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顾轻舟一边吃饭,一边沉思。


司行霈给她夹菜。


“想什么呢?”司行霈问她。


顾轻舟抬眸:“芳菲她”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她会不会对你的感情,超过了亲情?”顾轻舟问。


司行霈啼笑皆非。


他知道顾轻舟从小在乡下,身边没有兄弟姊妹。


回到顾公馆之后,她跟顾家的人没有常年一起生活的经验,所以他们不算特别熟。真正的兄弟姊妹是如何的,她只怕不懂。


“没有。”司行霈道,“她比较依赖我,这很正常。”


家人是一个整体,当外人进入时,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,都会觉得外人入侵了他们家,夺走了他们的姐姐或者兄长。


这是很常见的感情,所以很多小孩子对嫂子或者姐夫充满了敌意。


等他们长大了,有了自己的感情,甚至过了适应期,他们都会把嫂子或者姐夫视为亲人。


芳菲只怕还在一下子懵了的初期。


司行霈的处理,比较简单粗暴,直接告诉她以后少些来往,好似要跟她断绝关系一样,芳菲会更加难受,他能理解。


他也把自己的理解,说给顾轻舟听:“再过些日子,她会喜欢你的。”


谁能不喜欢你呢?


司行霈觉得,顾轻舟是最会讨人喜欢的,若是他的家人有不喜欢顾轻舟的,那肯定是他们不对。


芳菲也会喜欢这个嫂子的。


“我觉得不是。”顾轻舟道,“她似乎只想成为你心中唯一的女人,从来没想过你娶亲。抱着这种想法的,不应该是亲妹妹。”


司行霈神色微凛。


顾轻舟的话,让他特别反胃。


“轻舟,你想太多了。”司行霈道。


顾轻舟颔首:“但愿吧。”


说罢,她低头吃饭。


而司行霈,因为顾轻舟的话,浑身恶寒,想想都觉得诡异,就把这个念头抛开。


饭后,他们俩沿着后花园散步。


雨花石的小径,顾轻舟挽住了他的胳膊,走得缓慢。


她的纤柔衬托着他的英武,十分的相配。


司行霈问顾轻舟:“你对我,没什么信心吗?”


顾轻舟诧异:“这话何意?”


“你似乎把芳菲当敌人。当女人疑神疑鬼的时候,肯定是有什么蛛丝马迹。我能想到的蛛丝马迹,就是我的做法让你不放心。”司行霈道。


顾轻舟一梗。


司行霈始终坚持,芳菲对他是亲情。他的想法有三:首先他的亲情太过于缺乏,芳菲和老太太是难能可贵的,少之又少,他不愿意失去;其次,他觉得亲情更加能接受,否则就太恶心了,他宁愿是;还有,顾轻舟没有兄弟姊妹,她没有经历过,所以她的猜测没有任何说服力。


顾轻舟听出了他的话。


在司行霈心中,对芳菲是没有任何半分绮思的。


确定了这一点,顾轻舟就没有顾忌了。


“我很信任你。”顾轻舟依靠着他,“就像你说的,我从小没有兄弟姊妹陪伴着长大,这种感情我不懂。”


司行霈捏了下她的鼻子。


话题到了这里,司行霈趁机道:“将来我们多生几个孩子!”


顾轻舟捶了他一下。


司行霈道:“生四个儿子,一个闺女!”


“为何只要一个闺女?”顾轻舟不解。


“一个好,若是两个女儿,我疼这个,对那个不公平。可疼爱又是很难公正的,总会偏爱一个,到时候我也为难。”司行霈道。


顾轻舟笑得前仰后合。


“那四个儿子呢,打算怎么办?这会儿就不怕偏心啦?”顾轻舟问他。


“儿子又没打算疼。”司行霈道。


“不疼,生来做什么?”


“万一打仗呢?”司行霈道,“总得有人填上去。”


顾轻舟气得甩手而去。


真是越说越混蛋了!


司行霈追上来,问她这个计划如何。


“上辈子得造了多大的孽,这辈子才投生做你的儿子啊?”顾轻舟道,“八字还没一撇,你就这样不靠谱!”


她气哼哼的走了。


司行霈亦步亦趋跟着,不时说说混账话,气得顾轻舟停下来折了树枝打他。


这么一闹,差不多就消食了。


要离开的时候,顾轻舟突然扑到了他怀里,踮起脚尖搂住了他的脖子。


难得她如此动容。


“司行霈,我很期盼有个家。”顾轻舟低声,“和你的家。”


司行霈眼眶发热。


他抱紧了她。


等司行霈走后,顾轻舟也回到了新宅。


她翻看了信件,除了司慕的电报,还有些其他的。


司慕的电报没有任何问题,顾轻舟就放到了旁边。


她正在准备上楼的时候,电话响起。


顾轻舟接起来。


“二嫂。”电话里,居然是司芳菲的声音,顾轻舟不由坐正了身姿,脸上的神色凝重了起来。


她收敛笑意。


“芳菲,怎么了?”顾轻舟的声音不变,柔婉含笑,脸上却毫无表情。


“二嫂,你什么时候有空到南京来玩啊?”司芳菲笑道,“好些日子不见你,甚是想念。”


她跟顾轻舟不熟。


谈想念,更是诡异。


顾轻舟就知道,原来司芳菲不清楚那天她的偷窥,已经被顾轻舟和司行霈知道了。


司芳菲还以为自己黄雀在后。如此,倒也不错,就让她这么以为吧。


故而,顾轻舟的态度端正,如常笑道:“我这边太忙,实在不好意思啊芳菲。要不,你到岳城来玩?”


“我倒是很想去,可惜”司芳菲叹了口气,“我大哥今天是不是去了?”


“是的。”顾轻舟道。


说到这里,她停顿了下。


她的停顿,会误导人。


果然,司芳菲也沉默了下,似乎在思考什么。


“大少帅已经走了。”顾轻舟停顿之后,紧接着说。


司芳菲笑了起来,声音脆脆的,却有种莫名的寒意,她笑道:“二嫂你好客气啊,居然叫大少帅,你不叫大哥的吗?”


顾轻舟也笑笑。


司行霈说顾轻舟不懂兄妹感情,顾轻舟却觉得司行霈不懂女人。


顾轻舟始终坚持自己的看法。


她不怀疑司行霈,而司行霈也能妥善处理,他会把顾轻舟放在第一位,任何人不会与顾轻舟并列。


任何人,包括司芳菲。


司芳菲的种种,顾轻舟不再过心。


她也替司芳菲难过。


司芳菲一定有种万念俱灰的痛苦。当女人沉浸在这样的痛苦里,也许会变得偏激,也许会变得坚强。


司芳菲会变得如何,顾轻舟就掌控不了了。


“还是,你没把他当大哥?”司芳菲倏然问。


顾轻舟道:“芳菲,我怎么听不懂你的话?”


话筒里,有一声轻微的咯吱,似乎是指甲猛然划在桌面,声音令人毛骨悚然。


司芳菲有一瞬间的失控。


而她的声音是不变的:“一家人嘛,应该亲近些。二嫂,大哥跟二哥可能感情没那么好,你应该多劝劝他们。”


顾轻舟道:“哦。”


她字字句句做出心虚的姿态,就是不接司芳菲的问题,让司芳菲摸不透她此刻的状态。


挂了电话,顾轻舟独坐沉思。


“芳菲能否解脱?”顾轻舟扪心自问,“假如她不能解脱,必然要对付我。司行霈哪怕不把她放在第一位,她仍是他为数不多的亲情;她是司督军最疼爱的女儿,老太太最喜欢的小孙女若是我”


她开始有了点压力。


到时候,是该重一点还是轻一点?


顾轻舟默坐良久,预感不太顺利。


当天晚上,她去了趟颜公馆,颜洛水两口子、颜一源和霍拢静都在,义父也没有走。


吃了顿饭之后,大家闲坐一处聊天。


颜太太和颜新侬有点事情商量,顾轻舟等人就去了颜洛水那边摸牌。


顾轻舟特意把话题往司芳菲身上引。


“芳菲姐啊?”颜一源道,“她又漂亮又大方。”


就连颜洛水也道:“芳菲姐姐人很厚道,你可以放心和她来往。”


司芳菲对朋友,或者陌生人,都是慷慨热情,从来不争长短,而且把每个人都照顾好。


颜洛水和颜一源比她小,都非常乐意和她玩。


司芳菲从小就练达,比同龄的孩子早熟。


当众人还是小屁孩子时,她就能帮着司夫人待人接物,从小就样样出色。


“轻舟,你怎么了?”霍拢静发现,顾轻舟看牌的样子太专注了,似乎在遮掩什么。


顾轻舟扬起脸,笑道:“我这牌太差了。”


众人笑起来。


话题也就揭了过去。


别说司督军了,就是亲戚朋友们,也没人不喜欢司芳菲。


哪怕是不喜欢,也挑不出司芳菲的错儿来。


“真够棘手的。”顾轻舟想。


她不是怕司芳菲,而是担心司督军和老太太想不通。


为什么那么好、没有一点缺点的司芳菲,会跟顾轻舟闹成这样!


一旦顾轻舟跟司芳菲起了冲突,司督军绝不会对司琼枝那样理性判断对错。


司督军到时候只怕也想:轻舟能跟芳菲闹矛盾,应该各打五十大板,两个人都有错。


别说司督军了,就是颜洛水他们,不也是觉得司芳菲绝不会出错吗?


顾轻舟轻轻叹了口气。


真有点为难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