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顾轻舟处理完魏清寒,心头重石方才落地。


情绪放松,才知秋意渐起。


一场薄雨之后,天气就凉了,盛夏的酷热不复存在。早起时,空气里有淡淡木樨清香。


顾轻舟准备的一些事,也做得差不多了。


这时候老太太派人来找顾轻舟:“老太太请您去趟司公馆,有很重要的事和您商量。”


顾轻舟不知何事,急匆匆去了。


她担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
结果去了,才知并非祸事。


老太太对顾轻舟道:“八月初一,是你二叔五十岁大寿。他素来不肯大办,今年就破个例。”


顾轻舟明白了。


最近出了这些事,老太太怕长房和二房生了罅隙。


她想要借着这个机会,把众人聚在一起,解释清楚误会,重新笼络感情。


“你也安排安排,把所有人都叫回来。我知你们忙。中秋节虽然是团圆的日子,可你们也有自己的应酬,这次就当贺寿又过节。”老太太又道。


像司行霈和司督军,他们从前中秋节都要去营地过。


司家这等门庭,没办法像小门小户那样中秋团聚。


老太太是在寻个机会。


“这很好啊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祖母,还需要我做什么吗?”


“不必了,你心中有数就行。”老太太笑呵呵的,“这次呢,大肆操办,你多邀请一些人来。”


用军政府少夫人的名义,更容易邀请到有身份的人。


老太太也是想给二叔添彩,让他有面子。


顾轻舟应下:“是。我去和二婶商量,请柬的事都交给我吧。”


老太太很高兴。


顾轻舟去了趟二婶那边。


二婶也在准备。


两下对了口风,二婶说她什么都可以准备,让顾轻舟写请柬即可。


“阿爸那边,我也去打电话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二婶,你就安心准备寿宴,邀请宾客的事都交给我。”


二婶欣慰:“麻烦你了轻舟。”


“一家人,不用客气的。”


二婶看顾轻舟没有半分罅隙,知晓她心胸宽广,并不记恨司宇,也是松了口气。


顾轻舟先给司督军打了电话。


司督军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
老二贺寿?


顾轻舟就把实情,一点一滴告诉了他。


司督军沉吟后,这才道:“是老太太主张的,别叫她老人家扫兴。你拿出些钱,办得隆重些。”


“这个归二婶管,我就是负责邀请宾客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阿爸,我觉得还是照二叔和二婶自己的心意过,更是对他们更好。”


司督军深以为然。


挂了电话之后,顾轻舟也给司行霈打了电话。


打通了,副官说:“师座不在驻地,有军务,这是机密。”


顾轻舟明白了。


挂了电话,她傍晚再打了一个,还是没打通。


经过上次疑神疑鬼之后,顾轻舟现在的心宽阔了很多。


司行霈是很忙的,没打通就算了。


结果,凌晨三点多,顾轻舟被电话吵醒。


司行霈回来之后,听闻顾轻舟打了两个电话,不知何事,焦虑回电。


顾轻舟睡得迷迷糊糊,问他:“你才回驻地?”


“是啊。”司行霈道,“你没事?”


顾轻舟试图让自己清醒些,说话也利索了几分。


她把老太太的意思,告诉了司行霈。


司行霈笑道:“正好,我想轻舟了,也想祖母了,回去看你们。”


顾轻舟握紧了电话。


她没有回应什么。


只不过,司行霈的情绪好像好了不少。


后来,他们还说了很多话。


顾轻舟实在太困了,撑不住睡了。


等她醒过来时,发现自己还握住话筒,肯定是跟司行霈聊天的时候,直接睡着了。


她拿起来听了听,对面有点嘈杂的声音。


司行霈也没挂。


顾轻舟一个激灵,不知是否耽误他休息了,匆匆把电话给挂了。


司行霈在二叔寿宴的前一天,回到了岳城。


他直接去了军政府报备。


铁路修建的进展,他拿给颜新侬看,需要拨款。


颜新侬给顾轻舟打了电话。


顾轻舟就带着印章,亲自去了趟军政府的会议大厅。


一进门,就看到了司行霈。


阳光很好,从窗口照进来,落在他的身上。他铁灰色的军装干净挺括,勋章在暖阳下泛出淡淡金芒。


他的头发梳得整齐,眉目英俊逼人。


“轻舟。”他略微颔首,笑容沉稳,同时又不动声色冲顾轻舟眨了眨眼睛。


顾轻舟只是点头,眼帘低垂着,一副公事公办的肃然。


她坐到了颜新侬旁边的次座,叫了声“总参谋”。


屋子里除了司行霈和颜新侬,还有其他几位高级将领。


众人纷纷给少夫人敬礼。


“诸位请坐。”顾轻舟这才有了淡淡笑容。


“轻舟,这是铁路的近况,你看看。”颜新侬把司行霈带过来的文件给顾轻舟。


顾轻舟颔首。


她认真翻阅。


司行霈就坐到了她对面,抬眸看着她。


此情此景下见面,和私下里见面,感觉有点不太一样。


顾轻舟穿着一件绯红色绣月季的旗袍,那旗袍是白玉雕花的纽扣,点缀其中,添了几抹灵动。


她衣着不再那么素净,而是得体又不失端庄华贵。


她长长的头发,绾成了低髻,带着一把珍珠梳篦。珍珠的光,温润似玉,映衬着她那白玉的纽扣,落在她脸上,给她白净面容笼罩了层温润。


她的眉眼秾艳,身段婀娜,已然是一朵盛绽的繁花。


司行霈真觉得她长大了。


似乎第一次觉得,她再也没了少女的稚气。


然而这改变,不过短短八九个月。


他离开之后,顾轻舟快速成长了起来。她没了他的依靠,变得坚毅而果断,睿智而精明。


司行霈倏然很心疼。


他曾经说:“一颗成熟的心,都是用血和泪打磨出来的。”


他的轻舟,一定流过很多的血泪。


他想着,就脱了军靴,脚沿着她的小腿摩挲着。


大庭广众之下,他迫不及待想要亲近她,只得如此。


他知道,顾轻舟肯定会炸毛跳脚的。


他想看到她跳脚的模样,那样的她,更像个孩子。


司行霈玩心大起。


可顾轻舟,动也没动一下。她的腿没有动,任由司行霈的脚一层层攀延;她的眉眼也没动,安安静静翻阅着文件。


等司行霈的脚越发往上时,她终于抬眸,粲然一笑。


这一笑,绮丽炫目。


司行霈微愣。


“今天怎么了?”他微微眯了眯眼睛,好奇看着他的女人。


怎么感觉今天不太对劲?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