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颜洛水已经是六个月的大肚子了,哭得惨兮兮的,疾步奔走过来,顾轻舟简直是吓坏了。


她生怕颜洛水跌一跤。


急忙扶住了颜洛水,顾轻舟问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
“我要离婚。”颜洛水道。


顾轻舟看着大肚子的颜洛水,一时间哑然,半晌才问:“出了何事?”


“舜民他有了红颜知己!”颜洛水哭道,“我怀孕了,家里没有姨太太,他在外头跟歌女勾搭上了。”


顾轻舟就明白了。


“哪个歌女,微月吗?”顾轻舟问。


颜洛水一愣,然后哭得更大声了:“原来你也知道了!你们都知道,都帮他瞒着我!”


说罢,哭得一抽一抽的。


顾轻舟手足无措站在旁边,不知道该劝她冷静点,还是想劝她别动了胎气。


顾轻舟还记得微月,她是百乐门的歌女,容貌普通,歌喉也只算中上等。


当时,谢舜民看到歌女微月就很失态,颜洛水从那时起就有了芥蒂。后来,谢舜民大施美男计,转移了颜洛水的注意力。


顾轻舟也派人去查了微月。


微月的父亲曾经是谢舜民父亲的司机,谢舜民跟她从小就认识,肯定很正常。


只不过隔着身份,估计也仅仅是认识,并非朋友。


依照顾轻舟的情报,微月的父亲是救谢舜民的父亲而死,后来谢家一直很照顾微月全家。


微月出来做歌女,此事谢家大概不知道。


故而顾轻舟猜测,谢舜民肯定要回趟南京,请他父母处理此事。


“别哭,你肯定误会了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知道微月是谁”


“我也知道,是老杨的女儿。”颜洛水哭道,“她父亲救了我公公的命,谢家感谢她。”


顾轻舟错愕。


她的情报上的内容,颜洛水都知道了。


那么,颜洛水为什么还误会呢?


“那天,我看到姐夫有点不一样,也派人去查了。”顾轻舟道,“得到的情报,正是和你所言不差。既然是误会,怎么还要闹离婚?”


顾轻舟说罢,又觉得这话不妥。


前几天,她明知司行霈把司芳菲当妹妹,不也是大吃飞醋吗?


颜洛水在怀孕中,情绪更加不稳定,她此刻吃干醋,顾轻舟应该安抚她才是。


她正准备补救的,却发现颜洛水压根儿没在意,自顾道:“什么误会?我看到他抱她了。”


“啊?”顾轻舟不解。


颜洛水就道:“舜民这几天,总是早出晚归的,一个人躲在书房不知做什么。他夜里应酬,有两三次到夜里两点多才回来。


在这之前,他哪怕再多应酬,都要推了回来陪我的。我感觉不对劲,等他走了之后就叫了黄包车,结果他哪里是去公司呢,他去了舞厅!


我气不打一处来,直接叫了经理,摆出颜总参谋家小姐的气势,让经理立刻带着我去微月的化妆间。推开门,就看他抱着微月呢。”


说到这里,颜洛水哭得更凶了。


她颇有崩溃之感,整个人又绝望又痛苦。


顾轻舟轻轻拍着她的后背,安抚她,嘴上不敢说什么,心里却在想:“谢舜民不是这种人啊。”


转念又想,“我又不了解谢舜民。”


她不敢说什么,只是不停开导颜洛水,这时候客厅的电话响起。


顾轻舟接了电话。


谢舜民在电话那头焦虑问:“轻舟,洛水在你家么?”


“在。”顾轻舟道,“姐夫,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

“没事,等我到了再说。”谢舜民道。


颜洛水却一下子奔过来,把电话给挂了,道:“不许他进来!你快去吩咐副官,不许任何人进来!”


顾轻舟很无奈,道:“好好好,我这就去吩咐。”


她给副官使了个眼色。


副官道:“要给姑爷传什么话吗?”


“就说洛水很好,我是大夫,又是洛水的好友,我能照顾好她,让姐夫放心。我这边不方便让他进来,让他去处理好自己的事。”顾轻舟道。


副官道是。


颜洛水也挺满意的,抽抽噎噎。


顾轻舟吩咐完了,转身就说她:“你别跑这么快啊,万一动了胎气怎么办?别说你不准他进来,你就是让我现在去杀了他,我也会听你的呀。”


颜洛水破涕为笑。


笑了一下,实在没什么后续动力继续笑,重新哭了。


她实在太难受了。


顾轻舟搀扶她坐下,又让佣人端了热水盘,给她擦脸。


同时,顾轻舟为她揉按脚心,舒缓她的疼痛。


佣人又端了水给颜洛水。


颜洛水的情绪,这是才真正平复了,不再痛哭。


顾轻舟一边帮她揉按,一边道:“你仔细回想下,当时是怎样的情景。”


颜洛水心灰意冷道:“没什么情景,就是抱在一起呢。若不是我打扰了,说不定就亲吻了。”


想到这里,她既难过又恶心。


她如此辛苦怀孕,谢舜民却丝毫不体谅她,反而忍不住清心寡欲的生活,出去偷腥了。


男人啊!


“如果是别人家的丈夫,我反而能理解。”颜洛水嗓子有点哑了,对顾轻舟道,“大的环境下,有钱人谁不纳妾?我怀孕了,他顺应潮流想要找姨太太或者女朋友,这原本就没什么的。


只是,我对他的期望很高,毕竟我们从小就认识,而且我们从小就相互喜欢。万万没想到,他也只是个庸人。”


顾轻舟沉默。


她还是觉得有误会。


可这个当口,顾轻舟坚持称谢舜民委屈,颜洛水肯定觉得顾轻舟站在谢舜民那边,成了她的叛徒。


很多时候,得顺着她。


“男人嘛,又有几个是圣人?”顾轻舟感叹,“有时候其他女人稍微勾引,他们就把持不住了,我也挺失望的。”


她故意顺着颜洛水说。


这样的话,反而会让颜洛水为丈夫辩解几句。


等她为谢舜民辩解的时候,她就会发现,这件事还是有误会的。


果然,颜洛水道:“其实追求舜民的女人很多,微月姿容太俗了,不是舜民喜欢的类型。”


说着,她自己沉思了下。


转而,她又道:“人的品位是会改变的,微月很丰腴,也许舜民现在喜欢这种的也说不定。”


还是陷入了死胡同,转不出来。


顾轻舟叹了口气。


颜洛水的眼泪又涌上来。


顾轻舟征求了她的同意之后,给颜一源和霍拢静打了电话,让他们俩一起过来,陪陪颜洛水。


同时,顾轻舟也派副官,让他们去查查谢舜民最近的行踪。


等颜一源和霍拢静来了,颜洛水又哭了一回,眼睛都哭肿了。


而顾轻舟的副官们,也很快拿到了情报。


看到情报时,顾轻舟的一颗心,突然沉入了谷底。


谢舜民这段日子,果然是每天都和微月在一起。


有阴霾一下子笼罩在顾轻舟的头顶。


她是该相信误会,还是该相信男人都会偷腥?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