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屋子里只有一盏灯。


顾轻舟依靠在司行霈的怀里。


司行霈的手,轻轻摩挲着她的后背。


她凉滑的头发,落在他的掌心,似上等的绸缎。


司行霈曾经想过,半年之后说出实情,不管司慕和岳城如何,只要顾轻舟在平城站稳了脚跟就行。


半年里,他会安排一些事给顾轻舟,为顾轻舟造势,获得将领和民众的爱戴。


而她和司慕离婚只是而已,没什么大丑闻。


“我想过公开你真正的身份。”司行霈道,“我娶了顾轻舟,这是我的荣耀,我亦希望你的过去是实实在在的,这对你很重要。”


可现在,司慕死了,这件事就再也扯不清楚了。


司行霈哪怕再为顾轻舟描绘,风言风语都少不了。


这件事太过于敏锐,而且牵涉到杀戮,就无法平息它的影响。


它会激起民怨。


而民怨是很可怕的,尤其是在这等乱世里。一旦民怨沸腾,其他的势力攻打过来时,军心可能就没那么牢固,到时候容易被打垮。


司慕的死,扼杀了顾轻舟的前途。


她再也没机会公开亮相,再也没机会成为平城风华绝代的第一夫人。


她只能躲在背后,成为司行霈的小妻子。


“轻舟”司行霈想到这里,滞留在他胸口的那股子哀伤,好似一瞬间被攻破。


他慢慢清醒了过来。


“轻舟。”他的声音略低。


顾轻舟却一个翻身,坐到了他的身上。


她俯身亲吻他。


“我很难过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也会很茫然,司行霈。”


司行霈回吻她:“有我呢。”


想起之前的误会,司行霈倏然感觉亏欠了她很多东西。


顾轻舟道:“你只有一双眼睛,一双手,你有看不到的地方,你也有做不到的事。到时候,我会惊慌失措。”


司行霈搂紧了她。


他更加用力的亲吻她。


而顾轻舟,亦在狂热的回应,好似这就是他们之间的亲密无间,他们之间的承诺。


情绪一下子被点燃。


火燃起来的时候,顾轻舟的衣裳被撕开,她干干净净坐在司行霈身上,不着寸缕,喘息微乱:“还还在葬礼期间”


司行霈在之前的某个瞬间,有种醍醐灌顶的透彻。


当他心中的疑云散去,葬礼和顾轻舟,顾轻舟更加重要。


他此刻很想要占有她,好似这样才能消除之前对她的不信任。


他满心的愧疚,也需要弥补。


他握紧了她的腰,用力将她压了下去,然后他半坐起来,亲吻她的耳垂:“没事,若是要遭天谴,就让雷劈死我吧!”


司行霈的手很稳,而顾轻舟的腰太软了。


她双手攀附在他的肩头,浑身无力时,全靠他托起她。


司行霈的斗志昂扬。


顾轻舟浑身泪如浆出,别说那腰腿,就是双手都有点发颤。


“司行霈,我好累”顾轻舟支撑不住了,整个人趴在他怀里。


司行霈见她着实辛苦,就将她放在床上。


那满头的青丝,宛如展开的黑屏,顾轻舟就落入那神秘诡异的去处里。她肌肤胜雪的白皙,此刻亦布满了红润,宛如初生。


接下来的事,顾轻舟就更加不需要什么力气了。


时间慢慢的过去,夜越发深了。


司行霈睡了一个小时后惊醒,他也略有疲倦感。


他坐起来。


顾轻舟软软的,睡得香甜。


司行霈在她唇上吻了下。


就一下,惊醒了顾轻舟。


顾轻舟握紧了他的手:“司行霈,等天亮了我就去上海,然后直接回平城。”


“在张家落脚?”司行霈问。


顾轻舟颔首:“是的。我和蔡长亭打过很长时间的交道,我不会上了他的当,这点你放心。”


司行霈嗯了声。


顾轻舟又道,“你自己也要当心些。”


“好。”司行霈道。


他安排四名副官,一路护送顾轻舟,而且让他们格外小心,千万别让任何人攻击了太太。


他起身离开,去了葬礼的灵堂。


顾轻舟则继续睡觉。


其实司行霈离开之后,她再也没睡着了。


她满腹的心事,让她眼睁睁看着时间到了天亮。


天亮之后,顾轻舟和颜家众人作辞,她不能继续留在岳城了。


“姆妈,玉藻的事”顾轻舟反复念叨。


她唯一放心不下的,此前就是玉藻了。


“我知道了。”颜太太道,“你万事小心。”


顾轻舟道是。


从颜公馆离开,顾轻舟直接去了码头。


邮轮停靠时,顾轻舟突然对副官道:“我想起有位老朋友,好像在船舶公司有码头,我去看看。”


副官们面面相觑。


顾轻舟走到了一半,瞧见一处运送水果的仓库,她就停下了脚步。


她直接进去,问看守仓库的人,有没有新鲜的水果。


看守仓库的人原本有点恼怒,可顾轻舟身后跟着四名随从,他们也知道这位太太不好惹,故而道:“我们这里不卖东西,是存货的。”


“可是我看到了桔子,我有点晕船,就想要点桔子。”顾轻舟道。


那人耐心道:“太太往前走,转过弯,就有水果小摊子。”


“水果摊子上桔子太酸,要不就是没滋味。你这个桔子,是送城里高档餐馆的吧,一看就不错。”顾轻舟说。


对方觉得她无理取闹,然而取出几斤桔子也不妨碍什么,就道:“太太如果想要的话,价格可不低。”


顾轻舟立马道,不管什么价格,她都要两斤。


于是,她花了十倍的钱,买了两斤桔子。


“这位太太,您怎么有点眼熟啊?”快要离开的时候,一位管事的人突然道。


顾轻舟似乎很紧张,立马低了头用手挡脸:“你认错人了。”


对方稀里糊涂的。


他还没说是谁呢,怎么就认错了人?


这时候,这管事陡然想起,这位太太,不就是司少夫人吗?


她离婚了,带着财产去了英国,然后听说她又回来了,嫁给了司少帅的哥哥等。


看这位太太如此紧张,只怕是


“想要吃桔子,别是怀孕了吧?”看守管库的人调笑起来。


这位管事的一惊。


他立马放下东西,匆忙回城了。


顾轻舟登上了邮轮之后,视线一直落在这边的库房。


她从熙熙攘攘的人群里,还是瞧见了那位管事匆忙离开的背影。


她唇角勾起。


就在此时,顾轻舟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,站拼命往船上挤。
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