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第713章帮我办件事

  顾轻舟依靠着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亦将脸贴在她的额头,他握紧了她的手。

  他们都没有说话。

  对于司行霈而言,他心情是十分复杂的。

  若是没有娶顾轻舟,没有一个寄托,他也许不会容许自己这么放纵情绪。如今,他暂时悲伤一会儿,他知道顾轻舟在这里,他什么都可以做。

  剩下的事,等葬礼结束,他在慢慢填补吧。

  “轻舟,我没有你不行。”司行霈低喃。

  “我明白的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车子到了岳城,司行霈先把顾轻舟送去了颜公馆,然后才去督军府,忙碌葬礼的事。

  他们进门的时候,颜新侬正好要去督军府。

  司慕和司芳菲的死,一直是封锁消息的,为了尽快找到凶手。

  棺椁快到了岳城,才有先头过来的副官们,将此事禀告了军政府众人。

  颜新侬换了套铁灰色军装,袖子上绑了黑纱,正要出门。

  “阿霈,轻......少夫人。”颜新侬目光转来转去,很多的话想要问,最后却不知该捡哪一句问起。

  司行霈道:“不要叫少夫人,叫太太吧。”

  可以叫司夫人,也可以叫司太太,却没必要叫司少夫人。

  司行霈为了让顾轻舟和司夫人区分开,只让手下的人叫她太太。也因为司行霈的母亲,曾经被人称为太太,他觉得太太才是最好的词。

  “是。”颜新侬道,“太太好。”

  “您好。”顾轻舟眼中发涩。

  司行霈道:“太太是新嫁过来的,不太懂葬礼的事,先在你这边小住,等葬礼安排好了,我再过来接她。”

  颜新侬眼底闪过几抹高兴。

  他知道,颜太太和孩子们都在等着顾轻舟。

  他也有很多的话想跟顾轻舟说。

  顾轻舟住到了颜公馆,是最好的。

  可此前司慕尸骨未寒,顾轻舟面对的困境还没有真正过去,高兴未免不合时宜。

  颜新侬眼底的波动很快敛去,他恭敬对顾轻舟道:“太太,请进。”

  “你们去忙吧,佣人带路即可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正好旁边有个佣人。

  佣人是认识顾轻舟的,而此刻的顾轻舟,带着黑纱面网,看不清楚真容,佣人也不敢乱说话。

  故而,佣人把顾轻舟领到了正院。

  一进门,佣人就道:“太太,司太太来了,是司少帅亲自送过来的。”

  颜太太正好在里卧梳头。

  听闻这句话,她手里的梳子情不自禁掉在地上,急匆匆从里卧出来,半边头发还散着,高兴又激动:“轻......”

  舌尖一紧,她咬了下舌头,看着佣人们还在,颜太太大声道:“都出去忙!”

  众人面面相觑。

  有两个打扫卫生的,也放下了东西,匆匆出了客厅。

  顾轻舟这才撩起了面网。

  颜太太一把搂住了她:“轻舟啊!”

  顾轻舟眼底发热,眼泪就滚落了下来,低声叫了句:“姆妈。”

  两人一番契阔。

  颜太太拉了顾轻舟坐下,仔仔细细查看她的脸。

  顾轻舟很疲倦的样子,眼睛也睁不开。

  “我听说了。”颜太太满眸痛色,“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?”

  她预感,顾轻舟的生活即将天翻地覆。
read_middle();
  这件事太凑巧,太可怕了。

  “我们也不知道。”顾轻舟道,“凶手还没有找到,司行霈找了几个人顶罪,不知道谁藏匿在暗处。”

  颜太太握紧了顾轻舟的手:“我跟你义父一直很担心。听说婚礼顺利得不得了,我这才放心,哪里知道.......”

  直到一个小时前,颜太太才知道平城这些日子出了这般大事。

  “姆妈,咱们回头再说家常,您帮我办件事吧。”顾轻舟打断了颜太太的话。

  颜太太坐正了身姿:“你说,你说!”

  顾轻舟伏在颜太太耳边,跟颜太太说了几句话。

  颜太太诧异。

  她顿了顿:“这样做,不太妥当吧?”

  “很妥当的,您听我的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颜太太迟疑了下,然后点点头答应了。

  她重新进了里卧。

  顾轻舟看到她头发零散,就道:“姆妈,我替你梳头吧。”

  于是,她为颜太太盘发。

  刚刚替颜太太梳好头发,那边颜一源就来了。

  他一边往里走一边喊:“阿爸,姆妈,你们听说了吗,出了大事!”

  看到顾轻舟,他脚步顿住。

  继而大喜。

  他刚要喊出声,颜太太就严厉瞪了他一眼,压低了声音:“这是轻舟,我们都认识,喧哗什么!”

  颜太太从来不发火的。

  一旦她严厉说话,颜一源更害怕,比颜新侬的话还要管用。

  颜一源果然闭紧了嘴巴。

  “叫司太太,记住她是新加坡华侨。”颜太太警告颜一源。

  颜一源正经不了片刻,忍俊不禁:“她一口吴侬软语,狗屁的新加坡华侨!”

  谁听顾轻舟说话,都不会相信她是新加坡人。

  南洋的口音,跟顾轻舟的口音完全不一样。

  颜太太用了打了他一下:“粗俗无遮拦,哪有点样子?”

  顾轻舟在旁边,冲颜一源眨巴眼睛,只差做个鬼脸。

  颜太太整了整衣襟,拿了件披肩,对颜一源道:“你陪着司太太坐一会儿,给你姐姐和阿静打电话,别声张。”

  颜一源道是。

  看着颜太太要出门,颜一源问:“姆妈,你是不是要去参加葬礼?”

  “灵堂还没有布置好,而且还没有发丧,哪里来的葬礼?”颜太太不悦。

  她总怕小儿子闯祸,再三叮嘱道:“小五,你这几天若是敢惹事,我就要打断你的腿。”

  颜一源看着他姆妈,罕见这么严厉,事情应该是很复杂,故而他摸了摸自己的膝盖,道:“知道了姆妈。”

  他还想问他姆妈去哪里,话到了嘴边,强行咽了下去。

  颜太太离开之后,颜一源依言给颜洛水和霍拢静打了电话,只说让他们都过来玩。

  “没空呢。”颜洛水道,“你知道出事了吧?”

  “我知道,你快来,我们家来了位贵客,是南洋洋人。”颜一源道。

  颜洛水立马就明白他说什么了。

  于是,颜洛水跟谢舜民,匆匆忙忙到了颜公馆。

  随后,霍拢静也来了。

  众人算是一起长大的至交,也只不过隔了一个多月未见,却有恍若隔世之感。

  “轻舟......”颜洛水情绪激动。

  “不是轻舟,是司太太,姆妈说了别出错,否则叫你好看。”颜一源打断了她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