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冬月的凌晨,空气阴寒,白雾袅袅。

  顾轻舟四点就起床,梳洗之后,带着两名副官去了南京。

  她去南京做什么,没有跟任何人提起。

  她单独一个包厢,两名副官分别在她左右的包厢里。

  “如今还算太平,无需特意保护我,你们去睡一会儿。”顾轻舟对副官们道。

  现在还没有到凌晨五点,大家都非常的疲乏,包括顾轻舟自己。

  她是打算睡一下的。

  “是。”副官们退了出去。

  顾轻舟整理床铺,想着躺一会儿,她现在也很困。她还没有关门,她又听到了开门的声音。

  普通人不可能进来,除非是副官忘了什么。

  一起身时,顾轻舟看到了司慕。

  司慕穿着咖啡色的条纹西装,外头是宽大的同色风氅,高大挺拔立在顾轻舟的面前。

  顾轻舟微惊。

  “年底路途不太平,我担心你。”司慕如实道,“我送你去南京吧。”

  他说,我担心你,说得这样自然。

  顾轻舟眼眸微敛,静静看着他:“你是担心我去南京告状?”

  司慕怕顾轻舟先说出来,他措手不及吗?

  这太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

  顾轻舟脸色阴沉:“司慕,我不会如此不厚道。我实话告诉你,我这次去南京,跟我们的私事没关系。”

  司慕也道:“我更不是如此不厚道的人,我岂会误以为你害我?”

  两个人差点就要吵起来。

  顾轻舟深吸一口气:“我不需要你陪同。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火车鸣笛。

  车厢咣当了下一下,顾轻舟差点没站稳。

  她指了指门口,道:“出去!”

  司慕难得露出了笑容。

  他问顾轻舟:“我站在门口,你确定吗?”

  顾轻舟脸色更加难看了:“请你出去!”

  司慕的性格,也不可能真站在门口。

  他起身。

  顾轻舟等他离开了车厢时,用力关上了门。

  她心情起伏不定。

  车厢外,有乘警过来,跟顾轻舟敬礼:“少帅,您您也乘坐这辆车?”

  司慕道:“不必惊动任何人,我出来抽根烟。”

  说罢,他掏出了雪茄。

  他点燃了。

  雪茄的清冽,立马从门缝飘荡了顾轻舟的车厢里。

  顾轻舟手指攥紧。

  她撇过脸去看窗外,尽量忽略司慕。

  不过片刻,车长就来了,急急忙忙给司慕行礼。

  “少帅,您怎么也不提前说,要不然我们就不会卖其他的票了。”车长道。

  司慕说:“我若是怕麻烦,就会开专列了。无妨的,你们去忙吧。”

  顾轻舟听到门外,车长和乘务员久久没有走。

  她实在忍受不了了,站起身开了车门。

  车长和乘警都认识这位少夫人,顿时更加恭敬了:“少夫人。”

  “去忙吧,这里不用你们照料。”顾轻舟神色不善。

  车长和乘警急忙道是。

  顾轻舟就瞥了眼司慕。

  司慕耸耸肩,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。

  “烟抽好了?”顾轻舟问他,心中恨得咬牙切齿。

  她想起很久之前,颜洛水说司家没一个好人,顾轻舟如今越发觉得,司慕到底跟司行霈是亲兄弟,耍起无赖分毫不差。read_middle();

  她只得打开了车门。

  “差不多了。”司慕扔了手中的烟蒂,风猛然灌进来,吹乱了顾轻舟的头发。

  “那快进来吧。”顾轻舟道,“你站在这里,大家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。”

  司慕笑笑,如愿以偿进了包厢。

  车长和乘警这才离开。

  顾轻舟转身,狠狠等着司慕。

  司慕却笑了。

  顾轻舟在他面前,素来端庄沉稳。她比司慕小几岁,却像司慕的长姐似的,气质上压过司慕。

  这是她第一次,在司慕面前露出咬牙切齿的样子。

  司慕就感觉她有趣,也像个孩子。

  “这样有意思?”顾轻舟问他。

  司慕道:“没有,我真只是想抽根烟。”

  你都抽了两根,而且还站在我包厢门口抽!

  顾轻舟的手指更加紧了。

  司慕惹人厌的本事,快要赶上司芳菲了!

  顾轻舟不看他,低头阖眼打盹。

  司慕问她:“你这次匆匆忙忙去南京,到底是做什么?”

  顾轻舟不想和他怄气。

  一怄气,他们的关系就会变得更加奇怪。

  当然,她也不想跟司慕说实话,说她想要对付董晋轩的夫人。

  董夫人拿顾轻舟的药铺做文章,不仅会毁了顾轻舟,也会毁了何氏百草堂,何家和伙计们都要丢饭碗。

  更可怕的是,好不容易有了噱头的中医,重新倒退,回到寒冬。

  顾轻舟不会任由自己的心血,被董夫人处心积虑的糟蹋,故而她给董夫人的药方上,做了点手脚。

  她这次去南京,也是完善自己的计划。

  她半真半假的告诉司慕:“我想邀请总统府的秘书长周景辉先生和太太,过了年到岳城来赴宴。”

  司慕错愕。

  “周景辉?你怎么跟总统府的红人有关系?”司慕问。

  顾轻舟道:“他是唯一一个不反对中医的,而且他深受总统器重,可能会上任政治部,这样的人,应该及早巴结!”

  司慕想了想。

  他想得比较远,就问顾轻舟:“你是想请他为中医开办学校和中医的立项说情?”

  顾轻舟道:“我正有这个打算。”

  其实,卫生部的事,轮不到周景辉说话。

  司慕也很清楚。

  故而,他听除了顾轻舟的敷衍之意。

  顾轻舟不愿意告诉他,他就没有再问了。

  顾轻舟就阖眼打盹。

  四个小时之后,他们顺利到达了南京。

  颜洛水常说,南京乃是古城,到处都是古色古香的。

  顾轻舟有心去逛逛,可惜时间不够。

  司慕问她:“先去阿爸的官邸吗?”

  顾轻舟道:“这个是自然的。”

  他们先要落脚。

  司慕知道司督军官邸的地址,顾轻舟也知道。

  门口有脚力车。

  顾轻舟和司慕各自上了车子,在脚力夫的带领之下,一个小时后,出现在司督军官邸的门口。

  司督军的官邸比较偏,而且靠山。

  顾轻舟听司琼枝说过,他们后后院可以引来温泉水。

  敲门之后,副官认识司慕,恭恭敬敬行礼。

  顾轻舟就跟着司慕,进了大门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