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顾轻舟记得师父说过,心瘕是有毒的,毒随着时间而慢慢越级越深,最终沁会心脏而亡。


假如刺破,心瘕的毒会立马回缩经过心脏,再扩散全身。


很多人都知道有毒,却不知该怎么办。


心脏若是不停止,这心瘕就决不能碰;而心脏停止在中医的传统思路上,是非常可怕的。


心脏停止超过几分钟,就会造成脑死亡,人也就彻底死亡了。


所以,心脏停是死,不停毒血回扩也是死。


最终,这个看似是毒瘤一样的东西,造成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困扰,让中医们束手无策。


顾轻舟的师父在给年轻人治病时,就想到了这一点,后来他也提出让心脏停止那么一分钟左右,然后立刻用外力挤出脓血,阻止其回扩。


然后,再弄醒过病人,让病家吃下清血毒的药物,将可能回扩的毒素杀除,争取给病人留下一条命。


这个思路,顾轻舟的师父想出来之后,也就花了很长的时间来研制药物。


这是他的心结。


他后来一直没机会再遇到一个心瘕的病患。


顾轻舟把这个思路,也告诉了所有的同行。


因为邱迥的痊愈,顾轻舟的话特别有说服力。


“下次再遇到这个病,治疗时也要千万个警惕,心脏要健康,而且体内不能有热。”顾轻舟跟他们强调。


众人听闻,深感顾轻舟大胆。


他们震惊看着。


想到自己的心脏停止跳动了一分钟,邱迥也是紧紧捂住了胸口。


怪不得他吃了药就觉得冷,因为心脏慢慢停下来,他的血流得也慢。


“少夫人,心瘕这病,已经有了治疗思路、药物和成功治愈病例,它足以从必死之症上消除。您对中医的贡献是卓越的。”那位最年轻的老大夫道。


其他人纷纷应和。


在场五十人,全是全国各地的名医,他们有说服力。


他们会把顾轻舟的名声传递出去。


“我尊司少夫人为第一神医。”有个人高声道。


这人四十来岁,习惯了谄媚,对顾轻舟和岳城军政府也多有巴结。


他首先这样喊了。


另外几个见风使舵的,立马也道:“司少夫人这‘第一神医’的名号,当之无愧。”


没人反对。


很多人沉默。


顾轻舟治好了心瘕这个必死之症,对医学攻克了一个千百年的难题,叫她一声“神医”,的确实至名归。


可“第一”,这就有点不太好说了。


在场的大夫们,圆滑的早已应和,老实的保持沉默。


最有威望的胡老先生,站起来对众人道:“我也很敬重司少夫人,她对心瘕病的贡献,是卓越至伟的。


只是,她年纪轻,将来还有更广扩的天地,‘第一’的名头会让她树大招风,处于风口浪尖,这对她并无好处。”


顾轻舟很感激胡老先生。


什么第一神医,多有捧杀之意。以后,不管顾轻舟走到哪里,大概都会引起同行们的反感。


谁愿意一个年轻女人称第一,压他们一头?


况且,医术又不是考学,没有状元探花的标准。吹得越高,顾轻舟受到的压力就越大。


顾轻舟终于开口:“我们对心瘕这个病的误解,第一是它罕见,没有给我们留下研究的机会,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可能没见过。


没见到,怎么知道能不能治好?所以,我有幸见过,这是老天爷给的机会,我不能占了功劳。


第二,我们对心脏一直有误解,不敢让它停止,觉得心死人必死,这就造成了对心瘕的束手无策。


西医的进入,让我们更加了解心脏,甚至知道了心脏复苏的建议办法。另外,我师父特意钻营过这个病,我是站在我师父的基础上,才治好了它。


我承认我救了邱大夫的命,他若是视我为恩人,我当得起。但是,第一或者神医,我绝不敢承受。


诸位若是还记得我们前天的赌约,那么我们今天就正式成立中华医药行会,参加的每个人,都要随时为我出面操办的学校和医院任职。”


众人响起了掌声。


顾轻舟的话,既不算谦虚,也不算狂傲。


她实实在在说明了原委。


同时,她也把承诺点明,让大家别忘记了自己的承诺。


“不会忘记的。”有人道。


“好,请大家留下自己的笔迹和保证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
她的副官,拿了两个大本子,送到了大夫们面前。


他们这次也心服口服的,开始在本子上写下自己的承诺,以及签字,按了手印。


顾轻舟看着一切进行得很顺利,几乎没什么人反对,她心情很好。


只是站了很久,她的腿又开始发软。


过了紧张的感觉,她似乎略有点发烧。


顾轻舟跟副官交代了几句,又对何梦德道:“姑父,您负责一下吧,我要回去了,我不太舒服。”


众人看得出,顾轻舟不及之前那么神采奕奕。


她似乎生病了。


“少夫人保重身体。”邱迥道,“您是不是发烧了?”


众人都看过来。


顾轻舟笑道:“昨天就有点发烧。”


很多人都听到了,不免赞叹顾轻舟负责敬业。


这种赞叹,真心假意顾轻舟也不计较,至少大家能理解她现在离席。


“我先回去了,诸位请便。你们若是想要回去,副官会负责安排火车。”顾轻舟道。


转身又道,“我承诺过,会交出药方与大家交流,回头何掌柜会给大家看。诸位想问什么,都问何掌柜吧。”


说罢,剩下的都交给了何梦德和副官们。


顾轻舟自己,上了汽车之后就无力依靠着靠背。


她做了件很漂亮的事,此刻却没有半分高兴的心情。


她也知道,这次大获全胜,全靠师父的秘方。


她阖上了眼,对自己道:“先去军医院,回头好一点了再去给师父上香。”


到了军医院,军医给顾轻舟量了体温,发现她昨晚的低烧,如今有反复了。


她重新低烧了起来。


“已经打过针了,不能再打针。”军医对顾轻舟道,“少夫人,您拿些酒精回去,擦拭后背,试试物理降温。”


顾轻舟点点头。


副官去拿了酒精。


顾轻舟回到了新宅,副官吩咐女佣,上楼去给少夫人擦拭后背。


女佣就跟着上来了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