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梅老太爷的病情,说复杂其实也简单,但绝不是虫病。


顾轻舟说虫病,是顺应病家的心里,减少他的抵触。


什么汗蒸死虫,都是顾轻舟信口胡诌。


“你祖父的病,是久虚。”顾轻舟对梅清道。


梅清听得似懂非懂。


“所谓‘久虚’,就是胃腑经脉之虚。一个人的经脉、皮腠之血气,都是由胃腑所生。


你祖父的胃腑久虚,气血就不能司开合、充皮肤、肥腠理。皮肤上气血不能充盈,就会形成奇怪的痕迹。这是他觉得像虫爬的原因之一。


其二,胃腑健运失职,水湿不运就会凝聚成饮,流窜为患。所以,你祖父常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身上爬来跑去的,这是痰饮流窜造成的,不是什么虫子。


其三,久虚之人,小汗不得出,身上必然会痒。一旦发痒,怎么都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身上爬,更加确定了你祖父的幻想。”顾轻舟一一说给梅清听。


梅清听得分明,十分骇然:“可是,他们明明看到了虫子爬”


“你亲眼所见么?”顾轻舟问。


梅清摇头。


“你没亲眼所见,说得头头是道,只因你看到了肌肤上那些痕迹。”顾轻舟道,“其他人,他们也是如此。”


梅清点头: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
他赞同了顾轻舟的话。


顾轻舟道:“你祖父自己坚信是虫爬,他的感受是最明显清晰的,他知道有东西在动。


你非要告诉他,并不是虫子,他不会相信的,反而觉得大夫无能。所以,你们家请的大夫,估计说不是虫病的,开了药方都被抛弃了。”


这点,顾轻舟猜测得不错。


要不然,梅老太爷这病,也不会拖到了今天。


别说中医诊脉,就是西医的仪器检测,那么精准清晰告诉梅老太爷,根本没有虫病,梅老太爷也不信,何况是中医的主观判断?


顾轻舟就没有说实话。


她的目的,是治好这个病。至于怎么治好的,自然要顺应病家的心态,不让他产生抵触。


顾轻舟的药方,一看就是治疗久虚的,稍微有经验的大夫,看到了都会推翻顾轻舟虫病的说法,到时候让梅老太爷再次产生抵触心里,所以顾轻舟叮嘱梅家,不可以把她的药方给任何大夫看。


这不是秘方,而是不想那些耿直的大夫说漏了嘴。


“此事,我就只告诉了你一个人。”顾轻舟对梅清道,“你祖父生病是关键,假如你抓住了,以后你就能在家族中站稳脚跟。我给了你机会,具体怎么做,就要靠你自己了。”


梅清忙道谢:“少夫人,多谢您的提携,我绝不会辜负您的。”


顾轻舟笑道:“不用谢我。机会总只有一次,需得自己把握。”


梅清使劲点头。


看完了之后,顾轻舟和张辛眉就回家去了。


张辛眉非常遗憾的说:“居然没虫子,白盼了一回。”


顾轻舟道:“如果身上有虫,还能活吗?”


张辛眉撇撇嘴。


他又说顾轻舟:“丑女人,为什么你要帮那个傻小子?因为他和你一样丑吗?”


顾轻舟就敲了敲他的头。


“因为我曾经处境也艰难。”顾轻舟认真道。


张辛眉很认真想了想。


他觉得他的女人不高兴,这几天都没有缓过来,估计还是因为那个铁疙瘩。


她说话,总带着悲观。


“放心,爷以后疼你,你就不会艰难了。”张辛眉道。


顾轻舟被他说得心窝一热。


她轻轻摸了下张辛眉的头:“你真好。”


张辛眉骄傲扬脸。


他当然好,他是张九爷!


顾轻舟开了药方离开之后,梅清回到了祖父那边。


大伯道:“你回去歇了吧。”


“我想给祖父服侍汤药。”梅清道,“这些年,我因为年纪小,都没侍疾过,实在不孝。”


孝顺?


呵呵,想捞好处、占便宜吧?


梅家又不是小门小户。


众多儿孙,谁在老太爷面前露脸,谁将来就可能多一分机会。


“你念好书,就是对你祖父最大的孝顺了。”大伯道。


他们说话的时候,里屋传来老太爷的声音:“让阿清进来,其他人都回去!”


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,梅清进了老太爷的屋子。


老太爷想起顾轻舟对梅清的熟稔,就问梅清:“你是怎么认识少夫人的?”


梅清一一说给了老太爷听。


他和少夫人只不过初次见面,而少夫人不给其他人面子,独独接受了梅清的邀请,这就意味着,梅清能跟军政府说得上话。


“你小学毕业了吗?”老太爷问梅清。


念过小学,差不多就能掌握了所需要的全部知识。


后面再读书,很多人是想做学术研究,也有人是混日子。


“毕业了。”梅清如实道。


“那你现在在做什么?”老太爷又问。


梅清道:“在念中学。”


“想念书,还是想做事?”老太爷问梅清。


梅清急忙道:“我想做事。”


从前他年纪小,家族中根本不会有事落到他头上。哪怕有,也是没前途的苦力活。


梅清着急立业,这样就能照顾自己和妹妹,他也想赶紧做事。


“嗯,想做事,这很好。”老太爷道。


这就是给了梅清承诺。


梅清很高兴。


不过,这件事他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
他的其他叔伯们,依旧每天去侍疾,真正轮到梅清的日子不多。


“你看,已经好几天不爬了,这块的皮肉恢复了。”梅老太爷非常高兴。


吃了七八天的药之后,他的痰饮没那么严重了,故而体内没有流窜之感;偶然会发汗,发汗之后,身上就不会那么痒,也坚信是汗杀死了虫。


所以,他说不爬了。


他高兴,众人也高兴。


“阿爸,这些日子都是阿泓给您熬药。”


“是啊,老二最孝顺了,孙儿辈中独数他。”


老太爷的病好了,叔伯兄弟们,却个个都在推崇老二梅泓,似乎是希望将来梅泓可以成为第一人,替代大堂兄。


梅泓也觉得是自己应得的。


若不是少夫人脾气古怪,那么邀请少夫人来看病的,应该变成梅泓才是。


“你们都孝顺。”老太爷却语焉不详,不怎么夸梅泓。


吃了二十天之后,梅老太爷体内的痰饮几乎没有了,他的久虚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,皮肤逐渐被充盈,那些痕迹,逐渐淡去。


他的病,算是真正好转了。


老太爷大喜。


他想要亲自去感谢少夫人,又怕军政府的门槛太高了,他贸然登门自取其辱,故而叫人送了礼品和匾额,去了何氏百草堂。


同时,老太爷召集了子孙,决定从孙儿辈中,挑选一位孙儿,作为分铺的掌柜,历练几年。


“不用想了,这样的好事肯定是梅泓的。”


“不一定,也许是老三的呢?”


“让孙子去做掌柜,这是重点栽培啊,谁这样让老太爷看得起?”


“梅泓吧,他这些日子很殷勤。”


结果,老太爷当着全家人的面,点了梅清。


“他父亲是进货时出事的,是工伤而亡,家中应该补贴他们。从前阿清还小,此事就没提,如今时机正好。”老太爷道。


众人议论纷纷。


老太爷手段强悍,不许儿孙们再议论。


众人仍是七嘴八舌说个不停。


梅泓站在旁边,一脸的难堪和羞愧。他今年二十四了,又是长房的嫡子,祖父却一直不给他机会。


好不容易机会来了,祖父宁愿给比他小十岁的堂弟!


“都是那个少夫人。祖父知道梅清和少夫人交情深,才会高看他几眼。”梅泓想。


而梅清,当即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
他得到了他想要的,他在家族中站稳了脚跟。


这一切,是顾轻舟帮他的。


“没有少夫人的医术,祖父不可能这么快痊愈;没有她的帮忙,我也根本不可能打扮诸位堂兄脱颖而出。”梅清非常高兴。


他往外走,二堂兄梅泓却拦住了他。


“阿清,你本事不小嘛。”梅泓阴测测的,“一铺掌柜,你可要当心,毁了家中生意。”


“二哥,你抢走我的机会去邀请少夫人,结果失败了;你不让我靠近祖父这里,自己抢占机会侍疾,也失败了;如今,你又来威胁我,注定也是要失败的。”梅清不卑不亢道。


他再也不是那个小心翼翼的孤儿了。


他是孙儿辈中,第一个有了实权的,他理应了不起。


身后有人笑。


一回眸,梅清发现好几个常被梅泓欺负的堂兄们,偷偷冲他竖大拇指。


梅清第一次感觉扬眉吐气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