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顾轻舟扬眸,看着齐老四。


齐老四叹了口气,对顾轻舟道:“你离开家之后,老慕就让我们离开了村子,他给了我们一大笔钱。”


“我们”,不仅仅是指他和二宝,还有张楚楚。


村子里的其他人,顾轻舟接触不多。


“他不是慕宗河。”齐老四又道,“他是叶赫那拉家的人。”


这点,司行霈已经告诉了顾轻舟。


顾轻舟差不多就明白了。


齐老四看她神色平常,突然领悟:“你知道了?”


“是,他们死后,我就查到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
齐老四一惊:“谁死后?”


“我的师父和乳娘。”顾轻舟道。


齐老四一时间怔愣,半晌不知该说什么。


他难以置信。


“怎么会这样?”齐老四问。


他眼底的悲切,再也藏匿不住,情绪波动很厉害。


“慕宗河”是他的挚友。不管“慕宗河”真实身份是什么,他跟齐老四的交情是真的。


故友罹难,齐老四的情绪起伏很大。


顾轻舟就把这件事,简单说给他听:“是出了车祸,整个火车”


她说得极其简单。


齐老四眼底有水光。


他用力眨了眨眼睛,还是没办法将水光敛去。


顾轻舟道:“您可要去祭拜他们?”


齐老四颔首:“好。”


顾轻舟就叫人准备了祭礼,她跟齐老四、二宝一块儿去了趟林海公墓。


给师父上香时,齐老四的声音逐渐哽咽:“老哥哥,你这样的神医,居然”


顾轻舟泪如断珠。


祭拜完毕,良久情绪才平复。


晚夕时,顾轻舟对齐老四道:“齐师父,您和二宝武艺很好,可以留在我身边的。我如今也没了娘家人。”


齐老四虽有不忍,还是摇摇头:“轻舟,我们得走了。”


他始终不肯说他的往事。


他是被贺家关押的,这就证明了顾轻舟的猜测。


然而,齐老四很不想顾轻舟找贺家的麻烦,故而急匆匆要走。


“我舍不得您,也舍不得二宝。”顾轻舟道。


二宝挺傻的,这时候才听懂。


他低垂着脑袋,垂头丧气的很委屈。


齐师父看出来了,二宝宁愿跟着师姐,天天有吃好喝的。到底是小孩子心气,跟着齐老四过苦日子,他受不了。


“轻舟,让二宝留在你身边吧。”齐老四最后道,“我要回去一趟,有点事。”


顾轻舟大喜。


二宝亦然。


只是齐师父还是要走,让顾轻舟的高兴大打折扣。


她叹气。


齐师父又道:“是我自己敲诈贺家,才被关起来。轻舟,这件事能否揭过去?”


他不想顾轻舟找贺家的麻烦。


顾轻舟沉吟:“师父,我可能要公事公办。不止您,贺家还关押了其他人呢。”


齐老四道:“那就不要提我了,我跟贺家无冤仇。”


都关起来了,还无冤仇?


顾轻舟尊重师父,道:“既然您决定了,我尽可能避开。”


齐师父点点头。


话虽如此,可他真的打算走时,二宝哭得惊天动地。


二宝抱住齐师父的腿,坐在地上不肯起来。


“小傻子,你哭什么?”张辛眉看不过眼,上前就想要拉二宝。


却被二宝推开。


二宝死活不肯让他师父走。


“师父,师姐这里有好吃的,不走。”二宝道。


齐师父道:“你留在这里。”


“不,师父也吃。”二宝哭道。


他们平日里生活很苦,齐师父有什么好东西都留给二宝。二宝是个傻子,却都看在眼里了。


他也想师父过点好日子。


齐师父被二宝哭得没了办法。


顾轻舟也劝。


“那我先住几天吧,以后再说。”齐师父道。


顾轻舟这厢留住了他。


张太太打电话给顾轻舟,让顾轻舟派人送张辛眉回去。


张辛眉已经来了好几天了,张龙头和老太太想念孩子。


“我不要回去!”张辛眉接过话筒,非常不高兴对张太太道,“我要看着轻舟!”


“明早动身。”张太太不跟他磨牙,直接下了通牒。


张辛眉唉声叹气,他姆妈太不给他这个男子汉面子了。


顾轻舟早起时,和二宝一起送走了张辛眉。


张辛眉依依不舍。


回到新宅,顾轻舟安排人给齐师父送早膳。


齐师父言而有信,既然决定多住两个月,就不会偷偷溜走。


顾轻舟叫人准备了早膳,安排他们师徒吃饭,自己就去了趟警备厅。


“如何了?”顾轻舟问,“我送过来的这三个人,都是什么来历?”


军警道:“少夫人,他们三个全是工匠。”


工匠?


帮贺晨景造竹林的工匠吗?


“他们说,是他们自愿住在地牢里的,贺家给了他们工钱。”军警又道。


顾轻舟找到了齐师父,齐师父不愿意告状;而这三名工匠,似乎也不愿意。


沉默片刻,顾轻舟给司督军打了个电话。


她在电话里,把事情仔细告诉了司督军。


“阿爸,我派人把贺晨景送到南京,贺市长想接儿子回去的话,让他去南京接吧。”顾轻舟道。


她把这件事,转移给了司督军。


司督军则错愕。


“你师父?”司督军问,“他怎么跟贺家扯上了关系?”


“您帮我问问吧。”顾轻舟道。


司督军颔首,同意让顾轻舟送人过去。


这件事,需得司督军亲自跟贺明轩谈谈,他也不想贺明轩跟顾轻舟结仇。


顾轻舟在贺家的地牢里发现了自己的师父,此事非常恶劣。


非司督军出面不可。


“轻舟,你不要生气,阿爸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司督军道。


顾轻舟颔首:“我知道了阿爸。”


她说罢,就派人送走了贺家地牢的那三个人,以及取出子弹的贺晨景。


贺晨景没有生命危险,这条腿阴雨天可能会酸痛,却不会影响他走路。


他运气不错。


送完了人,顾轻舟回到新宅。


她一上楼,就感觉不太对劲,猛然转身,就被人结结实实抱住了。


熟悉的气息,温暖的怀抱,一下子充盈了顾轻舟。


司行霈回来了。


“你你不能直接到这里来!”顾轻舟想要推开他。


司行霈却箍紧了她,把头埋在她的颈窝:“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
顾轻舟心中柔软了起来。


她环住了他的腰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