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颜一源一肚子火。


瞧见了顾轻舟,他反而犹豫了下,道:“黑影是我的战马。”


顾轻舟忍住了笑。


战马?


赌马还赌出荣誉感了吗?


她没有嘲笑颜一源的意思,仅仅是觉得她这五哥是小孩子一样的脾气,也不知何时能成熟一点。


不过,阿静不在乎,顾轻舟也犯不着操心。


“你的‘战马’被谁给抢了?”顾轻舟好奇问。


“是一个日本人,叫什么高桥。”颜一源气道,“一到跑马场就看中了我的黑影,简直没规矩。”


顾轻舟脸色微沉。


“既然这样,你应该去找跑马场的麻烦啊,毕竟他们敢把你的黑影让给日本人,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。”顾轻舟略有所指。


颜一源却没听懂她的暗示,道:“跑马场也是做生意嘛。”


“还有这样做生意的啊?”顾轻舟继续,说得更明白,“从前跑马场也敢把你的黑影随意让给别人吗?”


颜一源微愣。


当然不敢了,他可是军政府总参谋长的儿子,他在岳城可以横着走。


除了司家,就是颜家最显赫。


“对啊,这老吴是疯了吗?”颜一源也反应过来,“他敢捉弄我?”


顾轻舟笑了下,笑得意味深长。


颜一源顿时就明白了。


有人故意挑拨颜一源和日本人的关系。至于这个人是不是跑马场的老板,顾轻舟暂时也不敢肯定。


然而,纨绔子弟跑马场打架,假如处理得好,亦或者说真打起来了,没人会想到跑马场的错处。


“不是捉弄你,是利用你。不过,我打量跑马场的老板没这么大的胆子,也许是其他人吧。”顾轻舟笑得,“五哥,凡事别太冲动了。”


两个人说着话,就往里走。


颜一源经过顾轻舟这么一提点,顿时冒了满身的冷汗。


他进屋之后,立马打电话给霍拢静,想让霍拢静帮他出个主意,如何去对付高桥。


霍拢静稀里糊涂的,到了颜家。


正巧颜洛水两口子也过来吃饭了。


颜新侬没回来,颜太太就做了首位。


颜一源当着众人的面,把事情从头到尾,详细告诉了大家。


“黑影第一次出赛,我就看中了它,从此以后,每次我去跑马场,他们一定会安排黑影出赛。


黑影算是我的战马了,其他赌马的人,也有自己的战马。哪怕是输了,我的黑影也输人不输阵。


反正,我们就算跟跑马场有了默契,黑影是我独属的。三天前,我才到跑马场,才知道黑影今天出赛了。


我当时想,所谓的战马,也不过是赌马场的,哪怕我没去黑影出赛,也是应该的。不成想,后来跑马场的人说,有人要买走黑影。


我都没心理准备,他们就要卖掉赛马,是何道理?老吴赔罪,说对方惹不起,他也不敢抬出我来压对方,怕给我惹事,才不得不卖。


我一听就气炸了,让副官去把黑影拦下来,死活不给卖,后来才知道,要买黑影的那孙子是日本人,叫什么高桥。”颜一源道。


颜太太听了,直蹙眉。


顾轻舟眸光微敛,不动声色。


谢舜民等人,全部交换了一个神色。


最终,还是顾轻舟先开口的:“五哥,我方才听到你说什么去不去的,你是要去哪里啊?”


颜一源道:“我跟倭人理论,他就提出和我赛马,若是我赢了他,黑影还是归我;若是我输了,他就要把黑影带走。


黑影是属于赌马场的,竞赛才是它的使命,它不能被人骑,一骑就羞辱了它。而倭人那孙子,显然是想买回去骑的,他一直在寻找一匹良驹。”


说到这里,颜一源非常恼火。


听他的口气,他是把那匹马当成了朋友,甚至给它认定了使命感。


他觉得赛马的荣誉,就是在赛马场。


“赛马场,不也是有人骑吗?”颜洛水很不懂她弟弟的思路,“你见过赛马自己跑的吗?”


“那能一样吗,那是马术师!他不是黑影的主人!黑影这样的良驹,不应该有主人。”颜一源很激动。


颜洛水的话,似乎跟日本人高桥的话差不多,让颜一源格外生气。


颜太太的眉头蹙得更深:“看个赛马,你还看出一堆歪门邪道来了?你干脆别再去了,不是你家的买卖,你如此也未免太仗势欺人了。”


跑马场自己的马,卖给谁都是他们的自由,颜一源非不让卖,他才是最失礼的。


“姆妈,不是这样的。”颜一源急了,“您怎么不懂”


“我怎么不懂?”颜太太的眉头蹙得更深,“我看你就是闲得发慌!家里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事。就连阿静,也帮她哥哥管账,你做什么了?”


颜一源被骂得一愣一愣的。


顾轻舟轻轻握住了颜太太的手:“姆妈,五哥他不赌博,不玩歌女舞女,不包戏子不抽鸦片,已经是很好了。


他就爱赌马,此事挺高雅的,我觉得不错。人若是没个爱好,也够无聊的,是不是?”


她这话,看似是给颜一源说情,实则是宽慰颜太太。


颜太太正希望有个人说她儿子几句好话,聊以安慰她,否则颜一源真没什么可取的地方。


顾轻舟的话,正中了颜太太的心思。


颜太太的态度,就软和了下来,道:“你们都护着他!”


霍拢静也道:“阿婶,我看着一源,他出不了大错。赛马是很激烈的竞争,能激发内心的斗志,我觉得很好。”


颜太太很给顾轻舟和霍拢静面子,打了个哈欠起身:“你们慢慢聊吧,我是累了,你们年轻人的事,我也听不懂。”


颜洛水就送颜太太回房。


颜太太走后,颜一源的姐夫谢舜民才开口道:“既然你和高桥约定了赛马,你就去吧。总要为了自己心头好,去争抢一回。”


颜一源大喜:“姐夫,你这话我爱听。男人这么轻易认输,还算男子汉吗?”


顾轻舟失笑。


霍拢静却欣慰看了眼颜一源。


顾轻舟从霍拢静的角度,觉得她眼中的颜一源是完美的,颜一源做什么,霍拢静都欣赏。


“我在司行霈心中,是否也是如此呢?”顾轻舟想。


“定了什么时间?”谢舜民又在问颜一源。


谢舜民有他的打算,只是这种事,不好当着岳母的面说,他等颜太太走了才开口。


“定在后天,就是城西的跑马场,高桥租下了一块场地。”颜一源道,“他给我下了战书,我才不怕他。”


顾轻舟心中微动。


那是司行霈的地盘。


明面上跟司行霈无关,背后却是司行霈的参谋在经营着。


去了那块跑马场,顾轻舟也不怕有人在场地搞鬼。


“既然如此,就应战吧,正好我们也去看看热闹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
颜一源得到了顾轻舟的支持,高兴极了。


霍拢静道:“我也想看看你赛马。”


于是,他们就定下了。


顾轻舟的心绪,一直都在这件事上。


吃了饭,顾轻舟没有多留下来说话,而是起身回家了。


她让副官去打听日本人高桥,又让人去打听跑马场的情况。


很快,探子回来禀告:“高桥荀,二十岁,南京政府聘请的武器专家高桥宏的独子,已在南京住了三个月,追歌星程晓兰到了岳城。”


顾轻舟听完,才知道高桥是另一名纨绔子。


他父亲是武器专家,很受南京政府的器重,给予高官厚禄。


高桥在中国的年月不多,可他言语方面很有天赋,已经能说中国话了,只是不太流畅。


他到了岳城之后,丝毫没把军政府放在眼里。


除了他,也没人敢惹总参谋家的公子。


“如此说来,只是个草包纨绔了?”顾轻舟问副官。


副官道:“情报上是这样说的。”


顾轻舟颔首。


副官还给了她高桥的照片。


顾轻舟知道,日本人种和华夏一样,故而容貌上看不出差别。


高桥荀很上相,他的额头高而广,这样就显得眼睛很深邃,鼻子也高挺,五官中最出彩的是他的唇,唇角微微上挑,天生一副含笑风情。


“不怎么猥琐。”顾轻舟想。


这个高桥荀,竟然是个挺英俊的男人。


她看完了照片,副官又进来,禀告了跑马场的事给顾轻舟。


“高桥到岳城之前,没有跟跑马场接触过,到了之后也是一眼相中了黑影。他提出要买黑影时,老板拒绝过,甚至提出送他两匹马。


可是高桥执意如此,若是不卖,就要大闹赌马场。老板人微言轻,不敢得罪高桥,暗中派人告诉颜五少,请五少出面。”副官道。


这个老板,第一时间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颜一源,希望颜一源可以帮他阻止。


并非老板在中间挑拨。


“我之前觉得是跑马场作梗,那是最明显的一种情况了。如今看来,跑马场是无辜的,敌人还在暗处啊。”顾轻舟想。


颜一源身后的,是岳城军政府。


是谁想要挑拨军政府和日本人的矛盾?


顾轻舟想了很久,锁定了很多敌人。


她唇角微动:“看来,我需得引蛇出洞了。”


敌人蛰伏在暗中看热闹,这怎么行?既然是热闹,干脆大家都赶一赶好了。


顾轻舟心中,有个计划正在慢慢成形。


“司慕走了,并没有让我过得轻松些,除了他,敌人也不会放过军政府。”顾轻舟叹了口气。


“这次,敌人具体是谁呢?”顾轻舟又想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