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“收买微月”这条路,谢舜民行不通,顾轻舟却走通了,这让谢舜民很费解。


顾轻舟说他忽略了最关键的一步。


“哪一步?”谢舜民问。


“钱的用途。”顾轻舟道。


谢舜民和颜洛水都看着她。


这话,同样令人费解。


顾轻舟却笑了笑,道:“姐夫去收买微月的时候,对微月而言,钱并不是最急迫的东西,她想要更多;而我去收买微月的时候,她只想要钱!”


谢舜民和颜洛水略有所思。


顾轻舟肯定在背后做了什么。


“你让微月急缺钱了?”谢舜民问,“你怎么做的?”


微月现在孑然一身,无病无灾,而且有点积蓄,急需用钱做什么?


“微月在南京的时候,跟一位姓康的教员打得火热。最近,那人要去新加坡了,他到了岳城,问微月可跟他走。”顾轻舟道。


谢舜民和颜洛水恍然大悟。


原来是为了爱情!


微月从小孤苦无依,谢舜民给了她一种希望:这个男人可以成为她的依靠。为了这种希望,她哪怕再爱财,也会试图挣扎下。


她更想要谢舜民这个人。


谢舜民用钱收买她,效果寥寥。既然谢舜民有钱,得到了谢舜民,将来不是可以有用之不竭的钱吗?


微月生在风尘,她很现实。


然而,等她真心爱慕的男人,邀请她和他远走高飞的时候,摆在微月面前的,就是更加明媚广阔的新天地。


她很想走!


和谢舜民相比,她更爱那个男人,而且远离了华夏,没人知晓她风尘出身,她等于脱胎换骨。


这么好的事,如何能不抓住?


“微月没什么钱,姓康的男人经济也拮据,此刻钱是微月面前唯一挡路的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出面了,给了微月足够的钱,她自然心动了。”


谢舜民颔首。


他的消息没顾轻舟那么灵通,所以他没查到姓康的男人。


顾轻舟派人去南京,给姓康的男人一个机会,让他可以去新加坡的学校教书,姓康的男人非常愿意去。


他也想带着微月去。


少了这最关键的一步,没有把钱的用途逼到最急需的方向上,微月不为所动。


细微的改变,就改变了微月的心态,让她在这件事里的角色,发生了倒戈。


“轻舟,你果然细致入微。”谢舜民感叹。


颜洛水与有荣焉:“我就说了吧,任何事到了轻舟手里,都不算事。”


一派骄傲之极的神态。


顾轻舟心中发暖。


有人需要她,有人以她为荣,总归是一件欣慰事。


“多谢你轻舟。”谢舜民感激道。


顾轻舟笑了笑:“姐夫,认罪书我还没有拿到,你就说了一万个感谢,那等我真的拿到了,你岂不是无以为报?”


谢舜民微顿。


颜洛水哈哈大笑。


“等我孩子出生了,就认你做义母吧。”颜洛水道,“到时候,我们用你的姓给我的孩子命名。”


“算了吧,逢年过节我多费些红包罢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
颜洛水气得打她。


顾轻舟说的是实话。她明明就是孩子的姨母,为什么还非要加个义母?


闲话半晌,顾轻舟回到了新宅。


当天夜里,顾轻舟去了城里的酒肆——就是上次跟霍钺喝酒的地方,霍拢静说这是霍钺自己的产业。


酒肆里人声鼎沸,极其热闹。


顾轻舟穿了斗篷,罩住了脸,副官留在楼下,她亲自上楼了。


推开了最西边的雅间,顾轻舟看到一个年轻女人侧坐着,她始终用巾帕包着脑袋,然后带着一顶淑女帽,帽子的面网坠下来,遮住了她的眼睛。


遮得如此严密,顾轻舟什么也看不见。


她走进来,对方警惕回眸,透过面网看顾轻舟,这才摘下了帽子。


是微月。


微月站起身。


“请坐。”顾轻舟道。


微月小心翼翼半坐在椅子上,还是没有取下帽子和面网。


顾轻舟端起茶,慢慢啜了一口。


“微月,你既然肯来见我,说明你和我的想法一致,都想用钱解决此事。”顾轻舟道。


微月点点头。


顾轻舟今天从百乐门离开的时候,塞了个纸条给微月,约定了晚上在这个酒肆见面。


百乐门里有眼线,上次颜洛水去找谢舜民,也是有人急速通知了微月。


顾轻舟知道微月想避人耳目。


假如微月不来,那么顾轻舟就当她仍是需要户籍;假如她来了,顾轻舟就会给她钱。


不出所料,微月来了。


“少夫人,我不需要什么户籍,我要钱。”微月直接道。


顾轻舟道:“我可以给你钱。”


微月点点头。


顾轻舟就问她:“认罪书呢?”


微月沉吟:“我没有见到钱,现在不能给您。”


顾轻舟却道:“我想知道,认罪书在你手里,还是在董夫人手里?假如你没有把认罪书给她,她凭什么帮你?”


此处在背后策划的,是董晋轩的夫人。


董夫人死了两个儿子之后,不跟军政府鱼死网破,是绝不会罢休的。


董铭是因为绑架顾轻舟,而被司慕击毙;董中是因为设计顾轻舟,反而惹恼了张庚,被洪门除掉。


董夫人把原罪都怪在军政府身上。


微月的事,董夫人想要大做文章:一旦谢舜民娶了微月做姨太太,就等于亲自给十几年前的认罪书,添了新的证据。


顾轻舟若是给微月户籍,也是白纸黑字的新证据。


这些,不能收买到认罪书,反而让他们的罪行更加昭彰。


“我们把认罪书一分为二。”微月道,“一部分在她手里,一部分在我手里。”


顾轻舟塞纸条给微月,微月就明白,顾轻舟什么都清楚。


既然清楚,就不会吃惊微月和董夫人的交易,微月也就没顾上问顾轻舟,她是如何知晓董夫人的。


反正已经败露了。


“你的呢?”顾轻舟问。


微月咬了咬唇。


这样到底行不行呢?东西给出去了,她又有什么资格让军政府的少夫人给钱?


当年的谢家,不是追杀她全家吗?


微月越想越觉得此事不妥,后背冒出了冷汗。


“微月,你现在害怕与虎谋皮吗?”顾轻舟似乎能看透她的心思,淡然微笑,“你可知,当你与董夫人合谋,就走上了不归路!”


微月心口猛然一跳:“不”


“不会?”顾轻舟神态娴雅,“你仔细想想,到底会不会?”


微月的脸,一下子就惨白了起来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