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,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!


第594章 谢舜民的苦衷


义父刚走,颜洛水也醒了。


她撑着大肚子:“我听到了阿爸的声音。”


“是义父来了。”顾轻舟道,“五哥打电话给他了。”


颜洛水一脸懊色:“小五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”


说罢,她就要出门。


顾轻舟忙拉住了她。


“不行,我得去看看。”颜洛水挣脱顾轻舟的手,生怕她父亲打了谢舜民。


顾轻舟则不放,道:“义父有分寸,姐夫也不是五哥那样不懂事的,你给他们一点时间。”


颜洛水冷静下来。


她惴惴不安的梳洗。


梳洗完毕,坐下来吃早饭,她不停的催促顾轻舟:“你给舜民打个电话,问问阿爸走了没有。”


顾轻舟放了一碟子酸笋在她面前,道:“好好吃饭。既然义父出面了,自然会有个公道给你。你哪怕不信任姐夫,也给信任自己的父亲啊。”


颜洛水颔首。


她吃了几个酸笋,略感开胃,喝了一碗米粥之后又吃了两个汤包。


吃完了,电话响起。


顾轻舟去接了电话。


电话里是颜新侬的声音:“轻舟啊.......”


“义父,怎么了?”顾轻舟问。


“你带着洛水过来。”颜新侬道,“到我的书房。”


顾轻舟了然。


看来,义父和谢舜民谈,差不多把问题问清楚了。


顾轻舟道是。


她挂了电话,颜洛水一脸紧绷看着她。


顾轻舟就把义父的话,重复给洛水听:“义父让我们过去。”


“这是弄清楚前因后果了吗?”颜洛水问。


顾轻舟摇摇头:“去了才知道。”


颜洛水立马起身。


十分钟的路程,顾轻舟就跟颜洛水走过去,顺便当饭后消化。


颜洛水走得很快。


顾轻舟就拉她:“你可慢点吧,别真动了胎气。”


颜洛水哪里停得下来?


顾轻舟用力,拽住了她的胳膊,她才脚步微缓,问顾轻舟:“你说,阿爸打舜民了吗?”


“不至于打他,义父不是这种冲动的人。”顾轻舟道。


颜洛水满腹心事。


两个人到了颜新侬的外书房时,颜太太也在。


同样的,颜太太脸色也不好,显然是知道了。


颜洛水和顾轻舟进来。


看着颜一源也没来,顾轻舟觉得还是避开比较好,就道:“义父,我先去找五哥。”


谢舜民则站起身:“轻舟,你坐下来一起听听吧。”


就是说,他不打算再隐瞒什么了。


顾轻舟看了眼颜太太。


颜太太点点头。


顾轻舟就道:“那我一块儿听听,也给你们出出主意。”


众人坐定。


颜洛水下意识坐到了颜太太身边的沙发上。


谢舜民旁边,特意给她留了座位,她却避开了。谢舜民的眼底,顿时涌现几分痛色。


颜洛水低垂了头。


颜太太开口了:“舜民,如今的时代你也知道,真要娶个姨太太也是你正当的权力,我们如今坐下来谈此事,多有欺负你之意。”


这话,听在顾轻舟的耳朵里,也是充满了讽刺,更何况是谢舜民。


谢舜民神色尴尬:“岳母,我绝不纳妾,更不会在外花天酒地。此事另有缘故,请岳母息怒。”


颜太太脸色稍霁。


颜洛水低垂着头,不看谢舜民。


谢舜民眼底的痛色更深,看着颜洛水心灰意冷,他比她更难受。


颜新侬开口了:“舜民,你说要当面解释,如今人都到齐了,你说吧。”


谢舜民颔首。


他看着颜洛水。


颜洛水仍是没抬头。


谢舜民心情沉重,道:“我是受到了微月的勒索。”


众人微讶。


顾轻舟也错愕看着谢舜民。


颜洛水身子一僵,依旧没有看谢舜民,而是抬眸看了眼自己的父亲。


屋子里安静。


颜新侬和颜太太看着谢舜民,没有说话。


顾轻舟就帮腔,让谢舜民的话说得更加流畅些,于是问道:“勒索?姐夫,这话从何说起?”


谢舜民清了下嗓子:“我们谢家,有些不光彩的事。”


这话说得没头没尾,众人却都听明白了。


微月抓住了谢舜民的把柄。


“你是有什么把柄落在微月手里?”顾轻舟问。


谢舜民沉默了下。


他似乎很痛苦,不知该如何启齿。


屋子里静得落针可闻。


颜洛水的心,也在一点点下沉。这沉默的潮水,几乎要淹没所有人,大家都屏住了呼吸。


顾轻舟正想打破沉默时,谢舜民再次开口了。


“十五年前的事了。那时候,我父亲在杭州做官,清明节回家祭祖,走得是官道。


岳父也应该记得,清末时匪患严重,过官道的人都要准备些银两过路,我父亲带着随从,也散发了银子,结果还是被人绑架了。


绑架我父亲的土匪,将我父亲关押起来,痛打他,说要他为自己犯下的事赎罪。


我父亲当时说,他这一生做过很多事,有些也私德有亏,却不知为哪件事赎罪,还请指明。


土匪说,我父亲糟蹋了一名叫金二娘的八岁女童,并且掐死了她,要我父亲在佛祖面前写下认罪书,让佛祖原谅。


父亲不知谁是金二娘,况且这件事的指责实在太过于苛刻,它会毁了我父亲,从此别说做官,就是做人也难了。


土匪一定要我父亲认罪,他不肯认,土匪就扬言:‘我要先砍断你的腿,从脚趾开始,你一天不认,我一天砍下一节。砍完了脚趾砍小腿,砍完了小腿砍大腿’。


果然,当天威逼无效之后,他们砍了我父亲的一根脚趾。


我父亲痛不欲生。土匪轮流砍他两只脚。左边脚失去了两根脚趾,右边脚失去了三根脚趾之后,我父亲觉得如此下去是死路一条,何不先顺从,保命要紧?


他就亲笔写下了认罪书,承认自己奸杀了八岁女童。


土匪大喜,在佛前又哭又磕头,把认罪书供奉在佛前。


我父亲那时候已经失踪了七天,家里人知道官府靠不住,就请了武馆的人带着家丁去找,结果真的找到了。


我父亲被救回来,心中却念着那份认罪书,一旦落入他人手里,外人不知真假,只认得我父亲的亲笔罪状,谢家阖族都要蒙羞。


等我父亲去找的时候,发现那份认罪书不知去向了。


后来官府审问,原来是那个土匪糟蹋了女孩子,一直做噩梦,被对方索命,他才想起找个人‘代替’的昏招。”


谢舜民说到这里,略微停顿。


屋子里顿时鸦雀无声。


颜洛水也终于抬眸,看着谢舜民。她差不多就明白了谢舜民的苦衷,一时间情绪涌动,眼眶里蓄满了泪水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