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司行霈抓到了一个人,顾轻舟不应该惊讶的,毕竟他仇敌那么多。

  可他故意看了眼顾轻舟,就是在告诉顾轻舟,此事与她有关。

  “.......我抓到了打电话给你的人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立马站起身。

  她吃惊不已。

  自从收到了第一个电话开始,顾轻舟就叫人去查。

  结果,给她打电话的,是某个公用电话。更凑巧的是,那个公用电话正巧在那个之前的几天里坏了,市政厅尚未拨款去修。

  如此一来,电话更显得诡异,甚至无从查起。

  顾轻舟派人盯着这件事。

  她身边的人,最精锐的都是司行霈送过的。

  她这边追查某个电话,司行霈那边肯定也会知道。

  她不说,不代表他不会为她排忧解难。

  “你居然抓到了?”顾轻舟惊喜中,添了三分的感动。

  司行霈从来舍不得她烦心。

  不管或明或暗,他都在帮助她。他曾经告诉她,让她相信他即可。

  “嗯。”司行霈喝了最后一口花雕,酒色染得他唇微亮。

  一口酒下肚,他快速扒拉了几口饭,起身对顾轻舟道:“走吧,带着你去看看你的敌人。”

  顾轻舟颔首。

  去的路上,顾轻舟迫不及待问司行霈:“是谁?”

  司行霈笑道:“我不认识,也许你认识?”

  顾轻舟就揣着几分好奇,跟司行霈走了。

  他们去了后院。

  司行霈别馆的后院,有个地下室,是专门设了刑讯的地方。

  在地下室里,顾轻舟看到一个人。

  此人生得中等身量,小眼睛,五官很平凡,一杯水泼过去,大概都不会留下什么痕迹。

  “你是谁啊?”顾轻舟好奇打量他,“我没见过你,你为何想要见我?”

  骚扰了顾轻舟好几个月的,居然是此人?

  顾轻舟看着好奇。

  这人的表情却很奇怪。

  似乎有点震惊,又似乎有点害怕。他看到顾轻舟时,倏然开始用日本语说话了。

  顾轻舟哪里听得懂?

  她看着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也是一头雾水,问身边的副官:“咱们在岳城的人,谁会说日本话?”

  副官摇摇头:“没有人会。”

  当兵的,除了高级将领,有几个人文化高?

  “他是日本人?”顾轻舟问。

  司行霈摇摇头:“中国人。”

  “那中国人,说什么倭语?让他说中国话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那人听闻,没等顾轻舟的人动手,自己开口了:“少夫人,在下姓孙。”

  顾轻舟的心一窒。

  孙?

  顾轻舟的外祖父就是姓孙,当年孙家也是枝繁叶茂,后来慢慢凋零了,如今再也找不到族人。

  难道这位......

  不过,孙是大姓,这天下姓孙的人多不胜数。

  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顾轻舟又问。

  对方却道:“少夫人,能否单独聊聊?”

  顾轻舟道:“你有事就直接说,不必吞吞吐吐。”

  那人沉默了下。

  他似乎在斟酌用词。

  司行霈却没什么耐心:“用刑吧。”

  此言一出,那人终于露出几分惧意,他道:“少夫人,是受人之托,专门来找您的,想要把一样东西交给您。”

  “什么东西?”顾轻舟问。

  那人却看司行霈。read_middle();

  司行霈的副官却抓人时,把东西带走了。

  顾轻舟转头去看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沉吟了下,给副官们使了个眼色。

  副官就把从那人身上搜出来的东西,全部交给了司行霈。

  顾轻舟看了几眼:有一把手枪、一把短匕首,一块木牌,一些钱。

  她拿起木牌看了看。

  木牌非常小,还没有挂在腰间的玉佩大,质地经过了打磨和上蜡,已经非常的温润。

  顾轻舟看了眼这个纹路,似乎觉得眼熟,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。

  “要给我看这个?”顾轻舟问。

  那人点点头:“少夫人,有些话,我想单独和您说。”

  他装神弄鬼。

  顾轻舟看了眼司行霈,想起这人一口流利的日语,想起司慕说过,蔡长亭居然就在日本,和一个长得像顾轻舟的中年妇人一起。

  她心知有诈。

  既然有诈,顾轻舟就不会自投罗网。

  “把这个人交给我吧,我来审。”顾轻舟对司行霈道。

  司行霈揽住了她的肩膀:“还是放在这里审吧。”

  那人看着顾轻舟和司行霈这样,错愕睁大了眼睛。

  顾轻舟想了想,对司行霈道:“交给你审可以,别让他自尽了,需得审出点什么话来。”

  说罢,她就跟着司行霈出去了。

  他们走出地下室不过几分钟,副官追了过来,低声对司行霈道:“师座,他自尽了。”

  那个人虽然不知道司行霈和顾轻舟的关系,却听说过司行霈。

  落在司行霈手里,一般是生不如死,这条命等于废了。

  而顾轻舟的态度,似乎是没想过要帮忙,她比司行霈更需要情报。

  顾轻舟不会相信这个人自己说的,人的自叙会撒谎,所以她更愿意相信言行逼供出来的。

  两下一想,此人觉得消息不能泄露半个字,怕自己扛不住,又知道后面还有人接替他的事业,当即咬破了舌下的毒药,自尽了。

  “我去看看。”顾轻舟疾步折回来。

  她看到了这个人的尸体。

  的确是自己咬了毒药。

  藏毒已久,说明此人是老牌细作,很清楚处境。

  “太便宜他了。”司行霈蹙眉,眼中似乎有雷霆之意,“你们是怎么看的?”

  副官们低垂了头。

  顾轻舟道:“不怪他们,此人是筹划已久的.......”

  能把他找出来,已经是不容易了。

  司行霈的脸色并未好转。

  顾轻舟则拿着这块木牌,沉思良久,心想这到底是哪里来的?

  “.......我找这个人很久了,还是你厉害。”顾轻舟对司行霈道,“谢谢你。”

  “谢什么?什么也没问到。”司行霈表情冷峻。

  他对自己的手下很失望。

  顾轻舟笑着,为他的人开脱,说已经很好了等等。

  司行霈见她真的不太在意,情绪稍微好转,问她: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  他总感觉,有些事顾轻舟清楚,而他不知道。

  顾轻舟笑道:“你不是手眼通天吗?你既然想知道我查到了什么,你也去查吧。”

  司行霈想了想:“这个主意很好。从明天开始,你和司慕的每一封电报,我都要查!”

  顾轻舟立马冷了脸:“你敢!”

  司行霈冷哼:“就知道他给你传信了!顾轻舟,你居然还敢背着我和他来往!”

  想了想,司行霈道,“我倒是有一封电报,需要发给司慕!”

  “发什么?”顾轻舟忙问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