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第593章难言之隐

  顾轻舟陷入沉思。

  颜一源来了,破口大骂谢舜民没良心,字字句句安慰颜洛水。

  颜洛水的心情稍微好转。

  顾轻舟借口去准备下午茶,出了主楼。

  她问副官:“谢舜民在哪里?”

  “在谢宅。”

  谢宅,是副官们对谢舜民和颜洛水房子的称呼。

  顾轻舟颔首。

  她步行到了颜洛水的房子。

  大门没有关,有两个佣人站在门口,看到顾轻舟进来,就说:“先生不让打扰。”

  “你家先生在哪里?”顾轻舟问。

  佣人指了指客厅。

  顾轻舟缓步进入。她穿着布鞋,鞋子落地轻柔,没发出什么响动。

  谢舜民独坐,怔怔发愣。

  直到顾轻舟站到了他面前,他才恍然大悟般:“轻舟,你来了?”

  然后,他请顾轻舟坐。

  顾轻舟就坐到了他对面的沙发上。

  谢舜民神色颓废。

  顾轻舟看着他,问道:“私会情人被怀孕的妻子抓了个现行,滋味很不好受吧?”

  谢舜民表情微敛。

  他叹了好几口气,才道:“非常不好受。”

  洛水难过,他更加难过。

  这种煎熬的痛苦,让他几乎痛不欲生。他很想不顾一切闯到顾轻舟的家里去,然而那一家子扛枪的副官,让他寸步难行。

  顾轻舟道:“你不好受,洛水更加不好受。她大着肚子,情绪本就不稳定,你这是要逼死她吗?”

  谢舜民沉默。

  他薄唇抿着,眉头紧紧蹙在一起。

  “谢舜民,我第一次见你就知道,你是个极其聪明的人,洛水交给你,我跟义父义母一样放心。可如今你做得事,跟你的性格大相径庭,是要我相信人都是两面性的,还是要我相信你有难言之隐?”顾轻舟道。

  她神色端肃。

  现在,她连姐夫也不叫了,摆出少夫人的架子,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。

  谢舜民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。

  他不回答。

  顾轻舟就道:“还是,你觉得我年纪比你小,又不是洛水的胞妹,没资格问你?”

  谢舜民这才抬起头,看着顾轻舟:“轻舟,我没这样想过。”

  “那你打算如何交代?”顾轻舟问。

  谢舜民道:“我需要时间,轻舟。你给我一点时间,我会把这件事办好,给你一个交代的。”

  “不是给我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谢舜民纠正:“我会给洛水和岳父岳母一个交代。”

  顿了顿,他又道,“此事,能否别告诉岳父?”

  顾轻舟深吸一口气。

  “我也不想告诉,可五哥知道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谢舜民脸上,顿时露出灰白来。

  颜一源最是藏不住事情的,一旦他知道了,只怕全天下都要知道了。

  他是一定会告诉岳父的。

  谢舜民弯腰,胳膊肘支在腿上,使劲搓揉自己的脸,似乎想让自己更加睿智一点。

  顾轻舟看着他,确定了他有难言之隐。

  可她还是要确定一下。

  “谢舜民,你有没有背叛洛水?”顾轻舟问。

  谢舜民这次回答的比较干脆:“没有,我绝不会背叛洛水的。哪怕是其他天仙摆在我面前,我也不会动摇。”

  顾轻舟颔首:“你知道吗,我更相信你这种说法。”

  谢舜民忍不住笑了下,心头的阴霾好像散去了几分。

  每个人都需要被信任。

  顾轻舟哪怕疾言厉色,都保持几分对谢舜民的信任。

  谢舜民似乎有了点力气。

  “.......我对岳城更熟,很多事你可能做不到的,但是我可以。”顾轻舟道,“如果你需要帮忙,就及早开口,别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,后悔晚矣。”

  谢舜民摇摇头:“我没事。”

  顾轻舟也不勉强。

  她问过了之后,回到了新宅。

  颜洛水的情绪好转。

  那股子醋意和怨气过去之后,她开始有点沉默,似乎冷静下来思考,假如谢舜民真的拈花惹草,她要如何自处。

  离婚是肯定的。

  但怎么离、孩子的归属、离婚后的赡养费,都要算清楚。

  颜洛水想到这里,突然打了个寒颤:“我为何这般冷静考虑离婚?”

  顾轻舟就把自己去看过了谢舜民的事,告诉了她。

  “他还是不肯说,我瞧着他是有难言之隐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颜洛水道:“都抱了别的女人,能有什么难言之隐?就像千般无奈去杀人,也是杀人了。”

  顾轻舟无言以对。

  颜一源撸了撸袖子:“我要去给他一点教训,让他知道我颜家的人不是好欺负的。”

  又问霍拢静,“阿静,你帮不帮我?”

  霍拢静认真道:“帮的。”

  颜一源就高兴笑起来,对霍拢静道:“阿静你是这世上最好的人了。”

  顾轻舟看着他们俩,好好的同仇敌忾,居然变成了诉衷肠,顿时就知道颜一源不靠谱。read_middle();

  顾轻舟给霍拢静使了个眼色。

  霍拢静颔首,一派了然,让顾轻舟放心,她会看好颜一源的。

  颜洛水不肯回去,也不肯去颜公馆。

  顾轻舟就叫人收拾了房间,让她住下。

  颜洛水还问顾轻舟:“你们家的姨太太,是不是也怀孕了?她最近如何了?”

  顾轻舟笑道:“她很乖。”

  潘姨太最近的确是很乖,每天按点吃饭睡觉散步,亲戚朋友一概不见,就关在小院子里,偶然看看书、练练字、坐坐绣活。

  虽说枯燥,可做习惯了之后,反而形成了惯性。

  她的性子也温和了很多。

  “算算日子,她是不是跟我差不多时候怀上的?”颜洛水问。

  顾轻舟点点头:“差不多的。”

  怀上的日子是差不多的,顾轻舟还记得司慕是参加完颜洛水的婚礼之后,那段日子常去潘姨太那边。

  只不过,潘姨太不到两个月,就闹得人尽皆知,而颜洛水是满了三个月才开口的。

  “那说不定还会同一天生呢。”颜洛水道,“要是同一天生,一男一女的话,定个娃娃亲好了。”

  顾轻舟骇然。

  她自己就是娃娃亲的受害者。

  假如她没有和司慕定下娃娃亲,现在说不定她就是另一样的人生。

  在乡下结婚生子,寻个勤快的小伙子。他种田,顾轻舟在十里八乡给人看病,日子肯定也充实幸福。

  前提是不打仗的话。

  “.......孩子们自有他们的造化,咱们就不必多言了。”顾轻舟道,“他们若是有缘,无论如何也拆不开的。”

  颜洛水也是一时兴起,她没事找事的寒暄。

  “也对。”颜洛水道。

  她提出去看看潘姨太,被顾轻舟阻止了。

  潘姨太目前心态平和,这是很难得的,没必要再去给她添点涟漪。

  晚上,顾轻舟陪着颜洛水睡觉。

  颜洛水夜里哭,把顾轻舟给吓醒了。

  她急忙开灯,看到颜洛水侧躺着,蜷缩着身子,抽抽搭搭的哭个不停。

  顾轻舟忙道:“洛水,洛水你怎么了?”

  推了半晌,颜洛水猛然一惊,醒了过来。

  这时候顾轻舟才发现,原来颜洛水是在梦里哭。

  顾轻舟心中酸涩难当,紧紧抱住了她。

  看了眼时间,刚刚凌晨一点。

  “没事,没事。”颜洛水自己也稀里糊涂的,她不知道自己哭得多狠,只知道被顾轻舟猛然推醒,她睁不开眼。

  顾轻舟松了口气。

  两个人重新躺下,颜洛水就再也睡不着了。

  她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
  “怎么了?”顾轻舟问她。

  “我想舜民了。”颜洛水的眼泪,顺着眼眶滑落,“真讨厌,他这样作恶,我还想着他。”

  顾轻舟递了个帕子给她。

  颜洛水直接蒙在脸上。

  说起谢舜民,颜洛水觉得她丈夫没哪一点不好。

  “人都贪心。”颜洛水抽噎着道,“我嫁给他之前,还以为他根本不爱我。那时候飞蛾扑火,哪怕他对我再差,我也要好好跟他过日子。如今,我再也不满足一个人的单相思了。”

  “这不是贪心,这是妻子应得的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她想告诉颜洛水,人这一生会有很多的磨难。

  就像顾轻舟,她虽然爱情上挫折少,可是她的人生,不也是过三关斩五将,才走到今天吗?

  颜洛水的婚姻,这才是个开头。

  “洛水,我一直很相信你的本事。”顾轻舟道,“这是你们夫妻的难关,会过去的。”

  颜洛水点点头。

  她们说了半夜的话,才勉强睡着。

  刚到五点半,顾轻舟就听到了楼下说话的声音,隐约有义父颜新侬。

  顾轻舟悄悄坐起来。

  她批了件大衣下楼,果然看到义父焦虑坐在客厅里。

  “义父。”

  “小五昨夜打电话给我,我连夜回来了。”颜新侬道,“洛水呢?”

  “还在睡觉。”顾轻舟道,“她现在情绪稳定了,也没有动胎气。”

  颜新侬松了口气。

  他的五个孩子,三个都远在天边,小五又不成器,独独颜洛水深得他们夫妻的欢心,对颜洛水自然要偏心一些。

  颜一源的电话是凌晨打的,颜新侬接到电话之后,一晚上睡不着。

  他本该直接去问谢舜民的,可到底还是想先见见颜洛水,搞清楚状况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颜新侬问。颜一源也说了,可他素来说话添油加醋的,颜新侬不太相信,他想听顾轻舟说。

  顾轻舟就把谢舜民和颜洛水的事,说给了义父听。

  颜新侬神色顿时就不太好了。

  “混账东西!”颜新侬骂了句,“我去看看。轻舟,洛水就暂时交给你照顾。”

  顾轻舟点头:“义父放心。”

  颜新侬急匆匆出门,去找女婿算账了。

  每次看到颜新侬,顾轻舟都格外羡慕,她没有这样的亲生父亲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