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顾轻舟上了司行霈的飞机,她没挣扎,任由他抱着她。

  她从他身上,似乎又闻到了司芳菲的清香,估计是送别的时候,司芳菲又抱他了。

  顾轻舟的心,猛然被什么撞了下。

  这种感觉很糟糕。

  假如是其他女人,顾轻舟不敢是对司行霈还是对自己,都能有个交代,讨个说法。

  偏偏.......

  坐下之后,司行霈一直不肯放开她,将她抱着坐到了自己腿上。

  他看着她。

  他眼波深邃,眼芒里全是深情,叫顾轻舟心底无端起了怯意。

  “轻舟。”司行霈喊她。

  顾轻舟应了声。

  他就把头搁在她的肩膀,低喃道:“你这个女人,何时才能温顺些?”

  顾轻舟的心中一动。

  她低垂了头,没言语。

  良久之后,她对司行霈道:“我不会跟你去平城的。我不是冲动不顾一切的人,做这些事毫无意义的。”

  司行霈不知是该心疼她,还是该气她。

  他的猫就是这么矜贵,受了委屈也得他去猜,猜不到她就闹脾气。

  司行霈没觉得这不好,他的轻舟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。

  “轻舟,是我对不起你。”司行霈低声。“你说得对,我毁了你的家,却没有给你一个家........”

  抬头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,却看到顾轻舟流了一脸的眼泪。

  她倏然箍紧了他的脖子。

  她的眼泪,顺着他的脖子淌,几乎要刺痛他。

  他更用力。

  “轻舟!”司行霈吻着她的鬓角,“告诉我,不管你受了什么委屈,我都可以替你做主。”

  顾轻舟的胳膊,又慢慢松开了。

  “你可以把我师父和乳娘的事告诉我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也许,这是个契机。

  他当初是怎么逼迫她的?

  他一步步,将她逼到了她身边,让她放下了一切。

  如今,她不可以吗?

  “轻舟。”司行霈叹了口气。

  他托起她的下巴,亲吻着她的唇。

  辗转缠绵,到底还是没说。

  顾轻舟和他在飞机上纠缠了良久,眼瞧着就到了下午四点,司行霈着急赶回去开一个军事会议。

  他频繁看手表。

  “你走吧。”顾轻舟道,“司行霈,再见。”

  再见?

  怎么感觉,她在和他渐行渐远?

  司行霈捏紧了她的胳膊,又搂了她:“轻舟,真不跟我走?”

  “不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她下了飞机。

  司行霈想着,军务很繁忙,而且他即将要做另一件大事,真没空继续留在岳城。这次,他已经耽误三天了。

  “轻舟,我会抽空来看你。”司行霈把她送到了汽车上。

  顾轻舟颔首,眼睛却没看他。

  司行霈伸手,摸了摸她的头发,像抚摸一只温柔的小兽。

  “轻舟,要乖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颔首。

  于是,汽车先开动了。

  司行霈望着她,汽车打弯的时候,顾轻舟目光都没动一下,她明明可以多看司行霈几眼,可她却在阖眼打盹。

  她情绪低落。

  司行霈满腹担忧。他这样回去,只怕无法安宁了。

  “给她点时间吧。”司行霈想。

  顾轻舟回到了颜公馆时,才知道张辛眉一下午赢了一千多块。

  顾轻舟震惊。

  颜太太她们的赌注蛮小的,能赢这么多,说明整个下午都是张辛眉在胡牌。

  “轻舟,这孩子是个赌神。”霍拢静笑道,“我还以为我赌术很好呢。”

  顾轻舟失笑。

  最后打了一圈,众人歇了牌。

  颜太太轻轻捶了捶肩膀:“从来没这么轻松过。几乎不用动心思,反正赢不了。”

  颜洛水哈哈大笑。

  顾轻舟帮颜太太按肩膀:“辛眉又在显摆了,他明明可以输几盘的。”

  “麻将打得好,也是本事。”颜太太笑道。

  一片欢愉中,顾轻舟始终有点落寞。

  晚饭在颜公馆吃。

  厨娘说颜太太最近胃口不佳,故而晚上添了米粥和小馄饨,问顾轻舟他们吃什么。

  顾轻舟的精神,莫名其妙紧绷了起来。

  “我不吃小馄饨!”她道。

  说罢,她似补救般,“有米粥的话,我就吃米粥吧。”

  等谢舜民和颜一源回来了,这才开饭。

  颜一源逗张辛眉,说:“和上次见面相比,他又长高了几分。”

  说着,就要伸手去捏张辛眉的脸。

  张辛眉一下子就咬住了他的手。

  “啊!”颜一源吃痛。

  顾轻舟忙道:“辛眉!”

  张辛眉不情不愿松开了牙齿。

  颜一源的手上,落下了清晰的牙痕,他吸了口气,说张辛眉:“这孩子属狗!”
read_middle();
  “别闹,他又不是小孩子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五哥,辛眉不喜欢旁人把他当孩子看待。”

  颜一源眼珠子滴溜溜转,问张辛眉:“你为什么要叫新妹?因为你是最新生出了的?你叫妹妹,是不是女孩子?”

  张辛眉抓起筷子就要插颜一源:“爷是男的!是眉,不是妹!”

  颜一源故意气他:“我看就是妹。”

  顾轻舟失笑,坐在旁边打圆场,张辛眉才没有跟颜一源一般见识。

  “两个孩子。”颜太太无奈摇头笑了笑。

  晚夕回家,顾轻舟的情绪已经好转了很多。

  况且,张辛眉陪伴她,让她没时间胡思乱想。

  张辛眉住在客房。

  顾轻舟问他:“怕不怕?”

  他翻了个白眼:“是你害怕吧?你要是害怕的话,就睡到爷的被窝里来,爷不嫌弃你。”

  顾轻舟失笑。

  “.......你怎么了?”顾轻舟准备走的时候,张辛眉却突然拉住了她的手,问她。

  “什么?”顾轻舟笑。

  张辛眉看着她的眼睛,说道:“你不高兴。你昨天生病,今天不高兴。”

  他也看得出来。

  顾轻舟的笑容微敛。

  “没事,大人的事。”顾轻舟低声,“你乖乖睡觉吧。”

  张辛眉却道:“你喜欢那个铁疙瘩,对吗?”

  铁疙瘩,是说司行霈的。

  顾轻舟错愕。

  “胡说什么!”她沉了脸。

  “你看他的时候,脸上有光。”张辛眉道,“我阿爸说,那就是喜欢的意思了。我阿爸看我姆妈,脸上也有光。那个铁疙瘩虽然不是好人,但是他也喜欢你。”

  顾轻舟震惊看着这孩子。

  一个孩子!

  “别胡说了。”顾轻舟勉强微笑。

  孩子的眼睛,其实是最澄澈的。他能摒除那些虚伪的伪装,看透人心。

  “你为了铁疙瘩不高兴吗?”张辛眉道,“你告诉我,我不告诉任何人。”

  顾轻舟笑了笑。

  张辛眉不放她走。

  顾轻舟的心思,不适合跟任何人他倾诉,因为那些心思自私、小气,多心,可她能告诉张辛眉。

  “我很嫉妒他妹妹。”顾轻舟低声,“他们一起长大,他们亲密无间。”

  张辛眉望着顾轻舟,道:“这不对。”

  顾轻舟泄气。

  她也知道不对。

  这种嫉妒是畸形的。

  张辛眉继续道:“若是铁疙瘩喜欢你,你才是他最亲密的人。有人超过了你,让你生气的,都是不对的关系。”

  顾轻舟更是愕然。

  “丑女人,我姆妈说女人的感觉最准了,你不喜欢,说明这件事不对。”张辛眉道。

  顾轻舟的心,终于有了几分明媚。

  孩子的话,果然是好听又有趣。

  张辛眉更是不同寻常的孩子。

  他看着顾轻舟,继续道:“爷去帮你杀了那个女人!”

  顾轻舟忙按住了他的肩膀,笑了半晌。

  这算是她这一天笑得最发自内心的。

  “又胡闹了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再胡闹的话,我去告诉你姆妈。”

  “那你不要难过。”张辛眉道。

  顾轻舟点点头。

  张辛眉这才略带欣慰。

  “爷要睡了,你出去吧。”张辛眉道。

  顾轻舟捏了捏他的鼻子:“你真是个不同寻常的孩子。”

  张辛眉蹙眉:“你再说爷是孩子?”

  顾轻舟笑起来。

  第二天,张辛眉听闻顾轻舟还有个药铺,非要顾轻舟带着她去瞧。

  顾轻舟就带着他去了。

  刚刚进门,顾轻舟看到一个男孩子,约莫十四五岁,小心翼翼站在屋檐下,往里面瞧。

  顾轻舟一看,居然是昨天她在墓地遇到的那位。

  “怎么不进去?”顾轻舟道。

  男孩子似乎忘记了顾轻舟,他勉强笑了笑,依旧立在门口。

  顾轻舟自己进了药铺,问何梦德:“姑父,那孩子是做什么的?”

  “他啊,他来了三天了,说要等你。”何梦德道,然后冲那个孩子喊,“小伙子,进来进来,少夫人来了。”

  男孩子伸头一看,目光从何梦德身上,挪到了顾轻舟身上,吃惊不已。

  顾轻舟也吃惊:“你找我?”

  她又问何梦德,“姑父,您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?”

  “他也没说什么事,若是问诊,我自然会打电话的。”何梦德道。

  顾轻舟了然。

  她转颐,问这男孩子:“你叫什么名字?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  昨天顾轻舟虽然看了眼,却没有看清楚这孩子父母的墓碑,不知他姓甚名谁,更不知他的来意。

  “你真是军政府的少夫人?”男孩子打量顾轻舟,似乎不敢置信。

  怎么会如此凑巧呢?

  在墓地随便遇到一个人,居然这么有来头?

  “我是。”顾轻舟道,“那么,你是哪位?”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