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顾轻舟来到了平城之后,就一直住在司行霈的院子里。


司行霈的官邸极大,他们新房的正院坐落在最靠西的地方,不是现在这院子。


顾轻舟来了之后,朱嫂的女儿阿潇和女婿玉川就搬了出去。


司行霈原本不同意的,可朱嫂说了:“顾小姐来了,少帅就要成家了。阿潇已经是玉家的人,他们两口子姓玉,不能住在官邸。”


司行霈还是不太想同意。


顾轻舟就道:“感情再好,也该让阿潇和玉川自立门户。破家值万贯,你这里再奢华,也是寄人篱下,他们未必开心。”


朱嫂大喜:“正是正是,我一直不敢和你说,如今顾小姐的话,说到了我心里去。”


司行霈笑起来,说顾轻舟越发像个当家做主的太太。


玉川和阿潇带着孩子搬走了,顾轻舟整日在这大官邸里闲逛,带着木兰和暮山遛。


司行霈在家的时候少。


他白天更是罕见回来。


“我要去趟南京了。”司行霈对顾轻舟道,“西南联军那边有了动静,我要把布防图亲手交给总司令。”


顾轻舟颔首,为他整了整衣襟,柔声道:“路上要当心。”


“飞机来回,很快的,我今晚就回来。”司行霈道。


顾轻舟踮起脚尖亲吻他。


她如今越发的温柔贤惠,对司行霈也很热情,让司行霈感动不已。


司行霈回吻了她。


缠绵半晌,司行霈从保险柜里拿出文件,去了机场。


他到南京的时候,刚刚黄昏。


司行霈乘坐汽车,到了三军总司令的官邸。


一进门,他就听到了乐声,钢琴、小提琴汇聚,一看就是办舞会。


司行霈蹙眉。


他心想:“祖母尚未百日,他们就这样寻欢作乐。”


不过,如今已经不守孝了,哪怕饮酒作乐,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四。反而真守孝的话,要被人笑话。


世道变了。


司行霈往里走,迎面与一个出来的人差点撞上。


黄昏光线昏暗,司行霈看清楚了来人,来人却半晌才看见他。


“大哥。”来人声音略微有点嘶哑,是司慕。


司行霈颔首,态度不温不火:“你也到南京来了?”


司慕喝了酒,身上的酒气浓烈,他的脚步也略微踉跄。


“是我姆妈说想要看看玉藻,我带着孩子过来了。”司慕道。


司行霈道:“那孩子才多大,都没有满月,你带着她乱跑,小心伤了她。好好的,你喝这么多酒做什么?”


司慕笑起来。


他拍了拍司行霈的肩膀,略微失态:“我姆妈骗我来的,她看都不看玉藻,而是给我安排了宴席,请了一群名媛淑女,哈哈”


他说到这里,大笑起来,然而笑声似哭。


司行霈不恨司慕,至少在司慕帮顾轻舟说话之后,他对这个弟弟是有点尊敬的。


他扶住了站立不稳的司慕,道:“别胡闹了。你住在哪里,我送你过去。”


司慕随手指了个方向。


正好有佣人跟出来,司行霈就问佣人,司慕在哪里落脚。


“少帅,请跟我来,这边走。”佣人道。


司行霈在佣人的带领之下,把喝醉了的司慕送回了他住的地方。


司慕果然是带了玉藻来的。


同行的,还有玉藻的乳娘。


孩子不知缘故的啼哭,乳娘急得脸色煞白。


看到司行霈和司慕进来,乳娘急忙解释:“大小姐不肯吃,吃了就吐,一直哭,要不然请个医生?”


司慕要去抱孩子:“我来,我来!”


“你算了吧,坐下。”司行霈一推搡,就把司慕推到了沙发上,他半晌爬不起来。


司行霈看玉藻哭得面红耳赤,中气十足,也不太像生病了。司行霈也没什么经验,就是下意识觉得他可以抱抱这孩子。


于是他道:“给我看看。”


他从乳娘手里接过了玉藻。


玉藻在司行霈怀里,颠簸了几下之后,真的不哭了。


乳娘大为惊讶。


司行霈抱着玉藻,没敢放下,见领路的佣人还在,问她:“你是哪边的佣人?”


“我在夫人那边做事。”佣人道。


司行霈又问她:“今天是怎么回事?”


佣人笑道:“夫人说,要给二少帅相位少夫人,所以请了要好人家的小姐们,大家都愿意捧场。”


司行霈这时候就明白了,原来司慕和顾轻舟离婚,最高兴的是司夫人。


司夫人迫不及待为儿子令娶新妇。


司行霈沉吟片刻:如果司慕真的再娶,不管是对他自己、对顾轻舟甚至对司家,都是不错的。


看着昏昏沉沉的司慕,司行霈当机立断:“去,让厨房煮些醒酒汤来。”


佣人笑着道是。


能把少帅再次拉回宴席上,夫人肯定高兴,佣人也有功劳,就急急忙忙去了。


司行霈哄了玉藻片刻,见她哭累了也睡着了,重新交给了乳娘。


他自己则去了司督军那边。


司督军和下属、幕僚们在外书房开会,他今天也接到了消息,云南督军程稚鸿半个月前就遇刺身亡了。


程稚鸿是中流砥柱的,他死了之后,其他人能否维持大局?


一旦大局没有维持稳定,南方自相残杀,乱得更快。


这是司督军最害怕的局面。


他需要一个人。


司行霈进来了,把布防图交给了司督军。


“程稚鸿遇刺的事,你可知道?”司督军问。


司行霈点点头:“我不仅知道,还知道程稚鸿的长子程艋失踪了,程家已经分崩离析了。”


有人惊呼:“那云南要遭殃了。”


“程稚鸿的次子呢,他能否独当一面?”


“不行,那个孩子才十来岁。”


司行霈的心思,却不在这个上面。


他很想知道程艋。


程艋到底是遇害,还是自己跑了,司行霈现在还不知道。


他在云南的那些日子,程艋待他如亲兄弟,他亦把程艋当至交。哪怕他偷了程稚鸿的飞机,程艋亦时常给他送信。


司行霈从不丢下自己的兄弟。


这也是他为什么急匆匆来南京了。他想要借助维稳的军队,去找程艋。


“你去趟南边,如何?”司督军突然转脸问司行霈。


南边一团乱,大概只有司行霈这种愣种能收拾,其他人没这样的魄力。


司行霈道:“可以,不过要等一个多月后。”


“胡闹,军机紧急,等一个月,这是开玩笑吗?”司督军低斥。


司行霈道:“那我去不了,可以派其他人去。我在准备婚礼,要结了婚才能去忙这件事。”


书房里顿时哗然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