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小玉藻吃饱了,软软躺在顾轻舟的怀里。


她并不哭闹。


就在这个时候,副官进来禀告说:“玉藻小姐的乳娘来了。”


顾轻舟看了眼颜太太。


颜太太冷了脸:“她还好意思来?”


距离颜太太抱走玉藻,已经是三个多小时后了。


乳娘丢下不足两个月大的孩子,到处招揽事端,此刻才知道孩子不见了。假如这中间玉藻遇到了什么事,岂不是灾祸临头?


“让她滚进来。”颜太太道。


顾轻舟就抱起了玉藻,暂时躲到了旁边会客厅里。


乳娘见过顾轻舟的,顾轻舟不想被她看到。


她抱着孩子躲在会客厅里,听着外头的动静。


她听到乳娘说:“孩子放在家里,还有副官们守着,我这才敢”


“你还狡辩?”颜太太生气,“副官们能给孩子喂奶,还是给孩子换尿布?”


顾轻舟亦摇摇头。


“颜太太,您可不是司家的人,现在督军叫人接大小姐去,给少帅服丧呢。”乳娘声音低低的,可说出来的话,却有点强势。


果然日久见人心。


顾轻舟倒是没想到,玉藻的乳娘还挺有鬼主意的。


“怎么,我不是司家的人,就任由你欺负玉藻吗?”颜太太瞪眼。


乳娘灰溜溜的,不敢真的顶撞了颜太太。


她灰头土脸的走了,颜太太也被她闹得气了一场。


颜家的副官和颜一源、霍拢静去打听,很快传回来消息,司督军和司夫人的确派人在找玉藻。


玉藻是司慕唯一的女儿,她需要在灵前烧纸。


“灵堂设好了吗?”顾轻舟问。


回来报信的颜一源道:“设好了,就在督军府,只有一处。”


司慕的灵堂在前,司芳菲的灵堂在后,白幡迎风而起。


“福无双至祸不单行,督军您节哀。”吊唁的人安慰司督军。


司督军坐在灵堂最后面的椅子上,面无表情,司夫人在旁边哭得凄惨。


服丧的孝子还没有到。


“既然这样,赶紧抱玉藻去。”颜太太道。


顾轻舟颔首。


于是,副官带着颜洛水这边的乳娘,把玉藻抱到了灵堂上。


顾轻舟也想去,颜太太等人使劲劝她。


“等司师座的消息吧。他把你放在这里的时候,说了让你等消息。”颜太太阻拦顾轻舟。


灵堂上来往的,都是岳城的政要名流,谁不认识顾轻舟呢?


到时候,悲痛中的司夫人再煽风点火,顾轻舟如何自处?


“我是要去的。”顾轻舟道,“再怎么说,我也要去给司慕上一炷香。”


他们差点争吵起来时,颜新侬回来了。


丧礼正是开始了。


“轻舟,你别去了。”颜新侬对她道,“这也是督军和阿霈的意思。”


已经开始了。


司夫人和司琼枝,已经在哭诉司慕的死因了。


就连颜新侬出来抽根烟时,也在屋檐下听到有人偷偷议论这个劲爆的消息:司家刚刚大婚不久的大少夫人,其实是二少夫人。


司慕死了,哪怕不是顾轻舟杀的,顾轻舟的罪过也不少。


此事,罪同谋杀。


“消息传开了。这种八卦流言,最容易引发轰动。你一旦去了,整个葬礼都要乱了,阿慕走得不安心。”颜新侬道。


顾轻舟想了片刻,她点点头。


她回来是参加葬礼的,更是为司慕送行的,而不是打扰司慕的宁静。


后半夜的时候,司行霈终于来了。


顾轻舟起身去迎接司行霈,却对颜太太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:“姆妈,您记得答应我的事吧?”


颜太太愣了愣,反应了半晌才知她说的是玉藻。


“记得呢。”颜太太道,“等葬礼结束,我会和司夫人谈谈玉藻,尽可能把玉藻留在身边。”


顾轻舟颔首。


她走出去,迎接司行霈。


琼华遍地如霜,碧穹亦晴朗得万里无云。


拂面的夜风却是凉的,沁入心脾。


顾轻舟在路上遇到了司行霈。


司行霈用力抱紧了她,闻着她颈项间轻柔的气息,他心中格外的踏实而柔软,所有的痛苦也都慢慢散去。


“如何了?”顾轻舟问他。


“没事,明天在停灵一天,后天就可以出殡了。”司行霈道。


顾轻舟颔首。


她轻轻叹了口气。


“不要叹气。”司行霈道,“你今晚住在哪里?”


“洛水的房间,我每次来,都住在那边。”顾轻舟道。


司行霈道:“去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
他想陪顾轻舟片刻,然后再去灵堂,今晚和明晚,他要为司芳菲和司慕守夜。


顾轻舟嗯了声。


他把顾轻舟送到了房间,两个人并头躺下,顾轻舟依偎在他的臂弯里。


“我看到了玉藻,也托付姆妈照顾她,如果夫人不想要玉藻,颜家会抚养她的,算是全了我对司慕的承诺。”顾轻舟道。


司行霈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:“可以了。”


“今天,是不是已经传出了闲话?”顾轻舟又问。


司行霈沉吟。


最终,他还是点点头。


今天的确有闲话。


司夫人已经把司慕的死,从被刺客误杀到变成了顾轻舟和司行霈精心安排的谋杀。


顾轻舟才是一切的罪魁祸首。


她的身份,也被揭穿了。


顾轻舟一旦冒头,就不再是什么长得像的新加坡华侨了,她便是顾轻舟。


她背叛了她的前夫司慕,甚至谋杀了他。


于是,顾轻舟从“岳城之母”,要变成“岳城之耻”了。


这大概是年度最大的丑闻。


而司督军,丧子丧女的痛苦,让他无法承受,他甚至没有半分精力去阻止他夫人,也没想过去控制谣言。


司行霈想过的,然而这件事的发酵很快,而且传播极广。


“我想去上海,暂时躲避风头。”顾轻舟握紧了司行霈的手,“另外,蔡长亭和阿蘅公主还在上海,我也想去见见他们。”


司行霈道:“不必了,你就在颜家。后天我们回平城,再大的风浪都跟我们没关系。”


顿了下,他又说,“轻舟,此事倒也符合了我的预想,只是提早了半年。”


“什么事?”顾轻舟问,“我身份的事?”


“对。”司行霈道,“你身份的事。”


“为何?”顾轻舟问。


他的预想中,顾轻舟的身份也会暴露吗?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