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顾轻舟想多了,司督军并没有生气。

  张辛眉这一手,让司督军震撼。

  “好小子,你从哪里学的?”司督军问。

  张辛眉也糊涂了。

  这家人真奇怪。

  别人被他抢了枪,都是气得半死,上次顾轻舟的丈夫也是很生气的,怎么这个人不恼怒呢?

  张辛眉好奇看着司督军,他墨色宝石一样的眸子很浓郁,越发显得他可爱,不谙世事。

  看到这孩子,司督军瞥了眼站在旁边的长子:怎么都感觉,张辛眉性格很像司行霈呢?

  “假如阿霈能早点结婚,现在儿子也该这么大了。”司督军想。

  算算时间,司行霈今年都二十七了。

  如此想着,司督军的心猛然沉了下去:不能再拖了,让老太太做主,怎么也要给司行霈弄一房媳妇。

  像司督军这么大的人,多半都抱孙子了!

  “过来。”司督军冲张辛眉招招手。

  张辛眉不情不愿。

  顾轻舟悄声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,张辛眉的戒备之色消除,这才起身走到了司督军面前去。

  司督军问他:“几岁了?”

  “爷......我十岁了。”张辛眉一脸傲娇,对上司督军也没半分怯意。

  张辛眉口齿非常清楚,说话头头是道,甚至很机灵。

  司督军不喜欢男孩子唯唯诺诺,故而很满意张辛眉这骨子机灵劲儿。

  “你阿爸叫什么?”司督军又问。

  张辛眉道:“张庚。”

  张庚?

  司督军顿时就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了。

  张庚在南京有关系,而且军政商三界都有来往,这样的人能结交上自然不错了。

  司夫人却蹙眉,低声问顾轻舟:“你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来往?”

  顾轻舟沉默。

  后来,司督军就把张辛眉带在身边。

  顾轻舟也跟着众人,来往寒暄。

  这一忙,就是一整天。

  午饭之后,有的客人离开,有的客人过来,忙得络绎不绝。

  直到晚上九点,重要的客人才送走,顾轻舟空闲下来。

  “阿爸,您和姆妈今晚住在司公馆,还是住饭店?”顾轻舟问。

  她订好了饭店,也吩咐督军府的姨太太们打扫好了房间,二婶这边更是安排了客房,一切都随司督军的意愿。

  “住在这里吧,很久没回来了。”司督军道。

  他要跟老太太聊天。

  顾轻舟道是。

  二婶就进来,请司夫人去休息。

  司夫人喊了顾轻舟:“轻舟,你过来。”

  顾轻舟起身,陪着司夫人和司琼枝走了。

  司芳菲和司行霈兄妹俩,一见面就很亲热,这会儿已经不见了踪迹。

  司夫人也发现了,问:“芳菲呢?”

  “她跟阿霈有话说,两个人出去了。”老太太开口。

  司夫人立马噤声,不再说什么。

  顾轻舟心中,有羽翼轻轻滑过,心湖有一点细微的涟漪,又很快归于平静。

  那是司行霈的妹妹。

  顾轻舟觉得,自己一旦确定了心意,占有欲真是太霸道了。

  可能是因为她没有亲人,没有兄弟姊妹的缘故吧。

  她跟着司夫人,送她去休息。

  一进门,司夫人就让二婶和司琼枝先走,留下顾轻舟说话。

  “你怎样了?”司夫人努力想要亲近,可态度情不自禁的高高在上。

  顾轻舟疑惑:“我挺好的。”

  司夫人却指了指她的肚子:“你都没动静?”

  顾轻舟沉默。

  司夫人看着她,低垂着羽睫,一副小媳妇的模样,当即气不打一处来:“姨太太都有了,你怎么回事?”

  顾轻舟道:“姆妈,此事还是要靠天意。”

  司夫人冷哼。

  她又问顾轻舟:“慕儿去留学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顾轻舟道:“他一直想学习的啊。”

  司夫人又冷哼:“是吗?真奇怪了,他打了你一枪,你还没好他就走了,岂不是凑巧?是不是你用计,逼迫他离开了?”

  顾轻舟的秀眉,微微凝起。

  一瞬,她又松开。

  “姆妈,您也知道他打了我一枪?”顾轻舟微笑,笑容里有妩媚缱绻,她顿时添了风情,却又有种说不出的凛冽。

  司夫人被她这模样一震。

  她笑着呢,你又不能指责她忤逆;可偏偏她这笑容,妩媚中凌厉,气势夺人,一下子就压了司夫人一头。

  “我是您的儿媳妇,您也没问我,伤情如何了呀。”顾轻舟继续道。

  司夫人哑口。

  这枪是司慕打的,司夫人不问,的确是欠妥。

  她哪怕是骄傲的人,此刻也说不出话来。

  顾轻舟就不再说什么,起身道:“姆妈,天色不早了,您早些歇息吧,我先告辞了。”

  说罢,她就要离开。

  司夫人满心的教训,都被堵住了。

  幸好她们不住一起,要不然这婆媳俩早就撕破了脸。

  顾轻舟身姿婀娜,站起来的动作也利落,没给司夫人说话的机会,她已经走了出去。read_middle();

  司夫人冲着她的背影冷哼了声:“怎么没打死你?”

  不过,要是真打死了,这件事就大了。

  司慕肯定会声誉扫地,不管是在社会上还是在军中,都毫无尊严了。

  杀妻,是很恶劣的行径。

  顾轻舟出了客房,深深吸了口气。

  这段路没有月色,亦无路灯,黢黑得叫人毛骨悚然。

  空气微凉,有淡淡木樨的清香。

  风过,树叶簌簌。

  顾轻舟被枪打过的伤口,在司夫人的那席话之后,莫名隐隐作痛。

  医生说过,她可能会有心理创伤。

  可她克服了。

  然而,司夫人的话,叫她很恼火,情不自禁想起当时挨枪的情景来。

  顾轻舟越想,情绪波动越大,那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顿时就在她耳边炸开。

  她脑子里嗡嗡的。

  顾轻舟实在受不了,她没有照原路返回,而是往更黑暗的地方走。

  她似乎想找个地方藏起来,越黑暗的地方,越能给她安全感。

  她知道,这种感觉很快会过去的,她不能叫人担心。

  她要藏一下,冷静一点。

  她深深吸气。

  而后,她听到了说话的声音。

  “.......真的?”女子声音俏丽柔婉,“我才不相信呢。”

  “当然了。”顾轻舟继而听到了司行霈的笑声,“你当每年是谁给你寄了衣裳的?”

  “我以为是阿爸啊!”女子继续道。

  是司芳菲。

  顾轻舟冷静下来。

  她抬眸,看到不远处的后花园凉亭,司行霈和司芳菲并排而坐,司芳菲把头歪在司行霈的肩膀上。

  “阿哥,我想吃你煮的鲜虾馄饨。”司芳菲道。

  司行霈道:“好啊。我煮的馄饨,是有秘方的。”

  “什么秘方?”司芳菲笑问,“爱吗?”

  司行霈大笑,极其爽朗。

  顾轻舟愣在那里。

  她的脚步倏然发沉。

  那是芳菲,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妹妹,就像顾轻舟和顾绍一样。

  顾轻舟若这样都多心,就实在太丧心病狂了。

  可她的呼吸,莫名更加重了。

  她的伤口已经完全好了,这会儿却鬼使神差的疼了起来。

  她急匆匆转身离开。

  司行霈警觉回头。

  “怎么了?”芳菲问。

  司行霈笑道:“没事,方才好像有人过来了。”

  “不是佣人,就是散场的宾客了。”司芳菲笑。

  司行霈转回脸。

  “阿哥,我要去再你的驻地玩。”司芳菲笑道,“你的房间,我要帮你重新布置。你以前房间的家具,都是我摆的。上次去,太匆忙了。”

  “行啊。”司行霈道,“这次跟我走?”

  司芳菲却沉默了下。

  她还要跟父亲回南京。

  “我得跟阿爸请假,司令部很多事呢,我要交代清楚了,再去你那里。”司芳菲笑道。

  司行霈哈哈大笑,忍不住捏了下她的脸:“女孩子家,你哪里来的事业心?”

  司芳菲道:“这叫责任心。”

  司行霈表情微静。他一瞬间,想起了另一张俏丽的面孔。

  她也是很有责任心的女孩子。

  “有责任心好。”司行霈道,“女孩子家也要努力上进,才能被人敬重。”

  司芳菲静静看着他的面容。

  她倏然伸手,摸了摸他的面颊。

  司行霈笑。

  司芳菲道:“阿哥,你最近好像不一样了。”

  “什么不一样?”司行霈问。

  “你的风流韵事,好像减少了。”司芳菲道。

  司行霈失笑。

  他跟司芳菲关系很好,在司行霈的心中,司芳菲既是他的妹妹,更像是他的女儿。

  当初司督军把两岁的司芳菲抱到军营,然后住了两年。

  那两年里,司行霈经常要照顾芳菲,就像女儿一样,帮她洗澡、喂她吃饭。

  “胡说八道。”司行霈道,“我一直不风流。”

  司芳菲抱住他的胳膊,靠得更紧了,几乎要把自己贴到他身上去。

  司行霈笑道:“你还是这么粘人!”

  “我不是粘人,我是粘你。”芳菲道,“阿哥,你把我带走吧!”

  “行,跟我走!”司行霈笑道,“正好,可以给你嫂子作伴。”

  “我嫂子?”司芳菲的声音,轻了很多,好似用力就会失控一样,“我要有嫂子了吗?”

  “是啊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“谁家的姑娘?”司芳菲问。

  司行霈捏了下她的脸:“这个不能告诉你。等成功了,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这么神秘?”司芳菲狐惑,“阿哥,我想知道!”

  司行霈却愣是不说。

  司芳菲肃然不想说话了,软软靠着司行霈,沉默了起来。

  司行霈的心中,却是另一番光景。

  他再想顾轻舟:现在顾轻舟那边的应酬,结束了没有?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