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这场戏做足了,也做完了。

  接下来,就要等待它的酝酿。

  司师座的花边新闻,足以让平城上下都感兴趣。

  自从司行霈入驻平城,当地乡绅望族,多少都盼着与他结亲。

  在笑贫不笑娼的年代里,大的富足门第,想把女儿嫁给司行霈为妻,从而得到军政

  府强悍的保护。

  枪杆子才是真正的实权。

  而小的乡绅财主,则想把女儿给司行霈做姨太太。

  大城市传过来的风俗是,姨太太已经不能算妾了.她的地位大大提高,甚至混好了

  可以自立门户,成为“二太太”“三太太”等。

  当前是乱世,北边战火从未停歇过,百姓们战战兢兢过日子。假如能攀上军政府,

  从此就踏实了。

  司行霈受欢迎的程度,早已超过了任何权贵。

  可惜,传闻中那个来者不拒的司少帅,到了平城却修身养性,从来不沾染花花草草

  的。

  平城人都在想为什么,如今豁然开朗:司少帅有了个国色天香的女朋友,平城的小

  家碧玉,根本入不了他的眼。

  “司师座的女朋友,到底是什么人啊?”大家都在猜测。

  顾轻舟觉得有趣。

  与此同时,阿蘅和蔡长亭再次找了顾轻舟。

  “你若是不跟我们走,我就会把你的事公布于众,到时候你受万人唾弃。”阿蘅始终

  冷漠,神态慵懒。

  她的话,却是锋利无比。

  她看上去很无脑,而且粗鲁刁蛮。

  然而人的秉性,岂是一朝一夕能看透的?

  顾轻舟保持她观望的态度,没有及早给阿蘅下判断。

  “你若是公布了,那我就更不可能跟你走了。”顾轻舟笑了笑,“也许那时候,你都

  出不了平城。”

  阿蘅眼中凝聚怒焰。

  “你要试试吗?”顾轻舟问她。

  蔡长亭就站起来,端了杯茶给顾轻舟。他的笑容倜傥绝艳,声音亦温柔:“顾小

  姐,阿蘅公主是好心好意。”

  “公主?”顾轻舟哈哈笑起来,“朝廷都没了,你们的皇帝都跑了——那个皇帝,是她

  的堂兄吗?”

  阿蘅咬了下唇。

  蔡长亭咳了咳,不想谈论皇帝:“是我言语不当。”

  他改了口,只说阿蘅小姐。

  顾轻舟再次挑衅:“她连姓也没有,藏头藏尾的,我凭什么要相信她的好心?”

  “我藏头藏尾?你自己呢?”阿蘅凝眸,眼底的怒意敛去,只剩下高高在上的倨傲。

  顾轻舟如今也是,她也要藏。

  她们半斤八两。

  “顾小姐,您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难道不想去看看您的母亲吗?您可以不认

  她,见见总无妨吧。都说落叶归根,难道您不想看看自己的根?”蔡长亭循循善诱。

  他的态度,始终是不急不躁的。

  顾轻舟这时候才发现,其实蔡长亭和阿蘅配合得很完美。

  他们一个唱红脸,一个唱白脸。

  顾轻舟沉思。

  她浅眸里,闪过一些情绪,被蔡长亭捕捉到了。

  蔡长亭觉得她很想去,继续道:“顾小姐,正如阿蘅所言,您现在可是见不得光

  的。司师座给您改头换面,可您如何能甘心?

  作为自己,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,才算没有辜负他,也没有辜负您自己。如今这read_middle();

  样,只怕您将来意不平。

  顾小姐还不满二十岁,这一生如此长,何必匆忙下决定?先跟我们去趟太原府,见

  到了夫人。

  若能复国成功,顾小姐就是真正的固伦公主。到时候,再嫁给司师座,你们俩都体

  面风光,就连司家,也是光耀门楣。”

  蔡长亭字字句句,都是勾人,能把顾轻舟心中的顾虑和盼望都点到。

  他猜测,司家善待了顾轻舟,顾轻舟嫁给司行霈,却并不恨司督军。

  顾轻舟如今正在改换身份,既然这样,何不拖延几年,等复国成功了,她封了公

  主,再回来出嫁。

  这样,她才算是真正的改换成功了。

  所有人都会为她骄傲。

  她不止是为了她自己,她为了司行霈和司家,也该离开。

  顾轻舟听完了蔡长亭的话,略微怔愣:“我还要再考虑考虑。”

  她离开了饭店。

  她一走,阿蘅就道:“她动心了。”

  蔡长亭却凝眸,他眼底有几分谨慎,道:“不能这样判断,顾轻舟心智坚锐,而且

  擅长做戏。她若是真的被说动了,也是她别有所图,她不会这么轻易答应的。”

  阿蘅回眸看着蔡长亭:“你很欣赏她?”

  蔡长亭道:“是啊,她是一名值得尊重的对手。”

  阿蘅就想起来,当初蔡长亭回来办事,原本是应该毁了顾轻舟的婚姻,带着落魄无

  助的顾轻舟去日本的。

  结果,蔡长亭自己灰溜溜回去了。

  若不是日本军方介入,洪门非要杀了他不可。

  阿蘅至今都震惊。

  “阿蘅,我们先去上海吧。”蔡长亭道,“任何的事,都不可能一蹴而就。我们住在

  这里,实在太危险了,这是司行霈的地盘。”

  这里,一旦顾轻舟进攻,他们就无处可退。

  哪怕请求日本军方支援,只怕强龙难压地头蛇,司行霈未必就把日本人放在眼里。

  “也好。”阿蘅道,“住得这么近,她只当我们很在乎她。我们先走,她才会清醒些。”

  蔡长亭颔首。

  这天下午,蔡长亭再次给顾轻舟打电话。

  他没有邀请顾轻舟见面,而是把电话给了阿蘅。

  阿蘅在电话里对顾轻舟道:“我们还有事要办,需得先去上海。等你到四月初五。

  假如你四月初五还没有去找我们,我们就去太原了。

  额娘说过了,你永远都是她的女儿,哪怕你四月初五不能跟我们走,将来也可以去

  太原看她。”

  顾轻舟沉默了下。

  “你们要走了?”她似乎舍不得,好像更加犹豫了。

  阿蘅道:“是的。”

  说罢,她就挂了电话,丝毫没有再问过什么。

  她冷漠而疏离。

  平城通往岳城的铁路还没有修好,蔡长亭和阿蘅开车回去。

  当天傍晚,他们就离开了,宁愿走夜路,也不想留在平城。

  顾轻舟略微沉思。

  “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。”顾轻舟想,“他们会怎么做,大肆渲染我的去向吗?”

  然而,没有人能证明这一点,哪怕再渲染也只是谣言。

  顾轻舟此前最不在乎的,就是谣言了。

  她想:“蔡长亭不至于用这么拙劣的手段。”

  她挂了电话,司行霈就进来了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