。假如他没有犯事,假如他早知道她的能耐,他一定会追求她。

  棋逢对手的感觉,应该会很好吧?

  “顾轻舟。”他望着她,眸光里深邃,似乎有很多话想要说。

  顾轻舟只是微笑。

  她的笑容,似一朵盛绽的花,层层叠叠释放着秾艳: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。你想太多了,你只是我的手下败将!”

  魏清寒以为,自己和顾轻舟势均力敌。

  可他两次败在顾轻舟手里。

  顾轻舟的笑容恬柔。

  魏清寒的瞳仁猛然收紧:顾轻舟在鄙视他!

  他更加不甘心了。

  他想要让顾轻舟看看他真实的本事。这两次,都是他太急切了,他失误了!

  “顾轻舟,你看轻了我,我可以和你一较搞下的。”魏清寒倏然大声,想要挣扎。

  顾轻舟却只是笑笑:“是你,高看了自己。”

  说罢,她缓步走了出去。

  留下魏清寒,呆若木鸡。

  回到监牢时,魏清寒一言不发。

  依照军政府监牢的规矩,魏清寒逃狱之后,就是死罪。

  于是,他被判了枪决。

  这次,魏市长连半点埋怨的心思也不敢有。

  魏清寒经过这一遭,他死有余辜。

  想到魏清寒将父亲至于险地,魏林也是痛心疾首。

  “今晚行刑。”胡副将对魏清寒道,“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吗?”

  魏清寒剃了光头,仍是容貌英俊逼人。他看着胡副将,认真道:“我想要顾轻舟看着我死。”

  他希望顾轻舟看着他。

  临终前,他想要看到这个女人,这样他可以记住她。若有下辈子,他一定要和她斗。

  “混账,少夫人的名字也是你乱叫的?”胡副将怒了。

  魏清寒是真想让顾轻舟在场,故而他改了口风:“我想请少夫人看着。”

  胡副将去问了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打了个哈欠:“我没兴趣。”

  听说,魏清寒被行刑的时候,没有看到顾轻舟,当时挣扎了起来,大声喊她的名字。

  他喊得凄厉,似情郎临死前喊心爱人的名字。

  对于顾轻舟,魏清寒的感情一定是极其复杂。

  然而这些话,是不会有人告诉顾轻舟的,甚至不会传出去。一旦有了什么流言蜚语,会损害少夫人的威望。

  就这样,魏清寒当晚被枪毙了。

  魏林和顾轻舟一样,没有去观刑。但是,他把魏清寒的尸骨接回来时,当场吐出一口黑血。

  儿子再怎么不孝,也是自己的骨肉。

  魏林昏死了过去,一蹶不振。

  顾轻舟把司宇送到了司公馆,交给了二叔和二婶,还有老太太。

  二婶抱住儿子,又哭又打:“你这个该死的孩子,你闯这么大的祸!要不是你二嫂,你还怎么活啊?”

  司宇也是后怕。

  在顾轻舟找回魏清寒之前,司宇都做好了被枪毙的打算。

  人在死亡来临的时候,会想明白很多事。

  司宇当时就想了很多。

 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,想起了祖母,也想起一直很照顾他的二哥司慕。

  他为什么要跟二嫂过不去!

  他那时候后悔极了。

  后来,顾轻舟把魏清寒带了回去,司宇的那点喜悦,是正常人无法体会的,他当时痛哭流涕。

  他觉得是顾轻舟救了他的命。

  “.......的确是你救了他的命。”老太太事后这样说,“哪怕你没有提前安排,他也迟早要被魏清寒害死,不是你救了他又是谁呢?”

  顾轻舟道:“举手之劳,一家人就是要相互照顾啊。”

  二叔和二婶对顾轻舟,更是感激不已;司宇彻底将顾轻舟视为恩人,从此行事也多了几分小心翼翼。

  顾轻舟收获了司公馆的所有人心。

  她却不是那么高兴。

  她在想:“再这样下去,离婚的事,应该怎么说呢?”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