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顾轻舟把微月叫到了偏厅。

  她拿了两张火车票给她,又把剩下的金条都给了她。

  微月接到了金条很高兴。

  再看到火车票的时候,微月摇摇头:“少夫人,不必了,我们已经买好了船票。”

  然后又道谢。

  顾轻舟硬塞给她。

  “董家是管海军的,你们从岳城上船去新加坡,诸多不便,只怕.......”顾轻舟拖长了声音。

  微月精神一紧,吓得捂紧了金条。

  她再次拿好了车票。

  顾轻舟道:“先到广州,再从广州坐船去新加坡,这样更加方便,免得董夫人心有不甘追杀你们。”

  微月连声道谢:“少夫人,若不是你,我只怕就要落入董夫人手里了,多亏了您!”

  说到这里,也是浑身的冷汗。

  顾轻舟微笑。

  送走了微月,顾轻舟回到了客厅。

  贺明轩市长还在,他在跟颜新侬聊天,颜太太坐在旁边含笑听着,大家情绪都不错。

  “处理好了?”颜新侬问。

  顾轻舟道:“是啊,原本就说好了的。”

  她喊了佣人,让佣人把满桌的菜肴全部端下去,热了再上,还让佣人重新吵了几样小菜,烫了黄酒。

  四个人重新入席。

  贺明轩年长,颜新侬很尊重他;而颜新侬是军中有了名的智囊,贺明轩也很敬佩他。

  两个人颇有话题。

  这顿饭,吃到了晚上十一点半,还没有散去,佣人时不时送上新的酒和菜。

  就连颜太太和顾轻舟,也能偶然插上几句,气氛很好。

  颜新侬和颜太太都有分寸,只口不提孩子们的事,怕贺明轩想起贺晨景的死来;而贺明轩也不敢提,怕顾轻舟想起贺家的地牢来。

  大家各有心思。

  就在这时,电话响了。

  众人错愕:这么晚,谁会打电话?一般急事,才会如此晚。

  颜太太急忙道:“这大半夜的,不是出事了吧?”

  顾轻舟也是一顿。

  这是专线电话。

  她去接了。

  顾轻舟一开口就说:“喂,哪位?”声音有点重,而且很长。

  和往常不同。

  司行霈就压低了声音,问:“怎么了,谁在你家?”

  顾轻舟却沉默。

  司行霈又问怎么了,她还是不接话。

  约莫一分钟,顾轻舟才再次开口。

  “........好,我知道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说罢,她就挂了电话。

  她回到了席位,对颜太太和颜新侬道:“一点私事。”

  众人也没多想,包括贺明轩。

  顾轻舟如今这样的地位,她没有私事才奇怪了。

  小小的插曲,打断了说话的兴致,大家都略感疲乏,况且时间太晚了。

  贺明轩先站起身告辞。

  颜太太和颜新侬打算步行回去,顾轻舟执意带着副官去送。

  颜太太推辞,颜新侬则道:“让轻舟也走走路,只当散散食。”

  歇了就去睡觉,对顾轻舟的身体不好。

  顾轻舟笑了起来。

  她陪着颜新侬和颜太太往回走,颜新侬很感叹:“轻舟,义父觉得你这次的事,处理得很成熟。”

  顾轻舟没有反将一军,没有和董家怨上添怨,让颜新侬很欣慰。

  况且,顾轻舟请来了贺明轩和董将军,当众戳破董夫人,这其中的威严和警告,也不言而喻。

  恩威并施,方是合格的上位者。

  上位者不能一味的打杀,否则手下谁人做事?

  “太便宜那个董夫人了。”颜太太叹了口气,“她三番五次不安好心。”

  顾轻舟挽住了颜太太的胳膊:“姆妈,这次我就算是看着董晋轩的面子,我警告再先,她若是再轻举妄动,我绝不客气。”

  颜新侬颔首:“是这个理儿。”

  顾轻舟送完了颜新侬夫妻,跟副官回到了新宅。

  她问副官:“师座再打电话过来了吗?”

  副官道:“打了外面会客厅的电话,问您这里是怎么回事,属下告诉了他。”

  顾轻舟点点头。

  她给司行霈回了电话。

  结果,接电话的参谋道:“顾小姐,师座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。”

  顾轻舟啼笑皆非:这算是赌气吗?

  没想到,这么厚脸皮的司行霈,居然也要耍小孩子的脾气?

  “好,等他方便接听电话了,让他打给我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她挂了电话上楼睡觉。

  到了后半夜,顾轻舟突然听到了木兰的低哮。

  她一个骨碌惊醒,就看到阳台上的门被推开,有人裹挟深秋的凉风,进了屋子。

  顾轻舟立马开了床头的灯。

  暖黄色的光线铺满了寝卧,正进来的人脚步一顿。

  司行霈穿着铁灰色的军装,因为翻墙而头发凌乱,望着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哭笑不得。

  “司师座,你真的好兴致啊。”顾轻舟调侃他。

  司行霈微微眯起眼睛,道:“你今天心情不错嘛?”read_middle();

  挂了他的电话,还敢这样开心?

  司行霈疾步走过来,用力将顾轻舟按在床上。

  顾轻舟无法动弹,满头的青丝滚落枕席之间,她莹白如玉的小脸,衬托在这墨绸上,格外秾丽。

  司行霈低头就吻住了她。

  相思情切,司行霈的吻激烈而深沉,几乎要把顾轻舟吞噬入腹。

  顾轻舟一开始没想起这是哪里。

  半梦半醒间,司行霈突然闯进来,让她有种时空错乱的混沌。

  无数次,司行霈翻墙到顾公馆。

  直到他的手极其不规矩往她衣衫里钻,顾轻舟的脸微微一撇,看到了房间的家具,猛然大惊。

  这是司公馆的新宅。

  “停下来!”顾轻舟极力喘息,握住了司行霈的手。

  司行霈的情绪被打断。

  他很不甘心:“轻舟,你别这样麻烦!这里根本不是你和司慕的新房,这是你的寝卧!”

  他知道顾轻舟心中的忌讳。

  哪怕是离婚了,哪怕司慕从未住在这房间,她仍保持着这些忌讳,司行霈觉得她别扭又有点可爱。

  “走开!”顾轻舟推搡他,“你若是胡来,我就要生气了!”

  司行霈被逗乐。

  “你气一个给我看看?”司行霈笑问。

  顾轻舟扬手就要打他。

  手重重扬起,最终轻轻落在他的肩头,没什么力气。

  司行霈发现,她越发温柔了,也更加知道疼他了。

  真是好征兆!

  他也就顺着照顾她的小别扭,往旁边一滚,躺到了她身侧,没有继续捉弄她。

  两个人并头躺着,司行霈几乎是枕着她凉滑的青丝,宛如初时。

  他很喜欢顾轻舟这头发。

  “.......你怎么突然来了?”顾轻舟现在才有空去看下手表,原来才早上四点。

  司行霈肯定是乘坐飞机过来的。

  他弄到飞机,不仅提升了他的兵力,也方便了他的行踪。

  若是没有飞机,他至少要开八个小时的车,只怕就不会如此轻松过来了。

  “你敢挂我电话!”司行霈想起了这茬。

  “就为了这点小事?”

  “这叫小事?”司行霈捏她的脸,“顾轻舟,你现在真是要翻天了!”

  顾轻舟笑。

  她笑问司行霈:“是不是副官说了董夫人的事?”

  他的目的,一下子就被顾轻舟给猜透了。

  司行霈见状,只得如实承认。

  副官说顾轻舟宴请宾客,请了颜新侬两口子、董晋轩两口子,还有贺市长。

  司行霈自然要问。

  一问,才想到董家一次次跟顾轻舟作对。

  司行霈当时就怒气冲天,恨不能手刃董晋轩。

  海军是司行霈主张办的,也是司行霈一手操持的。司行霈被顾轻舟赶走之后,董晋轩接手。

  如今,看着自己的心血到了董晋轩手里,而且他还敢纵容妻儿欺负顾轻舟,司行霈不能忍!

  他这次回来,就是解决此事的。

  “........董铭,就是芳菲之前的男朋友。”顾轻舟跟司行霈说到了董家。

  说起董家,自然要从头说起,故而先说起了董铭。

  董铭是绑架顾轻舟不成,反而被诛的。

  他也是司芳菲的男朋友。

  “我知道他。”司行霈道,“之前我还见过他。”

  提起这个,司行霈就想起了一桩往事。

  那年他见到了董铭,知道董铭在追求司芳菲,就说此人不错。

  司芳菲当时问:“怎么不错?”

  司行霈就开玩笑说:“做我妹婿都行。”

  他并不是多么看好董铭,亦或者说,他对芳菲未来的丈夫没什么期望。

  并不是最好的人才能配芳菲。

  司行霈很疼爱芳菲,却疼得有理性,他知道自己的妹子并非天仙,也没想过精挑细选妹婿。

  有个差不多的,司行霈就觉得可以了,提前是芳菲真心喜欢。

  司芳菲则很不开心,她说她不想嫁人。

  司行霈就道:“把你养这么大,你不嫁人,我和阿爸的心血都白费了?养大你,就是要看着你成家立业,有自己的好生活。”

  后来,司芳菲发电报说,她和董铭在谈恋爱。

  她似乎是在问司行霈的意见。

  司行霈觉得,既然芳菲想谈恋爱,这是很好的事,女孩子家,总要找个心爱的人。

  司芳菲主动说她谈恋爱,肯定是她喜欢了,故而司行霈就说好。

  她都喜欢了,司行霈自然祝福她的。

  没想到,司行霈去云南期间,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。

  当然,假如司行霈在,他也会亲手毙了董铭。

  这样的人,已经不能算个好人了。

  司芳菲未必配得上最优秀的男儿,可她应该配得上一个好人。

  当董铭不算好人的时候,他就会失去和司芳菲在一起的机会。

  “死有余辜!”司行霈眉目冷峻,“阿慕太仁慈了,若是犯在我手里,非要叫他求死不能!”

  他的眉宇间,瞬间充满了戾气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