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颜太太将哔叽披肩掀开,顾轻舟瞧见了躺在提篮里的孩子。


是玉藻。


熟睡的孩子粉雕玉琢,已经理了胎发,她的乳娘给她戴了顶粉红色的小软帽子,衬着她柔嫩的肌肤,十分可爱。


“你说得对轻舟,阿慕那边乱成了一团糟。我去接孩子的时候,乳娘都不知去向了。”颜太太叹气。


司慕去世的消息,也传回了司公馆。


佣人们靠司慕吃饭,他去世了,这饭碗就保不住了,一家老小还等着他们养活,他们如何不心慌?


玉藻的乳娘曾经跟着玉藻和司慕去过了南京,见识过了司督军和司夫人对玉藻的态度,她应该知道,玉藻即将是任人践踏的敝履,没必要照顾她了,估计自谋生路去了。


顾轻舟轻轻摸了摸玉藻的小脸:“乳娘到底不是亲娘。”


同时,顾轻舟又想到了玉藻的亲娘。


她的亲娘为了换个孤儿儿子,亲自派人把玉藻送到育婴堂去。


去了育婴堂是活不成的,这跟亲手扼杀了玉藻也没什么差别。现在去找回她的亲娘,只怕对方念着没有因为玉藻得到好处,会把怨气发在玉藻身上。


那么,玉藻的处境就更难了。


一夜之间,玉藻失去了所有的庇护,她比顾轻舟还惨。


“她那个亲娘”颜太太犹豫着问,“要不要去找找她?”


“我了解潘姨太,她实在擅长钻营,玉藻对她来说是拖累。并不是每位母亲都爱自己的孩子,还是别找她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
颜太太颔首。


玉藻小鼻子蹙起来,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
她的眼睛里,没什么眼白,全是宝石一样熠熠生辉的黑眼珠子,眼神清澈无比。


她裂开嘴要哭。


顾轻舟抱起她,轻轻摇晃着,玉藻打了个小哈欠,重新进入睡眠里。


“我答应过司慕的。”顾轻舟叹了口气,“可惜我要失言了,我暂时没办法亲自照顾玉藻。


不过,既然答应了,我就要为玉藻安排好。姆妈,能不能请您照顾玉藻几年?最多两年,我会来接她的。”


颜太太眼波在顾轻舟身上转了转,眼底多了几分担忧:“轻舟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
顾轻舟想要解释。


颜太太却继续道:“听你的意思,你这次是不打算再回平城了吗?”


顾轻舟倏然说不出话来。


颜太太又问:“这是你跟阿霈的主意?”


顾轻舟沉吟了下,摇摇头:“不,这是我自己的主意。”


“为何?”颜太太担忧。


“姆妈,您答应照顾好玉藻吗?”顾轻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故而重提了玉藻。


颜太太当然愿意照顾玉藻。


她的孙儿、外孙的,只有颜洛水的孩子离得近,她膝下空虚,有玉藻作伴,自然是最好的。





“轻舟,夫人会怎么想?”颜太太担心,“这是阿慕留下来唯一的骨血,夫人如果要带走的话,咱们也留不住啊。”


顾轻舟道:“她不会想要玉藻的。”


“这个难说了。”颜太太道,“若她真的不要,玉藻就交给我吧,你放心好了,我绝不亏待她。”


“要用心照顾她,把她当个人。”顾轻舟道,“不能任由其他人欺负她。司慕若是还活着,他一定会把玉藻养成一个自信又勤奋的女孩子。”


颜太太被她说得心中发涩。


她们说话的时候,玉藻醒了。


顾轻舟就把孩子抱了出来。


颜洛水大喜:“原来是接玉藻了。”


颜太太站在身后,对颜洛水道:“你那边的乳娘,让她过来先照顾玉藻一会儿。”


颜洛水的孩子能吃,故而她请了四位乳娘日夜守着。


她后来发现,两位乳娘就绰绰有余了,只是不太好意思解雇另外两位,毕竟乳娘也要吃饭,家里还有孩子要养活。


“可以啊,我现在打个电话让她们过来一位。”颜洛水道,“玉藻的乳娘呢?”


“这么老半天了,也不见她来找玉藻,谁知道她去了哪里?”颜太太道。


她去接玉藻的时候,司慕那边的副官都知道。


乳娘若是还关心玉藻,这会儿肯定已经寻过来。


颜洛水就不再说什么了。


两个小时之后,玉藻的乳娘还是没找过来。


众人都疲乏了,斜倚在沙发里。


颜一源坐不住,拉着霍拢静去看看葬礼。


霍拢静就随着他去。


路上,颜一源突然问霍拢静:“阿静,假如你嫁过人的话,我也愿意娶你。”


霍拢静失笑,道:“又说糊涂话了。”


顾轻舟那是身不由己,霍拢静好好的,她嫁什么人啊!


“我是想起了轻舟。”颜一源道,“她这次没事吧?”


“没事。”霍拢静安慰他。


颜一源想了想:“万一有事呢?阿静,你身手好,要不你跟着轻舟吧,我真担心她。”


霍拢静笑起来:“你今天怪怪的。”


“还不是轻舟?她抱着孩子,像个寡妇似的。”颜一源道。


霍拢静立马捂住了他的嘴。


她重重在他肩头打了两下,道:“要是洛水听到了,她非大嘴巴子抽你。”


颜一源也自悔失言。


他看到顾轻舟抱孩子,感觉实在太强烈了。


可怜的女人,抱着孩子来给亡夫上香,多凄惨啊!


“我会跟着轻舟的,安全将她送回平城,可好?”霍拢静保证。


颜一源就搂住了她的肩膀:“阿静你最好了!你是我最好的朋友!”


霍拢静又瞪他。


颜一源道:“既是我的未婚妻,也是我最好的朋友,这样不是更牢固吗?”


霍拢静无语扶额。


颜一源的疯言疯语,处处透着不谙世事的天真,霍拢静很喜欢这样的他。


非常单纯,又有点不求上进,似一块透明的水晶,什么都可以被看穿,让霍拢静有安全感。


她喜欢简单透明的人。


答应了颜一源之后,霍拢静下定决心,带着自己的随从,也就是那个教头,天天跟着顾轻舟。


一旦有什么事,司行霈鞭长莫及,霍拢静就能帮顾轻舟处理。


顾轻舟这次要面临的,可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。


葬礼现场,估计就是灾难的开端吧?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