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朱嫂是吓坏了,急匆匆来喊司行霈。


她气喘吁吁跑到了司行霈跟前:“少帅,不得了了,老太太昏倒住院了,很危急。”


司行霈的脸色僵住:“谁说的?”


“二老爷亲自打的电话。”朱嫂急切道。


司行霈转身快步要回屋去接电话。


朱嫂忙道:“少帅,你慢点走,一会儿牵扯了伤口。”


顾轻舟也在旁边拉他。


司行霈就牵着顾轻舟的手,两个人疾步回到了客厅。


电话还没有断线。


司行霈接起来,果然是二叔的声音。


“怎么会昏倒?”司行霈心中一派冰凉,若不是司慕,就是司芳菲了。


这两个小兔崽子!


司行霈的呼吸急促起来。


二叔道:“她这些日子一直嗜睡,我们也没当回事。她今天早饭也没吃,一直睡到了十二点。


你二婶去叫她老人家吃午饭,她起来的时候说头疼,浑身乏力。结果吃饭的时候,直接就栽下去了,现在送到了医院,还没醒。”


司行霈顿了下:“这中间,发生了什么?”


二叔回想了下:“没有,可能是起床有点急了。早知道不该催她的,应该让她多躺半个小时。”


司行霈却问:“阿慕去了吗?”


二叔道:“还没有。”


“之前呢?”


“之前?”二叔一头雾水。


司行霈道:“之前,他,还有芳菲,谁给祖母打过电话?”


二叔一头雾水:“都没有啊。”


司行霈的眉头蹙得更深,若不是被气得,那就是祖母的寿命到了。


这更加无力回天。


司行霈的呼吸短促了起来:“我马上回去。”


他挂了电话,把事情对顾轻舟说了一遍。


说罢,他回房更衣要出门。


顾轻舟跟着他:“你打算怎么去啊?”


“坐飞机。”


“飞机不行的,万一把头上的伤口弄开了怎么办?”顾轻舟很担心。


司行霈想到,飞行员的确说过,飞机不宜运送伤兵。


“那我乘坐汽车。”司行霈道。


顾轻舟更担心:“这一路特别颠簸。”


官道不像城里的路,到处都是石子和石块,再好的轮胎皮子,也会颠簸得受不了。


而且时间长。


“还是飞机。”司行霈最终道。


顾轻舟满眸忧色。


司行霈派人去把军医请了过来,问他现在能否乘坐飞机。


军医不解道:“为何不能乘坐飞机?”他不了解飞机。


结果,美国人的机长,极力阻止司行霈乘坐飞机,说飞机上天之后,气压不同意地面。


司行霈的情况,很可能会导致伤口再次裂开。


大家说了一通,最后司行霈发火了:“若是死了,也是我自己的命!军医跟着,就坐飞机。”


顾轻舟也不知到底是飞机危害大,还是汽车危害大。


她又不能司行霈别回去,那是他的祖母,他最亲的长辈,唯一一个比顾轻舟还重要的人。


顾轻舟沉默着。


上了飞机,她不时给司行霈把脉,见他的内息没什么变化,稍微放心了些。


她还是很紧张,生怕出事。


结果,下降的时候,司行霈的脑袋剧烈疼痛,他使劲忍住了,没有告诉任何人,包括顾轻舟。


下来之后,他的确晕眩了片刻。


也只不过片刻,他的精神和眼神都清晰了,他才敢确定自己无碍。


顾轻舟也跟随着他下了飞机。


“我先走,你随后吧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要回趟新宅。”


马场的人,派了汽车送顾轻舟。


顾轻舟回到新宅时,果然见司慕正在焦虑等待她。


司慕打了电话给司行霈那边,副官说司行霈已经出发了。


二叔二婶知道司慕回来了,他若是不跟顾轻舟一块儿去,只怕会更加刺激老太太。


“走吧。”司慕二话没说,就起身对顾轻舟道。


顾轻舟则道:“等下,我重新换套衣裳。”


她更衣也是很快的,片刻的功夫下楼,跟司慕一起去了医院。


他们到的时候,司行霈已经到了。


二叔二婶还有堂弟堂妹们,全部守着。


“还没醒。”二叔又把新的情况,告诉了顾轻舟和司慕一遍,“医生说八十岁的老人这样重昏迷,很危险,让我们有个准备。”


司行霈方才就听说了一遍。


如今再听,他心中仍是发抖。


他脸色有点白。


“轻舟,你医术那么好,你去看看老太太啊。”二婶病急乱投医,“别叫洋大夫治坏了。”


顾轻舟却道:“二婶,西医急救方面更加快捷,我若是贸然去打扰,这是真正枉顾祖母的性命。”


二婶就叹气抹眼泪。


二叔看不惯,蹙眉道:“别哭了,不吉利!”


所有人都心事重重的。


顾轻舟看了眼墙上的时间,已经是下午四点了。


她又问二叔:“通知阿爸那边了吗?”


“已经通知了,他们应该快要到了。”二叔道。


二叔是先打电话给司督军的,再打电话给孩子们。


结果,司慕和顾轻舟住在岳城,反而比远在平城的司行霈晚到;而司督军那边,估计也快要到了。


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传来军靴沉重的脚步声。


司督军全家到了。


大家一番问候,司督军和司夫人问怎么回事。


二叔又解释了一遍。


就在二叔解释的时候,司夫人看到了司慕,顿时失控道:“慕儿?”


司督军也看到了司慕。


可此前老太太的病情要紧。虽然很多话想问司慕,司督军还是瞥了司夫人一眼。


司夫人立马收了声音。


她走到了司慕身边,握住了司慕的手:“慕儿!”


“姆妈。”司慕这时候,表情才会松动,不再是那么紧绷着的冰冷。


他甚至会笑一下。


司慕的笑容,也是极其英俊的。


司琼枝也走上前。


司慕尽可能不打扰司督军和二叔谈话,只是伸手摸了摸司琼枝的头发:“你长高了些。”


司琼枝抿唇笑。


他们的声音一直不高,绝不改过司督军的。


很快,医生出来了。


大家一齐围了过去。


顾轻舟肯定挤不到前面,她就自动站着没动。


“还没有醒。”医生对司督军等人道,“若是今晚十二点之前能醒,就还好;若是不能,只怕要”


众人全部一愣。


只怕要准备后事了吧?


大家愣怔着。


“轻舟呢?”司督军突然想起了什么,如梦初醒喊了起来。


顾轻舟走上前。


“阿爸?”她问。


司督军招招手,顾轻舟走到了他身边,他就对医生道:“我们要自己进去治疗病人。”


医生也愣住了。


没这个规矩啊!


可这位是谁,是岳城军政府的督军啊,整个岳城都是司家的,你赶在司督军面前讲医院的规矩?


医生很机灵,道:“这位就是第一神医的司少夫人吧?”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