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司慕翻身坐起来。


他眸光微灼,看着顾轻舟。


“你等我安排?”顾轻舟反问他,眼底的碎芒凝聚,似染了霜色。


“嗯。”司慕却理所当然。


突然之间,顾轻舟说不出话来。


她想说司慕过分,然而这里是司慕的房子。


协议的婚姻早结束了,顾轻舟才是鸠占鹊巢的那位。


而她,没有家了。


顾轻舟袖底的手指微曲,她顿了下,才说:“好,我叫佣人收拾客房。”


司慕想了想,说:“你隔壁的房间呢?我可以住那间吗?”


“可以的,我会叫人收拾。”顾轻舟说。


说罢,她就要出门。


她想前年去趟药铺,还有那边的情报系统也要梳理。


年后,她要从岳城离开,这些人需得安顿妥善。


平安西街如今算是顾轻舟的据点,只是有了药铺做遮掩,一般人不会知道。


她看司慕这样,在家吃早饭的心思也没了。


顾轻舟准备出门时,电话响起。


她接起电话,是司芳菲打过来的。


听到了芳菲的声音,顾轻舟背后就会冒寒意。


一个两个的,都不能叫她省心。


“二嫂,这是总司令办公室的电话,总司令让我告诉您,我们都要回岳城过年。


三军总司令衙门腊月二十六封印放假,我们当天晚上回去。你先去督军府,开通前后门,准备好过年的用度。


不用豪奢,祖母尚未出百日,一切以素淡为主。您安排好过年的事宜,以及明年正月的宴请。”司芳菲道。


她公事公办,口吻既不会太亲热,也不会太疏离,恰到好处,听不出任何异样来。


顾轻舟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
她也没心思去猜司芳菲的态度。


挂了电话,司慕问她是谁打过来的,有什么事吗?


顾轻舟就一一告诉他。


司慕揉了揉眼睛,睡意淡去,他道:“我帮你吧。过了年,想帮你也帮不上忙。”


“不用了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能做好。”


家中有事,顾轻舟一时也走不开了,只得先让佣人上了早膳。


司慕和她一起吃早饭,没有再开口,气氛很沉默。


顾轻舟先吃完。


她吩咐佣人:“收拾好房间。”又问司慕,“东西要搬上去,还是叫人来修?”


“搬上去吧,免得修的时候弄坏了。”司慕道。


顾轻舟颔首。


她把司慕的话,再次告诉了佣人。


说罢,顾轻舟就起身,准备出门。


司慕问她:“去哪儿?我可以送送你。”


顾轻舟回过头来,静静看着他。


他的注视,让司慕略感不适,他眉头微拧。


顾轻舟也不太客气了,声音低沉了下去:“不用了司慕,多谢你。你这样,我反而觉得我们更加疏远了。”


司慕什么都听明白了。


他眼底的光芒,黯淡了下去。


“你出门当心。”他道。说罢,司慕转身回了他的书房,他要更衣橱么。


顾轻舟先他一步离开。


她去了趟何氏百草堂。


“轻舟,这些日子好多人慕名来求医求药。”何梦德道,“你看看账本,这些日子的生意实在不错。”


顾轻舟就问:“都是上次医药大会的功劳?”


“是,已经传遍了。”何梦德道。


顾轻舟点点头。


这还算不错的。


她在平安西街流连,把很多事处理妥善。


顾轻舟也留给了何梦德一笔钱、一些账册、甚至一栋房子。


这些,都是她善后要做的。


中午留在何家吃了午饭,顾轻舟提到说她接到了何微的电报。


“微微挺好的,我们也接到了电报,她如今成绩出类拔萃,在学校很受老师的器重。”慕三娘高兴极了。


何微是考取了公费生,她的能耐,顾轻舟也撵不上。


每次提到何微,顾轻舟都很欣慰,何微做到了顾轻舟没做到的事。


就在这时候,药铺的小伙计突然来说:“少夫人,来了位太太,她说她姓董,想要请您去给她诊脉。”


董?


顾轻舟的唇角有一抹冷意,稍纵即逝。


何梦德放下了筷子:“我去看看吧,病人要紧。”


哪怕是正在吃饭,来了病人也要立马放下筷子,这是习以为常的。


顾轻舟却道:“姑父,那是董元帅的夫人,我去看看吧。”


何梦德微讶:“哦,这是慕名而来?”


顾轻舟笑笑。


肯定不是慕名而来,但肯定不安好心了。


“不算吧,我们认识的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姑父,你们慢慢吃。”


慕三娘就道:“你去吧,给你留菜呢。”说着就把顾轻舟爱吃的那道素炒蓬蒿给盖了起来,不准其他孩子乱动。


顾轻舟漱了口


她走出时,董夫人已经被小伙计请到了问诊间,而且端了热茶给她。


董夫人没有喝茶,只是捧在手里。她已经拿开了茶盖,蒸腾的薄薄雾气在她面前氤氲。


看到了顾轻舟,她放下了茶盏。


“董夫人。”顾轻舟神色如常,看到她就如见到了其他相熟人家的女眷,既没有过分的亲昵,也没有戒备和疏离。


“司少夫人。”董夫人放下茶盏站起身,恢复了以往的从容不迫,“没想到今天是您坐诊。”


顾轻舟笑了笑。


分明是董夫人让小伙计去请顾轻舟的。


“我还以为您是故意来找我的呢,不成想竟是偶遇,有缘了。”顾轻舟不动声色的挤兑她。


董夫人面色微变。


好半晌,她才镇定下来,声音平静笑道:“是挺有缘的。”


顾轻舟眼珠子微动。


看着董夫人这样,就知道是有备而来。


顾轻舟素来不怕别人有阴谋。一旦有了阴谋,就会露出马脚。


“我最近时常心悸,看报纸说何氏百草堂的医术高超,故而来瞧瞧。”董夫人道。


顾轻舟指了指旁边问诊的小台子,道:“您请坐,我给您把把脉。”


董夫人就和顾轻舟对面而坐。


顾轻舟的手指微凉,落在董夫人的手上,让董夫人心中一惊。


顾轻舟诊脉半晌,对她道:“您最近体虚,没什么大问题,喝些补气的药即可。至于心悸,我没看到这个问题,大概是您平素睡眠不好的缘故。”


董夫人问:“需要开方子吗?”


“当然了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给您开个药方吧。”


说罢,她就低头,写了一张药方给董夫人。


董夫人唇角顿时有一抹得逞的笑。


顾轻舟写好之后,交给了她。


董夫人从何氏百草堂抓药,然后离开。


顾轻舟目送她。


看着她,顾轻舟的眼中有波纹一闪而过,她轻轻笑了笑,转身回后院吃饭去了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