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顾轻舟去见了司慕。


初冬的风似薄刃,刮在脸上,有轻微的痛感。


顾轻舟一连发烧了几天,如今初愈,一吹风就头疼。


她肩上围着一条天水碧的长流苏羊绒披肩,她盖在脑袋上,只露出单薄的小脸,去了司慕住的地方。


司慕还没有走。


“二少帅住在这里。”副官把顾轻舟领到了营地后面的客房,指了其中一间给顾轻舟。


顾轻舟颔首:“多谢了。”


副官就退了下去。


顾轻舟敲门。


没有应答。


她轻轻推了推,发现门没有上锁。


司慕穿着整齐躺在床上,没有盖被子,也没有脱鞋。他枕着手臂,望着空荡荡的屋顶愣神。


顾轻舟进来,他没有反应。


“司慕。”顾轻舟如此叫他,连名带姓,清清楚楚的。


她的声音有点低,似乎气力不足。


司慕没有反应。


他依旧那么枕着脑袋,眼睛一眨不眨的。


“司慕,你睡了吗?”顾轻舟走近,继续问道。


司慕这才坐起来。


他不回答,也不看顾轻舟,眼睛放空着。


他醒了,而且很清醒。


顾轻舟顿了下。


见司慕的确没有回答的意思,她才继续道:“司慕,我已经和司行霈订婚了。”


明明是在意料之中的,司慕的手指,还是身不由己慢慢蜷缩了起来,宛如他的心脏,一点点的收缩。


他屏住一口气。


他曾经轻待顾轻舟,他对她不闻不问之后,求她治疗好自己的顽疾;病愈了,他一颗心放在前女友魏清嘉身上,对顾轻舟弃如敝履;再后来,爱上了她。


求而不得,打了她一枪,同意离婚


直到今天。


司慕最难受的,在于他没有立场去宣泄自己的不满和痛苦。


他很痛苦,一开始便错了,顾轻舟却再也没给过他机会弥补。


他算是不幸的,他遇到了顾轻舟,而顾轻舟在遇到他之前遇到了司行霈。


“我跟你一起去南京,把这件事跟阿爸说清楚,你不反对吧?”顾轻舟问。


司慕终于抬起眼帘,看着顾轻舟。


事情走到了今天,再也没有半分回转的余地。


司慕脖子有点僵硬。


他想说点什么,声音却全部卡在喉咙上,无法成调。


“顾轻舟”司慕道,长时间的沉默,让他的嗓子嘶哑。


顾轻舟点头,等待下文。


“我不会祝福你。”司慕道。


顾轻舟笑笑。


她就知道。


不止是司慕,不祝福她的人太多了,顾轻舟都能预见。


“你先回岳城去,等我跟司行霈商量好,我们就启程去南京,把事情和阿爸说清楚,你意下如何?”顾轻舟问他,并不介意他的不祝福。


司慕却低垂了头。


他满心的话,像翻腾的江水,快要冲破堤坝,脱口而出。


最终,他还是控制住了。


他不会告诉她,她至今都是他爱的女人。在日本的那段日子,他过得非常糟糕,每天对着她的电报发呆。


等待她电报的日子,十分的煎熬,煎熬到了切肤之痛。


然而,顾轻舟的电报是简短的,也没有任何词语足以安慰相思。


“司慕,我们说好了的。”顾轻舟道,“从一开始的协议婚姻开始,我们就说好了的。”


那时候,司慕除了想气死司行霈、利用顾轻舟的能力帮他,也想利用顾轻舟是颜新侬义女的身份,让自己在军中站稳脚跟。


所以,他和顾轻舟协议结婚了。


他们谈拢了条件。


“我知道。”司慕回答了,“我会去。”


顾轻舟松了口气。


她往外走,司慕突然喊她:“顾轻舟”


顾轻舟停下了脚步。


司慕声音低沉而暗哑,“哪怕我不祝福你,你的婚姻也会幸福的。”


顾轻舟笑了笑。


司慕说到底,是个心软的人,他还是无法狠心说些难听的话。


顾轻舟笑了笑:“谢谢你。”


回到了司行霈那边时,军医告诉顾轻舟,司芳菲还在司行霈的病房里。


顾轻舟和司慕聊天的时间不长。


他们聊完了,司行霈和司芳菲尚未结束。


顾轻舟站在门口。


她似乎听到了司芳菲的哭声。


等司芳菲出来时,她双颊略有酡红,果然是哭过了的。


她看到了顾轻舟,上前道:“二嫂。”


司芳菲的口吻一如平常,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,顾轻舟却看到了她眼底似笑非笑。


这种表情,顾轻舟在司行霈脸上见过,是一种坏透了的神情。


顾轻舟心中一凛。


“还是说,我应该叫你大嫂?”司芳菲问。


她这句话之后,似笑非笑敛去,态度越发的谦和有礼。


顾轻舟笑了笑,道:“叫大嫂吧,我快要和你大哥结婚了。”


如此自然。


这件事,任何人都接受不了,任何家庭里发生都是耻辱。


督军肯定要杀了顾轻舟和司行霈的,结果顾轻舟这么云淡风轻的说出来。


她简直是疯了!


司芳菲笑了,笑容逐渐扩大,是张极其明艳灿烂的笑容。


“大嫂。”司芳菲声音喃喃的,似轻叹亦有几分诚恳。


顾轻舟头一回看到这般明艳的笑容。


和司芳菲认识这么久,罕见她笑得这么可爱。


她心中咯噔了下。


顾轻舟宁愿司芳菲惨笑,或者冷笑,亦或者狰狞微笑,因为那样都正常。独独这样,不正常。


不正常的人,都叫人害怕。


“我先走了,大嫂。”司芳菲十分自然接受了这个称呼,含笑跟顾轻舟打了招呼之后,就要错身而过。


顾轻舟心中越发的惊悚。


压抑着内心的情绪,顾轻舟面上的表情是恬柔的,她问:“要回南京了吗?”


“是啊,出来好几天了。”司芳菲道,“你放心,你们的事,我不会先说出去的,等你和大哥去南京再说。”


顾轻舟颔首:“那多谢你了。路上要当心。”


司芳菲道是。


两个人错身而过。


顾轻舟能闻到司芳菲身上的芬芳,司芳菲也能闻到顾轻舟发间的玫瑰气息。玫瑰的味道,似有点苦的香,能让人心旷神怡。


司芳菲的素手,紧紧握了起来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