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董夫人面对顾轻舟时,次次惨败。


这给她一些经验:对付顾轻舟,不能用狠招。


妄图一招致命,可能会导致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
顾轻舟十分的狡猾,用狠招对付她,很可能失败时,让董夫人再也翻不了身。


董夫人开始耐下性子,慢条斯理和顾轻舟磨。


顾轻舟如今不同往昔了。她有声望,董夫人就打算从这些方面,一点一滴的打击她。


于是,她去找顾轻舟开药方。


她假装顾轻舟的药方吃坏了她,甚至“吃死”了她。


死遁并不难!


而董夫人想要的,也不是今天死遁,她已经做好了一系列的规划。


前提是今天能成功,能让众人知道董夫人被顾轻舟的药治坏了。


“药铺的中药,可以拿去检验,反而药方呢?”这就是董夫人的计划。


她这次学聪明了,不去攻击何氏百草堂的中药,因为中药可以通过检测,让众人明白无毒性。


可药方呢?


诸多中药组合成一个药方,它既可能是良方,也可能是毒药。


别说普通人,哪怕是老中医,也不敢断言一张药方毫无副作用吧?


董夫人要的,就是顾轻舟这个药方的“副作用”害死了她。


她今天在全岳城的权贵面前发抖,再过半个月就要死遁。


到时候,董晋轩会追究顾轻舟的责任,而在场的人,都是目击者。


顾轻舟的死期也就到了。


董夫人安排这个计划,比从前那种是要高明很多,她自己也知道。


而且,为了真实可信,她还瞒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,直到此刻才把目的露出了。


效果很好,一向试图和军政府妥协的董晋轩,此刻大怒了。


他双目赤红,完全是担心过度的模样,没有丝毫的掺假。在董夫人瑟瑟发抖,手脚冰凉的情况之下,董晋轩更加愤怒。


他怒指顾轻舟:“顾氏,你也太过分了!你与我董家处处不睦,到底有什么企图?


你用一张有毒的药方,欺负我们不懂想要谋害我夫人,其心可诛!如今怎么办?”众人都望过去。


不少人站起身。


触及司督军的目光,又不情不愿坐了回去,反而竖起了耳朵,仔细听这边的纠纷。


主桌的人,面色各异。


大家都错愕,只有周景辉两口子唇色发白,似乎忍怒。


“董夫人,你确定是我开的药方吗?”顾轻舟问。


董夫人点点头,丝毫不觉得顾轻舟的话是挑衅,她从怀里颤颤巍巍摸出了药方,递给了董晋轩。


董晋轩看罢,给了司督军:“督军,您做个公道。”


司督军眉心微拧,接了过来。


他打开纸张看,看到了很熟悉的笔迹,就是顾轻舟亲笔书写的。


“不错,是少夫人的药方。”司督军此刻也不好太过于偏袒。


董晋轩道:“督军,您瞧瞧我夫人,她原本就体弱。这两年,我们过的不容易,如今少夫人连苟延残喘的机会也不给她!这张药方,我们不懂,还请督军聘请名医来验证。”


药方是难说的。


这个人没有副作用,不代表那个人没有。


所以,这件事是扯不清楚的。


司督军此刻全明白,这是董夫人设下的圈套。


而顾轻舟——机灵过人的顾轻舟,独独栽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上。


司督军有点痛心,同时也起了维护之意。


既然想要扯皮条,那么就慢慢扯,司督军就是要用职权,为自己的儿媳妇争口气——哪怕是顾轻舟错了。


这样打算好,司督军就准备开口。


这时候,顾轻舟笑了:“董元帅,您说您不认识这张药方?”


董晋轩一愣。


顾轻舟的声音脆脆的,大家都听到了,全场更加寂静,每个人都不说话,努力想听清楚他们在谈论什么。


“本帅为何会认识药方?”董晋轩回神,怒道。


顾轻舟笑了笑:“不认识药方,您也敢题序?”


题序?


董晋轩只为一个人的书题序,就是南京总统府的秘书长周景辉。


周景辉写了一本关于他亡父的记录,不仅董晋轩题序,总统也亲笔题词,大赞那本书乃是孝道楷模。


时代变了,孝道却不能变。


董晋轩猛然转头,看着周景辉。


周景辉的脸色,已经是铁青,他额头的青筋直跳。


董夫人是失眠,这话一开始周景辉就问了。


周景辉的父亲也是失眠,故而周景辉研读祖上留下来的医书,自创了一个药方,给他父亲缓解了失眠症,减轻了他父亲的痛苦。


这个药方,价值很高,收到了中医名家们的推广。


周景辉也特别得意,特此把药方著在回忆录里,而且表明这是他的独创。


现在,董夫人说,这药方的副作用要害死她,也就是说,周景辉不仅哗众取宠,而且涉嫌用药方毒杀自己的父亲。


他一下子就从孝子变成了屠夫。


可笑的是,那本书董晋轩还亲笔题序,总统也极力推崇。


这不仅仅是给周景辉泼脏水,也是给总统泼脏水。


“您看看,这是您题序的书,这一段,您仔细瞧瞧。”顾轻舟笑了笑,有备无患拿出了周景辉的书,以及她自己开出了的药方,递给了董晋轩。


董晋轩从周景辉的脸色上,已经看清楚了。


然而,等他确确实实看到了书籍上的药方时,他还是忍不住更加惨白。


一直在发抖的董夫人,也不抖了。


“不,不是的!”董夫人抢过了书,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,“你居然用书上的药方糊弄我?”


“怎么是糊弄?”顾轻舟诧异,“这是周秘书长经过了实践的药方,最是有效。而且,其他大夫都推崇,你丈夫更是亲笔题序,我以为你们很信任,这才给你开了啊。”


董夫人这下子,身子颤抖了起来。


只不过,这次是真的,真的抖得厉害。


军事永远没有政治黑暗。


董夫人今天当着全岳城人的面,质疑周秘书长的药方,就是在质疑他父亲的死因,让周秘书长的孝道变成了笑话。


周秘书长恨死董家。


总统很快也会知道


“顾轻舟,是你!我根本没失眠症,你乱给我开药方!”董夫人怒喝。


“你方才不是说了,你因为失眠才找我求药方的吗?”顾轻舟淡淡问,“董夫人,你脑子里现在是进水了吗?”


全场哄笑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