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怎么收拾贺四?


顾轻舟莞尔一笑:“用最粗暴的方法——就是揍他。”


张辛眉道:“这个好,爷就喜欢揍人!轻舟,你深得爷的欢心。”


顾轻舟就捏他的耳朵:“没大没小的,轻舟也是你叫的吗?”


“那我叫什么?”


“叫轻舟姨。”顾轻舟道。


张辛眉翻了个白眼。可能是翻得太用力了,那眼珠子几乎陷入眼皮里,顾轻舟看到了他整个眼白。


“你不要蹬鼻子上脸。”张辛眉不悦,“爷都不说你丑了。”


“我又不丑。”顾轻舟道。


张辛眉仔细端详她。


她不是圆脸,也不是特别大的眼睛,跟张辛眉的姆妈和姐姐不一样,所以还是丑。


哪怕她丑,张辛眉也不觉得恶心。


他多宽容啊。


“丑也没事,爷不嫌弃。”张辛眉安慰似的,拍了拍顾轻舟的手背。


顾轻舟又哈哈笑起来。


车厢里气氛很好,二宝也跟着傻笑。


很快就到了地方,行到了朱家桥时,贺家的佣人果然等着,把他们往小路上领。


小路颠簸,汽车再好的轮胎皮子,也挨不过小路上的坑坑洼洼。


顾轻舟和张辛眉都被颠得东倒西歪,只有二宝稳坐如泰山。


“这是什么鬼路?”张辛眉低声骂道。


顾轻舟道:“这段路是不太好走。你是不是要颠吐了?”


“爷没有。”张辛眉道。


顾轻舟这么一说,他反而想吐了。一时间,张辛眉不知是应该恨路,还是应该恨顾轻舟了。


终于到了田庄的门口。


门口是一处宽敞的场地,田地碾过了,一层石子一层细沙铺垫,平整开阔。有一个偌大的牌坊,盖了高高的门楼。


贺晨景等在门口。


到了顾轻舟时,他眉梢微挑;等他看顾轻舟身后的八名副官,他唇角微翘,有了个淡淡的弧度。


“打群架吗?”贺晨景心道,“居然带这么多人!”


不过,人越多越好,这样可以让顾轻舟知道,她在贺晨景面前,是多么无能为力。


越多的副官,越能证明贺晨景的本事,他乐得高兴。


“张少爷,请!”贺晨景道。


张辛眉拧眉,看了眼二宝。


二宝就抱起他,于是他能和贺晨景平视。


贺晨景以为他要说什么时,他猛然挥手,重重一拳打在贺晨景的门面上。


鲜血顿时流了出来。


张辛眉找准了机会,出手奇快。


“记住了,爷不是少爷,是九爷!”张辛眉厉声警告,还想再打。


贺晨景捏住了他的拳头。


贺家的佣人也围了上来。


顾轻舟的副官们,同样围上去。


还没有进门,双方就争锋对麦芒,起了冲突,谁也不肯退让。


顾轻舟好整以暇,看着他们。


贺晨景被张辛眉打到了鼻子,鼻子又酸又疼,半晌才止住了血,弄得自己很狼狈。


“我今天请张九爷来,是冰释前嫌的。”贺四稳定了心神,声音嗡嗡的,“我打了你的随从,你也打了我,我们暂时和解,如何?”


张辛眉冷哼。


贺晨景道:“等会儿,我安排宴席,斟酒给九爷赔罪,九爷意下如何?”
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张辛眉哼哼,拍了拍二宝的脑袋。


二宝就把他放下来。


张辛眉雄赳赳的,率先一步走了进去。


顾轻舟紧随其后。


贺晨景的鼻血止住了,可鼻子一个劲的酸痛,让他潇洒的形象大打折扣。


他捏住鼻子,努力保持着风度。


然而张辛眉那一拳,让他斯文扫地。


张辛眉不会武艺,可是出手奇快,这点无人能及,他连司督军的配枪都能夺了。


贺晨景一是没警惕,二是速度不及张辛眉,结结实实挨了一拳。偏偏鼻梁脆柔,这一拳威力不小。


“真是”贺晨景那冰山的心,有一角被怒火烧灼。


他稳定了心神,跟着众人进了庄园的大门。


此处多种竹子。


进门开始,到处都是竹林。


种竹子也有不错的经济收入,竹笋、竹竿、竹叶、竹茹,都有市场。故而此处专门种竹子,看上去也没什么不妥,跟其他庄园一样。


顾轻舟看了几眼。


越往里走,竹林越乱,道路也越小,纷杂不堪。


有一个拐弯处,是一面假山壁上,开了个小门。


小门处狭隘,需得众人弯下身子,才可以进入。


走在最前面的副官停住了脚步,问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
贺家的佣人道:“往前走,差不过百米地,就到了正堂。”


张辛眉在背后嚷嚷:“快走,磨蹭什么呢!”


副官却折回来,问顾轻舟:“少夫人,您看”


顾轻舟回眸,看了眼跟在她身后不远处的贺晨景。


贺晨景道:“直走无妨的。”


顾轻舟转脸对副官道:“听到不曾,主人家这样说了,直接过去吧,无碍的。”


副官道是。


佣人先过去,领头的副官跟着过去。


然后,张辛眉和二宝,一前一后进了窄小的甬道。


再过两名副官,就轮到了顾轻舟。


这时候,顾轻舟发现,贺晨景已经走到了她身后,把她的另外两名副官甩在最后。


顾轻舟眼波流转:“四少,你先请。”


贺四还是捏住鼻子,青灰色西装里面,是一件雪白绸缎衬衫。血在白色衬衫泅开,形成一朵灼艳的花。


他的冷漠不改。


听闻顾轻舟的话,他略微点头,进了甬道。


顾轻舟稍微停顿了下。


她看了眼身后的副官,道:“紧跟着我,一旦有了意外,记住我之前说过的话。”


副官道是。


顾轻舟这才略微弯腰,进了甬道。


甬道从外面看不宽,也不深,对面的光能透过来。


顾轻舟弯腰进入,才知道自己估算错了。


甬道里面很宽,也很深。中间有一盏电灯,放出微弱的白光。


顾轻舟会身不由己往电灯那边走,等到了电灯底下,才发现是一面垂着折面。折面的尽头,有光透过来。


她走了过去,果然走出了甬道。


四周还是竹林,道路却宽阔了很多。


竹子茂密笔挺,翠叶葳蕤。


顾轻舟环顾,只有贺晨景站在小径上。阳光洒在他的脸上,虽然鼻梁有点肿,仍遮掩不住他的风采。


这么一看,是个魅俊清冷的男人。


然而,顾轻舟等了片刻,仍不见自己后面两名副官过来。


她心知出事了。


“我的副官呢?”她问。


虽然问着,语气并不焦虑,似问了桩毫不起眼的小事。


“他们不会过来打扰的。”贺晨景道。他说话时,带着一点细微的鼻音,让他的声音更加低醇好听。


他笃定,眼波中就有淡淡的华采,映衬着衣领那朵谲滟的血花,他的面庞格外的邪气。


顾轻舟立马转身,往那个甬道里去。


前面的人不见了,后面的人也出不来,这个甬道有极大的问题。


顾轻舟钻进了甬道,贺晨景紧随其后。


等她原路返回时,发现自己出来的,并非原来的来路。


她怔愣。


“好玩吗?”身后,贺晨景淡然发问。


顾轻舟立马拔下了腰间的配枪,指着他道:“你觉得好玩?”


贺晨景毫不惧怕。


他举起两只手:“别激动,我可什么也没做。”


“我的人呢?”顾轻舟沉声问。


贺晨景道:“你有两个选择,要么你自己在这竹林里乱找,显显你的本事;要么安静跟着我,做我的客人,看看我的本事。你选择哪一种?”


顾轻舟的眸光微沉。


她咬了下唇,抬眸时眼底的情绪有点柔软,没了之前的狠戾,她道:“我想看看你的能耐。”


意料之中的回答。


贺晨景唇角的笑容挑起,停顿了那么一两秒,又缓缓散去。


“你先告诉我,这个甬道的秘密。”顾轻舟道。


贺晨景就带着她,重新回到了甬道。


穿过甬道,这次再出来时,却不是之前的竹林。


明明很短的甬道,里面居然有如此大的玄机!


出现在顾轻舟面前,是一大片空地,空地的四周仍是竹子,依靠着竹子有一栋小房子。


房子也是用竹子搭建的。


“请。”贺晨景领路。


顾轻舟回眸看了眼身后,一切都很诡异,假如深陷其中,根本跑不出去。


此地的设计,何等诡异!


怪不得贺晨景想要邀请她来,原来他在显摆自己的本事。


“很神奇。”顾轻舟如实道。


贺晨景道:“谬赞了。”完全不动声色。


顾轻舟跟着他,进了竹屋。


屋子里光线充足,气息清雅。房间不大,只是摆放了一张桌子,以及数不清的工具。


“请喝茶。”贺晨景亲自给顾轻舟倒茶。


倒出来的茶水,清香四溢,居然是热的。


说明佣人过来服侍过。


然而,顾轻舟根本没看到什么佣人。


她端起茶,轻轻抿了一口。


贺晨景也端起茶盏。


“此地是我一手所见。”贺晨景道,“这只是实验,将来我会推广,也许会大受欢迎。”


“果然好本事。”顾轻舟道,“这是失传的奇门阵法?”


贺晨景不答。


“今天请你来,就是想让你看看。怎样,我上次的提议如何?”贺晨景问。


“什么提议?”


“我做你的男朋友。”贺晨景道,“我希望能和你有一段情缘。”


“若是我不答应呢?”


“你不答应的话,就在这里多住几天吧。”贺晨景放下了茶盏。


“住几天?”


“住到你答应为止。”贺晨景道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