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顾轻舟把张辛眉带了出来。

  屋檐下的阳光温暖,养着两只雀儿,叽叽咋咋。

  树荫落下来,满地斑驳的痕迹。

  顾轻舟半蹲了身子,问张辛眉:“脚疼不疼?”

  张辛眉可委屈了:“那个铁疙瘩,疼死爷了,爷要毙了他!”

  司行霈一身肌肉。

  张辛眉虽然顽劣,到底只是个身体柔脆的小孩子。一脚踢上去,他自己的脚趾都快要断了,司行霈却是毫无感觉。

  痛是有的,却远没到让司行霈动容的地步。

  顾轻舟的眉头紧蹙:“所以呢,现在知道不知道,任性是害人害己?”

  “你教训爷!”张辛眉更委屈了。

  凭什么啊。

  爷的女人,不是应该疼爷吗?爷都痛死了,你还教训爷,实在太过分了,亏得爷那么疼你!

  张辛眉撅嘴,看着顾轻舟。

  “你不该挨教训吗?”顾轻舟眼波里,敛着寒芒,“行事要占理,这样大发脾气,将来谁会愿意亲近你?”

  张辛眉很想发火的。

  可想到,这是自己的女人啊。跟女人发火算什么能耐?

  爷要疼女人的,不能咆哮。故而,他忍住了,委屈极了:“你、你、你还说上瘾了?你又不是我姆妈,你是我的女人!”

  旁边,突然传来一声咳嗽。

  司行霈站在柱子后面听了半晌,闻言错愕。

  这小鬼哪里来的?

  怪不得第一眼看到这小鬼,他就不喜欢呢!

  “胡闹什么?”司行霈负手,表情阴沉得能滴下水来。

  顾轻舟罕见他这样阴沉。

  这是干嘛?

  吃醋吗?

  顾轻舟白了他一眼,心想真幼稚,吃小孩子的醋。旋即想到,这是老太太的屋子,今天宾客又多,随时会有人进来,故而收敛了表情。

  “没什么。”顾轻舟道,“少帅,你先去忙吧。”

  司行霈的脸更沉了。

  他走近几步,道:“少帅?”想造反啊!

  顾轻舟轻咳。

  张辛眉见状,手迅速伸了出去,直接朝着司行霈腰间的配枪。

  不管他多快,还是被司行霈稳稳捏住了拳头。

  “爷要你的枪!”张辛眉大叫,“快给我,否则有你的好果子吃。”

  司行霈倏然将他举了起来。

  腾空之后的张辛眉,叫得更大声了。

  “姆妈!”张辛眉有点轻微的恐高,被司行霈双手举过头顶,他顿时吓得头晕目眩。

  张太太和老太太一起出来了。

  这场景,张太太咬唇,反而不知该说什么了;老太太更知道,自己的孙儿不是那不知轻重的。

  故而,出来的两个人,都沉默站在门口看着。

  司行霈高举了张辛眉,问他:“要命,还是要我的枪?”

  张辛眉不答,却也不敢乱动,紧紧闭上了眼睛。

  “说啊,不说我可就把你往地上砸了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张辛眉觉得,砸地上没什么,大不了断根骨头,比被他举在高空要好。故而,他更加紧闭双唇。

  “说,要命还是要枪?”司行霈又问。

  他说话的功夫,把张辛眉在高空中晃了晃。

  最擅长审讯的司行霈,一下子就看得出,张辛眉是不怕死不怕疼的,却独独怕高。

  他这么一晃,沉默的张辛眉果然又叫了:“姆妈!”

  张太太看了眼老太太,又看了眼司行霈,依旧没做声。

  于是,司行霈就把张辛眉抓在手里掂上掂下,张辛眉那点残存的勇气,随着身子起伏,全没有了。

  他难得的感到了害怕。

  “我要命!”张辛眉大声道,声音颤颤的,快要哭出来。

  “还敢顽皮想要抢别人的枪吗?”司行霈又问。

  “不敢了!”张辛眉道。

  “好,男子汉大丈夫,要说话算数,否则就连娘们儿也不如了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他把张辛眉给放了下来。

  张辛眉双腿发颤,往顾轻舟怀里扑,死死抱住了顾轻舟的腰。

  太可怕了!

  这个人不仅是铁疙瘩,还是个凶神恶煞的魔鬼。

  张辛眉抱着顾轻舟,使劲推顾轻舟快走。

  顾轻舟见他真的吓坏了,就带着他进了屋子。

  司行霈的表情并未放松。

  他想抓顾轻舟的胳膊,余光却看到了门口的老太太。

  “我们回去吧,我不要吃饭!”张辛眉长这么大,鲜少有怕的时候,今天算一次了。

  张太太却笑了。

  从此之后,张辛眉大概是不敢轻易下别人的配枪了。

  他最近特别喜欢这招,屡试不爽。

  他的手很快,而且对枪熟悉,就连张龙头防范着都被张辛眉给抢了。

  张辛眉从未失手,除了今天。

  那个司少帅,却能次次拦住辛眉,还把辛眉教训了一顿,改了他这个坏习惯,张太太是挺高兴的。

  “来人家做客,岂能这样没礼貌?”张太太低声。read_middle();

  张辛眉依旧扑倒了顾轻舟怀里,搂着她的腰不肯撒手。

  老太太想说什么,又有客人进来了。

  这边人多了起来,顾轻舟也要出去待客,就跟老太太告辞。

  将张太太安排坐下,顾轻舟把张辛眉带到了旁边小孩子那桌。

  “可不要再调皮了啊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张辛眉有点尴尬,冷哼了声。

  “坐好了,我还有事。”顾轻舟态度温柔了下来,轻轻摸了下他的脑袋。

  张辛眉不肯依,非要跟着顾轻舟。

  正巧副官来说:“少夫人,督军和夫人到了。”

  顾轻舟急忙迎出去,张辛眉却寸步不让跟着她。

  “我也要去。”张辛眉耍赖。

  他蛮有力气的,顾轻舟是拗不过他。

  顾轻舟又着急出门,否则迟了,只得带着张辛眉。

  他们在二门口,遇到了也要出去见司督军的司行霈。

  张辛眉往旁边挪了挪。

  “这孩子怎么回事?”司行霈问顾轻舟,“他跟着你干嘛?”

  顾轻舟眼睛看着前面,笑容恬淡,并不回答司行霈。

  一路上都有宾客来往,顾轻舟微笑与人寒暄,逐渐和司行霈拉开了距离。

  司行霈浓眉更深。

  他发现,张辛眉正在偷偷打量他。

  司行霈瞪了过来,张辛眉立马转头,气哼哼的,不知又想什么鬼主意。

  真是个顽劣的孩子。

  顾轻舟落后司行霈几步,又对张辛眉道:“你先跟副官进去。”

  张辛眉不依:“我才不要。”

  故而,他跟着顾轻舟到了大门口。

  司行霈先一步出来,司督军和司夫人先下了汽车。

  顾轻舟和张辛眉出来时,正巧司琼枝也下了汽车。

  司芳菲最后下汽车。

  所以,司芳菲走下来,就看到顾轻舟和司行霈立在门口的台阶上,身边跟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。

  司芳菲的心,骤然一紧:顾轻舟和司行霈这模样,真像一家人!

  她很快就把这点念头抛去。

  顾轻舟,她配二哥还差不多,配她大哥实在差远了。

  不管是老太太、司督军、司芳菲甚至外界,都觉得司行霈这样的人物,女子没有倾国倾城的容颜、至高无上的家世,是配不上他的。

  而顾轻舟,远没有达到能配司行霈的地步。

  所以,司行霈时常有点出格,亦或者他们俩在一起时,神态不太对劲,不知情的外人,从来没人怀疑过什么。

  没人觉得顾轻舟配得上司行霈。

  不管是外貌还是家庭,顾轻舟都只能算中等;而司行霈这两样上,都是绝顶的。

  “这哪来的孩子?”司夫人一开口,就问顾轻舟,言语中带着几分指责。

  顾轻舟好好的,带个小孩子在身边,像什么样子!

  “是朋友家的,他喜欢粘着我。”顾轻舟笑容温婉,对司夫人的话也是四两拨千斤的回答。

  她似乎没听出司夫人言语中的不快。

  司督军打了圆场:“轻舟招小孩子喜欢。”

  说罢,司督军又笑呵呵问张辛眉:“叫什么?”

  张辛眉眼珠子急转,脚步一动,上前一把就把司督军腰间的枪给摘了下来。

  他手极快,那枪到了他手里,不过短短两秒钟,弹套和枪杆就分离了。

  场面遽然安静,静得可怕。

  司督军、司夫人、司琼枝和司芳菲,都震惊看着张辛眉。

  他是怎么做到的?

  司行霈的眼睛,却猛然亮了下:不错,这身手极好,将来好好调教,是个人物!

  “阿爸,对不起!”顾轻舟的脸微变,急忙将枪接过来。

  她手脚麻利,很快就将枪装好。

  众人又是一惊。

  司督军全家,继续沉默:顾轻舟装枪的动作,流畅到了极致,像个拿枪的老手。

  怎么回事?

  现在人人都会玩枪吗?

  一个孩子,一个年轻的女人,都能把枪玩得这样好?

  司行霈的眼睛则再次亮了起来。

  他看着张辛眉,再看着顾轻舟,心中某个地方,有点柔软。

  张辛眉实实在在露了一手,让司行霈发现这孩子顽劣归顽劣,能耐是有的,就有点喜欢他。

  张辛眉和顾轻舟,多像母子二人!

  司行霈觉得,将来自己的孩子,估计也不是善良之辈,跟张辛眉差不多吧?

  他笑了笑。

  那边,顾轻舟将枪还给了司督军,表情略微尴尬。

  “阿爸,这是我朋友家的孩子,他太调皮了。”顾轻舟真怕司督军发怒。

  司督军接过来,半晌才问:“轻舟,你会用枪?”

  “是,学过的。”顾轻舟如实道,“我也是学着自保。”

  司督军欣慰,点点头道:“你学得不错啊!”

  顾轻舟露出笑容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