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,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!


第705章 命案


司行霈很少这样深睡眠。


顾轻舟在身边,又身在母亲的老宅,他倏然就放松了。


他从未睡过这样香甜的好觉。


司行霈也确定,没有人是天生的机敏,他只是背负了太多。


回归天然,他也可以享受安逸。


司行霈被吵醒,一阵烦躁。看清是顾轻舟,他没有发火,只是想:“若能早点和轻舟退隐山林,才不枉活了一场。”


“有人敲门。”顾轻舟告诉他。


司行霈嗯了声,捻开了床头的灯光,顾轻舟趁机看了看手表:五点刚过。


“谁啊,这么早?”顾轻舟彻底清醒,她预感不会有好事的。


司行霈道:“我去看看。”


他下楼,顾轻舟也披衣坐了起来,侧耳倾听楼下的动静。


顾轻舟听到了副官邓高的声音。


然后,她听到司行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上楼。


他脸色铁青。


“轻舟,快起来,我们要回去了。”他道。


说罢,他利落脱了睡衣,换上了自己的军装。


今天是他们新婚的第二天,若不是十万火急,副官绝不敢轻易找过来。


顾轻舟也换衣,问:“怎么了?”


“芳菲和阿慕.......”司行霈突然头疼得更加厉害,他的声音一顿,“他们死了。”


顾轻舟似被人当头打了一棒。


她只感觉眼前直冒金星,半晌僵硬没有动,寒意从四面八方往她肌肤里钻,她耳边倏然静谧,再也听不到声音。


司慕和芳菲,他们死了.......


这是什么意思?


顾轻舟浑身冒寒气,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已然不成样了,好像格外的尖锐:“什么死了?”


司行霈一把握住了她肩头,用力摇了摇她:“轻舟,快把衣裳穿好!我在楼下等你!”


说罢,他疾步下楼。


来了两名副官,他们正在跟司行霈讲述事情的经过。


顾轻舟顾不上穿鞋子,只把衣裳穿好就快速下楼。


司行霈已经发动了汽车。


顾轻舟坐上去,汽车的马力摇到了最大,似箭一般蹿了出去。


司行霈紧抿着唇。


顾轻舟侧眸想说话,却看到了司行霈额头的青筋。


他正在忍着极大的情绪。


顾轻舟就不敢说话了。


她心中乱成了一团糟。


“......他寿命不长。”这是当年郭七老先生预言司慕的话。


顾轻舟当时很谨慎,给了他钱,希望他能为司慕改命。


老先生说了,最多增加一点寿命,却不可能改变什么的。


果然,司慕的寿命延长了一年多。可最终他还是没有逃过命运。


顾轻舟浑身发寒,她的手脚都僵硬了,任何话也说不出口。


司行霈亦不言语,只是默默开车,把车子当飞机开似的。


原本需要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的路程,司行霈只不过二十分钟就开到了平城城里。


他没有回家,而是直接带着顾轻舟去了饭店。


军警已经把饭店围了起来。


此刻天还没有大亮,饭店门口的灯火也全部熄灭了。


晨曦迷蒙中,顾轻舟似乎闻到了血的气息。


她跟着司行霈进了饭店。


上了三楼,司督军的亲信副官们,正毕恭毕敬站着。


司行霈一进门,就被人迎面扇了一个耳光。


重重的一巴掌,清脆作响。


顾轻舟猛然回神,她看到了司督军暴怒而扭曲狰狞的面容。


“给我查!”司督军咬字极重,好似每个字都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,“抓到凶手!”


“是!”司行霈站住了身姿,居然恭敬叩靴行礼。


顾轻舟站在身后,她闻到了血的气息,故而身不由己开始发抖。她看到了司督军身后的房间,白色床单染透了血迹。


司督军往旁边挪开,让他们俩进来,他自己坐到了床对面的沙发上。


屋子里没有点灯,窗牖半开,晨风撩拨着窗帘,将晨光透进来。


司督军一动不动看着床上的人。


顾轻舟顺着他的视线,也看到了床上的人。


司芳菲是半坐着的,一把长长的钢刀,穿透了她的喉咙,将她活活钉在床头板上;


她面前的被单,被血染透。


她脸上的表情僵硬了,仍可以看得出很惊恐。


她非常的害怕。


顾轻舟只感觉冷,惧意和寒意铺天盖地,她膝盖发软,却努力让自己站稳。


司行霈的手,也抖了起来。


司芳菲的瞳仁已经涣散了,眼睛却是睁得大大的,像是震惊万分。


“芳菲......”司行霈的声音发虚,轻轻唤了她一声,宛如儿时的亲昵。他上前,想要合住她的眼睛,却发现是徒劳无功。


司芳菲死了,死不瞑目!


司行霈的呼吸,压抑而沉重。好似他呼进去的不是空气,而是刀子,每一下都艰难,都让他有种极致的疼痛。


他的亲人不多,除了顾轻舟就是芳菲。


当年祖母是寿终正寝,跟芳菲完全不同。


芳菲是惨死。


司行霈一生的奋斗,为了家国。护不了小家,哪里能护得住国家?


他怎么也想不到,有一天他最亲近的妹妹死在他面前,这样惨烈!


“给她入殓吧。”司行霈的声音全哑了,他说话也不流畅。


司督军却没有动。


他看着,一动不动的看着,似乎想把最爱的小女儿的模样牢牢记住。


一夜之间,他痛失一儿一女,全是他心尖的宝贝。


他眼睛里已经布满了血丝,双目通红。


“叫人来入殓,送回岳城办丧礼。”司督军站起身。


他好似很努力想要站直,可他的后背很佝偻,让他无法挺直胸膛。


他一下子垮了。


他不再是意气风发的军人,他是个年迈丧子的父亲。


他没有哭,在所有人都可以啼哭的时候,他没有哭泣,而是把这滔天的悲怒全部忍住。


司督军往前走,倏然身子直直栽下去。


“阿爸!”顾轻舟眼疾手快,扶住了他。


她也扶不住,差点被带倒,是司行霈急忙过来,将他们俩都扶稳。


司督军再也压抑不住,喷出一口鲜血,两眼发昏,彻底昏死了过去。


“来人!”司行霈疾呼。


副官们进来,把司督军送到平城的军医院。


司行霈出了房间。


东方的骄阳正在升起,而司芳菲和司慕,再也看不见初升的太阳了。


顾轻舟看到司行霈眼中的清泪,顺着眼眶,猝不及防的滑落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